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踏实修炼救众生 大法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我今年七十八岁,小学只上了一年,学大法之前,斗大的字不识两筐。学大法后,师尊为我开智,我不但认字了,自己也能记录三退名单了。这里我就说说我修炼中的事。

苦难中得大法救度

我这辈子,从小就吃苦,三岁得砍头疮,差一点就死了,后来有个少数民族相面的人,告诉个偏方,我好了;六岁家里发大水,又差点被水淹死;十几岁时家乡搞合作社,家里都没有柴禾烧,早上天没亮就出去,到长城根爬山拾柴禾,大山立陡立陡的,一步一个坑,迈错一步就滑下山去。村里有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就滑下山,摔死了。天黑了,背一大捆柴禾回家了,经常是饿着肚子。到了省城,跟哥嫂在一起住。家里的重活挑水、劈柴、打煤坯都是我干。

工作了,顶着星星上班,披着月光下班。每周休一天,还要参加各种义务劳动。我工作干的好,总是被评为先進工作者,虽然没有文化,单位还总是提拔我当领导,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文化,都被我推掉了,单位成立幼儿园,又提我当幼儿园园长,实在推不过,又当了几年的幼儿园园长。后来得了肝硬化、脉管炎、心脏病、颈椎病、腰脱等等全身除了肺部没病,没有好的地方,到处医治,单位花了好几万元,也没有治好我的病。

儿子带我去看病,他的医生朋友说:病的太严重了,准备后事吧。隔着门缝,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绝望了,不让儿子给我买药了。

我每天躺在床上,下不了地。一天,邻居的女儿晾衣服,透过窗户跟我打招呼,我只能摆摆手,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到我家,跟我介绍法轮功,说祛病健身。当时我不相信,因为我练过不少气功,身体也没好。她就劝我先炼二十天看看。就这样,她推着车,送我到公园炼功点。

第三天,我上吐下泻,就跟她说:还说功法好呢,胃肠炎犯了。她说:这是师父管你了,给你净化身体呢,不用上医院,下午就会好。真的,我以前这种情况,打点滴还得折腾三天才能好,这次身体也不发烧。到了下午,我真好了。

这次的亲身经历,我开始真正的相信法轮大法好了,恒心修炼,再也没吃过药,没打针,身体却奇迹般的好了,从此无病一身轻。在医院花好几万元都治不好的病,炼功几天就好了。

信师信法闯病业关

二零零一年,我腰上出现了蛇盘疮的症状,现在叫带状疱疹。我知道这不是病,是业力所致,也是考验我信师信法的成度。我体重开始急剧下降,肚子干瘪下去一个大坑,放進一个拳头都填不满,瘦成皮包骨,痛的我睡不着觉,晚上在地上来回走。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坚信大法。师父讲:“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1]。那时我不会否定旧势力,但是符合了当时法对我的标准。

外甥女看到我这样,认为我快不行了,把我接到她家。就这样的身体,我还坚持给她们做饭。他们说,蛇盘疮两头接上,这个人就完了,没救了。我忍着痛,不动心。师尊看我坚信大法,慈悲化解了这个病业大关。两个多月后,我身体又恢复正常状态。

二零零五年,一次我去洗澡,滑倒了,脸破皮了,右胳膊 骨头支出来了,周围人吓坏了,我让两个人拽着我的手往直了抻,就听“嘎巴”一声,我知道骨头接上了,我用鞋刷子垫着刚才骨头支出来的地方,拿毛巾缠上固定住,回家了。

邻居是开店的老板,非得用车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不用,他不放心,还给我儿子打电话说:劝劝你妈上医院吧。儿子怕我不听他的话,把儿媳也叫来劝我。我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吧,没事,有师父管我,不用吃药,不用上医院,我好好炼功,不会太长时间,就会好的。两个多月的时间,我的右胳臂就好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展现给家人和邻居们,他们从不相信大法好,在事实面前,都相信了。以后我再做讲真相的事,他们不再阻拦。

事后我向内找,悟到是自己跟老伴过心性关没有过好,还用右手推人家,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在这个问题上,心性降到常人那去了,就出现这个魔难。自己悟到了,就归正,修好自己。

这样的消病业的事太多了,都在师尊的无量慈悲救度中走过来了。现在我七十八岁,以前的耳聋、眼花,那些症状都在大法中归正了,同修来我家,轻轻的敲门声,我在二楼都听得清,看大法书都不用带老花镜,我满头黑发,只有几根白发。

正念破除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五年,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派出所警察和社区的人都来我家,社区的人一進屋,就对警察说:大姨人可好了。后来又来两个社区的人,又跟警察说我人好。警察问我真相资料哪里来的,当时我还不懂不配合邪恶的理,我为了保护同修,就说在菜市场捡的。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当天下午就回家了。

后来派出所警察三天两头来家骚扰,我就讲大法的真相和在我身上发生的真实的事。我跟他们说:我老伴捡了一个包,里面有三千六百元,想自己留下,我跟老伴说,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们送到派出所去。在我再三的说服下,老伴将包送到派出所了。我要不学大法,别说三千六百元,就是三百六十元,我也不会交出去的,我会认为那是我的福份,会自己留下花的。都是大法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修炼大法能使人道德回升,还能祛病健身,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你们三天两头来家骚扰,你们警察是打击坏人的,做好人你们老来干扰,你们是干好事,还是干坏事呢。从那以后,明白真相的警察再也没来我家。

二零一二年,一次我在发放讲真相台历时,被蹲坑的国保队长绑架了,当时我就在马路上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派出所我就讲大法真相,我说: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到派出所干什么呀?我也没干坏事,师尊让我来救你们来了。警察们就互相传说:她说她是救我们来了。我除了讲真相,就是发正念。警察审问我时,我就发正念让电脑不好使。后来他们觉的是我的事,到别的屋用电脑,也不好用,国保队长说到三楼,我心想,三楼算个啥,地球都是一粒尘埃。结果在三楼电脑也不好使。他们费了半天的劲也没有弄好构陷我的材料。国保大队长和一个年轻的警察凶巴巴的对我,我就心里发正念,让他们心痛。不一会小警察就说:我今天胃怎么这么痛?国保队长低着头不吱声,捂着肚子,好象也在说我也痛。

警察要抄我家,我就发了一念:让他们看不着大法书和大法资料。二儿子带他们去一处我家不住人的空房子。警察抄走一本大法书和两本周刊,其他大法书没有找着。国保队长开车把我拉到医院体检,让我抬胳膊,我就将两个胳膊放下来,让我深呼吸我就憋气,我也不配合他们的要求。最后,大夫在诊断书上写:肺结核开放期。

在看守所等结果时,我在警车里立掌发正念,听明白真相的司机和一名女警察对我很和善,也不管我。女警说:“你在炼功呢,你炼吧。大姨你穿这么薄不冷吗?”当时是北方十月份天气,她们穿着大衣还冻的直哆嗦。我说不冷。她不信,摸我的手:“还真是热乎乎的。”她说:“我帮你拿着衣服,要不到看守所把衣扣都给剪掉多可惜呀。”她善的一面体现出来了。我说:“不用,我的衣服剪不了。”关键时刻处处是考验,念不同,结果就不同。如果我顺从了她善意的要求,那可能就会被送進去了,就是不承认它,否定它,因为师父说了:“好坏出自一念”[1]。一会儿,看守所说我体检不合格,不收我。

就这样,在师尊的保护下,我安全回家了。回到家,正好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整个过程中我没有怕心,除了讲真相,就是发正念。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没有错,我不会出卖一个同修,请师父放心,我今晚就回家。

我总结,在关难面前不要慌,不要怕,稳住,第一念要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没有过不去的关。

讲真相中救度世人

在讲真相中,经常碰到不明真相的世人和便衣警察,有拽着我胳臂不放的,有要打举报电话的,在紧急情况下,我都不惊不怕,发正念解体操控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在讲真相中化解了邪恶迫害,同时,求师父保护加持我正念。

一次,我给一位高个儿很绅士的男士讲真相,他说他就是给江泽民干事的。我没有怕,继续跟他讲,江泽民迫害做真善忍的好人,是错的,你跟他走,你也是被迫害的。我猜想他可能是国保人员,我就告诉他,我师父是来救人的,我师父说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修炼人没有敌人”[3]。只要你真心改过,退出邪党一切组织,诚心念法轮大法好。我师父就会救你。

他从开始反对的态度,变的很和善。这时我们走到了公园护栏一个豁口处,看到很多人都在这个地方進公园,为了图方便,他要扶我進去。我说我们修炼人不能走这个口,得走正门,不能随便往地上扔垃圾,不能随地吐痰。听我说完,他很惊喜,表现出很赞赏的表情,你做的太好了,真是个好人,随即就同意退出邪党组织。他高兴的举起双手在头顶上,一边挥舞,一边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直高声喊了六、七遍。又连续高声向着我走的方向喊:“谢谢!谢谢!谢谢!”众生明白那面为自己得救高兴欢呼。

讲真相都是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智慧源源不断,只要世人愿意听,我就会不重复的一直讲下去。

亲朋好友得大法救度

我一人炼功家人和亲友都受益了。二零零七年,我的老伴耳朵下面的脖子上长了一个粉瘤,后来越长越大,到了二零一五长到比两个拳头还大,老伴的头都得向另一侧歪了,儿子带着老伴去检查,医生说年龄大了(这个时候老伴已经八十岁),而且很多神经都长在这里,手术风险很大,弄不好不会说话了,瘫痪了,医院不给做手术,回家了。

三个儿子都不知怎么办好,我跟他们说,有师父管,你们不用担心,我就在家领着老伴念法轮大法好。天天学一讲法。一个月,粉瘤下去三分之一了,三个月后,老伴的粉瘤全没了。

园区的保安和邻居看到老伴好了,都好奇的问怎么好的,我就告诉他们,医院不给看的病,不给做手术,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有个保安说,他以前长个同样的粉瘤,有核头那么大,就做手术了。粉瘤没有药可治,就得做手术摘除。可我老伴就念法轮大法好,相信大法,就好病了,而且还不是个小病。他们都很惊奇,也很佩服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借这个机会给这些保安都做了三退。保安队长也三退了。

老伴的卡上的照片,还是脖子长包的照片,有时我跟他一起出去,看见有缘人,就拿出老伴的照片,跟有缘人现身说法,讲真相劝三退,讲一个、明白一个、退一个。

老伴以前干业务,经常出差喝酒,已经成瘾,不喝酒吃不下饭,还经常喝醉,晕倒,不省人事,不让他喝酒,就打骂人。喝了酒,不是出这事,就出那事,还总是丢钱、丢东西,很让人为他操心。虽然他不修炼,为了我的安全,师尊也给他净化身体去酒瘾。一天晚上,他从嘴里往外吐鲜血,血从嘴里象喷泉似的往外喷。当时我心里想,怎么了?出这么多血,是不是胃穿孔呀。后来,归正想法,法中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4],就求师父,救他。没有再害怕,用毛巾给他擦嘴上的血,上面都留下一层似塑料的东西。听说大陆酒都有塑化剂,看来是真的。从那以后,老伴的酒瘾渐渐的没了。

几年前,老伴出现脑血栓的症状,站着都哆哆嗦嗦的站不住,儿子们送他到医院,住医院一个星期,打点滴,发烧了。在家没发烧,住院病没治好,还发烧了,医生给他开药,他说,谁开药谁吃,我不吃。我悟到不能住院,就回家了。回家后,小孙女、他爷爷和我,我们三个人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他可以下地了,第三天,可以自己蹭着地往前挪了,第四天,就可以被扶着上楼,丈夫给师父磕头,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了。

二零一五年年末冬天,老伴被车撞倒了,脸破了,腿骨折了,肇事司机要送他到医院,他不去,就说我要找我老伴。司机给我打电话说明了事由,让我劝他去医院看病,我说他自己不愿意去,我也不勉强他,他要不去,我在家护理他,也省医药费了。肇事司机说,要给我们孩子打电话,我说,孩子都听我的,不用打了,他就写个证明,是我们主动放弃治疗,让我签字,怕以后有事找他。我就跟他说,我是修炼大法的,做好人,不会讹人钱的。司机听明白真相,发自内心的说法轮大法太好了,还要给我一千元钱的营养费,我没有要。我说,只要你相信大法好。司机还爽快的三退了。

那段时间,我一个人,又要照顾老伴,又要维护好学法小组正常進行,还不能耽误做好三件事。冬天,他不能下地方便,有时就拉在被褥上,我连给他擦身子,再拆洗被褥。老伴脾气不好,有时慢一点,就是一阵骂声,这时我都能守住心性。听师父的话只为他好。我心性达标了。第五天我出去买菜,回家后发现他自己能下地上厕所了。两个多月,他腿脚都好了。肇事司机再来看他时都觉的真神,说,小伙子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好呀,而且他是八十岁的老人了,没吃药,没住院,就好了,我要不是亲眼看见,跟我说还不相信呢。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为弟子和家人承担了,否则这个难不知道要有多大,要多长时间会过去呢。老伴的耳聋、眼花、多次小肠疝气。都好了,还有小脑萎缩,以前在家的隔壁单元,自己都找不着家。现在老伴自己能坐车外出,安全回家,那些症状都在大法中归正了。

我大儿子的医保卡有四万多元,一直没有花。在前年诉江的时候,警察找到了我二儿子,问他关于我诉江的事,被儿子呵斥回去了,儿子正义的问他们,一位快八十岁的老太太能干什么?儿子正念很足的保护了大法弟子,结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的牛皮癣竟然好了,偏瘫变形的脸也好了。小儿子去银行取钱,结果回家发现多给了五万元,又送回银行。银行的工作人员很是感动。现在老儿子的生意越做越好,同行的生意都在走下坡路。他的生意越来越兴旺。真的是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老伴的同事是人大代表,知道老伴身体多次在大法中康复,对大法非常的认可,身体出现病业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经常是通电话聊几句,身体的病业就慢慢消失了,后来他身体一出现病状,就给我打电话(因为住的比较远),打着打着,就跟我说,嫂子我好了。后来他请了一本大法的著作《转法轮》,回家拜读去了。再后来,把他家亲戚都给劝三退了,补差的单位同事也被他劝三退不少人。

有位多年的老朋友,我多次给她讲真相,她一直不能接受,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听说她老伴患有癫痫病很多年了,后来越来越严重,每个礼拜都抽过去两三回,醒来后,就要拿刀砍人,神志不清。有一回,我正跟她打电话呢,她就说老伴犯病了,我就跟她说:你在他身边坐着念“法轮大法好”。她撂了电话,就对着老伴念“法轮大法好”,她老伴醒来后,至今再没有犯过病,也不用吃药了。从此后她全家都相信大法好。

有一回,这个朋友的儿子骑车把腿撞坏了,去医院医生说得做手术,费用需要五万左右,而且术后也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会留下后遗症。他们家里比较困难,拿不出来这么高的手术费用,她儿子回家跟他妈说:问我姨怎么办?他妈就说:你每天喊“法轮大法好”就行。他就每天都在家大声的念:“法轮大法好!”两个多月时间,腿就彻底好了。一次,她儿子去郊区回来时,电动车没有电了,他就念法轮大法好,到家了,就说太神了。电动车没电了,念了法轮大法好后,就骑回来了。他说:是(大法)师父把我送回来了。

我身边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同修有时开玩笑的说:你的事写一本书都不费劲。这哪是我的事呀,要没有师父的救度,哪有今天的我呀。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德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