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分夺秒救人 时时刻刻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我今年六十岁,家住辽沈地区的一个小镇,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二零零七年九月被非法冤判八年,二零一五年九月走出监狱。

出狱后我倍感正法修炼的紧迫与严肃,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由于自己没做好,被邪恶迫害八年,这八年的时间,使我失去了多少救度众生的机会,我要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我必须跑步跟上,精進再精進,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才能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一、挤时间学法

我从监狱回家的那天,坐在车上,一路上一直呕吐,可能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把在监狱残留在体内的毒素,清理干净。吃饭时看到满桌子的饭菜就是不想吃。那天我和家人一直唠到很晚才睡,虽然一路呕吐也没吃饭,但身体一点也没有疲劳和不适的感觉。当天半夜发正念时,我马上坐起,带着一种久盼的心情,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立掌铲除邪恶。尽管一直唠到后半夜才睡,早上晨炼时,我还是立即起床参加晨炼,我坚持着把五套功法做完。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整点发正念和晨炼一天没落,并且用最快的时间把所有的大法书学了两遍。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得了癌症,于二零一一年病逝,因给丈夫治病,家里的积蓄被花光,楼房也卖了。丈夫病逝,我是女儿唯一的亲人,我出狱后女儿在省城给我安排好一切。女儿担心我再有危险,不让我回原来的老家住,极力把我留在身边。为了不让女儿失望,我只好留了下来。

过了几天,我借回老家看望同修,同修告诉我,我们正在用真名实姓起诉江泽民,你看看你现在能参与起诉不?我想: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是罪魁祸首,作为大法弟子怎能不参与呢?我立即从同修那借来参考材料,用三天时间写好诉状。我哥哥、嫂子也是大法弟子,他们听说起诉江泽民也要参与,我就代笔也替他们写好诉状。

在省城的日子里,在接触不到任何同修的情况下,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不浪费一点时间,每天三点五十起来晨炼,晨炼完抓紧六点发正念前的二、三分钟的空闲时间,赶紧洗漱。发完正念,我就开始学《转法轮》,保证每天一讲,然后再吃饭。因我女儿她们和我在一起吃,几乎每天都有剩饭,这样我也就不用浪费时间做饭。不管是啥饭,都是泡点水就吃。吃饭时我就听明慧交流文章,听《解体党文化》。为了不耽误学法时间,一些扫地、拖地、洗衣服、抹抹蹭蹭的活,我都等女儿她们来时再做,我自己一个人时就是学法。吃完饭,我就学着明慧交流文章说的那样去做,也走出去讲真相。中午十二点赶回来发正念,然后学各地讲法。晚饭后我就上网,把自己讲的三退名单,及时发给明慧和看一些明慧文章。

一次,我在明慧网上看到我老家有十多个同修因为诉江被绑架。老家同修被绑架,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时需要人,我得回去看看能做啥。也没多想,就坐车回到老家。到了老家同修说:咱们这出事了,有十多个人被绑架了。我说:我就是在网上看到消息才回来的。同修过后说:同修遭到绑架,人家都往外躲,你却能在那个时候回来,可见你心里有整体。我就是这样,通过明慧网和同修融在一起,和全世界大法弟子融在一起,共同走在神的路上。

二、不求安逸 融入整体

我出狱后女儿在省城,给我安置了一个舒适安逸的环境楼房、全套家具、家用电器、各种生活用品,每天和他们在一起吃,也不用我花一分钱,女儿让我把退休金攒起来,留着老了用,并且也不用我做饭,女儿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留在省城,每天能看到我。为了安慰女儿,我只好暂时留在省城。

在省城的那段时间,我独自一人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走出去讲真相。为了融入整体,我趁讲真相的机会寻找同修。走在街上我盼望能遇到同修也给我讲真相,无论走到哪里,我都留意哪位能是同修。两个多月过去了,一个同修也没遇到。我渴望有一个整体修炼环境,在省城找不到同修,我就打算离开省城回老家。

我和女儿一提回老家的事,女儿说什么也不同意,和我大吵大闹。并且说:从你出事到现在我用你操过心吗?现在我为你准备好一切,就是寻思让你老了能享点福,你却要走,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说:女儿你为妈做的这些,说明你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妈妈感谢你,可我要的不是这些啊!我修炼了,才有个好身体,我要是按着你的想法做,那以后只能给你添麻烦。女儿还是想不开,坚决不同意我回去。我看说不通女儿就只好缓和一下,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当我再次提起时,女儿当时又火了,说:我知道你回老家想干啥,你非要回老家,我就和你断绝关系,并说要举报我。这时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这不是我女儿阻拦我,是旧势力在操控我女儿干扰我,我就在心里不断的发正念,同时继续在省城找同修。

有一次我在某公园给一位老人讲真相时,那位老人说:你说这事我在别的公园也听说过,也是你们人,人家往那一坐,法轮功是什么、怎么回事,说的可好了。我当时就打听老人,那个公园怎么走,老人告诉我应该坐几路车,中途到哪倒车再坐几路车。第二天我就坐上公交车,去那个公园找同修。由于我对省城不熟,中途坐过了站,一直坐到终点也没找到那个公园,我只好坐车返回。

就这样又过了两个月,转眼到了二零一六年的一月份,就要过年了,因我女儿的婆婆家在外地,他们要去婆婆家过年,把我一人扔在省城不放心。在还有二十多天就要过年时,女儿主动和我商量,要送我回老家过年,我立即点头答应并收拾好东西,回了老家。到了老家,有了整体环境,我马上溶入到正法中来,和同修一起下乡救人,一起走出去讲真相,做真相台历。这期间我一直不放松,对我女儿发正念。过了年,我打算过完正月十五再回省城。可是正月十四那天,我女儿突然打电话说:妈你回来一趟,把这边的东西收拾收拾,你愿意回老家就回老家吧。就这样,我放弃了女儿在省城为我安排好的安逸生活,回到老家。

三、做好三件事 精進再精進

回到老家,我把全部时间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为了节省时间,我不做费时间的饭菜,一般都是做一次得带出好几顿的,等这次做的饭吃没了,我就在吃饭时,把下一顿的饭焖好,等我吃完饭,饭也焖好了,我就出去讲真相。等我回来时马上就能吃到饭,不耽误时间。菜也是做一些炸酱之类的,在做茄子酱时有点费时间。我就在焖饭时,把茄子洗干净放在电饭锅里,饭好茄子也熟了,我再把茄子放進冰箱存起来,等吃的时候,在锅里放点油,再放茄子,然后放点酱,几分钟就好了,这样能节省很多时间。

在监狱被迫害八年,回家后我心里总有一种紧迫感,救人的心很急。刚开始讲真相时,因为在省城我接触不到同修,又刚走出黑窝,我一个人讲真相时,一些话说的不太到位,劝退的都是一些心里不反对大法,一说就退的,一天退不了几个人。但我不灰心,我想这样的众生,也得需要有人讲啊,没人讲他们也不知道真相,不知道三退啊。我就坚持每天都出去,我在心里说:师父就让这样的众生到我身边来吧,我要救度他们。

由于在省城没有整体环境,在四个月的时间,我往返老家六趟。我是一个不爱说话,不善言辞的人,为了讲真相救度众生,我每逢见到熟人就讲,就劝三退。我想这次不讲,下次说不定啥时再碰到。每次我都主动打招呼热情的叙旧,问长问短,打听孩子打听老人,问候完我就诚恳的对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一看我说的诚恳,都能认真的听,听完基本都能退。以前不太走动的亲戚,只要他们家里有事,我都到场,借机会给老亲少故讲真相劝三退。

我有一个表哥是党员很顽固,同修给他讲真相他不听。我觉得表哥不明真相我也有责任,我就买上水果去他家,给他讲真相。因为我被邪党迫害八年,能主动看他,他很高兴。互相问候完,我见他家电视上放一本真相台历,我就说:表哥这是谁给你的?表哥说:我去菜市场看到一个人正在那发,我就跟她要了一本。我说:你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吗?你知道大法弟子为什么这么做吗?表哥说:其实我也恨共产党,它也没咋干好事。我说:是啊,这些年共产邪党就知道搞运动,各种运动迫害死八千万百姓,用坦克镇压六四大学生,现在又迫害法轮功,甚至把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摘牟取暴利,现在是人不治天治,你加入过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一员,你不退出等老天灭它时,你不得受牵连,替它背黑锅吗?坏事是它干的,老百姓是好人,所以我们才叫百姓退出,等天灭中共时,你才能平安。我又接着说:表哥,我帮你把那个党退了吧。表哥点头答应了,我又把表嫂劝退出了少先队。

四、女婿的转变

我女婿是干个体的。是我在狱中期间,和我女儿结的婚,人很好又实在。就是被共产邪党的毒素灌输的太深,不了解大法,也不想了解大法。

女婿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出于对女儿的爱护和尊重,每月都陪女儿到监狱看我。我要出狱时,家里人在商量怎么接我时,同修也想去接我。女婿说:就一个反党分子,还那么隆重,等我把她接回来后,我让你们谁也见不到她。我回来后,他对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很不理解,背后说三道四的。

我出狱后,和他们在一起吃,每天的剩饭、剩菜他们要倒掉,我都不让倒,我就一个人吃。他们要给我买衣服我也不让买,给钱我也不要。我穿的都是同修给的衣服,吃的是剩饭。但女婿并不把这些看作是好处,还说:你一天这样,不讲吃不讲穿的,活得有啥意思?我说,人活着不是吃好穿好就行了,我有我的思想,我有我的境界,我做到的不修炼的人永远做不到。后来在逐渐接触中,他改变了对我的看法。

一次他和我女儿闹了矛盾,我说:你们两个有一个学法轮功的都干不起来,我们学法轮功的遇事找自己的问题,总想是不是自己哪做的不对?他听了没吱声。我继续说:你以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迫害的是我吗,其实迫害的是千家万户,迫害的是你们,共产邪党反对真善忍,让人不讲道德,如果你们有一个人讲真善忍,还能干起来吗?女婿从心里感到我说的对,他说:妈,以前我总觉得你只是一个痴迷的炼法轮功的老太太,没想到你说的话这么有道理。妈,法轮功是什么,我也要看看,从此以后我就跟你学法轮功。我说:你别以为我爱听这话就这么说。女婿说:我是从心里说的,我真想学。我说那好,要学就看书。第二天我就给他拿来一本《法轮功》。不几天他看完了,我问他还看别的不,他说看,我就又给他拿了一本《转法轮》,又给他留下一个师父广州讲法的录音带。

现在,不但女婿认同大法,一有别人在场,他就说:妈,你怎么不给他讲。意思是讲真相。不论是在哪,他都提醒我,妈,你到点该发正念发正念。我女儿是信佛的,小外孙女说:爸,我家是信佛的,不是信法的。女婿说:你妈信佛跟我干仗,你姥信大法帮咱们,还是法轮功好。从此女婿彻底转变了。

我现在每天和同修一起集体学法,一起讲真相,每天的时间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同修们都羡慕我有个这么好的修炼环境,其实好环境也是靠对法的正信,也是需要用心去开创的。同修们不管社会形势怎么变化,不管正法洪势到了哪一步,我们就是要做好三件事,就是要做好我们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