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人从法轮大法中得到的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我在中国大陆中部的一个县城里工作。我炼法轮功已经有二十一个年头了,我切身的感受到:真心修炼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提升道德品质,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炼功前我被胃病、神经衰弱、偏头痛等七、八种病缠身,炼功不到一个月,那些疾病不治自愈了。炼功前的我,心胸狭窄、自负,说话言语刻薄,炼功后变的宽厚谦和了。单位评优晋级,我从不与人争夺,对名利看的很淡。从我走進法轮功的第一天起到现在,二十年来,我没打过一次针,也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这不能不说是法轮功的奇迹在我身体上的展现。

修炼法轮功,不仅我自己受益无尽,我的亲人们也有诸多受益的故事:

父亲三十多年的烟瘾立马消失

父亲是一个有着三十多年抽烟习惯的老人,烟瘾很大,抽香烟对他是不解渴的,他要抽烤烟或者抽旱烟才过瘾。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把《转法轮》(法轮功的核心著作)带回家里,向父母介绍法轮功。父亲当即把《转法轮》从我手中夺过去就看起来。到第二天早上看到第七讲的“吃肉问题”(因为在这一节中师父也讲到抽烟问题)时,他一下子感到对抽烟没有丝毫兴趣了,不光是没了兴趣,甚至回想一下那种烟味就恶心,就想呕吐。他很惊讶的说:“人家戒烟戒得好苦还戒不掉,我只是看了这本书,几十年的烟瘾一下子说没就没了,这书太神了!”

父亲三、四十岁的时候就有比较严重的风湿性腰痛病,经常不能干活。看完一遍《转法轮》后,到现在七十多岁了,从来没说过腰痛了。他目前虽然不炼法轮功,但他对法轮功非常相信、非常支持。

六十九岁不会游泳的母亲掉進河里半小时 奇迹脱险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皇历八月初七)早上,一辈子没学过游泳的六十九岁的母亲,划着自家的小船,送我的侄女去河对岸的幼儿园上学,回来时一不小心掉到了四、五米深的河里,而且是头朝下掉下去的。前几年村里人在河里挖金淘沙,把河床都挖的很深。据她后来口述,她在深水中连喊两声“救命”,不但喊不出来,还呛了两口水,她感觉自己要与儿孙们永别了。奇怪的是她心里一点儿都不慌张。危难中她突然想起了我给她的护身符上面“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于是就在心里赶快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后来,她的身边出现了一根拇指粗的尼龙绳,她一把抓住了这根绳子,悬着的心一下子安稳了。她扯着这根绳子慢慢的靠岸了,得救了。从她落水到得救上岸,前后大概有半个小时。

她浑身湿漉漉的站在岸上四下看了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她明白了:是法轮大法救了她。这是她后来给全家老小亲口说的。过几天中秋节到了,她与家人商量后,专程上街买来了一些鞭炮和烟花礼炮在家门口燃放,表达对法轮功师父的感谢。

二零一三年皇历八月十七日上午,母亲到自家果园摘柿子。她爬到树上去,摘着摘着,哪知道她脚下踩的那条树杈突然断了,她从三米多高处站着摔到地上,身子右侧被树上断了的半截茬子刮了粗粗的一道血痕,肋骨处严重刮伤,脖子像断了一样,头怎么也抬不起来,浑身无力,眼睛无力睁开,耳朵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但她心里明白,知道只有念“法轮大法好”才能救自己。她反复大声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刚开始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念了很长时间,渐渐的能够听到声音了。不停的念,眼睛睁开了,后来能够站起来了,还能干活了,最后居然还能背着一背篓柿子回到家。

这前后大约也就两个小时吧,一场灾难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去了。回到家她什么针也没打什么药也没吃,顺其自然的就好了,第二天照样能上山收割稻子。

从这以后,母亲更加诚心诚意的炼起了法轮功。如今七十多岁的她,不戴眼镜也能穿针引线缝补衣裳。

被母亲身上发生的奇迹感动了,妻子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母亲落水临危却又遇难呈祥、从柿树上摔下逢凶化吉的奇迹,使妻子对法轮功完全信服了。每次趁我上班去了,她就在家悄悄看起了《转法轮》。为什么她要背着我看呢?因为我们家前些年由于我修炼法轮功,遭到过极其残酷的迫害,妻子也受到牵连吃了很多的苦,后来她忍受不了这份苦,就一直阻止我炼。这下好,自己倒想修炼了,她怕我取笑她就偷着看。她有比较严重的鼻炎,鼻子经常不通,冬天手脚发凉。炼功后这些毛病无影无踪了。

特别是,她炼法轮功后,对我们双方的老人、兄弟姐妹、侄儿侄女更是关心体贴。

妻子感受到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二零一四年春天,多次打电话催促我那有肾病的没过门的弟媳从广东来我家炼法轮功。弟媳身体浮肿,生活饮食习惯上又和我们大不相同。妻子在炼功前是个典型的事业型的人,伺候人的事她从来是百分之百不干的,就连她自己的父母、甚至她母亲生病住院,她也没伺候过。炼功后她变了,一日三餐伺候弟媳,为她洗衣做饭、煲粥熬汤,视同亲妹妹。妻子的热心诚意,使这个名义上是我们的弟媳,实际上来自于千里之外、年龄比我们要小一轮、感情上很生疏的又矮又黑的可怜女子,安安心心的在我家住了一个月,妻子一字一句的带领她读《转法轮》,不多久,弟媳的疾病也痊愈了。

弟媳修炼后身体的巨变让610主任从内心折服

弟媳自幼患有肾病,由于严重,以至于只读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每年要花费大量的钱买药、住院,医生告诉她不能结婚更不能生小孩,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她的脸浮肿的很大,大腿、小腿也都是肿的,走路超不过一百米就必须休息。肤色也是黑黑的、干燥的,曾因做过化疗头发都掉了,不敢见人。

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她从广东来我家,和我们一起炼法轮功。大概炼了三、四天吧,她觉的自己多年吃的药没什么效果,她对炼法轮功康复自己的病有了信心,于是悄悄的把多年吃的药扔了。随着不断炼功,身上的浮肿渐渐消了,肤色变白了,体力也增强了。晚饭后和我们一起散步可以走半个多小时,走几条街都不感到累了。

半年后,她回了一趟千里之外自己的家。她的父母看到眼前这个身体轻巧苗条、肤色白里透红的女儿,简直不敢相信,全家人无不感谢李大师!无不佩服法轮功!她父亲也看起了《转法轮》;母亲不识字,也听起了李大师的讲法录音。

她去银行办储蓄卡,银行不肯给她办。因为眼前的她和身份证上的她相貌上有天壤之别,工作人员都认为她冒用了别人的身份证,怎么解释也不肯给办。看来,她得重新办理身份证了。她曾经多年带病在Z市一个干部家里当保姆,现在又到这个干部家里当保姆去了。一见面人家就问她吃的什么药,康复效果这么好。她跟对方说,她以前吃的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早被她扔掉了,她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对方听了此话后亮出了自己是Z市“610主任”的身份,是负责指挥Z市整法轮功的,这一点我的弟媳以前全然不知。这个“610主任”从我弟媳身上的神奇变化,对法轮功折服了,鼓励我的弟媳继续炼。

“610主任”有一个姐姐,多年顽疾缠身,这时也跟着我的弟媳看《转法轮》了。

信仰“真善忍” 女儿高考出奇迹

在法轮功遭到最严重迫害的时期,我的女儿正在上小学一、二年级,天真纯洁的她,一点都不认同媒体对法轮功的抹黑,她一直认为法轮功是好的。这在当时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高压形势中,能有这样的主见,难能可贵。高中阶段,她的成绩在班上很一般,在高考考场上,她心里默默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念,让自己心静如水,最后高水平发挥,高考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上了重点大学,还得到了政府的重奖。她的故事在明慧网上曾经登载过,明慧台历上也曾转载过,相信好多人都看过了,这里就不再重述了。

看了三遍《转法轮》小弟心灵的压抑消散了

我的小弟在外打工,长期困扰他的不是工作和生活,而是精神上一种莫名的恐惧。有一段时期,无论他走到哪儿,总有一种不祥之感,好象随时会发生什么不幸:走路怕车撞,乘车怕翻车,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压力。脸上愁云笼罩,一脸苦相。

二零一三年三月的一天他来到我这里,当时刚好有两个法轮功学员也在场,其中一个学员一看到我小弟的脸色,就禁不住自语了一声:“苦啊!”小弟和大家说出了自己心中莫名的恐惧,最后同意了大家的建议:修炼法轮功。他花了几天时间,一口气连看了三遍《转法轮》后,如释重负的说:“啊!现在好多了,心里安稳多了。”我一看他的脸色变的好看了,比原来有光泽了。

一个星期后,他不想打工了。他去了趟湖南永顺县,想在那儿看看搞个什么项目。就在从永顺县城去塔卧镇的路上,客车在山区险峻的公路上行驶时,由于连日春雨,箩筐大的巨石带着一些泥石,从山上滚下来,砸在客车前约一米的地方,好险啊,还好司机把车急刹住了。车上的乘客都吓了一大跳,有几个胆小的女乘客都吓哭了。小弟说他这一次一点都没吓着,就好象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心里平静的很。

随着他不断的炼功,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胃出血康复了,以前他背有点驼,后来也直了,人显得帅气了。他的变化,令我的弟媳及其娘家人对法轮功刮目相看。

侄儿的结节性硬化症在明显的康复中

在说我的侄儿之前,先说说我九岁的侄女。

侄女从小胃口不好,口腔和肠胃都有问题,这似乎都与她外婆的过错有关。侄女当初生下来还没满月(好像才生下来几天吧),她的外婆来看她。外婆后来吃中午饭时,自己吃着吃着就给她喂起了饭来。当侄女的奶奶(也就是我的母亲)发现并且制止的时候,这个有点弱智的外婆已经给她喂了好几口大人才能吃的硬饭了。一个刚出生几天的婴儿,哪能吃成年人吃的米饭呢?而且碗里还有南方人爱吃的辣椒呢。后来这小孩打小食欲不振,最严重的是口腔溃烂,舌面上出现溃烂的洞。治疗几回,也不见特效。家庭经济困难,没钱去大城市医院诊治,放弃治疗了。近几年来,侄女跟着奶奶念护身符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完全好了。

我的侄子比侄女小一岁,出生后七个月大时,就有了严重抽风的症状,经常抽几次,再间隔几个小时又抽几次。后来严重到间隔几分钟抽一次。家里经济条件很差,好不容易凑了三千块钱去了趟市医院诊治,却查不出病因,医生要求出院。说这个病他们治不了,别的地方估计也难有效果,要去就直接到北京那些大医院找专家去治。这对于靠种田为生的农民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经济条件不允许。

孩子六岁了还不会讲话,不会走路,也不能坐,简直就是瘫痪儿,而且口流涎水不停。二零一四年七月,好不容易凑足了钱去了趟省城知名医院,专家诊断:结节性硬化症,并表示没有可靠有效的药物能够治疗,只能选择某种药物,实验性的治疗一段时间看看效果如何。由于看不到此病的康复前景,加上经济上的原因,只得放弃治疗,出院了。

此时全家人只有把希望放在法轮功上了,特别是侄儿的奶奶为他做了很大的努力,天天凑在孩子耳边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后来也能说“好”字儿了。从二零一五年正月初八开始,没有做过任何治疗的侄儿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能够摇摇晃晃的走路了。下半年又有了更好的状态:走路比上半年稳多了,还能够听得懂大人说的话了。進入二零一六年以来,能跑了,也能说很多话了。

一个连省城专家级医生都没有把握治疗的所谓的“结节性硬化症”,怎么就在我侄儿身上一天天的康复了呢?在法轮功最核心的一本书《转法轮》中还有这样一句话:“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我们家这么多人陆陆续续都炼功了,侄儿当然会受益呀!《转法轮》中的话,是千真万确的。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全家受了法轮功如此的洪恩,如何才能报答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