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玉溪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峨山法院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上午九点至下午四点,云南玉溪市五名法轮功学员邓翠苹、李琼珍、秦莉媛、普志明、李丽被云南玉溪市峨山县法院非法开庭。他们五人是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被澄江县公安局国保绑架的,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红塔区看守所和峨山县看守所。

对本次开庭,普志明家属为他聘请了本地律师;邓翠苹、秦莉媛、李丽、李琼珍家属为她们聘请了律师。这个过程中院方对当事人实施威逼、利诱,要他们辞退辩护律师。

十六日上午八点半钟,峨山法院如临大敌,里三层外三层(庭内、门外、院内、院门外、路对面、交警封路等六层。)街道周围的巷道都是特警和便衣;同时救护车、消防车停靠待命;交警以及红塔区人员在维护秩序;国保的师坤明、何晓沛、朱家勇等;610(江泽民一伙为专门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的王洪云等;红塔区玉州社区、黄官办事处、刘总旗办事处、春和街镇黑村办事处、春和镇综治办、信访办等去了一大批人;下午又调来了另一批人。据知情人讲,从红塔区调去了二百四十多人,峨山县派出一百多人,里里外外聚集了近四百人,各个部门都有,包括玉溪市、红塔区政法委、“610”、公、检、法等。

律师被检查了公文包及箱子,法院摆的阵容也很大。律师拒绝非法检查,并说明律师到哪里都不检查。法警硬要检查,律师生气的说:你们搞那么多人来干什么?那么多人不需要开支啊?你们不心疼国家的钱,我都心疼!律师的包被强制打开了,查后才进了法庭。

当事人李琼珍及她的律师申请:本院院长、副院长即审判长、合议庭回避。理由是:审判长柏为良带着不相关的人以及家属,去红塔区看守所逼李琼珍认罪、写所谓“三书”,同时柏为良之前告诉李琼珍,说律师在搞事,让辞退律师;而且逼迫家属在与律师解约文件上签字。律师曾将此违法事件告到玉溪市中级法院。李琼珍坚定自己信仰,与律师达成协议:不解约(家属被迫签了解约,又后悔并把签约书要回来了)。

律师对审判长说:我已经控告你了,你现在属于被告,你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发号施令!他们随即拍着桌子吵,才开庭就不得不两次休庭。第三次开庭,峨山县法院非法由院长指派审判长柏为良继续审理此案。

律师分别问当事人:你有没有参加过什么组织?有没有人强迫你做什么?邓翠苹和李琼珍两人分别作了否认,并说修炼法轮功是为了强身健体,能以真、善、忍的标准来做人、做更好的人,做事尽力为他人着想。修炼法轮功后,既没有人要求自己什么,也没有人领导指挥去做什么,自己想学就学,想炼就炼,自由决定。

审判长问当事人对公诉人指控的罪名有没有意见,邓翠苹答:自己炼功是为了强身健体,能够更好的教书育人,我一个老太太没有能力去破坏什么法律实施。要求无罪释放,顺应天理。

律师指出:主观上,法轮功学员没有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故意或意图,只想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与人为善,追求真善忍,且没有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犯罪意图,更谈不上利用哪个邪教组织来破坏;客观上,法轮功学员没有实施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而是行使宪法赋予的信仰及言论自由之权利。他们破坏哪一条法律了?哪一条法律被破坏而不能实施了?请公诉人指出来?公诉人沉默,没有作出回答。

律师进一步指出,公诉人在法庭出示的证据:“证人”是听别人说才发现家门口的资料,连看都没看就交到了派出所了等,他不知道里面的内容,这恰恰证明了: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客观上也没有导致任何他人的生命自由及财产的损失或伤害,也没有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与本案涉嫌的罪名没有关联性,要求法庭作出无罪释放的判决。

对于从被告家里非法抄走的法轮功书籍、资料、电脑等,律师指出:《刑法》规定,只有因持有枪支、弹药、毒品等违禁品才可能涉嫌违法,没有规定说持有含法轮功内容的资料也是违法的,所以公诉人的指证不能作为证据,要求无罪释放。

律师在法庭辩论时,例举了大量事实,证明了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两高”的解释是违法的,属于变相立法等。事实与法律相结合,辩证的清清楚楚,有理有据,把在座的家属们的心里话都讲出来了。开庭快要结束时,因律师辩论太精彩,能以理服人、感人!震撼人心。律师话音刚落,审判长就宣布休庭。

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杀气腾腾:被绑架当天下午,邓翠苹的丈夫、妹妹、近八十岁的老母亲,李丽的父母亲、李琼珍的丈夫等人一起到玉溪市610表达诉求,被拒之门外。一个多小时后,竟然出现了三、四十个身穿黑衣黑裤的打手,由红塔山派出所的李姓警察带领,威胁家属必须在五分钟内离开。当晚,红塔区春和镇信访办的专程找了邓翠苹的家人,问他们当天去市政府信访有何诉求。邓翠苹的家人向信访办解释了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并列举了家人在多年修炼中如何受益,最后请他们早日明白事实真相,还好人自由。

李丽是小学教师,丈夫高兴东是红塔区研和镇秀溪小学老师,因学生课文中出现了栽赃污蔑法轮功的谎言,高兴东向学生澄清事实真相,就被红塔区国保绑架判刑三年,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第一监狱。此后,红塔区教委搞株连,使得红塔区教师每人扣除一千二百元奖金,说是扣“维稳奖”;又以饭碗威逼教师人人过关,写诬蔑文章,学生也要写,刚刚入学的一年级小孩也不放过,不会写字用画图代替。老师家长议论纷纷,都说“共产党疯了”!

李丽过去身体多病,和公公之间又不和,矛盾冲突大。修炼法轮功后他们之间的矛盾得到善解。公公怎么也想不通,过去李丽不好,没人管,现在她变好了,却被抓走了。他要到国保去讲道理、反应李丽的情况,把人要回来。法轮功学员飞学龙主动陪着老人和他的女儿一同去。三人到了国保大队,结果被公安局长一顿大骂,说李丽案免谈,并叫来十人左右强行把飞学龙抬到派出所戴上手铐三次暴打,全身多处受伤,衣服撕烂,拘留十天放回;而父女俩分别关进审讯室审到晚上才放回。老人亲眼看着亲耳听着陪同去要人的法轮功学员飞学龙被公安强暴拘留等,加之自己受到威吓,老人吓的说以后再也不敢去要人了。

秦丽媛的母亲被四个峨山国安人员暴力扭住手臂反铐背后,手臂多处青紫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