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富锦市张淑兰含冤离世 丈夫瘫痪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富锦市一户善良的人家张淑兰、李绍铁夫妇及其长子李浩远、儿媳李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多次被迫害入牢狱,遭非法劳教合计长达九年,期间李绍铁多次遭酷刑濒临死亡,历劫难九死一生。

在当局不断宣传强调依法治国,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张淑兰一家人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如今却遭江氏流氓集团追随者的迫害,李浩远再遭绑架,非法判三年入狱,妻子李英一同被冤判三年,并被勒索罚金合计一万元。

64岁的张淑兰女士与丈夫李绍铁,本是步入安享晚年的时刻,奔波于黑龙江富锦市与辽宁大连两地营救了近一年,多次到大连市找相关的派出所公安局及法院等部门,亲自把写好的劝善信发送到他们的手里,就盼着那些警察良知觉醒,维护善良。当获知两个孩子将被劫持到辽宁省监狱三年的消息,原本身体健康的张淑兰女士,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含冤猝然离世。

仅仅相隔四个月,陷入家破人亡困境中的李绍铁,不堪重负,在三九严冬的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八点多钟,昏死在自家住宅楼下的冰雪中,不知被冻了多久,后被回家的好心邻居发现救起,目前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瘫痪在床,生活难以自理。

一、儿子媳妇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

李浩远,一九七五年三月十一日出生,大专文化,是辽宁省大连正达自动化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优秀员工,户籍所在地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参加工作以后在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湾里街道高吉里二十六号居住。李浩远的妻子李英是一九七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原是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麦凯乐商场营业员。

李浩远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因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遭冤判劳教一年。李英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进京上访,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后又遭动持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李浩远与李英在追寻共同的人生真理的道路上,在患难中相识并相知,组成了美满的家庭。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上七点多钟,李浩远、李英夫妇在自家楼下提车准备去上班时,突然遭到大连市开发区公安局及湾里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时就抢走了家门钥匙,闯進李浩远家非法抢劫,盗窃李浩远家储蓄的十三万现金及私人物品若干,随后又赶去李浩远的岳父家破门撬门,弄了一会儿没撬开便扬长而去;随后找到家属以归还十三万元钱为借口,逼迫李英的妹妹在拘留单上签字。期间,李浩远与李英被分别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和大连黑山看守所。这次绑架的所谓“原因”就是因为李浩远和妻子李英及其岳父母实名控告江泽民。

李浩远的父母双亲以及岳父等家属多次前去派出所及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找相关人员交涉,还有不少知情和同情他们遭遇的法轮功学员纷纷通过邮寄真相信、打电话等各种方式讲真相,发送劝善信,要求放人未果,并于2016年6月22日非法开庭,判刑的借口不敢说是控告江泽民的报复行动,竟然是因为在李浩远的家中搜出几十枚刻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一元钱硬币。当时北京律师梁小军与余文生作为一审辩护人为李浩远夫妻二人分别做了无罪辩护。

当时的非法庭审只是走个过场,只允许几名家属参加,其余都是被安排好的旁听人员,实质并未向外界公开公正审理。

刑事审判庭庭长、主审法官王前,手机号码是13942059668,办公室座机电话是0411-87936199。
审判员沈忱办公电话:0411-87936025。
开发区湾里派出所所长:王利明,开发区湾里派出所电话:0411-39969767

二、曾经和乐的一家人

一九九七年前后的张淑兰,当时是位四十多岁的家庭主妇,两个正念大学的儿子,长子李浩远,次子李浩悦。丈夫李绍铁一家四口住着一间半40平米的草房。她和丈夫李绍铁每日辛勤劳动,靠在路边修鞋维持生计,还要节衣缩食供俩个孩子上学,艰难度日。

当时的张淑兰因过度劳累体弱多病,关节炎、贫血、头痛、心脏病、胆囊炎,五脏六腑都是病,求医无效、治病无门。丈夫李绍铁也是患上心脏病、动脉硬化,连自行车都不能骑。害怕一下晕过去,去北京也未治好,不舍得花钱每年也要花掉几千元的医药费。那时张淑兰夫妇为维持生计整日愁眉不展,担心夫妻俩人一下死了孩子的学业都无法完成。

当巨额的医药费和身体上的病痛折磨使一家人走投无路时,张淑兰的邻居告诉她:你炼法轮功吧!你看我一身病都炼好了,还不要你花一分钱。张淑兰说那我就去试试。修炼法轮功仅半个多月,三个人身上的疾病都不治而愈了,再也不用花钱治病了,只要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好人就行了。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张淑兰第一个想到自己年老多病的母亲,带上妈妈、丈夫、大儿子浩远,一起炼上了法轮功。老母亲一身的毛病也很快就消失了,身心健康了,丈夫的脾气也好了,大儿子的咽喉炎好了,鹅掌风也好了,说话不再费劲了。

就这样,亲传亲,张淑兰家里大大小小十几口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同时也明白了做好人的真正意义。 曾经沐浴在法轮佛法修心向善的修炼中,一家人的日子过的温馨而宁静,充满了希望。

三、遭迫害,三人入狱,九死一生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不许百姓炼功。真是晴天霹雳,这么好的功法却不让炼,要做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政府都不允许吗?张淑兰夫妇决定去北京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八十多岁的父母在她家给看家。年三十的头两天张淑兰才从北京回来,向阳派出所一个姓王的警察伙同另一个就去她家抄家,翻东西。

在北京念大学的二儿子见警察要把妈妈带走,就不让去。王某骗孩子说跟他们去趟向阳派出所,一会就回来了。去了之后,他们问张淑兰还炼不炼法轮功?张淑兰说炼啊!这功可好了,把我的一身病都治好了呢!二儿子见妈妈不回家,就去向阳派出所找:“你们不说一会就让我妈回家吗?几个小时都过去了,怎么还不让我妈回家?”他们说:“没办法,你妈说她还炼,就不能让她回家了。”二儿子眼泪汪汪的回家了。

当晚十点多钟张淑兰就被劫持到南看守所。到那一看,自己的丈夫李绍铁也在北京被孙维阳劫持了回来,关在这里多日了,他身上仅有的七百九十块钱被当时国保大队的孙维阳抢走了。张淑兰在南监狱呆了二个来月,最后被他们逼着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才放回家。身为副局长的孙彦丰又敲诈家属一千块钱,还告诉说这一千块钱不给开收据了。好好的一家人,因为坚持做好人就遭到了不公的待遇,被人随意欺负。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向阳派出所王某三人去张淑兰新租来的修鞋店骗他们说:“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了解点情况,一会儿就回来。”当时张淑兰收了很多活,离不开。他们说不要紧,一会就回来。善良的淑兰夫妇就跟他们去了向阳派出所,结果这一去,就被送到劳教所去了。

随后,一伙警察到张淑兰家,把家中正看书的大儿子李浩远也绑架到了南监狱。张淑兰一家三口在没有通过正常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被送进了监狱。新交了租金的修鞋店和修鞋的设备总共损失了一万六千多元,对这个勉强度日的贫困家庭来说,那是一笔巨款。

张淑兰被非法劳教一年,丈夫李绍铁被劳教二年,儿子李浩远被非法劳教一年。一同被劳教的富锦法轮功学员共有几十人次。刚刚修炼法轮功得到健康幸福的一家人转瞬间支离破碎。

去佳木斯劳教所这天早上,张淑兰的二儿子和她的外甥女前去送行,二儿子刚刚拿到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眼见着为了这个家操劳、慈爱的父母双亲被押上警车,那些警察却不许他上前说话,孩子痛苦的靠在一边,紧闭双眼,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外甥女急得一边跺脚,一边大声哭喊着:“二姨、二姨啊!”悲痛使她昏倒在地上。二儿子无奈地上前哭喊着妹妹的名字,从后面架起她的双臂把她往回拖。这时站在一边的警察没有同情和怜悯,而是大声喊:“快录下来、录下来,法轮功心狠,不要孩子!”

就这一天从七台河、双鸭山、鹤岗等全省多个市县押送到佳木斯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十多辆卡车。

张淑兰夫妇被非法劳教后,家里就剩八十多岁的父母看家。当地警察三天两头去骚扰,还扬言要把张淑兰的母亲抓走。把张淑兰的父亲吓的全身发抖,腿直哆嗦,用手捏着老伴的衣襟,走一步跟一步,不敢松开。老太太说:“你把我带走了,这老头咋办?”警察说:“不管,你要再炼就抓你。”

在父母兄长频繁入狱的情况下,懂事的二儿子李浩悦东挪西凑仅用了家里一万多元,又靠自己打工,写论文赚稿费,完成了研究生学业。

四、李绍铁在劳教所十几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李绍铁被绑架在佳木斯劳教所两年,整日受到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四年又被绑架在绥化劳教所三年,期间十几次被打得濒临死亡边缘,历经十多种酷刑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李绍铁被佳木斯市铁路公安处送往绥化劳教所,只因李绍铁不放弃大法修炼,不放弃要做一个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好人,从送进劳教所十六日开始就常常遭到那里警察的无理毒打。一次四、五个警察连拖带拽把李绍铁弄到一个无人的室内,用胶带封住嘴后,二大队大队长丛汉东说:这还用我出手吗?恶警刁雪松说:“不用,交给我们处理吧。”这时中队长龙奎彬拿来高压电棍,开始电李绍铁,恶警石剑左右开弓把他的脸打得变了形,成了黑紫色,打累了又换了一个叫刁雪松的来打。

当时李绍铁的口腔内已打破了,牙也打掉了,满嘴的鲜血从胶带的缝中流了出来,冲掉了封嘴的胶布,一大口鲜血从口中直喷出来。那些完全丧失了人性的恶警们还在用穿着军鞋的脚猛踹李绍铁的大腿里侧,从上一直排到下边,踹了足有一百多脚。高宗海上前问:“你还炼不炼了?”李绍铁说:“炼。”高中海就用脚后跟在李绍铁的脚趾盖碾了好几圈,鲜血从脚上直流,脚趾盖碾掉了好几个。

李绍铁已被折磨的昏死过去了,等他醒来看见狱医在掐人中,给他量血压,高压190,低压150。遭受近一个月的反复迫害,李绍铁坚定修炼的心依然未动摇,二零零七年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劳教所怕担责任才释放回家。

富锦市公安局一直不给李绍铁办理身份证,连他的名字也在户口本上消失了。为避免再遭迫害,李绍铁和张淑兰早已从原来的老房子搬走了。从劳教所被释放回家,李绍铁坚持炼功学法,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二零一一年冬天有次到乡村去发资料救人,遭绑架,绝食十天被放回后,身体奇迹般的安然无恙。连看守所的警察都知道,还说回去炼功就好了。

五、控告元凶,两个孩子被冤判、张淑兰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性政策,致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并造成现在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社会秩序混乱,经济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统的混乱黑暗。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李绍铁与妻子张淑兰及儿子媳妇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实名控告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然而,邪党最高检和最高法却把所有的控告状“返回”给了各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大连610按名单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非法抓捕了李浩远及妻子李英。

而今李浩远与妻子李英因联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再遭迫害,夫妻俩人同时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遭大连邪党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刑期,并处罚金一万元。

善良和蔼的张淑兰,多年来被迫害的虽然没有稳固的工资收入或政府的补贴,但子孝媳贤。两个懂事又孝顺的好儿子,足够她和老伴李绍铁丰衣足食,正是步入安享晚年的时刻,近一年来被迫奔波于黑龙江富锦市与辽宁大连两地营救儿子媳妇。为了唤醒公检法系统的人不再参与迫害,保障自己的未来,张淑兰曾与丈夫李绍铁,多次到大连市找相关的派出所公安局及法院等部门,亲自把写好的劝善信发送到他们的手里,就盼着那些警察及时与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魔头划清界线,维护善良,选择未来。

在营救李浩远与李英期间,大连开发区湾里派出所的警察为了阻止李英的家人给李浩远夫妇聘请北京的律师,曾扬言要把李英的父母也全都抓起来。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临近新年前夕,大连开发区湾里派出所副所长殷培伟带领警察闯進李浩远的岳母高桂珍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光盘、一台电脑、MP3等物品,并将高桂珍绑架到大连戒毒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才放回,意在威胁李英的父母,阻止律师介入。

为了能進去参加一审开庭,李绍铁多次去到辖区富锦市向阳派出所要求办理身份证,其间派出所的警察不是推脱就是刁难,每次都说要去他家查看查看,要看看他家住在哪里。大连的公安局其实已和富锦的公安局串通一气,居然早就知道李浩远在大连被抓的事情,还笑嘻嘻的问李绍铁,听说你前两天上大连去要你儿子了?你儿子被判刑了吧!

在经历和承受了十八年的迫害后,善良的张淑兰身心疲惫,作为一个母亲,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也没能让两个孩子摆脱冤狱迫害,最终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早上七点多钟猝然离世。张淑兰女士生前曾痛苦的嚎啕大哭,她说:我最担心的是怕两个孩子啊(指遭遇酷刑迫害),那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怕他们承受不住……在张淑兰平实的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母亲的高贵品格与追求真理的坚贞。

在张淑兰离世后,向阳派出所有警察最终良心发现了,才按规给李绍铁补办了身份证。可是不堪重负的李绍铁老人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晚上摔倒在雪地昏死。

李绍铁一家人所遭遇的迫害,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家庭的冰山一角。李绍铁老人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愿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警察等相关人员,希望你们能看看你们作恶后对这些家庭造成的后果与伤害,愿你们能够在最后时刻,尽早醒悟。邪恶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和惩罚,善良的人们总会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