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为别人着想 实修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修炼十八年了。记得在迫害初期的日子里,我经常是半夜出去散发真相资料,有时有同修做伴,但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骑车出去,装着两百份左右的资料,一路背法,把每一份真相送到世人家门里面,请师父加持让世人看到真相;白天出去就走到哪里把真相讲到哪里。那时我走遍了附近的几十个村、镇,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一点不觉的苦和累。

二零零三年,为了供两个孩子读书,我外出打工,做保洁。开始七元一天,后来十元一天,虽然收入微薄,但我始终乐观对待工作,听师父的话在哪里都做个好人,不跟人争斗,有活抢着干。有一次一个妹子的饭未煮熟,我把自己的饭让给她吃,我吃她的生饭。我跟姐妹们讲大法真相,让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个美好的未来。她们看到我的真诚善良,都很理解我。午休时我都当着她们的面炼功,她们说别干扰我;老板还叫员工跟我念“法轮大法好”。干了几个月后,因家里有事我要走了,她们都舍不得我走。

后来我又陆续干过几种工作,老板都舍不得我,都不愿意我走,因为我在哪里做事都按照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处处为别人着想。大家都休息的时候,我总是去帮别人干活;在利益上不争不斗,无怨无恨,大家都认可我。二零零五年,我在铁路干活,几十人多数都是外地人,干完活就要各奔东西了,很多不认识的人都叫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向我要真相碟子、“九评”书,争着说“给我留一本”。看到众生这么想了解真相,我感动的想哭。感谢师父,是师父让他们得救。

后来,我和丈夫做收草和粮食的生意。所有收草的老板都吃秤,有的一车要吃一千斤左右。和我们一起卖草的人,一车草比我们少的多,过完秤却比我们重的多。我丈夫心里不平衡了:“看人家一车多卖那么多钱,而我们才够工钱。”我说:“师父教我们做个好人,不能坑别人,你看我们家现在做啥啥順,两个儿子又听话,成绩又好,一家人平安康順,这不就是大福份吗?”丈夫不吭声了。

做粮食生意也是,所有做生意的人都要吃秤(不够斤两),而我一斤都不吃,有时还要倒贴,但我的生意很好,别人都收不到的粮食,我去都愿意卖给我,因为都相信我这个炼法轮功的。有一次收粮食,卖家装粮的袋子拖地了,就要少算几十斤。卖家没发现,我发现了就重新给他称。我说一斤也不多要别人的。

我们村的必经之路上有个桥洞子,道旁导流的沟经常被泥沙、猪屎堵住,下雨天或者农民放秧田水的季节,路上积水会很深,又脏又臭,没人管,人们过往时只好趟着臭水。只有我们法轮功学员清理,一群妇女,包括六、七十岁的老人,通常十来个人要干两三天才能清理完。身强力壮的常人在那看着就是不帮忙,说:“没有钱谁干啊。”今年,路两边的树叶过于浓密,挡住了行车视线,对路人来说很危险,我按照师父说的处处替别人着想,和同修一起把树杈砍了,道路变亮堂了,路人不用为过路担心了。

我始终记着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管在哪里都尽我的能力去救人。孙女几个月大的时候,在寒冷的冬天,我把她裹的暖暖的背在背上,骑着电瓶车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送资料;孙女大一点了,我就把她放到三轮车里出去讲真相。有一年发真相台历时,孙女才一岁多,还不会说话,却总爱在我给人讲真相时,用小小的手从纸箱里面拿出一本本台历,“咿咿呀呀”的递给我;现在孙女三岁多了,常会帮着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学大法前,我觉的人生很苦很累,整天愁容满面;对儿子不是打就是骂,不会理智教育孩子;做啥都想不开,生病老治不好时曾经想自杀,想到两个儿子才放弃了。得大法后,慈悲的师父把我的身体变好了,无病一身轻,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都不累。对孩子不打也不骂了,孩子们变的又听话,成绩又好了。

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我的儿子和家人始终站在我一边,支持大法;每年中共人员都要来骚扰我,我的家人替我承受了很大压力,但并没有因此被吓倒。家人的义举善行都得到了福报: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名牌大学,读大学、工作、结婚、买房都很顺利,都不要我们老俩口操心,还给我们拿丰厚的生活费。这一切都来源于慈悲伟大的师尊,如果不是师尊的看护哪能走到今天。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在修炼路上我还有很多执着心没去完,但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啥也不是,我会向内找把它们修去,要求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弟子合十叩拜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