转变观念 救度参与迫害者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因为受迫害,我对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警察和政府官员发自内心的反感,甚至他们一遭恶报,我就觉得这是他们自己找的。我知道这种想法是不符合大法的,我必须彻底转变观念,去掉人心,找机会去救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政府官员,不然,他们才是最可悲的受害者。

一、修去怨恨心,给国保队长讲真相

本地一国保大队长曾多次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在明慧网和当地曝光最多的警察,海外同修和当地同修多次给他讲真相,他虽然也听,但还是参与迫害,有时表现还很邪恶。特别是他多次参与绑架我、蹲坑监视我,而且我地大法弟子只要一被迫害,他总要提到我。

一次,一大法弟子被迫害,他对另一大法弟子说,这事只要明慧网一曝光,我就劳教××(指我)。我说,他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当然他没有真的那样做,但是我想他为什么对我这样?我应该面对他了。所以一直想找他讲真相,却一直发自内心的不愿去。为什么?我深挖自己的人心,发现因长期被迫害,与他产生了敌对态度,内心隐藏着对他的怨恨。

一次,国保大队长又带多个警察欲抄家、绑架同修。我想,不能看着这个生命再犯罪,我必须放下自我,清除对他的怨恨心,转变对他的观念去救他。一天晚饭后,我和一同修一同去国保大队长家,他已不认识我,问同修我是谁。等同修介绍我以后,他把我们让到屋里,让我们坐下后,他上下打量着我说: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真想不到。是的,我与他前一次见面已相隔十多年了,那时他下令给我戴上背铐,把我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直到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让犯人把我从看守所背出,让家属把我接回。回家后我身体很快恢复正常,所以我几次跟他碰面,他却认不出来我。

我们首先给他讲了基本真相,告诉他自九九年我们被迫害,媒体报道的有关法轮功的事情都是栽赃陷害。告诉他修炼法轮功,首先就要做好人,我们告诉他这些,完全是为他好。问他对法轮功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尽管说出来。

他对我们讲真相不理解。我们问他,你知道贵州的藏字石吗?那是老天在告诉人,共产党要灭亡了,这是天意。你想共产党不是人组成的吗?那不是涉及到人了吗?因为我们是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佛法修炼者,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去救那些面临被淘汰的党、团、队员。再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那些被谎言毒害的世人仇恨佛法,迫害好人,那他不危险吗?我们修真、善、忍,能不告诉他真相吗?我们不就是在救人吗?

因为他每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我们都会在当地把他的恶行做成资料,在当地特别是在他老家和亲属所在地,大面积的散发或张贴,曝光他的恶行。对此事他谈出了他对法轮功学员的怨恨。我给他举例说,假如你走到悬崖边上还要往前走时,我怕你掉入万丈深渊,而不顾自己的安危,将你猛拉一下,将你拉倒了,你说我是害你吗?他马上说,那你真的是大慈悲。

我们又问他为什么迫害同修,他说这次要绑架法轮功学员是上面的意思。我们告诉他文化大革命时期被共产党利用参与迫害的那些警察被秘密处决的教训。

在给他讲真相的过程中,他也说出来了对我的怨恨,原来是上一级公安部门给我捏造事实,故意挑起他对我的怨恨,我给他说清楚了事实的真相,解除了他对我的误解。

我们给他讲了许多,告诉他迫害法轮功都是违法行为,他说对法轮功的处理是按“刑法三百条”,我们告诉他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是真正触犯了刑法三百条,是凌驾于宪法之上的,是真正破坏宪法、刑法等法律实施的,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被清算的。所以你只能暗里保护法轮功学员。讲到对××学员的迫害,他马上警觉起来,我就转了话题。

回家后我查找自己,因为是第一次去他家,我察觉自己对他还有顾虑心,戒心,不是真正的慈悲于他。从那以后,我彻底转变对他的观念,修去人心,几次找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也认同人们早就议论的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的说法。其实曾被他迫害过的大法弟子已给他及他的家属做了三退。我们告诉他一定要弥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过错。他告诉我们,他早就在弥补了,从他的言行看,在有些事情上他确实在弥补了。

我们控告江泽民,控告材料上涉及到了他。他说你们都把我告了。我告诉他,将来你就是迫害我们的证人,你也应该告江,他说我迟早也得告他,江泽民不干好事,出卖了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我说他把你们害苦了,迫害法轮功,真正受害的是你们。他低下头,没有吱声,看得出他心里难受。时间不长,他调到其它工作岗位上去了。

二、归正心态,给单位领导讲真相

我因被迫害,离开单位十几年了,原来的同事几乎没了,领导早就换了,可以说是人生面不熟了。我第一次去单位找领导,一见面,他黑着脸,根本不搭理我。等到他有空时,我硬着头皮给他简单说了我受迫害失去工作的情况,发现那个领导非常痛恨法轮功。我因受到冷眼,也就没敢多说,就下楼往回走。

走到院子里,看见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过去了,那时感觉他是这个领导叫来的。我当时心里非常难受,而且怕心也出来了,一边往回走一边想:可不能让我的子孙后代進这政府权力机构,可不要当这政府官员,如今社会败坏到这种地步,都是中共邪党造成的,这些人的处境多么危险。我边想边快速离开了单位。

回家后,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为什么那个领导那样对我呢?我为什么心里象堵着个东西?遇事就得无条件的找自己,我看到了是那颗爱面子心被伤害了,再深挖下去发现我还有怕麻烦、怕迫害等私心在起作用,归正自己的心态,把基点放在救人上。领导的表现还不是受中共媒体谎言的欺骗宣传的毒害,我更应该去救他。

第二次我又去找他,一边走一边发正念,清除干扰这位领导听真相被救度的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到了领导办公室门口,发现屋里有人,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给我安排机会。正好,我能在门口发正念,我等了很长时间,才有机会见到领导。我发现这次领导脸色变了,不象第一次见那么难看了,我又和领导详细说了一下我受迫害的经过。

当时我想,我诉说的迫害过程也是讲真相的过程,但是如果他连基本真相都不了解怎么给他讲呢,又因为面生,我贸然开口讲,不但他接受不了,还会往下推他一把。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要让他先开口问我。最后他终于问我:现在还炼不炼?这一下我有了讲真相的机会,我告诉他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告诉他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国内所有的媒体对法轮功的报道全是栽赃陷害等真相,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可是每讲一个问题,他都要追根问底,提出几个为什么,他属于常人中那种看各种书籍多,知识较广的人,也是受党文化的毒害很深的人,虽然有些真相他已默认,但好多问题还障碍着他。同时,在对待我的工作问题上,还起负面作用。这时我虽然没有怨恨,但是我想,这个领导的思想被变异的东西包围着,使他得救也太难了,只想放弃他。但又一想,他如果是我的亲兄弟我怎么对待?我肯定想方设法要救他,我怎么能放弃他呢?!

从那天起,开创了跟这位领导讲真相的条件。之后我多次接触他,一点一点耐心的讲,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探讨。看的出,他越来越愿意与我探讨一些问题,他也认为共产党邪恶。我给他翻墙软件,他从害怕监控不敢要到敢要,他渐渐的在明白、在改变。有一次,我一见他,他马上就告诉我:省防范办来人了解情况,在会上我给他们说了你的情况。我一听,就知道他在保护我,我为他高兴,我说:“你保护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

接触的多了,我就像是他的朋友。一次我准备了装有很多真相资料的优盘,见到他后,我让他把电脑打开,让他在百度上搜索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人大通过的向宪法宣誓的七十个字的宣誓词没有共产党这三个字、光照帮是共产党的前身,而光照帮的前身是撒旦魔。并和他一同分析了共产党现实的处境及结局。他当时惊讶的说,这事我怎么都不知道,他终于给我说出了心里话,共产党最坏了,我说我给你退了你入过的那个党团队吧,不然共产党一旦完了就来不及了,他说现在就不早了,他表示要把他的家人也退出来。

三、修出慈悲,真心为他好

前一段“敲门行动”,我也被骚扰了。在家门口我给警察讲了一些真相,他们走后,我先打了12389举报电话,没接通,可能是下班了。我又给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打了电话,给他们反映这事,告诉他这是违法行为,他说不知道,明天给问问公安是怎么回事。我又打了当地公安分局局长电话,我告诉他,千万不要参与这事,这样对你不好。他说明天给问问。我又打了国保大队长的电话,他说知道,是上面布置的每个人都要找,我说你们不让我们在家安生,非把人逼的去上访吗?并告诉他这样是违法行为。他说没办法,如果违法了,那以后该判就判吧。我说你听我给你说说,我给他刚讲了几句,他说他现在在外面不方便,知道你是好心。

打完电话,我发现我心里愤愤不平,争斗心上来了,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越想越生气。意识到我的心态不对了。我清理那些人心,无条件的向内找。这个大队长刚一上任,我和一同修就去找他,他一见我们就脸色阴沉。他从九九年一直在基层派出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听同修说他很邪,再说我们没跟他见过面。我先告诉他我与他某亲属是同学,反正与他拉近了距离,他的脸色不那么难看了,这时找了个理由直接给他讲真相,他都接受。第一次接触没有讲太多,给了他翻墙软件,他表示要看看。

从那以后,我就不再理人家了。我问自己,翻墙软件他到底能不能上去网呢?我是不是真正为他着想了,我真正关心他了吗?回答没有。我的慈悲心哪去了。回想他在基层派出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我找他的亲属讲真相,把他亲属家的几口人作了三退。听说他不听真相,态度很不好,在自保的心态作用下,一直没找他。想到这,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我发自内心要救他。那天晚上我来到他家,他没在家,他妻子接待了我,我先作了自我介绍,告诉和他亲属的关系。坐下后,给他妻子从“天安门自焚”栽赃,讲到中共的罪恶,从贵州藏字石讲到现政权反腐,从江泽民一手挑起迫害法轮功的违法罪恶及江氏集团的垂死挣扎,妄图嫁祸现政权,现在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是跟现政权作对,将要被现定的法律法规所制裁。让她告诉她丈夫千万不要参与迫害了。

以后我又将一个装有明慧数据光盘等资料的优盘送给了他,告诉他不要再参与违法的事了,他说他只是应付。与他交流中,我发现他受邪党的毒害很深,什么“四二五”围攻、“不让吃药”、“美国给你们钱”等等中共宣传的谎言,我一一给他澄清,又给他讲了自焚真相、藏字石、中国不是中共、法轮功国家从没定性×教、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五十号令废除了禁止法轮功书出版的文件等问题,他听的也很认真。最后我告诉他:你一定要看看优盘上的资料,一定要上网查查有关信息,你会明辨是非,以便将来不吃亏。他都答应了。

在交谈的过程,我发现他的脸色由阴沉逐渐变的脸上露出笑容。最后我说耽误你时间了,告诉他你以后还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他也说我什么时候想给他说就找他,没关系。

救度参与迫害者,我只是跑跑腿,其实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在师父的指点和加持下,在海内外同修持之以恒的用各种方式讲真相的铺垫下,使这几位参与迫害的生命有了选择未来的机会。我在改变观念、修去人心的过程中,履行自己来世的使命和誓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