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朱鸿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朱鸿,女,现任甘肃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二零零四年前后,朱鸿在甘肃女子监狱六监区任监区长时,曾经滥用警械、超负荷奴工虐待犯人。二零零五年十月,甘肃女监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科,因为朱鸿丈夫的缘故,朱鸿被调至该科科当科长,把其手段用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身上。

朱鸿曾使陇西法轮功学员陈淑芬两次无法忍受虐待欲自杀(未遂);她用电警棍使敦煌的法轮功学员吕桂花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从一个完全健康的人,变成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使法轮功学员路桂芹不到一年被迫害的双目失明;她使法轮功学员韩仲翠十五昼夜不睡觉;她使那些真正的犯罪分子变成毫无人性、穷凶极恶的打手,每天几十成百次的打人。

看着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殴打后出入爬行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不得不用凳子挪动身体的人,朱鸿没有一丝的恻隐之心,还继续变本加厉的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

朱鸿给了犯人肆无忌惮殴打、侮辱法轮功学员的机会——往法轮功学员脸上吐痰、往身上倒洗脚水、灌尿、脱了裤子摄像、毒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罚站、罚蹲等,朱鸿给了犯人超越狱警都没有的权力——肆意虐杀和毒打、侮辱法轮功学员。

由于朱鸿残忍、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赏识”,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她被任命为甘肃省女子监狱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

在朱鸿的指使下,狱警和其他服刑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不仅毫无底线,而且用人类的语言是无法准确的表述和还原当时的迫害真相的,那是一个正常的生命无法想象和理解的。

下面是朱鸿升任副监狱长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部分事实。

对法轮功学员虐杀和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朱鸿将甘肃省镇原县太平镇退休女教师、法轮功学员许惠仙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清晨一点多,许惠仙被送回当地,许惠仙回家后,身体极度虚弱,不说话,除了睡觉,醒来就无法控制的烦躁,一直处于病危状态,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离世,终年七十一岁。

朱鸿指使犯人将甘肃白银市景泰县法轮功学员万铭芬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女子监狱给万铭芬的家人打电话,要求家人第二天赶快来看万铭芬。万铭芬的家在甘肃白银市景泰县,离兰州比较远,家人就跟女监商量能不能迟一点来看,女监回复,来得晚,就看不上了。家人就急匆匆赶到兰州。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万铭芬出狱。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万铭芬被家人护送到兰州住进兰州市肿瘤医院。又在兰大附属二院作了全面检查,确诊万铭芬身患“胰头部囊实性病变,倾向考虑为恶性病变,肺气肿征象,多发肺大胞,子宫体下部膨隆,多考虑为子宫肌瘤,左侧乳腺钙化灶,胆囊炎并胆汁淤积,双侧颈部小淋巴结,双肺门纵隔、右侧心隔角多发钙化淋巴结,双侧腋窝多发淋巴结等十种病变。”医院拒绝继续治疗。

故意伤害和虐待法轮功学员

王毓蓉,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六三年三月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

包夹刘媛媛对王毓蓉故意找茬,吃饭、听课一直蹲着,不让坐凳子,不让洗漱,不让按时上厕所,整天辱骂、恐吓、威胁,动不动就打,搧耳光,脚踢,造成王精神紧张、举止失措,说她思想汇报写不到位,达不到包夹的要求,罚她一遍一遍的擦地,几乎每天如此,在打骂中度日。

有一天,王毓蓉口渴,包夹不准喝水,王毓蓉抗议,以头撞铁架床柱,包夹拉住不让撞,又罚站四十分钟,不让睡觉,包夹说她“思想汇报”写不到位,就百般刁难,把笔扔进垃圾袋,把“思想汇报”底稿撕掉,让她蹲着写,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和十二月几乎天天如此。

一直不让家人见,原因是王毓蓉的女儿在会见王毓蓉的时候,女监要求王毓蓉的女儿先在“家属帮教协议”上签字,其女拒绝签字,监狱就不允许王毓蓉的女儿会见王毓蓉,还在监狱再三质问王毓蓉,其女是不是也在炼法轮功?

由于不让家人会见,也不让家人给王毓蓉打钱,王毓蓉帐上没钱,钢笔、笔芯都没有。还强逼王毓蓉每天必须写“思想汇报”。袜子也是破的,同修却无法给。

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女监才让家属会见了王毓蓉。此时家人已经长达七个月没有见王毓蓉。

焦丽丽,庆阳法轮功学员,一九六九年七月三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这是焦丽丽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焦丽丽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配合包夹的无理要求,包夹郭文杰,就让焦丽丽蹲着,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对其打骂,在写思想汇报时没按包夹的要求写,被罚蹲两天,后被狱警叫到办公室电击。现在仍经常遭到辱骂、威逼,强制焦丽丽写思想汇报。涉嫌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涂玉春,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刚被劫持到女监时,她不写恶毒攻击法轮大法和辱骂法轮功师父的保证,被罚蹲,一个姿势,不让换腿,持续蹲了两天两夜。后被狱警带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击。包夹每天都是又打又骂,在长期折磨中,涂玉春意志消沉,在狱中体检时发现身患严重糖尿病。涉嫌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杜淑珍,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三年十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包夹王蕾,经常对杜淑珍侮辱性的辱骂。杜淑珍没有牙齿,吃饭等都很困难。

王立谦,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七一年出生。被冤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不写诋毁法轮功师父的保证,狱警将其带到办公室,被狱警关在办公室电棍电击时叫声极其惨烈。狱警肖燕刚开始用小电棍电,后来又换成大电棍电,电流太大,把嘴也烧破了,脸也烧破了。家人去看时,不准家人会见。

岳玉华,四十多岁,天祝县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年半。包夹卢海燕,为了让岳违背自己的良心,说无中生有的话,颠倒黑白。预谋强扣罪名,打骂、罚蹲、恐吓、威逼。因岳写的揭批书达不到包夹的要求,卢海燕将岳玉华的脚踢瘸,脸打青,但岳玉华走路时,还不让她瘸,要让她正常走,让岳玉华一次次蹲下站起,目的是证明她的脚好着,走路就不瘸,以被子打不好为由,将岳的被子、褥子、饭盒等扔在地上,还要踏上几脚,天天辱骂。

马福梅,四十多岁,天祝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半。被劫持到女监时,不愿意配合包夹辱骂法轮功师父和诋毁法轮大法,被包夹打骂、威逼。

包新兰,一九六三年出生,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因不配合对她的迫害,包夹张小轩,整天辱骂,有一次一整天不让上厕所,憋得包新兰双手捂着肚子,整天罚蹲,偶尔让坐一下。经常被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俞凤英,六十多岁,武威法轮功学员,文盲,冤判一年半,在看守所呆了一年。包夹卢海燕,俞凤英监规不会背,整天被包夹罚站、打骂,不会写思想汇报,经常被包夹辱骂、打,有时不准按时上厕所。

朱鸿当科长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请见附录。

这件件迫害事实罄竹难书,每一个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没有躲过狱警与在押犯人对他们的非人折磨和摧残。在甘肃女子监狱,都没有一分一秒的宁静,那种噩梦般的迫害使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更加坚信——真、善、忍才是我们做人的唯一追寻,才是我们用生命来捍卫的,邪党的流氓伎俩是无法摧毁法轮功学员心中的信仰——真、善、”的。

朱鸿就是被江泽民一伙看重、利用,从监狱的一个小队长,在虐杀无辜的过程中,升至现任的副监狱长。朱鸿在其任职期间,利用职权,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强迫监狱服刑人员做超负荷奴工,怂恿犯罪分子继续作恶,纵容被监管人员虐待法轮功人员和其他服刑人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被故意伤害、被虐待致残。

附录:朱鸿当科长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下载(79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