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怕心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讲真相救人的历程,就是逐步修去为私为我和怕心的过程,就是逐渐修出慈悲心与正念的过程。

我被非法抓捕以后,恶人一直企图把我往拘留所、监狱里推,但是因为体检报告单写着重病(我曾求师父救我)和年岁大——七十岁了,所以拘留所拒收。但是,恶人不甘心,拉我到另一家医院复查,企图否定上一次的检查,第二次结果还是一样。当然,那是假相,因我真实的感觉还是很正常的。这样在取保候审后我回到了家。

回到了家,我按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向内找,在过关中修去人心,归正自己。静心的多学法、学好法、发好正念,感到最难做的就是走出家门,去找人讲真相。刚开始每天讲真相,很少有人三退,救不了人。他们不愿听我讲,紧张害怕,甚至反感。不会讲,我就学着资料上介绍的同修如何讲,效仿他们的讲法去做,每天坚持,讲不好也出去讲。最后感到心理压力太大,救人的事太难了,自己不行,就有一个月没出去。整天在家里学法、炼功长时间抱轮和发正念,寄希望于能增长威德,为以后能讲真相救人做铺垫。

师父告诫弟子:“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1]对照师父的教诲,我知道闭门修炼是错的。

但是,我走出去了却救不了人,真是无路可走,憋在家里心烦意乱,但是正念的底限还在,我深知自己迟早会做好救人的事,这一宝贵的一念犹在,才有实践今日救人的大愿。

在我徘徊无助之时,一位老年同修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她说:我给你当梯子,踩着我肩膀上去。甘心让我踩她肩膀的同修却是个年近七十岁的身体残疾的老太太(她一只眼失明,曾经瘫痪在床,现在腿有些不灵便,还是文盲,只会写几个三退者的化名)。这位同修身残志坚,每天坚持讲真相,讲退的人数每天都有十至二十人。

第一天在大商场里讲真相,我认真的观察她的状态和心性,一切都是平和、自然、慈悲,她和别人沟通都没有特别的激昂,或义愤时情感的宣泄,言者在笑,听者也有微笑,笑中散发着大法弟子的无量慈悲。我在她旁边配合着发正念。

与她相比,我讲真相时,从头至尾心都是怕。而她却没有一点点的怕心,她没有文化,但人们爱听她讲的真相,还称赞她学问大,事后她也不记得对世人说了什么。我呢,老高中毕业,又教过书,自恃能说会道,但和陌生人讲真相时,常常找不到合适的话。她说,我讲不好,师父加持我,给我智慧;而我呢,拿出吃奶的劲,也没有灵感。她有正念、胆量,善意的和世人沟通,发现人的长处,顺着人的喜爱去讲,能启发人的善念;而我不愿与人沟通、内向,所以勉强说出的话,人家不愿听,讲出的真相被听者质疑,甚至厌烦。归根结底她没私心,没有怕心,只想多救人,抢时间救人,慈悲心强大,正念足。师尊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而我呢,怀着一个为自己圆满而讲真相救人的心态在做,就是人在做。

师父讲:“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人在高层次中修炼的时候出功了,发出的是高能量物质,这确实能够治病,能够制约病,能够起到抑制作用,可是却不能够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3]因为我有私心、怕心,那就是常人,和人一般高,救不了人,只有不带人心,心怀慈悲讲真相,才能启迪人的善念、才能真正的救人。

明白了法理,后来讲真相中我逐渐修去怕心、私心,树立起只想救人的纯净、慈悲的正念,不再向外去求了,只从心上修。之后的几天里,我独自一人骑自行车每天来回三、四十里的奔波,救人的收效一天比一天好。前二天,每天都是讲十来人,劝退了四人。第三、四天,每天讲十来人,每天劝退六人。第五天劝退了五人。每天外出一路发正念,清除干扰世人得救的邪恶因素,衣着整洁面带微笑,救人中出现问题及时向内找,在法上提高心性,努力在不间断的每天必行的救人中修出纯净的正念,用洪大的慈悲心来救人和铲除邪恶因素。

这五天里,我在很多方面突破了原来的观念:比如说遇到身强力壮的人,也敢讲了;以前为了避嫌,很少对妇女讲,现在讲了之后发现她们更善良、单纯、更容易接受真相;以前黑天以后不讲,对人有戒备心。现在负面思维基本消除了,过程中找出了欢喜心、显示心、疑心(用感觉判断可救不可救的人),这个人一搭眼若有犹豫不决的心理就和那个人错过去了。救人的机缘是一瞬间,遇到就是缘份,就是用正念慈悲去讲,遇到疑问、不理解,决不放弃,再发正念一定要救了他,成功是在不懈的努力中得来的。因此只有敢讲,智慧的讲才能清除谎言,说清道理,只有慈悲才能化解世人误解、猜疑、敌视一切的不善的心态,才能引出世人心中那一弘甘甜的清泉。

我把这一段经历写出来,是希望今后的日子里会更加精進。我与那位老年同修都有一个夙愿:只想多救人,最后能登上师父的法船就足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