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再度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明慧记者兰铃罗马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至八日,梵蒂冈教宗科学院(PAS)举办的“器官贩卖及移植旅游峰会”,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和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负责人王海波的参会及发言,引起医学界、政界及媒体再次聚焦中共活摘罪行。

'图1:意大利参议院健康委员会副主席毛里齐奥·罗姆尼
图1:意大利参议院健康委员会副主席毛里齐奥·罗姆尼 (Maurizio Romani)二月七日在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

意大利参议院健康委员会副主席毛里齐奥·罗姆尼(Maurizio Romani)二月七日在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梵蒂冈邀请这样的人来参会是一个失误,是不好的事,但我们可以把这件不好的事变成好事,这是一次机会,我们可以通过这件事情让人们了解中共的活摘罪行”他说:“黄洁夫试图掩盖在中国过去发生的、现在仍然进行的罪恶。但是事实真相已经被揭露,这个多年存在的罪恶已经被曝光,试图掩盖活摘的罪行,就像试图说纳粹主义不存在一样。”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毛里齐奥·罗姆尼参议员是意大利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通过禁止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法律(No. 2937)的主要发起人之一。他向大家介绍关于推动此项立法的背景时说:“当我听说关于活摘的事时,一开始不相信,后来各种各样的资料证明这是真实存在的,当我知道这事是真实存在,就不能不管了,我有责任做一些事。上帝创造了生命,我们要珍惜生命。像这样的有关人权的事,政府和民众是比较关心的,尽管我们目前还不能完全制止,但我们可以以立法的机制来限制它,经我们的努力减少需求。”他为意大利议会通过这项法律感到欣慰,他说:“当我们走过这段历史时我可以说我曾经做了些什么!”

'图2:德国国会议员、人权委员会成员帕策尔特(Martin
图2:德国国会议员、人权委员会成员帕策尔特(Martin Patzelt)(网络图片)

德国国会议员、人权委员会成员帕策尔特(Martin Patzelt)发表声明,指出梵蒂冈峰会提供了制止中共非法移植器官的契机。

他在声明中说:“欧洲议会已经对这种强摘器官进行了谴责。我们应该效仿意大利,针对器官交易实行更加严格的立法。这正是对我们--德国国会人权和人道主义援助委员会的议员们提出的要求,现在到了我们人权活动家扪心自问的时候了。”

意大利《新罗盘报》在二月八日以“北京利用梵蒂冈掩盖自己的器官走私”为题写道:“黄洁夫受到教皇科学院邀请,出席了反对贩卖器官的会议。事实上,二十年来中国一直是这种罪行的世界中心,不是一些犯罪团伙进行的,而是中共政府使之成为一个获利丰厚的赚钱行业。‘政治犯’死囚的生命和尊严受到剥夺,甚至他们的器官也被摘取。”报道还指出:“在中国被摘取器官的重要受害者是因信仰而获罪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因此遭受了可怕的大屠杀。贩卖人体器官是中共犯下的另一项恐怖罪行。对于中共政府系统性地摘取器官进行移植,有详细记录和充分的说明。”

对于黄洁夫在会上声称中共已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并打击非法器官移植,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 MBJ)引用了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医学伦理专家,中国器官盗窃咨询委员会主任温迪·罗杰斯(Wendy Rogers)的话:“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做法(活摘器官)在中国已经停止。相反,有证据表明它还在继续。”

MBJ在黄洁夫发言前二小时发表了以色列移植协会会长,特拉维夫示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心脏移植部主任雅各·拉维(Jacob Lavee)教授就中国的器官移植问题撰写的一篇社论。社论指出:“鉴于他的个人记录和他仍然不承认使用良心犯器官的事实,他不应该被邀请。”

此后拉维(Jacob Lavee)教授在会上针对黄的发言提出质疑:“如果没有完全的透明度,就不可能核查中共所指称的改革,即要求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现在,并没有新的法律或法律禁止使用死刑犯器官。”拉维教授进一步说:“许多独立研究发现,大多数的器官是来自没有经过正当程序就被杀害的良心犯。但是,这种器官的来源问题却被排除在与中共官员的讨论之外。”他还说:“只要没有诚信,没有对按需杀害无辜人的问责制的落实,就不能保证有真正涉及伦理的改革。”拉维教授提出:“我们需要一个合适的国际机构独立审查中国的器官移植,有权进行不定期的突袭性的访问,并能够访问器官捐献者的家属。”他认为:“有关中共新的司法改革,我们需要看到证据,包括废除中共一九八四年允许使用囚犯器官的规定,而且必须惩处犯罪者或强摘器官同谋者。”

大赦国际东亚区域主任尼古拉斯·贝克林(Nicholas Bequelin)在接受英国《卫报》(The Guardian)采访时指出:“他们(中共)没有停止这种做法,不会停止。他们需要的器官移植远远超过器官的可用性。”贝克林先生进一步说明:“中国绝大多数器官移植来自被判死刑的囚犯,专家们对黄先生声称中国取缔了这种做法表示怀疑,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该国尚未制定一个国家的捐助者方案。”对于中共活体摘取良心犯的器官,贝克林表示担忧,他说:“中国没有遵守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医生如何确定某人是否合法死亡的建议。在某些情况下,在囚犯被国际标准视为医疗上死亡之前,已经取走了器官。”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执行主任托斯坦·特瑞 (Torsten Trey)博士表示:“中共强摘器官的恶行已被多方证实。由于缺乏独立的、自由的监察,中国所谓的移植器官改革是否真正实施,外界一无所知。不透明就不可能检验(中共所谓的器官)改革,(中共)过去滥用器官移植的责任不能忽视。没有问责制,就没有理由相信中国政府声称的、强摘囚犯器官的行为已经结束。数以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作为供体)体检并被害死。”

对于涉嫌参与活摘的中国医生,世界医学界也作出了相应的制裁。国际肝病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的官方期刊,《国际肝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日前发表声明,撤销中国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树森和严盛两人的论文,并终身禁止两人投稿。原因是担心“其肝移植安全性数据研究所涉及的器官来自中国死囚”。《国际肝杂志》杂志社曾通知作者提供可信证据证明器官来源,该杂志主编、意大利帕维亚大学的传染病教授马里奥·尤·蒙德里(Mario U Mondelli)先生表示,两个作者试图通过邮件说服他相信,“所有的器官都来自从心源性死亡后的(器官)捐赠供体,并非来自死囚。”在《国际肝杂志》要求作者提供器官来源的进一步证据,并要求作者的所在机构提供官方文件。但在今年二月三日的期限过后,没有得到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