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狱九年 王兴香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抻床等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德惠市善良农妇王兴香修炼法轮功后,原来身患多种病都不治而愈。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王兴香女士曾被绑架八次、非法抄家四次,被非法判刑九年,并遭多次残酷折磨。

王兴香女士于一九九七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遇事向内找,修心向善,明白人生的真谛和做人的道理。修炼不到半年,身心就发生巨大变化,困扰她多年的疾病神经衰弱症、肝郁气滞、胃病、咽喉炎、肩周炎、偏头痛、晕车呕吐等病都不治而愈,走路一身轻,走多远都不累,干起活来轻松愉快,每天乐呵呵,家庭更和睦,全家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迫害发生后遭多次绑架

王兴香第一次被绑架是二零零零年八月,因在德惠市居民区发放真相传单,被德惠市惠发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被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张庆春、毛春生非法抄家,当时抢走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教功录音带等物品。

王兴香第二次被绑架是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因去北京打横幅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被绑架。

王兴香第三次被非法抄家是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下午,原德惠市公安局长王成森带领武警大队警车、刑警大队警车、消防队带着云梯和撬门工具,总共有四十多人,企图破门破窗非法抄家,警察凶恶砸门声把家里的人都吓懵了,好心的邻居及时叫她丈夫回来,才免去破门之扰,但却被非法抄家。

第三次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

王兴香第三次被绑架是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四日,王兴香、王国华、朱宏在德惠市郭家镇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举报后遭郭家镇派出所警察和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张庆春、毛春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拘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德惠市刑警大队刘文利在江泽民“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在副局长王成森指挥下,在德惠市拘留所张德林办公室里,刘文利对王兴香疯狂迫害,大打出手,根本不听真相,有意将其胳膊拽脱臼,并把左胳膊捏成粉碎性骨折,顿时疼的她双手发抖,心脏抽搐,不能说话。据悉,拘留所立即戒严,怕消息泄漏外传。

傍晚六点多,拘留所长吴得增伙同政保科杨艳秋等又将王兴香非法押送到长春市劳改医院迫害,经狱医拍片照相确认是粉碎性骨折。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德惠市610操控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对王兴香非法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女子监狱迫害。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长春市女子监狱所谓的“教育监区”简直就是人间的地狱,三楼、五楼、小黑屋是专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场所。

王兴香遭到狱警、帮教、包夹的多层迫害。所谓“帮教”是赵桂凤、马也驰、严华伟、邵玲、王丽,包夹是杨慧、刘春洋、史传侠、李冬梅、马研、汪秀芳、周百凤、姜秀英,主要负责人:曹宏、倪笑宏、张淑玲,狱警:郭侠、刘明华。

一、被关小黑屋遭上绳迫害

二零零四年年底,王兴香只因说一句在新的一年里要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人,被汇报给“教育监区”队长曹宏,曹宏唆使犯人刘春洋强行对王兴香上绳束缚迫害,将其绑在床上束缚一个多月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五年七月,王兴香仅因说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没有错,再一次被关小黑屋遭上绳迫害,当时,天气闷热,小黑屋里每天都是汗水洗面,上衣和后背经常湿乎乎非常难受,包夹还随意骂人,制造精神压力。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二、包夹迫害不让睡觉

每天晚上不到十一点不让睡觉,被四个包夹刑事犯看管,强迫不准跟别人说话、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包夹伙同所谓的“帮教”聚在大厅施加压力,侮辱人格。

三、上抻床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王兴香仅因坚定信仰“真、善、忍”,被曹宏指挥犯人刘春洋等四人上抻床升级残害,被强行抻起腾空时,王兴香高喊:法轮大法好!迫害善良天理不容!被刘春洋气急败坏用毛巾堵嘴,用铝勺撬牙,王丽新、史传侠(包夹)用胶带封口、刘春洋恶意用毛巾把嘴唇擦起大泡红肿很长时间。

丧失人性的刘春洋又把棉被压放在她身上,这样一来全身的重力就落在手腕与脚腕上,很快手与脚都肿了,时间一长就肿成紫黑色。一般人都难以承受抻床迫害,王兴香的双脚腕与手腕留下的伤疤就是遭迫害的证据。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四、强制坐小凳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监区队长曹宏教唆四个包夹严管王兴香,不让喝水、上厕所、买生活用品,在五楼强行坐小凳迫害,要求双手放在膝盖上,腰不许随便活动,必须挺直的一个姿势坐着,稍动一动就打骂,每天早晨五点起床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每天坐十八个小时)在五楼坐小凳二十八天。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五、睡死人床

六月的天气很热,伤口恶化。恶人又换一种方式迫害。睡死人床是平面光板床,人躺死人床身体会受伤,生褥疮,王兴香在腰的下半部烂很深一个洞。

六、上绳束缚迫害

所谓的“帮教”孟庆玲、刘冬慧伙同刑事犯(包夹)李冬梅、江秀芳,强制王兴香趴在床上,以晾伤为由侮辱人格,白天强制往伤口上抹药,上完药不让提裤子被迫露着臀部羞辱,晚上睡觉不让侧身,强制爬床,而且包夹李冬梅用绳子把她双腿绑在床上并看管,每天晚上十一点过后才让睡觉。

八月晚上很冷,但包夹却不让盖被,王兴香遭遇两个多月趴床上绳束缚非人的折磨。

七、体罚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王兴香在四楼因为不顺从“帮教”,又遭“体罚”折磨迫害。“体罚”就是强迫站军姿,每天早晨五点起床开始站到晚上十一点,每天要站长达十八个小时,这种形式迫害长达四十天,腿和脚都站成紫黑色,两腿站的头不会回弯,用脚跟走路,后来被折磨的几乎不能走路。

八、奴役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王兴香被迫参加监狱劳动,其实又是一种迫害,每天要被迫干十三个小时的奴工(和厂家订购做服装),完不成任务还要加班加点。

恢复自由后又遭四次被绑架、抄家

第四次被绑架。二零一三年十一月,王兴香在德惠市庆客隆超市附近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诬告遭德惠市惠发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照相搜身,后来正念回家。

第五次被绑架抄家。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王兴香在白云松家被德惠市“610”、国保大队葛旭全、娄兴岩、胜利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抢走电脑笔记本一台、刻录机,抢走大法书,非法抄走师父法像,收音机、mp3等资料。

第六次非法抄家。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德惠市“610”国保大队葛旭全伙同德惠市胜利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象强盗一样,未经许可,强行录像到处乱翻非法搜查,抢走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大法资料、音像光盘、电脑笔记本、收音机、mp3,给家人造成精神伤害,经济上再次造成损失。

第七次绑架。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王兴香在德惠市区给世人发神韵光盘,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美好,被德惠市国保大队葛旭全、娄兴岩跟踪、绑架到德惠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第八次被绑架。二零一六年四月九日上午九点,王兴香等多人在大街上先后分别被德惠市国保大队娄兴岩、葛旭全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德惠市拘留所十五天。期间,王兴香遭国保大队娄兴岩和刑警队非法审讯。

结语:德惠市一普通善良农妇只因坚定修炼,维护自身合法权利:信仰自由,只为善意的向世人讲述修炼法轮功的美好和揭露中共江氏集团的迫害,却遭到吉林省德惠市、北京市及长春女子监狱等610机构的多次迫害、并遭肉体和精神上的长期残酷折磨。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