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用迫害“赌”未来

写给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在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一月十四日抛出反对司法独立的“亮剑”论后,中共最高法和最高检一月二十五日又急急忙忙出台了一项司法解释,这项名为《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解释”)所列举的判刑情形都与法轮功学员在大陆澄清受迫害真相的内容对应,明显将打压矛头指向法轮功学员,中共各级人员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一时之间似要回到一九九九年。

对于身处中共中下层,不了解真相的人来说,中国大陆现在的时局真是变化莫测,那些言论和指令是江派的挖坑,设陷?还是现政权改变了态度和江派妥协?恐怕很多中共各级政府、公检法基层人员难以分辨,不少人处于观望状态。一些一直在参与迫害,或前段时间见势头不对一时收敛但并未真正明白的人却因此而“亢奋”起来,因为中共两高作为司法机关,虽然只有执法权而没有立法权,但 “解释”是变相的一种非法“立法”,为中共各级公检法打压迫害法轮功确立了新的“依据”。

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执不执行两高的迫害政策,是摆在很多人面前的一个艰难选择。不过真正有头脑的人在做什么之前都会去想想后果,是利是弊?是福是祸?简单点就是一句话:还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对我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不想清楚这个问题,冲动的人和盲从的人到头来只会吃了大亏。现在很多人讲“现实”,最怕的就是跟错人,站错队,那么我们就建议你为自己的切身利益想一想,三思而行,别站错了队。你如果看不清,希望下面交流的内容能帮你看清。

一、看清两高“当家人”抛出这些言论和迫害指令的真实目的

1、先来看看两高“当家人”的真面目

中共两高的“当家人”最高法院长周强及最高检院长曹建明都与江泽民关系密切。

港媒曾经发表曹建明的自述文章,从中可以看出,曹建明擅长投机钻营,利用六四事件回国捞官,紧傍江泽民踏上“青云路”。曹自称曾進中南海给江泽民等讲课,和江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动整部国家机器诬蔑、诽谤法轮功,曹建明再一次抓住时机,为江泽民站台,紧跟江的迫害政策。在当时新华社的通稿中曹某公开发表诽谤法轮功的言论,恶毒攻击法轮功创始人。一个月后,一九九九年八月,曹建明从华东政法学院院长被提升为中共最高法院党组成员、国家法官学院院长,开始其政治生涯。曹建明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被列入恶人榜。

曹建明同时也是周永康的党羽,是周永康执掌中共中央政法委时期最主要的政法官员之一。曹建明的妻子与周永康的再婚妻子是中共央视同事,都是时任“610”办公室主任、央视前副台长李东生向中共高层進行性贿赂的一部分。李东生、周永康被调查后,曾多次传出曹建明被调查的消息。

至于周强,在他对“司法独立”亮剑后,大陆原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接受海外媒体大纪元专访时披露表示:原来看不太清楚,这次暴露了,周强是跟江泽民的路线,绝不是跟习近平走一条路线的。周强在二零零七年二月至二零一二年分别任湖南省长、省委书记期间,湖南省对法轮功学员不断非法抓捕、劳教、判刑。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披露,自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居全国前十位之内。周强主政湖南时,还配合周永康迫害死了湖南邵阳六四民运领袖李旺阳,引发中国大陆、香港和世界其它地区的抗议活动。二零一三年三月,周强出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长。

周曹二人有着共同的参与迫害的经历,相似的有罪上位的发迹史。在江派逐渐失势后,特别是周永康落马时,迫于巨大的压力,二人在公开场合也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做了一些“紧跟形势”的事,但内心中是不是还把自己和江泽民紧紧捆绑在一起,没有人能知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不管你在参与迫害中以前做了什么坏事,只要不是首恶元凶,一时不再参与迫害,都给你悔改和赎罪的机会,二零一五年五月习近平政权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引发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起诉江泽民,在起诉书中,法轮功学员非常明白的指明:目前只起诉首恶江泽民,给中共层层参与者悔改赎罪的机会。两高只要依法执行现政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这就是周强和曹建明赎罪的机会。

然而周、曹已不能把自己与江泽民切割,非但不能对诉江立案,反而违法将大量法轮功学员的起诉书返回当地,导致大量依法诉江的民众被迫害,其时,周曹二人对习政权阳奉阴违,表面上没有人看出他们的真面目,然而他们已错过了仅有的赎罪机缘,人在做天在看,不愿赎罪,那一笔笔的罪恶就得自己去偿还。选择为恶到底那就把自己摆在了被历史彻底淘汰的位置。

2、两高“当家人”抛出这些言论和迫害指令的真实目的

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台之后,并未在政策上延续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迫害,相反,他解散了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场所——劳教所,在宗教问题上强调“防止把信仰上的差异扩大为政治上的对立”,强调“依法治国”并削减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机构——中共政法委的权力。同时,在反腐运动中被打下台的“老虎”都是曾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地官员。江氏集团死党已无法抵抗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在江泽民势力全面溃败之时,所有不收手、明里暗里继续参与迫害,或百般阻挠清算江泽民罪恶的江派大员都在劫难逃,此前已传出曹建明、周强遭到调查的消息。

同时,随着法轮功学员持续的大面积讲清真相,中国各阶层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国际上反对迫害的呼声日益强大和高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也越来越难以维系,在以上的各种因素影响下,从去年起大陆各地开始出现公检法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且有不断扩大的趋势,这对拼命维持迫害,拖延被清算到来的中共江氏集团来说是非常可怕的。

江氏集团死党自知大势已去,真的就象要输光了的赌徒,但他们并不甘心失败,日夜谋划,处心积虑地想用各种方式“赌”最后一把,指望能把颓势“捞”回来。所以周曹二人代表江派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在他们的角度和位置,发出这些言论和指令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两高的周、曹抛出这些言论和迫害指令,无非两个目的:一是妄图绑架现政权,利用中共体制、所谓的政权安全以及对法轮功的现成打压机制,重启由江泽民发起的打压法轮功运动,一方面为江派树立权势,抢话语权;另一方让现政权的反腐运动转向,甚至无暇顾及反腐,为自己脱难。二是妄图用加重迫害来阻止法轮功学员大面积讲清真相。

3、劝各级公检法人员不要落入江派的“陷阱” 成为被玩弄和利用的“工具”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高德大法,今天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为标准修心向善,赢得了各国无数善良民众的尊敬,和邪教边都不沾。而且即使按中共自己的法律和法规来看,中共公安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五年发布的两个公文,以及之后中共全国人大的决定,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都不包括法轮功,而两高的二零零零年加这次的两次司法解释也未列明名单。把法轮功诬蔑为邪教不过是江泽民个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接受法国报纸采访时的信口雌黄,以及中共各种喉舌为讨好江泽民的跟风批判。那些为达到把法轮功学员“批倒批臭”文革似的诬蔑之词,是将来江泽民一伙被审判时的罪证之一,顶多是政治迫害运动中的政治指令和所谓“政策”,绝不是今天所有稀里糊涂参与迫害者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法律依据”。

如果在今天,一些仍不明真相的中共基层公检法人员若按两高解释,硬还要以此迫害法轮功学员,那就是在继续上江泽民一伙的“当”,落入江派的“陷阱” 成为被玩弄和利用的“工具”。那些对法轮功学员的所有绑架、关押、诬判的行为就是你的个人行为,你就将为你的行为被“追责”,因为此次两高解释(先不说本身是否违宪),仍未列明名单,并没说法轮功是X教啊。这是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一贯手法,即要诱使基层公检法人员参与迫害,但极度自私的他们又想给自己留后路,为自己将来推脱责任,因此玩弄了这种“花招”,在不久的将来,两高的相关人员站在被清算的被告席上,他们会不会这样为自己开脱:我们没有说法轮功是X教啊,是下面的人自己错误理解,是他们自己“条件反射”。

那么有谁把最高法院周某的讲话、两高的“解释”,还当成可继续迫害的“尚方宝剑”,非要把 “鸡毛”当成“令箭”使,到头来当了冤大头才发现,原来真的是“鸡毛”不是“令箭”,你向谁去喊冤呢?到时连推卸罪责的借口都找不到啊,还有比这样的人更傻的吗?

二、用迫害“赌”不回未来 只能加速报应

1、周、曹报应不远,自身难保

周、曹二人在整个江派和自身都有的末日来临的恐惧和深深的危机感中,撕下了阳奉阴违的面具,铤而走险,在关键时刻跳出来明目张胆地为江派站台,挖坑设陷,欲捆绑现政权。然而这样做,能得逞吗?江派的罪恶图谋能实现吗?能赢回注定失败的“赌局”吗?九九年那疯狂的迫害能重现吗?

周强的讲话引起了外界强烈反弹,国际舆论关注。法学学者贺卫方和张千帆先后发声,指出周强是在开历史的倒车。中国知识界与律师界均联署要求周强立即引咎辞职……看来江派的搅局并不得人心。

周强、曹建明等人孤注一掷的举动被海外媒体称为“自杀式反扑”,这个比喻非常的贴切。在大面积的民众知道真相并不断觉醒,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已达二亿六千万的情况下,在现政权和江氏集团你死我活的状态中,江氏集团成员的每一次疯狂反扑,只能起到使他们自己被加速灭亡的作用。

中国有句古话: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周、曹如此失去理智的疯狂表现,其实就是其报应开始了,疯狂的表现本身就是报应的一部分,是报应的一个“前奏”。在这个方面,周曹二人和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的情况极其相似,周本顺在周永康落马时靠“反戈一击”和对现政权的表面表忠,得以“留存”,但其后他在河北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疯狂叫嚣要将河北省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化”,没想到在口出狂言后,周本顺自己却迅速落马了,表面上是其直接叫板习中央被拿下,实质上是他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不收手遭报了,然而,官场上的落马还算不上什么,真正的恶报那是极其可怕的,那一天还没到来。

人在报应来时的“前奏”中,什么都敢干,什么都敢说,那时候这个生命根本就不能自控了,等报应到头,人清醒了,那时候可能才真的会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这么多年在参与迫害过程中,有多少中共的各级人员遭受了惨烈的恶报,在大恶报之前,有些人是被给够了机会的,或以小的恶报警示,或有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苦口婆心来给你讲真相、一再劝善,然而,有些人就是听不進去了,遭了小的报应不知警醒,或百般掩盖(很多公检法人员得了怪病、绝症,但最怕法轮功学员知道,不敢正视,一听到报应两个字就以为别人在“咒”他,却不知这正是上天让你警醒,是一个改过迁善的机会),或用无神论来自我欺骗……最终机缘失尽,随即惨烈的大恶报临头……有些人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古语有云:人算不如天算。人的小聪明并不是真正的智慧,不是还有句话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吗?权势和金钱从来都没有挡住过报应,所有已落马和即将落马的中共江派官员都在证实着这样一个理。其实不仅是周、曹等人,所有还在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象在进行一场没有退路和“翻盘”可能的“豪赌”,他们押上的是自己的全部生命和未来,若再不醒悟,及时悔改和赎罪,最后的结局必然是输得精光,欠下的“债”是永远也还不清的,等待不知醒悟者的痛苦和悔恨是永无终尽的。

周、曹报应不远,必然自身难保。所有还有悔改机会的中共各级人员千万别给这些不要未来的江派死党当陪葬。

2、江氏集团是现政权最大的威胁,是现政权必定要清洗的目标

多年来,江泽民一伙千方百计钻空子干出各种坏事让现政权为他们背黑锅,想让现政权领导人民心丧尽,然后江派趁乱反攻夺权。还有就在法轮功问题上拼命想把现政权拉下水,如果现政权也参与迫害,那是惶惶不可终日的江氏集团各级人员最想看到的事。然而这不过是江氏集团的一厢情愿罢了,江泽民一伙多次暗杀现政权领导人,现政权用反腐清洗江派。双方早已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永远没有妥协的可能,这是天意,人无法自己说了算,看表面只能被迷惑。

就象当初很多人把江泽民能否参加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中共的阅兵式,作为江派是否会受到清算的标志,当看到江泽民出现在阅兵台上时,很多人迷惑了,江氏集团的人则大大松了一口气。但回头看一看这两年,反腐中落马的中共省副部以上高官就达二百多个,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江集团中参加迫害法轮功的成员。

再看看现政权的反腐口号:“开弓没有回头箭,一场输不起的战争”,等等。战争是什么:你死我活的关系。江派的官员没有不腐败的,而且是大量的巨贪和巨腐,现政权的反腐其实就是和江派的生死搏斗,从习王反腐开始的第一天,他们就已无路可退,面对一个毫无道德底线,流氓凶残,人类最邪恶的江氏集团,任何妥协或同流合污等待他们的都是死路一条,这一点现政权和江派高官相互之间心知肚明。被迷惑的都是不知真相、看表面观风向的中共中下层官员。

江泽民集团才是现政权真正的威胁,只要江氏集团没有被彻底法办和覆灭,现政权领导人时时都有性命之虞,现政权时时都有被篡夺和颠覆的可能。这一点,何尝又不是上天的安排,江泽民集团注定覆灭,现政权就是上天安排来收拾江集团的。这就是他们的责任和使命,他们不做都不行,他们不想做,江泽民一伙都会“逼”着他们做的。

三、了解真相,赎还罪过才能有美好的未来

天地之间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人只是棋子,每个人被上天根据你自己的善、恶的选择而安排你成为不同的棋子,在正邪两方中,在不同的节点上成为不同的角色。任何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世事兴亡本天定,人不情愿难自由。在这盘“棋局”中,罪恶滔天的江泽民集团的覆灭毫无悬念,恶贯满盈的中共的灭亡结局早已注定,只是在这过程中,每个人都在被上天审视和检验着,根据你的具体表现确定你最终的位置,在大结局到来之前的每一刻,“棋局”之中的“棋子”,都能为自己变换角色,都有改邪归正的可能,过程不断在延长,就是在给还有救的生命以机会。

其实只要不是罪不可赦的江氏集团元凶死党,其他的人只要你还活在这世上,只要你还有一丝良知在,你都有为自己选择弃恶从善的机会。

那么回过头来看一看,在中共两高发出以上那些言论和迫害指令的时候,你怎样对待,你是参与迫害还是抵制迫害?不同的态度和认识就会有不同的言行,就会有不同的后果,这就是你选择的机会,就是你赎罪的机会。

参与迫害“赌”不回未来,只有多了解真相,远离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赎还罪过,退出邪党才会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珍惜吧,机会真的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