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讲真相 师父早为我们铺垫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虽说三件事每天在做,面对面讲真相都许多年了,可是做得很勉强,遇到陌生人不敢开口,不知道如何搭话。有时状态好一点,能劝退几个,但是总是带着怕心、顾虑心、好面子心等,不能做到堂堂正正。2016年的10月份和一位老年同修出去了一趟,在她的带动下我终于突破了面对面这道坎。这其中有很多神奇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都象是神话一般。那天我们一起往人多的公园走,路上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从自己身边一个个溜走,心里那个沮丧,想说就是不敢开口,眼看一早上就要过去了,我心里急的不行,心一横不管是谁我都要拦住他讲,哪怕被骂一顿。我远远的看到来了一个女学生,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看到学生顾虑心就比较小,看她走到我跟前,我叫了一句,“这个学生,我跟你说句话”,她竟然很听话的停了下来。

我说你是哪个学校的,她说是市里一所职业学校的,我直接就说你在学校入党了吗,她说入了,我说为什么要入党,她说其实她也不懂,老师让入的就入了。我说:“看来你是一个听话的好学生,我也是一个老师。可是我告诉你入党并不好,因为现在贪污腐败的都是党员,而且入党时都宣过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并要随时牺牲一切,一切就包括自己的生命。现在中国人都觉醒了,目前退党团队的人数都超过两亿人了。咱们见面就是缘份,我帮你退了吧?”她痛快的答应了,我说你的名字叫什么,她说叫李某某。我本来还要讲大法真相,可是因为我们站在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有监控的摄像头,我的怕心出来了,没敢多讲就拿出一份真相期刊给了她,我说给你们宿舍的好好看看吧。她说好,匆匆就走了。

整个劝退过程极其的顺利,我讲的很直接生硬,就像命令一样,可这个女孩的大脑像被什么抑制了一样,没有提出一点疑问,我说什么就听什么,很乖,似乎就是等着得救的。

我是一个闭着修的学员,一般很少感受到什么,第一次遇到这么神奇的事情。这一次慈悲伟大的师尊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师尊就在我的身边。是师尊看到我的心性符合标准了,利用这个女孩在鼓励我呢,我的心里暖暖的,怕心、顾虑心、面子心等都被去掉了很多。

有了这次突破之后,我坚信师尊就在我们身边保护着,讲起来就堂堂正正了。那天早上两个小时劝退了九个人。从那以后,我讲真相有了大的突破,见到陌生人不再有那么多顾虑了,只要状态好时都能搭上话,尽管有讲得通、讲不通的,我都不动心。只要我们心性到位了,一切师父都为我们铺垫好了。

还有一次就是今年一月份我和另一个老同修出去看家具,在里面给卖家具的店员、老板都讲了真相,有讲通的也有讲不通的。从家具市场出来往车站走的途中,见到路边有很多等着拉货的民工,我向一个民工打听车站的地点,他耐心的给我说了,我想碰到就是缘份,这么好的人应该听到真相,就问你念书的时候入过团没有,他说没有。我说那肯定戴过红领巾,他说红领巾肯定戴过。我说现在人家都三退保平安呢,你听说过吧,他表示听过。我说那就退了吧,红领巾是人血染的,不吉利。他一听就躲开了不愿意听,我就问他旁边的五六个民工,问他们是不是党员,念书时入没入过团队,大伙都带着讥笑的表情,三言两语开起了玩笑。

被众人嘲笑,我心里有些慌,也有些急,担心控制不了场面,毕竟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人讲真相。幸好有同修在身边,要是平时一个人我肯定就放弃了。想到师尊在身边,很快就稳定下来了。一个人问你们法轮功老劝人退党干嘛?我严肃的说,共产党历史上对中国人欠下的血债太多了,历次运动中中国人死了有八千万,还有八九年六四学潮学生被坦克压死多少,还有最血腥的是迫害法轮功,竟然活摘器官;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的亲戚就是炼功炼好的。这么好的功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唯独共产党不让人炼;善恶有报,干了这么多坏事定会遭天谴的。我们念书的时候被迫入团入队的时候都宣过誓,要为它牺牲一切,一切就包括自己的生命。如果不声明退出,最后来大灾难的时候就躲不过。我们不是改变你的信仰,不是拉拢你们参加什么组织,而是告诉你这个天机,而且这事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那人说了一句,那你们是学雷锋呢。我说,这是人的善良本性,就好比你知道明天这栋楼要塌了,你肯定会通知楼里的人赶快搬出来。他点头称是。

同修也在旁边给其余几个人讲。我说那你就退出来吧,他说不是党员,我说总戴过红领巾吧,红领巾也得退。他说前几天有人给他打过电话要他三退,怪不得我说起周永康、薄熙来遭报的事他很认同。我说,“看来你是一个好人,所以老天给你一次次机会,有的人一次电话都没有接到过。那你就别犹豫了,退出吧。”他答应了,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刘,问他真名有些顾虑。我故意激他“堂堂男子汉报个名字有啥害怕的。”他接我的话说“就是,没啥害怕的”,就说出了真名。

我对旁边一个人说把你的少先队也退了吧(我问了没有入过团),那人很痛快的同意了,我说你叫啥,他说叫陈平安,我还以为是化名,说你还挺会起名字的。刚才姓刘的那人说他就叫陈平安。看来这个人是真心退出了。

姓刘的那个民工退出后还招呼旁边的人退出,说“你们没见这两个人都是菩萨心肠,为我们好”。有些人动心了,可还是有顾虑,一问贵姓就搪塞不说,很感人的是那个姓刘的学着我激他的话大声说“一个大男人说个名字有啥怕的”,场面十分感人,和先前刚开始劝退嘲笑我们的气氛完全不一样了。

还有一个民工说既然是好事为什么不发到网上,我说网上有,可是共产党封锁了网络,一般百姓看不到,就象唐山大地震,国家地震局早就测出来了就是给老百姓不说,所以才死了那么多的人,他点头称是。我说给你起个化名退出吧?他说好。还有三四个不肯退出,我就拿出一份仅剩的《明慧周报》给了他们,几个人跑过来抢着看。我说你们好好看看,希望下次再碰到劝退的,一定不要错过哦。他们都答应了。

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是菩萨心肠,我好感动,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们。由于自己的慈悲心不够正念之场不够强大,没有全部退出,心里还是很遗憾的。如果那天没有同修的配合,没有师尊的加持我那天可能一个人都劝不退。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这些神奇的事情告诉我们师父的法身时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只要我们放下人的执着,一心救人,师尊肯定会帮我们的。写出这些是希望对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起到鼓励的作用,快出来救人吧,师尊就在我们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