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室友搬来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我有个不好的执着心,什么事都爱操心。室友姐姐(常人)要结婚搬走,我需要再找一个人合租。提前一个月,就想开始找人,理上明白修炼人一切有师父安排,但还不能时时事事做到。晚上就做个梦,梦到师父告诉让我不要担心此事,都有最好的安排,我自然欣喜,放下人心,不再想它。

我想找个修炼人作室友,肯定比跟常人在一起要好太多。弟子有精進的愿望,师父就帮助。果然,没几日,学法小组同修告诉我梅梅同修想找房子,问我行不行。我们很快落实下来,住到一起。事实上,我对梅梅有所耳闻,也因为诉江的事见过面,但她在我心里不是理想型,因为“传言”,也因为我们年龄差了二十多岁,但心里知道这事是机缘成熟,应该我俩住在一起,这是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

修炼大道无形,大法开在常人社会中,各种环境都能修炼,在哪修炼都对社会、工作、家庭有益,因为我们就是要做好人,更好的人以至一个修炼到更高层次的人。由于每个人的路不同,我选择了单身修,专一修,(从很小就有很强烈的这种愿望),而同修梅梅也是自己一人好多年了,她很精進,我开门见她十次有九次是在学法,当然还有打印或其它一些证实法的事,可以算的上是专修了。

人人都有家庭关,魔炼人心,我俩也不能漏项,我想这也是慈悲的师尊把我们安排到一起的其中一个原因。

同修帮我提高心性

在我们共同相处的日子里,人心可磨去的太多了。平日跟同修们学法、共事,虽然会有矛盾,但有缓冲余地,有时间可以冷静下来。所以有些执着不好发现,不易去掉。天天吃喝住全在一起,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儿了。两个人脾气秉性,生活习惯等等都不一样,矛盾也多了。平日我和常人住的时候,自己学学法,参加集体学法,偶尔炼炼功,尽可能多干点证实法的事,发正念,感觉自己是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可和梅梅住到一起,我的缺点简直是暴露无遗。

住到一起没几天,矛盾就来了,因为我修的太差,平日里不严格要求自己,突然来了一位“专修”同修,要求严,我就受不了了,矛盾越来越大。叫我起床我不起的话,同修义正词严道:“上士闻道,勤而行之。快起来!”(其实这是师父帮我去懒惰心、安逸心)炼功犯困、打哈欠流泪时,梅梅突然大声说:“消停!”吓我一跳。我平日特别反感声高的人(其实,这是师父和同修帮我纠正炼功状态,主意识要强)。以前和常人住,我俩都上班,但时间段是错开的,有自己的空间。现在我上班,她不上班,每天下班就看到她,自己没有一点空间,我感觉自己时时被“监控”,弄得我烦躁不安,躲在同修家学完法,不想回自己屋。回屋里也是把门帘拉上,门关上,还得用东西顶上。

梅梅说啥我反对啥,认为她极端,总觉的她自己有高高在上别人不如她的心,其实是我对法理解的不深,自己的妒嫉心,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无数人心暴露无遗。比如,她说修炼人不用化妆,不用擦脸的,书上写了:“说句笑话,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1]其实师父哪里是说笑话,自己身边就有很多同修修炼后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师父说的话都是千真万确的真理,这在很多方面,我都亲身证实过。可我还是不想听取意见,掩盖爱美的执着,我说:“上班人还得符合常人状态……”

她说我的房间里有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书不静心,我听了挺不满意:“这屋挺干净啊,我每天下班坐那双盘,双手捧书,看的字字入心,你咋就静不下来?”她说:“你没认识到,那可能就干扰不了你呗。”我一听更生气了,不修自己,反说她:“平日一回来,你就说你被这个干扰了,被那个干扰了,就你高,就你认识的好,别人都没你修的好!”心想,你自己静不下心来,还怪我房间,再说修炼人哪那么多小节,环境师父早就给清理了。

不让人说的心,不听别人意见的行为,真是傻的冒气,阻碍着自己的提高,是典型的妒嫉,不让人说,争斗心等人心在作怪。平日,我穿什么衣服,她也偶尔点评,说这衣服有马不好,那衣服红色不行,钉子鞋变异,床单被罩屋里全是动物图案,头发染色也不好……说的多了,我也烦,我想做好三件事,多救几个人比啥都强,这以后都将归正,不是该计较的事。其实,我这和师父《转法轮》在第六讲中的“但他满屋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气功书”[1]有什么两样?现在想来,我去哪个执着心,都是让师父操心,让同修费心啊,因为拨拉哪个执着,触痛到我内心时,我的各种执着对应的心都跳出来维护,其实是不好的物质、思想业力和观念不想死,现在都能立刻把握住了。

有时候,也把梅梅顶的够呛,因为我听到有两次她一边干活一边使劲背法,那纯粹是生用法压自己的火呢。现在想起来都脸红,给同修造成伤害。

和梅梅一起住,我的学法量加大很多,我去掉了太多的人心,扭转了常人的观念。现在不化妆出门,周围的人都说我面貌清新、纯净;讲真相,众生除了感谢,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是我见过的所有法轮功(修炼人)最年轻的一个。”还有人就因此退了党,证实了大法老少皆宜。

说到这,真是得多讲真相,因为每个人都有对应他的有缘人,别的同修多次劝不退,可能你一劝就退了,不是说谁修的好坏,是说与众生的因缘问题,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给的圆容自己世界、兑现来时大愿的机会。

我现在无论是心里还是房间里,早已清理了曾经执着的kity猫和各种动物的床单、被罩、衣服以及生活用品。

提高上来,回头看看,商场里的衣服被各种动物图案印上,乌烟瘴气,空间场充斥着妖魔鬼怪骷髅头。我不再买不适合大法弟子形象的衣服,不再穿奇装异服,不再追求所谓时尚,而是回归正统、得体、大方。头发也染回了黑色,真正的做一个修炼的人,一个精進的修炼人。在此期间,我还去掉了怕心,不向内找、指责别人的心。

恩师慈悲 我是如此幸运

师父慈悲,早知道我容量不足,除了学法通过法理点化,在我人心重得实在过不去关的时候,也会或早或晚的点化。我和梅梅没在一起住前,自己做过一个梦:我给远在美国的师父打电话,师父叫了我的名字,告诉我,得好好修,给我安排的路都是为了我的提高,利用这些磨去人心。

还有一次清理房间时,我虽然大部份都清理了,但思想里还有点画魂儿,认为这样做是否极端,东西都销毁,再买这不浪费资源吗?梅梅说我这是利益心,我不完全认同。结果在一次似睡非睡时,梦见自己去国外开法会,师父坐在讲台上,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谁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意识中知道是对我说的。醒来一看,师父法像前,我学法的坐垫毛毛毯上,还有不好的图案,我赶快请同修清理了。这些都是梅梅无私的帮助我做的,包括染发,也是她帮我染的。

同修太可贵了。师父太慈悲了!每次想到这儿,我都羞愧万分,可是人心上来真是难抑制,还好,法每天在学。现在已经改掉了这些怪癖,当然还有很多要修去的执着,我会努力的!

写到这里,实在是从内心感谢同修!当然,同修也去掉了很多执着心,如手机等安全问题,还有各种执着心的魔炼,心性都提高上来了,这都得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啊,为每一个弟子操尽了心,为无数众生操尽了心。

去掉了人心,我们俩配合的就更好,证实法的事也更有力度。现在,我又和另一位同修配合,利用下班时间出去讲真相,救度更多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中国人。这位同修是位极其慎重的人,我又修去好多人心。

在什么时候,遇到哪些同修,配合哪些事情,魔炼哪些人心,都是非常有序的安排,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呀。

现在,我们真正的做到修炼人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以前的我是在社会中忙着上班,忙着人中的事,挤着时间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现在的我是反过来了,遇到不顺心的事不再气的不行,而是首先悟一悟,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事?是什么心勾来的?怎么样按照大法不同层次的标准提高,怎么样做个有益社会、有益众生的人。“修炼”一词的意义对我更加清晰,去常人中是云游,魔炼心性,明明白白的修自己。在常人中是为了多救众生,在常人中是为了弘扬大法,在常人中是助师正法,纠正一切不正。

全世界七十多亿人,我能转生在中原,一亿人的修炼者中我是其中一个,今生有幸能得人身,能当主元神主宰自己,明明白白的修炼,能遇到万古不曾有的宇宙大法开传,能遇到生生世世盼望的恩师,能同时被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能遇到这样多这样好的同修们,能共同配合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对伟大师尊的感恩啊!谢谢您!您辛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