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谎言害人有多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用谎言写就的历史,制造谎言,传播谎言,利用谎言骗人害人,已经成了中共作恶的惯性,每运动必先造谎言骗人,每造谎言必运动整人杀人。盘点中共历次运动中谎言毒害民众之深之广,没有哪一次能比得上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的欺世大谎更邪恶。

一九九九年夏,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时,制造了许多“杀人”、“自杀”、“精神病”等假案例,如“1400例”、“京城杀人案”、“浙江乞丐投毒案”、“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等,嫁祸抹黑法轮功,把谎言灌输进了无数世人的脑中眼中,人人都成了受害者。

谎言离间了家庭亲情

亲情是温暖的,是维系家庭的纽带,按说这亲密无间的亲情是牢不可破的,再加上中共历次运动的伎俩,也让人们有了提防,可中共抹黑法轮功的谎言是经过精心包装的,声情并茂的画面,没完没了的灌输播报,不由人们不信,一旦心理防线被攻破,亲情就很轻易被中共谎言离间,就这样,在谎言毒害下,亲人反目、家庭离散、甚至酿造惨案的悲剧时常发生。如山东蒙阴镇北道沟村村民王玲,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一面倒的抹黑舆论让王玲的娘家人和婆家人深信不疑,随即逼迫她放弃修炼。砸王玲炼功用的录音机、磁带,烧毁大法书,毒打王玲。把王玲主动送到蒙阴县“610”洗脑班强制“转化”和山东济宁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致精神失常,后王玲遭歹徒强奸,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

谎言助长了单位官员的痞霸邪气

中共在大大小小的单位里都建有党支部、党小组、党委,单位一把手官员大部份都被任命为书记,下有副书记、成员,这些人不从事生产劳动,也不搞经济创收,却把持掌管着一个单位或地区的政治经济人事等大权,实际是中共奴役当地或单位百姓的代理人。

如山东省蒙阴县原桃墟镇党委书记蒋永健和镇长刘星世,在中共谎言的支撑下,利用恶徒对全镇的法轮大法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关灯蒙头毒打。仅二零零零年二月一~二日(阴历),被他们疯狂毒打的就有150多人。打前这帮家伙先到饭店喝酒,然后行凶。木棍、警棍、椅子、板、鲜竹竿等成了他们打人的凶器,打时不分部位,不分男女老少,有的被打得口鼻流血,面部血肿,眼睛失明。当时就有六人被打得失去知觉,昏迷过去。这些恶徒还把头盔扣在学员头上用棍子猛击头盔;往头上浇凉水把全身棉衣湿透后拉到阴暗处冷冻。打完后还高额罚款,付不上的继续毒打,真是残暴无人性,不交就一直关押、奴役、酷刑折磨,甚至送劳教、判刑、迫害致死。仅一次罚款就达70多万元,150多人中,普通班每人被罚4千元,其中15人被罚款8千元,连老人、残疾人都不放过。罚完后原先写给的收条全部被收回毁掉。据不完全统计,迫害后的短时间内,全镇一千多名学员被强迫罚款至少106万7千元(不包括非法抄家的物品)。桃墟镇党委政府的这一暴行,得到蒙阴县委、临沂市委的重视与“表扬”。

谎言促成了社会大众的仇视心理

在被迫害前,法轮功的传播方式都是人传人,心传心,并没有在媒体大面积宣传,所以一般民众对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并没有深度了解,有的地区知之甚少,当中共开足马力进行妖魔化抹黑宣传后,使寻常百姓信以为真,蒙住了双眼。

如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晚六点多钟,法轮功学员杨贵全在辽宁省阜新市商贸城向人讲述被迫害的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遭到阜新市海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恶警伍忠启等人绑架。恶警使用暴力绑架杨贵全时,他不断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伍忠启等连夜非法审讯杨贵全,然后把他非法关押在阜新市公安局新地看守所。杨贵全绝食反迫害,海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伍忠启等人伙同新地看守所警察、狱医对杨贵全施行酷刑折磨,特别是对他进行野蛮灌食,直至七月五日,最后被摧残致死。

谎言颠覆了执法者的公义使命

“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是执法者希望坚守的职业准则和公义使命,但这对中共体制下的执法者来说,只能是奢望梦想,因为中共认为法律是统治者统治人民的工具,党大于法,执法者只是被党利用的傀儡,所以执法者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党的政策方针命令,党的政策方针命令都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之上的,最终成为丧心病狂的虐杀善良的刽子手,同时遭到恶报。

如河南鲁山县法院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紧随江泽民、罗干团伙,对本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至少非法判九位法轮功学员重刑。当地法轮功学员向整个鲁山县公、检、法、司系统发出大量的公开劝善信和讲清法轮功真相的相关资料,这些法官们拒不听劝,声言“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他们其后遭车祸。

谎言摧毁了女人的善良

善良温柔、端庄贤淑,向来是中国女人的传统操守和秉性天良,但大脑塞满了中共谎言的女人,却做出了一桩桩残暴罪行。

山东招远市玲珑洗脑班第一任头目宋书琴,追随中共,相信谎言,心狠手辣,害人无数。将人打残、酷刑折磨甚至注射毒针、勒索钱财都是家常便饭。很多人当场被她打昏死过去。在宋书琴任洗脑班头目的三年里,遭到她疯狂折磨的有几百人,上有耄耋老人,下有稚嫩的初中生,最小的甚至不满两周岁。

如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一天,宋书琴指挥七、八个恶徒用棍子、拖把殴打两位女学员至全身青紫。宋用鞋跟在学员脸上乱抽,法轮功学员被打得鼻青脸肿,耳朵出血,嘴肿得张不开;后指挥恶人对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致鼻孔鲜血直流;强迫这位学员面壁站立六天六夜,一合眼就打;逼迫她将嘴里的鲜血和呕吐物一起吞下;给这位学员戴上手铐脚镣绑在老虎凳上十天多,还故意放蚊虫叮咬;二零零二年九月,宋给法轮功女学员邵某注射毒针,导致她全身疼痛难忍,生命垂危。仍把她绑在铁椅上七个多小时,关进小号由恶徒轮流折磨她,十二天不准她合眼,不准出门上厕所。一次关押她105天,又勒索了2500元。凡是进洗脑班的,都被其讹诈钱财中饱私囊。凶狠歹毒、欠有人命的宋书琴竟被中共记功授奖,窜升到“六一零”副主任的职位,还被招远市妇联主办的“招远市巾帼十杰”活动提名为二十名候选人之一。

谎言魔变了医生的正常思维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在正常思维状态下,医生是绝对不会操刀杀人的,但中共给医生强行制定了政治任务,灌输了杀阶级敌人无罪的谎言,在中共制造的活摘器官大恶中,那些军医和地方医生就是这样变成了杀手。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自二零零零年起,全国各地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如雨后春笋,多如牛毛,连一些不够资质的小型、专科医院等都开始做人体器官移植。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十二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各地武警部队医院等,都在迫害法轮功之后开始或者扩大了器官移植规模。大陆因此在国内外形成“移植旅游”、“移植奇迹”,由此形成了罪恶的庞大移植市场。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而供体绝大部份来自被当局活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而持刀活摘器官杀人的就是军队和地方医院的医生。

谎言使民众走向险境

一九九九年,中共故伎重演,以谎言和暴政残酷迫害法轮功,至今造成了至少四个方面的恶果,一个是给遭受迫害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痛苦创伤;二是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执法者及家人,因遭到天惩恶报而悔恨不已;三是导致国家法治溃退,道德沦丧,人人自危,国已不国。还有一个最大的恶果,就是听信中共谎言的广大民众,面临着被天道淘汰的严峻险境,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顺天而行,才能得到上天佑护,才能保证个人福寿家庭兴旺,乃至国家昌盛,所以,几千年来,无论朝代更替了多少次,君臣庶民对天理天道都是敬畏有加,只有中共恶党战天斗地,无法无天,疯狂无比。法轮功本来是一部天道正法,传于人间是为了扶正道德,救苦救难,此乃上天慈悲,苍生之福,却也遭到中共灭绝迫害,期间,中共谎言宣传充斥在世,受蒙蔽的人们都对法轮功产生了仇恨和歧视心理。试想,这样仇恨天道的人能有好的未来吗?不危险吗?怎么办?要想自救,赶快了解法轮功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