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补缴党费看中共末日已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

从补缴党费看中共末日已近

〖大陆来稿〗现今,大陆各地中共基层单位都在催促所有的中共党员要补缴党费。

我们单位也不例外。二零一六年补缴了两次,一次是补交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六年的党费;第二次是补交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四年的党费。第一次补缴,少的补缴了三千多,多的有补四五千元的;第二次少的要补缴七、八千,多的达万元以上。

第一次补缴党费时就有党员感到很不满,就要退党,可是得到的答复是:要退党,就开除!大多数党员虽然缴了费,心里却憋了一肚子气。

这件事在单位引起不小的波动。有家长阻止上大学的孩子入党的;有同事阻止工作、学习都积极上進的年轻员工入党的。现在单位发展党员很难,因为没有人申请入党。没有办法,要发展党员怎么办呢?只好从档案中把几年前或十几年前写的入党申请书翻出来,要求写申请书的人入党,不入不行。写申请书的人说:我那时还小,什么也不懂才写的。那也不行!你就得入!

从中共建党以来,经过了无数次运动,迫害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斗争不断,不是外斗,就是内斗,这就是中共的邪恶本性,现在连他们自己的党员也不放过,也要强取豪夺。这不是说明了中共到了灭亡的边缘了吗?

“反革命”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沈阳来稿〗前几天坐车,遇到一个有趣的大姐。只见她靠着栏杆,拿着化妆品往脸上东一下西一下地抹着。站在她对面,我不忍看那黑一块白一块的模样,就告诉她哪儿没抹匀。她憨厚地笑着说:“我赶着去应聘,没来得及化妆。”我说:“化化妆是对的,是尊重对方。”

大姐是去应聘保姆工作。我问她一般能干多长时间?她一一告诉了我。

我问:“你在那么多家工作过,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她说没有。问她上学时入过团、队没?她说入过,只没入过党。我说:“入团时你签字、摁手印没?”她说:“签了、摁了。”我说:“那就是卖身契。近百年来,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犯下了那么多罪恶,现在正在偿还对人民欠下的这一笔笔血债。谁去还债呀?就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员,因为他们都是共产党的人。怎么还?表现形式就是各种灾难。‘三退’就是退出党、团、队组织。这样索命的灾难来了就跟咱无关了。”

听我这么解释,她说:“那你也帮我退了吧。”

她问我:“有人说法轮功反党,是反革命。”我说:“法轮功不反对任何党派,因为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法轮功反对的是中共杀人。你知道共产党嘴里的‘革命’是啥?不就是要人的命嘛。以前的历次运动不都叫‘革命’吗?革掉了那么多人的命。法轮功反对共产党杀人,共产党就说法轮功是‘反革命’。”

“哦”,大姐点着头说:“原来‘反革命’是这么回事呀!我退出团、队,也反对革别人的命,这下我也算‘反革命’了吧?”“是,谁退出中共组织谁就是聪明人,好人,谁就能躲过灾难。”

我和大姐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