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师父改变了我的命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出生在农村,家里兄弟姐妹九个,我是父母最操心的一个,从小就体弱多病,吃药打针也不好使,就到庙里拜、在庙里剃光头、找邪门歪道烧纸。上中学,病更多了,严重贫血,心脏病、胃炎、妇科病,特别是偏头疼,一犯病,就不能上学,眼睛鼓着痛。当时正赶上邪党搞“农业学大寨”,总是劳动,无奈的自动退学了。

后来去大姐家伺候月子,姐夫劝我再去念书,我说身体不好,学习也不好,不能念了。他说:人有命运的,如果考不上,就是命中没有。就这样,听了姐夫的话,在城里念了两年多,考入了师范学校。也许这就是姐夫说的人要信命吧。

一九八一年参加工作,成了家,我生活不但没幸福,而且更苦了。孩子三岁之后,我做了三次人流,身体更糟了。丈夫抽烟、喝大酒、耍钱,我带孩子上班。老师的工作很累,我常常生气,哭着睡觉,总是吵架闹离婚,原来的病又都犯了,后来,又得了结核性胸膜炎,打了一个月的针。大概是三十三岁时得了甲亢,做了手术。身体不好,本来就够苦的了,经济上的魔难又来了。丈夫下岗开饮料厂,一年多的时间,赔了十三万多。丈夫又借钱养出租车,把一个老师的腿撞折了,赔了一万二千。一次,我妹夫替他开车,把人家车撞坏了,又赔了一万多。

一九九八年大年初三的早上,晚班的司机把车开着火了,丈夫赶到现场时,只剩下一堆铁片子,他一分钱也没赔。朋友、亲属都为我们着急,又借钱,帮着倒旧车卖,又赔了六千多,无奈只好卖掉辛苦盖的房子,先还带利息的外债,在外面租房子住。丈夫精神打击太大,无能力出去打工了。孩子上初中,学习好,但没钱上大学,只好上师范,好早点毕业。

那年过年初一的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去婆婆家过年,二嫂向我要钱,并说还要给利息,我哭了半宿。第二天,也就是初二的早上,我走到了江边,想要投河,一想到孩子,死的念头就打消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十多里路回到家。哪里还有心情过年啊。一次,一个朋友的嫂子对我说:我为什么借给你钱?我身体不好,我要是死了,孩子你得给我养大。

她走后,我趴在床上大哭一场,那时我开始想,人为什么活着,老天不公平,我寻找答案,可是我找不到答案。一天在路上,脑中出现一念,人活着为了死,人最终都得死,我得活到该死的时候,我有孩子,有父母,必须得活着,可怎么活着?没钱吃药了,挣工资得还外债,攒够了一千,就还人家。那时候,我天天吃止痛药坚持上班。一天,我想活着得有好身体呀,身体怎么能好呢?

一、师父改变了我的命运

说来也巧,我去买菜,看路边有炼功的,一抻一抻的,我想这个功挺好。就这样,在一九九八年四月十八这天,我自己走進了将近一百多人的法轮功炼功场。第三天,二十多年治不好的颈椎病好了,就在这一天炼完功,辅导员给我请来了一本《转法轮》。我下班就看《转法轮》,越看心里越舒畅。

一天晚上,我去了一个炼功小组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非常慈悲、亲切,讲的都是我读了十三年书也没学到的东西。师父讲到,大概意思是,人活着就是苦,没有三天好日子过,听到这,我乐了,我想我一天好日子都没有,一身疾病,还有十六万的外债,跟丈夫吵架,埋怨他把家整成这样,闹离婚是常事,可每次要离时,又想着孩子,每天都在熬着日子过。听了师父的讲法,心里想:人都苦,哎呀,丈夫比我更苦,做生意赔了这么多钱,他以前想挣钱也是为了这个家好呀,现在没有工作,向妻子要钱花的滋味也不好受,我还把离婚挂在嘴上。真感到有点对不起他。

听完一个多小时的讲法,回家的路上,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离婚的念头没有了,对还外债也有了希望了,我心里想,只要有好身体,总有一天能还完。从那以后,我每天早上骑车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去学法点学法、炼静功,从此我再也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了,《转法轮》这本书,打开了我一个一个心结,我找到了人活着为了什么的最标准的答案——“返本归真”[1]!

《转法轮》这本书,看得我放不下了,我被大法的法理深深折服,在单位我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年轻时就被评为乡、区、市优秀教师和高级教师,经常讲公开课,大法的法理让我深深的重新认识了自己,原来我的努力不完全是为了学生好,更重要的为了自己出名,早日评为高级教师;在家里以为丈夫找我这个妻子很幸福,而我说一不二,高傲自大,说话出口伤人,指责别人说话的语气已成为习惯;对婆婆认为给买了两件衣服,年节买点好吃的送去,就是孝顺,从来没想过老人的心情如何;大嫂照顾婆婆辛苦不?!就好像他们是应该的。

《转法轮》这本书真是神书,让我看到了自己诸多的不足,真感谢师父救我,丈夫、孩子看到我的变化,也先后走進了大法,丈夫很快戒掉了烟、酒、赌、骂人的恶习,身体也越来越健康,我们一家生活的其乐融融,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一个新的家。

二、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转法轮》这本书看了好几遍,我感觉自己变了个人,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体谅周围的人,我是因治病走進修炼的,所以开始总想在书上找到病到底是怎么得的,也常看《病业》这篇经文。师父说:“关于新学员在一开始学功时,和身体已经调理过的老学员,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2]从法中我明白了人有病是自己做了坏事造了业,修炼了,出现病状是师父给消业,是大好事。

我记得修炼半个月后的一天早上,从炼功点回来,往沙发上一坐,突然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头有点晕,我顺势躺下了,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心里想:我有师父管,死了也有师父管,反正有师父了。这时听丈夫说:“你怎么了,赶快上医院。”我说:“没事,有师父管,没事,这是消业,是好事”。大约十多分钟,我眼前亮了,什么事都没有,照常上班了,以后看书、炼功,都感觉头上有一个小风车转。

修炼大法大约几个月,左边头不麻木了,后来才明白是师父给我调整偏头病。从修炼开始,头没有疼过,记忆力也越来越好了,折磨了我近二十五年的偏头疼的病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好了,这大法太超常了。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我在单位突然发烧、发冷,眼前发黑、四肢酸疼,实在支撑不住了,到学校后院老师家躺下。刚躺下,我心想:修炼人没有病,这是消业,也考验我信不信师父。我心里念叨几遍:师父我信、我信。 我又起来,回到了学校。下班骑车到家,不一会开始肚子疼,浑身冷得发抖,夏天盖厚被,半夜又热的不行。把手插在水盆里,丈夫一直给我放着师父的讲法录音,几次问我去医院不,我都坦然的说,我信师父,这是消业,没事。因为我明白了有病的原因,这三天两宿,我一眼没眨,一会冷,一会热,一会趴着,一会坐起,连五分钟都坐不住。孩子回来,也问我去医院不,校长也来过,我都说:“放心吧,我信师父,没事的。”

这三天,师父的讲法录音一直放着,师父的法不断的给予我正念,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第三天下午三点多,疼的轻了,我躺下睡着了,一个多小时后醒来,我喊丈夫给我做饭,他在外面坐着,听我喊吃饭,他激动的说:“你好了。”我底气十足的说:“好了,好了。”我吃了一碗饭,骑车去同修家,他们都说为我捏了一把汗,担心我不信师父,没想到这么大一关过来了。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感谢师父。

又过了五天,来月经,流下许多血块,以前从来没有这种现象,到了第五天不流了,我惊奇的发现左侧小腹的瘤子没有了。这个瘤子已经一年多了,有鹅蛋那么大,也不疼,平时也不把它当回事。这时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哭了,心里无比激动,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没花一分钱,没用打针吃药,就好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二零零八年,我被迫害四十一天,在这期间去医院检查,发现有瘤。从看守所出来的第二天,校长、一个老师和亲属领我到医院检查,腹部长了三个瘤,大的8X12厘米,化验血二十项,仅有一项正常,医生说,她身体太虚,一周后来做手术吧。大家听医生的,没人逼我。到家后,我每天学两讲《转法轮》,炼功四个小时,在家休息三周又上班了,回家照常料理家务,将近一年吧,三个瘤子渐渐变小,不知不觉全没了,大法在我身上又一次显神迹。

修炼十八年了,没吃过药,没打过针,给单位省了医药费。我给老师讲三退,都从我自身变化讲起,多数同事都相信,做了三退。 校领导也相信,一次校领导眼睛充血,大家都让她去医院,她却把门关上,念了一个小时“法轮大法好”,下班前轻多了,第二天好了。她也常拿我的例子告诉别人念“法轮大法好”。

一天,在市集上碰见一个男同修,他说,我不炼功的老伴,给女儿和外孙女拿你为例,告诉她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儿的子宫肌瘤真没了。我听了真高兴,我的例子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我们两家亲属都知道我原来一身病,现在身体这么好,都认同大法。特别是大伯嫂,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她自己也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4]。

三、“修大法的人才能做到”

我们同事聚会,莫姐常说:李××要是不炼法轮功,还能养老婆婆?她的学生谁敢说一个不字?可见我原来的人品。是啊,是大法改变了我。

我得法一个多月,明白了这个大法太好了,是真正的佛法,于是把七十五岁的婆婆接来,向她洪法,她真的得法了。我教她炼功,她学的也很用心,没念过书,就听师父讲法,她也受益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她要去老家,走那天我送她到楼下,心里难过极了,自语到:你怎么能放弃大法呢?!一年后,我又把婆婆接到我家,给她讲真相,她又回到大法中修炼了,和我一起发资料,那时我已卖掉了房子,没有固定的住所,同时还有几万元的外债,恶人还多次绑架我、劳教、拘留、刑拘、洗脑班,到二零零九年,我搬了十五次家,但不管搬到哪里,我都经常把婆婆接到我家,怕她放下修炼,我总把她的修炼当成我的责任,是师父给我的任务。

二零零九年九月初,大嫂哭着跟我说:娘听你的,她跟你过,我拿生活费。我知道她们经常发生矛盾,我也没想什么就答应了,从此和婆婆生活在一起。在一起时间长了,也暴露了我很多人心,嫌婆婆不花钱,太抠,嫌她爱管闲事,嫌她抢活干,还不干净等。但我修炼了大法了,我会用法来衡量自己,知道自己错了,每遇到嫌弃她的事,就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为了去掉嫌弃婆婆的心,我那段时间天天背《境界》、《何为忍》、《谁是谁非》等师父的经文,这几篇经文,句句说的是我,对我那时候帮助很大。

婆婆也常说,一个碗一个筷子也没给你,房子、地也都给你大哥了,孩子也没给你看过,没想到老了,落在你们这了。每当说起这事,我都说:“娘,修炼人,不争这些了,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我们都得大法了,放下人的东西,就好好修炼吧。”

婆婆过九十岁生日那天,大哥把婆婆接过去了,通知了所有亲属,办了十几桌,我娘家亲属也来十几人,我看二哥拿了一千元,我想娘家人也拿了钱。没想到,大哥把钱全收下,婆婆只接了四百元。当天婆婆跟我回家了,第二天我的心里不舒服了,心想这不是拿人不识数吗?也太过分了。可又一想,我是修炼人,快放下这利益之心、不公平的心吧。每当我放下人心时,我感谢师父,是师父指导我怎么做人。

有一次我和丈夫俩人都上班了,他早上五点走,我六点走,骑车四十五分钟,再坐校车,真的没时间照顾她老人家了。跟老人说去大哥家住两周,然后我也就正式退休了。

没想到婆婆生气了,说我们撵她走了,她站在师父的法像面前说:师父怎么办呢?他们撵我走。第二天早上,我也着急,还得给她买吃的,说话语气也不祥和,这下气坏她了,周六回来吃饭时,她哭着说,在你这呆时间长了,该走了,要挨家轮着住。我一听挨家轮,那可不行,九十一岁了,养了五个孩子,从关里到关外的。婆婆哭的很伤心,我急了,我是修炼人,是我没做好。于是我拽着婆婆的手,贴在我的脸上,心疼的说,“娘,是我错了,原谅我,给我机会,不能轮,有我在,就不能轮,再说大哥大嫂都六十多岁了,身体都不好,不能去。”她哭的更伤心了。我也哭了,可怎么说,她也不肯留下,下午就走了。

晚上,我对丈夫说此事,他生气的说:“让她轮去!”我说:“老人一辈子不容易,九十多岁了,再说对她修炼要负责啊。”第二天,我找到小姑子劝说,才同意我去把她接回来。

几天后,我看她高兴了,与她交流说:“娘,今天我是修大法了,要不你要挨家轮,就轮呗,你看看这个社会有几个人养婆婆的,不是在姑娘家,就是送托老所,我从来没这样向谁道歉过,是师父的法改变了我,我领你去洗澡,人家都说,你可真积德了,还能领婆婆洗澡,不修炼,我是做不到的。”她笑着说是她错了,别跟她一样的。

我大姐说:“你丈夫没有工作,其他儿女还不拿养老费,婆婆还常耍脾气,也就只有修炼大法的人才能做到。”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都为自己有师父而自豪。

婆婆今年九十三岁了,每天听法、炼功,发正念,还出去发资料,贴粘贴,有机会也讲真相,小区里很多人都知道,十八年没吃过药,没進过医院,儿女聚会都说:娘给我们带来福份。

婆婆八十八岁那年,我们三口人去河南老家救人,退了六十四人,在她身上见证了大法的超常神奇。

四、名利面前,我选择的是大法

二零零九年,我乡给了我们一个特高教师的名额,也是头一次,评上,多挣五百元,补一年的工资。全乡十三人够条件,但十人自动不参评了,剩下我们三个人都准备了业绩演讲稿。开会的头一天,中心校一把手领导找我,让我写一个“不炼功的保证”,一句话就行,回家怎么炼也没人管,我笑着说:“校长,我不写,而且永远都不会写的。信仰自由,信仰无罪。”校长说:“那就没办法了。”我再没跟她说什么,就离开了。

回乡小学的路上,心情非常平静,因为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自己的使命,修炼十几年了,早已淡泊名利。第二天大会,我自然的走向讲台,我要借这个机会证明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而且是好人中的好人,我要证明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救了我。讲完了,掌声响起,有一位乡小学领导向我竖起了大拇指。然而评审组公布时,我的道德这一项打零分,跟评上的老师差六分。有很多人都说,你要不炼功,这特高就是你的了。我淡然一笑。

因迫害,二零零六年,把我调到离家十八里路的这个山沟里教学。这里的众生大部份都通过我讲真相做了三退。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从学法组回来,丈夫说出大事了,六一零、教育局找你,让你去。我没有慌,我用公用电话,给中心领导打个电话,晚上又给教育局书记打电话,我给她讲真相,她不听,还说:让你去六一零,保证你的安全,这次开会决定不能让你炼着法轮功,还挣着国家的工资,不去六一零,就每月给你开三百生活费,而且也只开三个月,这么好的工作,几年就退休了……说了近一个小时。

放下电话回到家,丈夫问我怎么样?我学了一遍,丈夫说:过完年,你在家陪娘修炼,我去打工。我高兴的说:“这回省得他们骚扰我,总拿工作来威胁我,不用你打工,我办个课后辅导班,有可能比工资挣得还多,因为咱们修大法的是有福份的”。

第二天,我们俩去了本校的校长家,她见了我,难过的说:“真的开除了,我打听了几个区里领导,这回完了,你认可吗?”我高兴的说:“开除就开除呗,照常能吃饭,只能说明他们是邪恶的,修炼是拿金钱、利益吓不倒的。”

转年一月二日,丈夫回来说,去银行看了,给你开工资了。我惊讶的说:不可能,不可能。二月二日又给我开了工资。开学我照常上班,没人再提这件事,六一零再没有骚扰过我。

二零一四年,我顺利的退休了,每月开三千九百元,孩子在外地打工,给我拿回了十三万元,加上我自己的工资,买了九十平方米的房子。二零一五年夏,我还完了外债还存了一万多元。我也不让丈夫去打工了,有更多的时间修炼。

过年,我去给校长送年画,也给她婆婆一张,校长和她婆婆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别信你那个基督了,你们能做到劳教、判刑都不怕,还坚定的信吗?炼法轮功的才能做到,这是真信。我给她婆婆讲三退,校长说:“退吧、退吧,真能保平安。”七十二岁的老人家高兴的退出了团队。

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个年轻的老师,他说:“我很佩服你,”我惊奇的问:“为什么?”他说:“这么迫害,你还能坚信。”我给他光碟,他高兴的接过,还做了三退。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心里总有一种更大的责任感——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回想起这十八年多的修炼心路,经历了十七年的迫害,回过头来看看,旧势力的迫害什么也不是,因为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