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封闭的性格 自如的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我家姊妹多,父亲在外上班,日子过的很苦,被人欺辱是常有的事,因此自小养成了自卑、孤僻的性格,不善于沟通,见生人紧张,说不出话来,遇事不冷静,说话易激动,也养成了不让人说的毛病。用我自己的话说:我这一生最怕的是人,最“恨”的也是人,因此见人躲着走。

我这样一个自我封闭的人,今天能面对生人讲真相,除了师父的加持、保护和同修的帮助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量学法。我心想,修炼修炼,以上所说自身的那些顽疾、观念不都得修去吗?修成神了能那样吗?修不好自己怎么能救人呢!我下决心采取面对面讲真相的形式救众生。

一开始先从熟人讲起。我有一个以前的老邻居,关系很好,全家人也很好。准备了一个星期,带了各种资料,小册子等。一天我信心十足,骑上自行车上路了。走了不长时间,脑子就开始反应了:人家信吗?能接受吗?越走这念头反应的越厉害:不行,人家不信,不接受,回去吧。自行车也沉的蹬不动了,好像车轮子都陷到地里面去了,蹬一下要用全身的力气,真想调头回家算了。可心里明白,不能回去,我准备了一星期,怎么能放弃呢!继续往前走着。走走停停,几次都想调头回家,明白的那一面还在坚持着,心想:今天再难也要走到她家。按我当时的状况,即使進了门也说不出话来。这时想起了师父,心里跟师父念叨:难道我没有救人的使命?不可能!师父一再讲救人救人。既然有救人的使命,为什么不让说话呢!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了,一路哭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進了她们家,也不知怎么就给他们讲了真相,全家人还都做了“三退”。

过后我觉的很惊奇,怎么就讲成了呢?给熟人讲真相这一关,就这样艰难的突破了,下一步要到街上去面对生人讲真相。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起初还谈不上讲真相,连话都说不出来,倒不是因为怕心,最主要的是心里没话说,因我从来不主动和生人打招呼、说话。为了讲真相,我必须主动说话,突破这个坎。

开始那些天,即使讲不了话,我也每天定时出门,去锻炼自己,走一路一句话也没有,连个招呼也打不成。就这样每天、每天坚持着,终于有一天,出门不久,看到一个在我看来很朴实的人,我决定和他讲真相。就跟着他,一直跟了足有十来里路,可就是想不起一句话,张不开这嘴,连个招呼也没打,心里又着急又很无奈。一天,我无奈的坐在公园里,眼前有两个小学生,一男孩一女孩,在跑着玩。我就试着给他俩讲了真相,退出了少先队,还要了真相资料。没想到的是,他们还向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谢谢奶奶!”想起来都让我感动。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也感觉到生命得救后的那份感激。

对我来说,迈出这一步虽然艰难,但总算开头了。有了这一次成功,对我鼓舞很大,進一步增强了克服自我障碍的信心和勇气。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就这样不懈的坚持着。在那些做的好的同修帮助下,我真的逐渐能行了,张开嘴了,能讲了,会讲了,而且越来越讲的好了。

现在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能从容的,大大方方的主动去讲了。我曾在心里说:“师父,如果能让我说话,我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现在基本上是这样,即使遇到警察,我也能给他讲真相。在此,也谢谢那些身传心授帮助我的同修们。

讲真相中,难免有怕心冒出来。每当这时,我就想起师父说的话:“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所以心里很踏实,每天都很安全。况且现在环境比过去宽松了。正念加上好的心态,是讲好真相的法宝。打个招呼聊上两句,就是讲真相的开始。

现在我每天上午参加小组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抽时间还自学。法学的多了,脑子里杂念就少了。脑子里大法装的多了,遇到问题想起师父讲的法,就会有智慧、有正念、有信心、底气足!

每次看到师父新的讲法,师父都讲到救人的紧迫。我想,大法弟子让师父这么着急,心中很不是滋味。就我这样一个如此自我封闭的人、那个水平,现在都能走出来,我想这么多大法弟子,就算每人每天讲一个,会是个什么光景!希望同修们都能走出来讲真相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