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师父管,警察管不着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一九九六年三月,从人海茫茫中,师父把我唤醒,牵着我走向回家的路。在这风风雨雨的二十年修炼中,师尊一直牵着我的手,保护着我,我遇到很多很多神奇的事。

一、我有师父管,警察管不着我

这几年,遇到过警察、国保、六一零人员等,我想谁也管不着我,我有师父管,所以我没有怕的感觉。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1],因为我心里有这一念,我也没受过很大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的一天上午,我去街里讲真相,碰到一个当兵的,是个党员,我给他讲真相,他也三退了,我就继续往前走。

刚走出公园大门,一个人在后边拍我的肩膀,说:“到车上再说,”我知道是警察,心里说“师父救我。”警察把我拽到车上,看到那个当兵的站在路旁边笑呢,我想准是他举报的。当时我没有恨他,只有怜悯,他已经往地狱迈了一步。

警车把我拉到派出所,要给我照像,翻我的包。我用帽子挡住脸,没照成。另一个警察,从包里翻出一个电话条子,是我家电话。他边念电话号码边说,怎么是浙江电话。是师父保护把电话号改了,因为像没照成,就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他们走了。

我想,我一会就能回家,我就把手抽出来,立掌发正念。一会一个警察过来了,看我正发正念,说:“怎么把手拿出来了?”我说:“不得劲,”他说:“那不行,”又给我铐上了。

警察问我家在哪住,哪个小区,开始我没理他,他又问了几遍 ,我有点烦了,我就大声说:“问我家干什么?要抄我家呀?”

一会,又过来一个警察,他俩说:“一会儿送走吧。”我心里想你们真能开玩笑,你不要吓唬我,我不怕,我有师父管。后来,问我家庭住址的警察再也不问了,就出去了。因为我把他们想要抄家的目地揭穿了,他们也吓唬不住我了。那个警察在外边说:“那个当兵的还挺认真的(可能这个警察本来也不愿意管)。”

一会过来一个年轻警察,拿着笔和纸,我以为让我签字呢,她说:“你会写字吗?”我说:“不会。”“那就不用签字了。”我想,你让我签字,我就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又说:“你这东西不给你了,是几张护身符,你可以回家了。”当时我告诉他们:“你们看看护身符上面写的是什么?”三个警察都趴那儿看,我就走出来了。

到别的屋里找我的包,别人说:“你等一会儿,给你找去了。”这时,这屋里有四、五个人,有穿便衣的,也有一个穿警服的胖子,我就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其中穿警服的说:“我退了,我怎么过日子呀?”我说:“不让你去单位退,心里一念不要它就行了。”他们没吱声,这时我的包找回来了,我家的电话本和钱都在里面,我就回家了。

过了几天,在离他们不远的一个汽车站点,我给几个人劝三退,有的退了,都很高兴。我一扭脸,我旁边的一个小伙子看我笑。他穿便衣,我说:“小伙子你也退了吧,保命保平安,”他只是笑,我问:“你认识我呀?”他说:“我抓过你。”我说:“小伙子,以后可别干那种缺德事了,给自己留一条活路吧,你也三退了吧。大姨给你起个化名叫长胜。”他说行,这个生命得救了,我就回家了。回到家想着一次次有惊无险的神奇事,真是师父保护着我。

在讲真相劝三退时,我心里没有怕的念头。因为师父讲“有人说:我就想管坏人。我说那你就当警察去算了。”[2]是的,警察是管坏人的。师父让我做世上最好的人,我为什么怕警察呢?所以我碰到警察、警车,发一个“灭”字,灭掉他们身后的邪恶。

最近一次在街上讲真相劝三退,同修在一边发正念,等我讲完一个,同修过来说:“走吧,刚才警车在这里,已转了两三圈走了。”我说:“我没看见,他们管不着我,咱有师父管。”

二、我是大法弟子,恶人不敢动我

诉江以后,街道、派出所人员到大法弟子家去干扰,我心里早做好准备,来了我也不怕,就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一天上午,我刚到家,我儿子告诉我:“街道、派出所来人了,你没在家,你出去躲几天吧,我说我哪也不去,这是我的家。”当时儿媳妇吓哭了,我又安慰他们不要怕,咱们有师父保护,谁也不敢动我们,就那一次,街道人员、警察再也没来。

通过那一次,孩子们正念足了,不害怕了。

我儿媳妇单位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她入党了,让她参加党员大会。后来通过我一说,她很痛快的退党了。我儿媳妇胆小,我儿子一出差,她和孩子在家就害怕。退党以后,一次我儿子又出差了,她打电话告诉我说,现在不害怕了。我想因为她退党了,有神看护。

通过二十多年修炼,我觉的师父是我这世上最可亲、最敬佩的人,心里只有想着师父,装着佛法,什么困难都会擦肩而过。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