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国芳在兰州女子监狱遭受的凌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白银市郝国芳于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兰州女子监狱遭狱警指使包夹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底,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国保大队长王存指使五个便衣民警非法闯入郝国芳家,强行抄家,将她家里翻得一片狼藉,搜走法轮大法书籍一套,师父法像一张等,以此作为迫害证据,将郝国芳和丈夫强行带入公安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公安局,郝国芳被迫在老虎凳上坐了十二个小时后,被强制按手印,之后警察便将她送往白银关入看守所。

在白银看守所中,警察强制她每天干长达十多个小时的苦力劳动。三十七天后她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四年国保大队长王存捏造罪名,将郝国芳和丈夫起诉到法院。

二零一四年七月份郝国芳和丈夫被捕,郝国芳被关入白银看守所长达七个月。

在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逼郝国芳干活,充当他们的挣钱机器,并且郝国芳时常受到民警的辱骂。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郝国芳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被送入兰州女子监狱。

刚入狱,因郝国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恶警便用警棍来威胁她,同时还让其他犯人及法轮功学员陪着站、不让睡觉来威逼她。

看着那么多年老体弱的法轮功学员陪站,她于心不忍。面对双重的压力,郝国芳答应在狱内不炼功的要求,警察才让其他人睡觉。

每天郝国芳都在打骂中度过,无论是行为还是言语,稍微有点不符合警察的心意,就会招来包夹人的拳打脚踢,罚站,罚蹲。

有一次,包夹人卢海燕揪着郝国芳的头发,往床架子上撞,郝国芳的头发都被揪下了很多。

因郝国芳不配合写所谓的“四书”,包夹人卢海燕便对郝国芳进行体罚,罚站、罚蹲、辱骂,并往脸上吐口水,用拳头打脸,致使郝国芳的脸变青。为了遮盖其罪恶,卢海燕强迫郝国芳每天用毛巾敷脸。

卢海燕还常常强迫郝国芳吃她的剩菜剩饭,给她端尿,及时清理她造的垃圾。有一次,郝国芳没有吃卢海燕的剩菜剩饭,卢海燕恼羞成怒,罚她在号室蹲了一个中午。

平时恶人不让郝国芳有任何闲暇时间,害怕她会发正念。每天都要写思想汇报,若不符合要求,就会招来辱骂和体罚。

包夹人经常将郝国芳写的笔记本撕碎,让她抄写监规,不让她上厕所,有次不让上厕所时间长达十四个小时,各种折磨各种刁难。

有次郝国芳在拖监道,因动作慢了点,包夹人便以此为由,将郝国芳的被褥扔到地上,并用脚将其踩脏,把饭盒用脚踢到地上,揪着她的衣领进行打骂。

恶警以郝国芳写的思想汇报不合适,就指使包夹人打骂郝国芳,并逼迫她骂师父骂大法,交代“余罪”,出卖法轮功学员。

包夹人卢海燕用恶毒的言语辱骂郝国芳,有一次辱骂程度超过郝国芳所能承受的极限,加之长期的折磨,她便产生撞墙自杀的念头,但想到此举会给法轮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就强忍了下去。

在这种残酷的折磨中,使郝国芳的身心倍受摧残,时常感觉到肝部难受隐疼,包夹人却以此为快,认为达到了她们的目的。

队长们经常将包夹人员召集到一起开会,教唆她们用各种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声称她们是在与反革命作斗争,其实充当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殊不知,她们是在真正的犯罪。

她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栽赃陷害,无中生有,故意找茬,恶警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认为包夹人做的好,正合其意,叫嚣要与法轮功斗争到底,显得不可一世,却不知自己才是最可怜、最可悲之人。

不管邪恶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是徒劳的,奉劝那些被当作工具使用的队长及充当包夹的恶人赶快醒悟,停止做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以上是郝国芳在兰州女子监狱被迫害的极少一部份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