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亲生女儿打了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讲讲女儿让我过心性关的故事。

二零一五年中国大陆掀起了诉江大潮。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了十七年的残酷迫害中,我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十年。我是我们当地被迫害的最严重的大法弟子之一,我理所当然的要控告江泽民。

我整理好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寄给两高(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后来听说还要附上身份证复印件,我就又加上身份证复印件从新寄了一回。很快便收到了两高签收的回执。那时诉江人数还不到五千人。

两高执法犯法,有许多控告信被退回到当地公安局,各地陆续出现了有大法弟子因控告江泽民而遭公安骚扰及绑架之事。

一天我接到在公安局上班的大女儿的电话,女儿在那边喊:“你又惹什么祸了!”我马上猜到是诉江的事,我说没什么,就是控告江泽民了。女儿大声说:“你等着!”

不大一会儿她来了,進屋就大吵大闹:“好日子不过,不惹事难受……”边喊边抓东西朝我撇过来,抓什么撇什么,甚至撇过一把剪刀!我歪头躲过,把手刮破了。她边撇边骂,骂的那些脏话我这个当妈的都学不出口,就象对仇人似的。

我看到她目露凶光,那根本就不是平时体贴、孝顺的女儿,就大喊:“你住手!”她也喊:“就不住手!”但明显气势弱了些,还不解气,抓住我就往门外推,把我推出门外说:“你走吧,别回来,也别拿衣服,就穿这身衣服走。”我说:“房子是我的凭啥赶我走?!”她说:“你的也不让你住!”

我气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心想在监狱警察打我比这狠多了,一滴眼泪都没掉过,还要跟她们讲真相,现在我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打骂!委屈和伤心,真是剜心透骨,泪水哗哗的怎么也止不住。站在门外,我冷静了一会就去了儿子家。

儿子、儿媳到外地旅游去了。我一个人住在他家,开始反思刚刚发生的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可我毕竟修炼快二十年了,为什么遇到这样的事情?修炼人遇到的事情没有偶然的。这房子是我原来的平房动迁后分配的,宽敞明亮,住着很舒心,特别是客人都会赞扬几句,现在却被女儿赶出家门,心想:师父啊,我是修炼人,那房子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小住几日匆匆便走了,我不要了。

想想这个大女儿,平时很孝顺,经常给我买衣服、水果等,我在监狱七年,她常去看我,给我存钱,托关系给我送吃的。但我因坚持信仰,遭长期迫害,造成她对我修炼不理解,我与同修来往和做救人的事都背着她。我被江氏集团迫害这么严重,控告江泽民是理所当然的,我没做错任何事,恶人不理解,迫害我也就算了,她是我女儿,竟然也如此对我,我感到心凉透了,感到对她的这个情在我心中荡然无存了,也放下了。

我决定去山东二女儿家。心里想:不到法正人间我不回来了。流着泪离开了这伤心之地。

到了山东哭着对二女儿说了此事。二女儿很生气的给她姐打电话说:“你这样对妈要下地狱的!妳……”她姐在电话那边边哭边说:“我也没反对妈炼功,现在共产党执政她去告江泽民,那不是自己找事吗?妈在监狱遭了那么多罪,从监狱出来还是我给她找的经书看……”我听了心里一动,觉的大女儿也不是不可救要。

在二女儿家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在家的时候因救人的事每天忙忙碌碌,很长时间都没有真正静下来找自己了。师父给了我们向内找的法宝,我却很少用这个法宝。想到在儿子家住时建了一个小资料点,不会弄打印机和电脑时就让儿媳帮忙,儿子、儿媳都很支持我,从来不推辞,耐心的帮我做好。我想:儿媳能帮做救人的事真有福,要是我的女儿有这福气多好。二女儿在外地,难以见面,而大女儿就在当地公安局上班,还参与过往劳教所送大法弟子呢,多希望她能真正明白真相,赎回对大法犯下的罪!

大女儿虽然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良多,还说:“幸亏妈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给我省不少心。”但受党文化影响深,深知共产邪党的邪恶,怕我受迫害,怕影响她的工作。我平房动迁后分的楼房与她是楼上楼下,她给我装修好后,一直让我去新房住,我不愿去,怕我去了后我的小资料点会受到影响,怕她干预我的事。但架不住她一再的催促,去年我搬了進去。住進新房后我也挺高兴,房子宽敞、明亮,装修舒适,亲戚朋友来了,赞上几句,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一幕幕象过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回放。我看到了:我执着新房子,女儿就把我撵出来;我执着对女儿的情,邪恶就支配她打我、骂我。

我认为自己已经把情放下了,那为什么说起此事还哭呢?因为我把对女儿的情变成怨恨了,那不也还是在情中吗?我结束冤狱回家,大女儿不让我跟同修联系,我说要学法,她就借助方便条件,找来公安局抢走的大法书,让我在家看。后来她从我楼上搬走,我好不容易松了口气,觉的束缚我的紧箍咒没了。房子太大,大女儿每隔几天回来给我擦屋子,给我买衣服、买好吃的,我感受到母女之情,也享受着这种情。

旧势力就利用我与女儿的情,束缚着我,我甚至有好长时间都不能与同修堂堂正正的接触了。后来我参与到救人项目中来,也尽量瞒着大女儿,借口她脾气不好,不想跟她生气、不想找麻烦。

诉江的事我也曾经想告诉她,可不敢直接对她说,就侧面暗示,说:“我遭受这么多迫害,我得控告江泽民,都是江一手造成的,将来就得给我补偿,我要一百万!”她高兴的说:“行,那么多钱你怎么花?”我说:给你们分了。她说:“我得多分点,我对你操心最多。”我说“好!”我以为我这就算通知她了。现在想来,是我没有正面给她讲清真相,不敢堂堂正正的告诉她我真的控告江泽民了。

我整天忙于救人的事,却连自己近在咫尺的人都没有给她讲明真相,我怕她脾气不好不敢告诉她诉江之事,不愿堂堂正正的去面对。我想让女儿们参与救人的事,很大一部份是想让她们在大法中受益,其实真正的救她们是让她们明白大法真相,明白诉江的真相,让她选择站在正义的一边,才是真正对她们有益。

我以前觉的自己对女儿好,只是出于情,让她们明白真相的目地很大一部份是出自于私。怪不得吵架时她骂我“太自私”。师父讲:“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我静下心来学法,清理后天形成的情和私,把女儿看作是一名普通的众生,放下自我的感受,只为救度这个生命。我的慈悲心真的出来了。我想女儿与我是有大缘份的,安排她来做我的女儿,除了因缘关系,一定是让我在她糊涂的时候唤醒她,而不是与她赌气。我要站在大法徒的角度上去救她,让她选择好的未来。

我明白了女儿与我吵架的根本原因是我有怨恨心,旧势力是利用因缘关系想把我拉下来,师父是想利用这个因缘让我提高上来。

她现在心里一定也很难过。想到这,我主动打电话给她,说我原谅她了,她在电话里呜呜的哭着说:“妈,你啥时回来我给你订机票……”

我决心善解一切冤怨。可是到家我才发现,我在内心深处还有一点东西没有放下:我虽然悟到我应该放下人心,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去对待大女儿,也这样想、这样说的,可当我见到她时,我发现我还是不能坦然的去面对她,看到她心里就不舒服。是我身上还存在怨恨的物质,师父让我感觉到它,是让我从根上去掉它。我与大女儿楼上楼下住,我在思想中清理我空间场上的怨恨物质,行为上我强迫自己笑对她,什么都不想,就是对她好,放下自己的感受。我给她煲养生汤,帮她晒被……,当她心情好时,我给她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讲大法弟子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讲国内外大法洪传和控告首恶的形势……

我感觉我不是在对她好,我是在修我自己,慢慢的我的心变的轻松了,我不再强迫自己对她好,而是一做事就先想到她,自然而然的对她好。过去我正念不强,常被人的观念阻碍,认为女儿在公安局上班,很多事不敢让她看见,当我转变观念后,我想我们做的是救人的事,是最神圣的事,她明白的一面是不会反对的,要让她明白的一面支配她自己。

我在家里安了新唐人电视,她看见后说:“你们法轮功真厉害,还有电台呢!”我说那不是法轮功的电台,是大法弟子救人的项目。我也让她看到我的打印机、电脑,看到我自己做出的真相期刊。

我对她说:“你的弟弟和妹妹对大法态度都很好,只有你最让我担心。你也知道妈炼法轮功后啥病都没了,这是真法真经。可你发起脾气什么话都敢说,你说些对大法和大法师父不敬的话,给自己造下大罪业,你还不起啊!怎么办呢?”

这时她流泪了,问:“那怎么办?”我说你去给师父赔罪道歉。

她走到师父法像前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说:“师父原谅我吧,我错了。”我告诉她最好是在明慧网上发“严正声明”,声明自己过去所说所做一切不敬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她说:“行,就用真名吧,反正世上重名的人很多。”

没想到曾经凶神恶煞的女儿会这么听话,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发生了大转变。我以前总盼女儿能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可这一切真的发生在眼前的时候,我却很平静,只是感到欣慰,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救了我女儿!

我明白了,我们每天都说自己在救人,做这做那,忙碌的不行,其实这一切不是做出来的,是修出来的。

写到这我想起师尊在《洪吟二》中的一首诗:

道中行

大道世间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

我深深体悟到了修好自己,对救度众生是多么重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