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老夫妇又被警察抢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成都市年逾七旬的法轮功学员唐文武、康淑兰老俩口,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又被警察、社区一帮人非法入室、抄家抢劫,并把唐文武绑架,经检查身体后不合格,晚上十一点多送回。

唐文武,七十多岁,四川航天管理局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皮肤过敏、拉肚子、发高烧等困扰他几十年的病都不翼而飞。康淑兰女士,航天七局退休职工。这对老年夫妇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十几年来受到种种身心折磨。

下面是康淑兰老人讲述这次被抄家抢劫的遭遇: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我和我的老伴唐文武去女儿家吃了中午饭回家,我先到家,打开铁门后见木门没关(我们走时除孩子的房间门没关其它的都锁好的),我当时有点疑惑但也没多想就出去买东西了,出门时我又把门都关好了。我走后,老伴回来用钥匙打开铁门,却开不开里面的木门,用脚踹也踹不开(他以为我生气不给开)然后他就上到顶楼去了。

不一会,就有个一米七五的瘦高个(便衣)跟上了顶楼,在一旁打电话,我老伴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他查天线有没有什么问题。打完电话不一会,大概下午三点半左右,就来了一大帮人。

我买东西回来时木门又是开的,我也不知老伴到顶楼了。突然一阵急速的敲门声,我问是哪个,一人说是社区的。

我一开门,这帮人就闯入了我家,有穿便衣的和带着枪的警察十几人,还拿着几张事先写好的纸,进门就开始到处照相,有在大门口照的,有在屋里照的,有拿书的(放在师父法像前的精装大书),到处搜,还叫我打开卧室的门,我不开,有个便衣说:你不开我们也有办法打开(难怪有前面开头的一幕,还有我们家的水果刀和在顶楼的剪刀都是新的,都不见了)。

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就指往我家里门上挂的真善忍的香包。我说,凭这个就能抓人,私闯民宅吗?我叫他出示搜查证,一个高个子警察,指着腰上跨的枪说,这就是“证件”。然后就把我拽开,还说我干扰他们“执行任务”。

又一帮人上了顶楼,把唐文武(七十多岁),连拉带拖,从楼上(楼顶)拉下来拖入屋里,摔在地上。有两个警察,抓住他的手不准他动。然后有人取了他的钥匙,打开了我的卧室,进入卧室后,开始翻箱倒柜,把我放在楼顶和家里的所有大法书,资料还有中间壁柜上的大法书全部搜光(还有师父的大法像和法轮图各一张),还有莲花座照了相。

最后几个警察把唐文武抬到警车上带走了。走时给我留了一句话,叫到浆洗街派出所找人。他们把唐文武带到武侯区公安局去了,后来又送到三六三医院,经检查身体后不合格,在晚上十一点多,由医生和警察把他送了回家(还收取了八十五元检查费)。

后来知道这次是双楠派出所和浆洗街派出所干的。

曾经多次被骚扰、绑架、关押迫害

从二零零一年起,人民东路派出所、盐市口街道办事处、四川航天管理局相互勾结,扣发唐文武的退休金,将唐文武非法软禁几年,共派八人日夜监控,不让他出大门。软禁期间扣发工资,并取消福利待遇,不准出单位,门口有七、八人看守,买菜有单位派专人负责买,不准儿女回家看望。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四川航天管理局主任李道林策划,将唐文武骗到办公室后,七、八个人把他按住,从三楼抬到楼下,硬把他推到警车上,他的后背被挤出了一个二寸多长的血口子。警车上的人把唐文武绑架到锦江区办的洗脑班,强制转化。在洗脑班唐文武绝食,血压上升至二百,一个星期后获得释放。

因长达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威胁,唐文武一直被逼写放弃修炼的悔过书,唐文武精神压力很大,二零零五年三月底被逼成精神失常。住院期间单位领导还到医院叫医生给唐文武打毒针,被医生拒绝。

康淑兰二零零四年元月十五日到青石桥市场买菜时,被人民南路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在成都市郫县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唐文武、康淑兰夫妻俩被绑架到成都武侯区金花洗脑班,各被罚款一万多元,从每月工资中扣,实际扣除多少不知道,所有扣的钱都不开收据。

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康淑兰和法轮功学员陈秀华走到大石西路,陈秀华往摩托车篓里放一本明慧期刊《天赐洪福》(真相资料),当时被双楠办事处两名执勤人员绑架,被劫持到双楠派出所公安处,然后警察开始非法搜包,有两个警察看守,不准她们走动。下午三点左右,所长带十几个警察,五、六辆警车到康淑兰家非法抄家,不出示任何证件。从大门口到七楼层层有警察看守,直到晚上六七点非法抄家结束。康淑兰、陈秀花在当天回到家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