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之行缘归大法 随师修炼一心一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二零零八年,我和老伴去北美探亲,主要是想帮儿子、儿媳带带刚出生的孩子。孩子出生了,作为带孩子主力的老伴儿腰背痛的老毛病又犯了,连上下床都很费劲,根本带不了孩子。

一、北美之行的奇缘

以前我们也练过几种气功,可是这次怎么练也不见效果;我们还会打太极拳,现在怎么打也活动不开。走吧,我们刚来,该帮的忙,还没帮上;不走吧,还真不知往下怎么发展。在国外看病,没有医疗保险费用很高,这且不说,问题是怎么查也查不出原因来,只是不断地让你观察、观察。

好在西方的信息畅通,没有中共封锁。我们在《大纪元时报》上看到过许多法轮功学员炼功显奇效的文章,便决定试一试。到网上去一查,很快就找到了法轮大法明慧网。网上不但有教功的视频,有浩如烟海的修炼体会文章,还有李洪志老师的全部著作,而且都是免费的。以前我们参加的那个气功学习班,每次都要交六十元钱,还不把功法全部教给你。目地是每年办一次班,每年让你交一次费。李洪志老师的全部功法教学视频和全部著作都公布在网上,谁都可以随时查阅和免费下载。至此,中共污蔑李洪志老师利用法轮功敛财的谎言不攻自破。哪有免费“敛财”的呢?!

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动作都不复杂。老伴儿开始对照着视频比划,尽管动作还不是很标准,但效果却很明显。大概炼到第三、四天上,老伴儿忽然说:“这个功法好!”我问怎么个好法,她说:原来(身体)像被五花大绑,哪都较着劲,动弹不得。炼着炼着忽然觉的好像有人把捆我绳子的扣一下给解开了,腰背立刻松快了。于是,我也跟着视频炼起来。打那以后,我常犯的上火、感冒、鼻炎、咽炎、颈椎病、便秘等毛病也都不翼而飞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在各种老年病开始纷纷找上身的花甲之年,又能体会到了青壮年时期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觉。

当然,这一切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也遇到过很多疑难问题,特别是出现一些神奇的反应时,感到不可思议,我们便到中国城找华人老学员请教。他们一再嘱咐我们要多看书,特别是要反复读《转法轮》这本书,无论你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都能从这本书中找到答案。

通过读书,我们知道法轮功不是来治病的,而是指导我们修炼的。经过艰苦的修炼,去掉身上一切不好的东西,从而使人的本性得到升华。修炼的第一步是净化身体,经过老师的调理,有些病一下就没了,有些病则要经过多次的反复,这些都是师父给做的。尽管我们看不到师父,但只要真心修炼,你就会感觉到师父随时都在你身边,随时都在看护着你,考验着你。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刚刚炼功时,经常出现脸上痒的现象。有时明显感到是一只大蚊子落在脸颊上,不停地在脸上爬来爬去。大冬天哪来的蚊子呀?睁眼一看,啥也没有。用手一摸,感觉没了。通过读《转法轮》才悟到这是在考验学员的忍耐力。再怎么痒也得忍着,一会儿就过去了。当然这是最初级最简单的忍,修炼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这方面的考验更是频繁出现。

二、随师修炼 一心一意

我们回到国内女儿家。我在菜市场买菜时,几次遇到摊主多找给钱的现象,我都主动还给了摊主;老伴儿去银行取钱,经过机点、手点,银行还是多给了一百元。老伴儿到家经过反复查点确定无疑后,在银行即将关门时硬敲开门把钱还给了多付钱的营业员。这事要发生在我们修炼以前,我们是不会主动这样去做的:是你主动给的,又不是我们拿的。修炼后就不这样认识了:人生的本质就是来还欠下的业债的,修炼就是在师父的帮助下主动还债。旧债未还完,怎么能再欠新债呢!遗憾的是当事人感谢我们时,我们都习惯性的客气几句,而没有顺势和当事人讲一讲法轮功的真相,至少也应该告诉他们:是我们的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要感谢应该感谢我们的师父。现在想起来,那时的心性还是不高哇!怕心很重。

常人的身体遇到麻烦事,首先想到的是医院,是医生;修炼人的身体遇到麻烦事,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大法,是师父。既然已下定决心跟师父修炼,而且又实实在在感觉到师父在管着你,那就应该全心全意的信师信法,而不能“脚踩两只船”,三心二意。

老伴儿年轻时得过风湿性关节炎,虽然已经好了多年,但这次炼功又把“陈年老账”给翻出来了,不但疼还行走不便。老伴儿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清理身体,自己要有所承担,因此便也没有声张。疼了两天还没见好,第三天又要跟儿媳带孩子去打预防针,心想这下瞒不住了,(孩子)又得吵着叫去医院。当时我正在看一篇同修的修炼体会:在遇到业力干扰时默念师父的一段话:“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1]我立即找纸条写下这句话,送给正在楼下等儿媳的老伴儿。老伴儿拿过去很认真地念了一遍,便装在兜里,这时儿媳也下来了。我目睹她们出了大门。

她们回来时,我问老伴儿怎么样。老伴儿说:“真稀奇了!我的腿往大门外一迈的时候,大腿立刻就不疼了。一点儿也不疼了,就像没疼过一样。”我也感到很吃惊并暗赞大法的神奇,不住地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这更让我们坚定了无论如何都要修下去的决心和信心。

三、亲历大法神奇

早在我们走進大法的四、五年前,在一次亲友的聚会上,我们曾谈到过法轮功的话题。我说我练过好几种气功,读过很多气功书,还没有听说练功练到最后需要自焚、自杀的,都是要求守弱,不要争斗,不要杀生,要遵纪守法等等。要是练到最后都得自杀,我相信半个人练的也没有,谁那么傻呀!看我们对法轮功没有敌意,并不认同电视台“连轴转”的宣传(这是媒体制造谎言的看家本事,凡是“连轴转”的宣传铁定是谎言。)一位亲戚私下给了老伴儿一个“护身符”,并嘱咐遇到麻烦事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就能逢凶化吉。我们收下了,记住了,但并没有拿它真当回事儿,遇到问题也没试验过。因为这完全超出了我们当时的知识范围。念这几个字就能解决问题?这不是神话传说吗?走進大法修炼后,我们经历的桩桩件件,则彻底颠覆了我们的“传统观念”。

一次,我在给孩子炸馒头干时,不慎把无名指的指肚也伸進了烧热的油里,立刻把指肚炸白了。当时立刻想到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虽然也疼,但不是很厉害。一边默念着,一边继续干活。心想白天没怎么疼,晚上睡觉时该疼了吧?十指连心啊!结果到晚上,就把这事忘了,根本没想起来。什么时候不疼的,我也不知道。第二天忙着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忙忙活活一整天也没想起这件事,说明第二天也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第三天早晨坐在了火车上,忽然想起热油炸手指肚的事,赶紧看看吧。结果被炸成白色的无名指肚什么痕迹也没有,依然红红润润和其它指肚一模一样。捏一捏,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我赶紧让老伴儿也看。我们再次为大法的神奇而感到震撼。直到一星期后,我在洗澡时忽然感觉被炸的手指肚有点异样,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手指肚大小的白皮刚刚脱落,还有一点点连在手指上。

还有一次更惊险。厨房洗菜池上方的铝合金吊橱门被老伴儿打开了,我没注意到,为了拿一个东西急速的从水池前侧身而过,那个铝合金门尖锐的棱角正好从我的头顶横着划过,顿时血流如注。我用手一捂,鲜血立刻染红了我的胳膊,整个洗菜池底部都是红的。老伴儿迅速拿卫生纸一把一把地往我头上捂,我一把一把地把染红的卫生纸往垃圾桶里扔。我俩谁都没说话,都在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约过了三、四分钟,我发现头上的卫生纸拿下来已经不沾血了,连渗血也没有。我俩都松了一口气,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感受到师父的呵护。当时止住了血,看了看大概有二寸多长的一个口子。等了一会儿,以后再也没出血或渗血。头皮有些钝痛,但不厉害,当天就结痂了,三、四天以后发痒,脱痂后完好如初,没留痕迹。

过后和我当医生的妹妹谈及此事,她说:头皮止血比较麻烦,因为头皮是绷紧的,一旦划开就是裂开的,缝都不好缝。看来这法轮大法就是不一般啊!

法轮大法是李洪志老师传给世人的高德大法,目地在大淘汰前救下更多的有缘人。因为现在的世道、人心、环境都在断崖式的下滑、变坏。大自然的客观规律,能听任其无休止地败坏下去吗?到大结局显现的时候,有多少人会糊里糊涂地为之殉葬啊!无神论把很多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一律扣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使很多人在面对大法的神奇表现时不屑一顾,认为那不过是夸张、想象或忽悠,严重地阻碍着世人对大法真相的深入了解。

其实,在大法弟子身上展现出来的种种神奇现象都是真实的。每个真正的修炼人在实修过程中都会体验到大法的神奇效果。实际上大法在世间的表现,已经展现出人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殊胜和神奇。那就是在中共以倾国之力全力打压法轮大法的时候,大法不但没有任何退缩,反而大踏步地走向了全世界。不分地域、不分种族、不分老幼、不分信仰、不分职业、不分贫富,凡认可真、善、忍价值观的世人,都是大法的有缘人都可走入大法修炼,都可体验到大法的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