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根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六年,两名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65人次,29人遭非法判刑、庭审或批捕,其中,13人于二零一五年被绑架,16人于二零一六年被绑架,约占二零一六年全市被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数的十分之一。

由于中共江氏集团的掩盖,实际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远远不止于此。据悉,自二零一六年一月以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不断增多,很多被关进看守所、洗脑班,有的被非法判刑、劫持进监狱,其中有本地的、外地的,也有本地在外地受迫害的情况。

据悉,被绑架的南京市法轮功学员中,至少107人遭强制采血、采手纹、脚纹等,约占被迫害总人数的65%,各区绑架及强制采血情况统计图表如下所示。

图1. 2016年南京市各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人次统计图
图1. 2016年南京市各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人次统计图

图2. 2016年南京市各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强制采血人次统计图
图2. 2016年南京市各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强制采血人次统计图

表1. 2016年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分区统计
所属地区 被绑架人次 被强制采血人数
玄武区

15

12

秦淮区

40

34

建邺区

9

7

鼓楼区

25

16

浦口区
栖霞区

16

8

雨花台区

8

2

江宁区

28

25

六合区

11

2

溧水区

8

高淳区
其它

5

1

总计

165

107


35%的案例报道中,没有提及强制采血,有的可能漏报,有的以前被强制采过血。实际上,近百分之百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过暴力采血,比如,参加玄武区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就全部遭暴力采血。

本文综述内容如下:

一、中共活摘罪行,南京“610”脱不了干系
二、二零一六年南京被迫害致死的两位法轮功学员
三、“公开”庭审:严防泄漏、严禁旁听、“秋后算账”
四、非法判刑(庭审)典型案例
五、其它典型迫害案例
六、“两高”出台,周强“发话”,南京市迫害加重
七、今天的疯狂,明日的悲凉

注:“610”是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的盖世太保。

一、中共活摘罪行,南京“610”脱不了干系

二零一六年,南京最典型的迫害形式之一是强制采血。南京是全国对法轮功学员强制采血最积极的地区之一,打开南京公安网站,上面竟有公安局长孙建友等到采血现场检查工作等信息。除了大规模的采血、采指纹脚纹外,南京还强行采集法轮功学员的骨髓,侵犯他们的人身自由和基本权利,并把法轮功学员所到之处变成没有高墙、电网的监狱,企图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持续的迫害。

以下为二零一六年南京市活摘器官部份线索:

1.南京市第一医院最新调查线索:前不久又做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心脏来源于一名健康的年轻人

据明慧网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一年,南京市第一医院开始换心手术,至今已做了四十多例。诸多线索已经揭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活体器官摘除,故南京市第一医院已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在首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中。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南京市第一医院又做了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受体为某中年男子,在该院检查出心脏不好,院方建议做移植手术,说可以很快得到供体器官,该名男子果然很快接到供体器官,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医院告知,心脏来源于一名健康的年轻人。

南京市第一医院另一则调查线索见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调查线索:“种好少年一颗心”,到底是谁的心?>。

除了南京市第一医院,“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首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中,南京地区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还有:

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肾脏移植)
解放军第八一医院(肝脏移植)
武装警察部队江苏总队南京医院
江苏省人民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脏移植、肾脏移植、心脏移植)
南京市鼓楼医院(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肝脏移植、角膜及其它移植)
南京市脑科医院(南京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南京市钟阜医院(南京市肿瘤医院)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原南京铁道医学院附属医院)
南京市青龙山精神病院

此外,江苏省中医药研究院(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未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但有线索显示,江苏省中医药研究院很可能涉嫌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器官移植。

2.被强抽骨髓和近十管血,疑做脏器(肾)配型,秦淮区吴玉霞险遭活摘器官

吴玉霞女士,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AB血型,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被止马营派出所(侯家桥)、朝天宫街道、止马营社区(范家塘268号)等多人绑架到止马营派出所,随后被非法抄家,电脑、塑封机、打孔机等被抄走,一套法轮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大法资料等被抢劫一空。

药物迫害令吴女士恶心头晕,呈喷射状呕吐,脚趾和手指前端逐渐发黑

第二天,在将吴女士送入南京市看守所前对她强制体检,给她做了B超、心电图、化验了血,后背肋腰处被不知什么仪器检查,压迫得非常疼痛。

在看守所,吴玉霞一直被强迫吃所谓治疗高血压、糖尿病和胃病的药,每天由监室一号孙牢头把这些药搅和到饭里,吴女士说:我没有病,不吃药,常常宁愿挨饿,也不吃饭,实在饿极了,只能吃一点,吃过(药)后,就开始恶心、头晕,然后呈喷射状呕吐。药物作用下,吴女士的脚趾和手指前端渐渐发黑(直到停药一年后,脚趾仍有黑影)。

吴玉霞强烈要求停止吃药,并被迫同意配合检查身体,办保外就医。

被抽两针管骨髓和近十管血(先抽四管半,不够又抽五管)

以办理保外就医需要体检为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某天早上,看守所医生抽了吴玉霞四管半血,紧接着,警察将吴带到省中医院门诊十楼,可能是先打麻醉针,之后连抽了她两针管骨髓。医生又对警察说,要检查的项目,吴玉霞抽的血量还不够。隔了一天早上,不让吴玉霞吃饭,把吴带到省中医院,又抽了五管血(中号管)。

缓刑回家,病重住院,一年多未康复

吴玉霞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儿子遭受巨大精神打击。丈夫还花不少钱为她请了律师。秦淮区法院将她“判三缓三”。二零一五年二月,在看守所被连续迫害长达十个月后,公安强迫她带一个手机和一个“门禁卡”回家,要求随身携带,以便时时监控,每星期要到有关部门(司法局)用“门禁卡”报到、汇报。

吴玉霞在诉江中披露,她原本白白胖胖,体重一百五十八斤,在看守所遭药物迫害和被不明抽取大量血和骨髓后,从看守所回家时,只剩下九十八斤,血色素只有五点五克,成了身体极度虚弱,瘦得走了形的“病人”,回家住院治疗了好几个月。一年多后,仍头晕脑胀、思维迟钝,手也总是发麻,感觉很不灵便。

马春梅被迫抽骨髓 “做肾配型才抽骨髓化验”

据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美国之音:良心犯疑是中国器官移植主要供体(图)》报道:原吉林法轮功学员马春梅,二零零四年赴美之前,两次被关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的一天,身体健康的她突然被劳教所拉到吉林省医院做穿刺和抽骨髓。马春梅说:“我就知道他们要害我,给我抽了三管血化验,也没有给我任何结果。(回家)以后,一个当医生的法轮功学员跟我说,这是要对你下手,做肾配型,才抽骨髓化验。”

3.新官上任“精准打击”,从迫害诉江法轮功学员到强制采血

二零一五年一月,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遭恶报,被调查、免职,原无锡市委书记黄莉新调任南京市委书记,她一上台,就主导和推动南京迫害法轮功。

(1)“精准打击”、强制采血(二零一五年)

二零一五年四月,现政权推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二零一五年五月,全国乃至全球掀起诉江大潮。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南京至少七百位民众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六月,南京市政法委发文,对诉江法轮功学员所谓“精准打击”,禁止投送、拦截诉江状等,据悉,此文件最终是黄莉新决定的。

将近百分之百的诉江法轮功学员被所谓“回访”(骚扰)、强制采血、采手纹、脚纹、签字等(由于信息封锁,二零一五年综述统计仅为百分之六十四,实际将近百分之百,有的还被骚扰不止一次),南京市拨专款,在法轮功学员的楼前房后装上红外线高清电子眼(探头),全天候监控。

(2)全面强制采血——各区派出所均设有指标,并与奖金挂钩

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前后,在辽宁大连棒槌岛“610”会议上,江泽民残余势力下达迫害命令:为所谓的规范化管理建“数据库”,要求将每位法轮功学员的血液、手印、脚印、DNA等信息入库。

在二零一五年“精准打击”的基调上,二零一六年,南京对法轮功学员抓捕、骚扰、强制采血更加疯狂,成为全国强制采血最积极的地区之一。据悉省里下达文件,各区派出所设采血指标,并与奖金挂钩,导致“610”人员、警察到处抓捕、骚扰法轮功学员。据统计,秦淮区最积极,迫害人数最多,特别对辖区内诉江法轮功学员一个不放过(暴力采血),不配合者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

二零一六年,南京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采血部份名单参见本文附录一《2016年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分区统计》,以下为部份典型案例。

奋力反抗揭露活摘 冒险逃走有家难归

吴秀蓉,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下午三点半,被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黄水成带着一高一矮二个年轻女子及一着保安服男子(据称为片警助理),共四人闯入家中,黄水成诬陷吴犯有“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吴叫黄拿出法律依据,黄无言以对,强行抢走法轮功师父法像、明慧年历等,随后采用暴力手段欲对吴秀蓉强行采血,在吴女士揭露邪党活摘罪行、奋力反抗下,未能得逞。为躲避迫害,吴女士被迫冒险从三楼爬水管逃走,至今有家难归。

宁死不屈拒绝采血 骨干教师再度被绑架

徐媛,玄武区法轮功学员,玄武区科利华中学骨干教师。二零一六年五月中旬,和母亲邓嘉欣被后宰门派出所恶警骗去采血、按手印脚印,在所谓“保证书”上签字等。母女俩严词拒绝,终因她们宁死不屈而作罢。

六月二十一日,徐媛再次被后宰门派出所警察以所谓协助调查(实际是传唤)为名从学校劫持到派出所,学校证明她是优秀人才,骨干教师,是真正的好人。但因她不屈从强制采血、按手印、签字等非法要求,被警察威胁要拘留,后经学校与有关部门多方交涉后才被放回。

公安社区联手强采 揪住乱扎鲜血涌流

宋爱华,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社区主任以领东西为名骗宋女士出门,未遂后又以“诉江”为名骚扰,为警察强制采血打前站。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黄水成、李某(女)等一男二女三个警察随后闯入,黄威胁:“我们今天要来采血,如果不配合,就把你带走、抄家。”李某从包中拿出针头等物件。宋女士见状,立即向门外跑,几个人上前揪住她,强行掰开手,往左手指上胡乱扎,扎了很多眼,血流到胳膊上,到处都是。随后几个人转身匆匆离开。

正常上班不得安宁 光天化日绑架采血

贾秀华,鼓楼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贾正在某大商场上班,鼓楼区公安分局、江东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贾拖、拉、抬塞进警车,拉到江东门派出所强制采血。

张冬云,玄武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被玄武区后宰门派出所片警姜凯带几个警察从家中绑架到后宰门派出所,强制按手印、采血后放回家。

八旬老人讲真相抵制采血,二十多天被骚扰八次

陈友厚,男,玄武区法轮功学员,年近八十,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至七月十二日短短二十多天内,遭玄武区国保大队、后宰门派出所警察八次骚扰,要求非法采血、按手印,陈友厚均不配合,屡次从现行法律的层面讲道理,讲善恶有报的真相,曾使杨科银等七个警察理屈词穷,无言以对,非法行为不了了之。

七月十二日,玄武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建华带四个警察,连同后宰门派出所七个警察共十多人闯入陈家,第八次骚扰陈友厚,出示传唤证、检查证威胁,年近八旬的陈友厚和妻子(法轮功学员)最终被这伙不可理喻的警察强行采血、按手印。

土匪上门骚扰母女 甩耳光后强制采血

徐俊囡女士,鼓楼区老年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遭警察上门强制采血。其女吴洁,鼓楼区法轮功学员,片警上门强制采血时不配合,被警察打了几个嘴巴子后强行采血,俨然土匪行凶。

4.南京至今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

孔庆美女士,玄武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六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投进精神病院迫害,至今下落不明。孔女士之前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四次被劫持进南京市祖堂山精神病院非法关押、迫害六年多。孔庆美女士遭迫害详情参见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报道《南京孔庆美第五次被劫入精神病院》

请知情者补充南京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的信息。

二、二零一六年南京被迫害致死的两位法轮功学员

1.坚定护法连遭迫害 药物毒害含冤离世

南京法轮大法弟子陈春美女士,曾被非法劳教一次(一年)、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六次、非法抄家十次,尤其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被劫持到南京看守所,强制服用不明药物后,变成危重病人,直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二岁。

陈春美女士二零零零年九日三十日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四个便衣警察追击的现场照片
陈春美女士二零零零年九日三十日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四个便衣警察追击的现场照片

陈春美原为南京市儿童医院主管护师,丈夫杨兴福为南京军区政治部文化工作站副师职军官(主任编辑),夫妻俩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患多种疾病的她,修炼法轮大法三个月后,病症全无,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陈春美与丈夫多次遭迫害,尤其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上午,玄武区国保大队长于某等六人上门非法抄家,抢劫物品价值三万多元,将陈春美劫持到南京市看守所,强逼她服用不明药物,将她迫害成危重病人。三十六天后,陈女士被劫持到玄武区洗脑班继续迫害四十天,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八十多斤。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陈春美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从此,陈春美一直生活在残酷迫害阴影和不明药物的毒害下,身体每况愈下。

据悉,南京军区“610”一直和市、区“610”沆瀣一气,在背后插手迫害陈春美,阴毒的说:陈春美不“转化”影响杨兴福(曾被军区“610”非法劳教三次,共被非法关押六年),杨兴福不“转化”影响陈春美,就是要“转化”,不“转化”也要“转化”,就是不能叫他们好好过日子。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陈春美与丈夫向“两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玄武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建华和张警官(女),一次到家威胁、恐吓,一次到单位骚扰,一次由省“610”头目带着玄武区“610”、玄武区国保大队及社区民警一行到家所谓“调研”。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长期遭迫害的陈女士含冤离世。十二月二十六日,其遗体告别仪式在南京殡仪馆德福厅举行。德福厅门前的挽联是:一生行好事 千古留芳名;瑶池来贵客 佛国添金尊。陈春美原单位领导致悼词,对陈女士“真善忍”的高尚品行做了充分肯定,同事们为她的善良和早逝感伤落泪。

2.寒来暑往刀剑相逼 八旬老太撒手人世

李清芝,建邺区法轮功学员,年近八十,长期以来遭南湖街道、水西门居委会连同南湖派出所迫害,多次遭入室严密抄家,连冰箱里都翻遍,被抢去电脑、刻录机等个人合法财产,一直没有归还,居委会还反复强行办洗脑班对她进行迫害。为监控老人,强行要求老人在马路上巡逻值班,无论炎炎烈日的酷暑,还是寒风凛冽的三冬,没有任何周旋照顾的余地,长期的身心折磨,给老人身体带来巨大伤害。

二零一五年国家祭奠日接近时,南京那年冬天格外冷,马路上结了冰,那些在空调房里办公的“人民公仆”们,却全然不顾,仍强迫瘦小的她到侵华日军纪念馆附近的大街上站岗值班。年近八十的老人终于抵挡不住寒风凛冽和长时间站立的劳累而躺倒。二零一六年二月,老人被迫害得住院两个多月,依然没有恢复健康。长期迫害最终使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含冤撒手人间。

三、“公开”庭审:严防泄漏、严禁旁听、“秋后算账”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南京玄武区法院在锁金村第一法庭对籍建霞、熊桂珍、张超美、潘汉玉(江苏南通市)、岳金兰(南京江宁区)、王惠兰(小)六位法轮功学员所谓“公开”庭审。下面是中共所谓“公开”庭审的真相。

1.封锁微博,阻止庭审信息外泄

为广传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真相,南京法轮功学员在微博上发出邀请函,邀请各界民众届时前来旁听、了解真相,大约四天,微博点击率达七千多人,并持续增长,最多一天达三千多人,还有不少百姓转发,然而四天之后,该微博被封。

2.戒备森严,阻止民众旁听

(1)数百武警荷枪实弹,市民问:今天审判的是重刑犯?

“公开”庭审当天,玄武区法院前后约四站路的长度范围内的马路两侧布满武警,三个一组,共约一百多人,中间还换岗休息,两拨武警应有两百多人,戒备森严, 路过的市民纷纷打听:今天审判的是重刑犯?

(2)“610”人员、便衣扎堆,随时劫持抓捕,令人无法靠近庭审现场

玄武区法院周围除了武警,还布置有市、区便衣和“610”人员,负责搜寻和绑架各区来参加“公开”庭审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根本无法靠近庭审现场,只要一露面就被绑架带走。

暴力绑架致腰椎骨折 威胁不准向明慧曝光

汪建巧女士,鼓楼区法轮功学员,庭审当天路过玄武区法院,被南京市国保大队肖宁健看见后,指使鼓楼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汪女士反抗,腰部被强扭着压着硬往车里拽,疼痛厉害。在湖南路派出所,汪女士遭强制采血、非法审讯和非法抄家,母亲家也被抄,导致她九十岁的母亲精神受刺激(参见下文“迫害耄耋老人”)。

在腰部极度疼痛的情况下,鼓楼区办案人员潘俊(不是潘军)、徐某(女)、刘静涛依然将她关押看守所,提审二、三次,七天后,又转关鼓楼区豆菜桥洗脑班迫害。汪女士的腰疼得直不起来,后做CT和核磁共振检查,诊断为L2腰椎压缩性骨折。在这种情况下,洗脑班还要汪女士写承诺书才放人,又关押半个月后,看她腰疼得厉害实在不行,才同意她回家养伤。

离开洗脑班之前,徐某威胁她不准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向明慧网曝光腰椎骨折的事情。反背汪女士左手臂、压伤她腰、绑架她的刘静涛,他的腰后来也疼得贴了伤湿止痛膏,现世现报。

途中被劫暴力采血 翟玉新竭力反抗

翟玉新(翟裕新),秦淮区法轮功学员,去法院途中被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黄水成和“610”人员车卫东拦截,被劫持到派出所强制抽血、按手印、脚印。她坚决不从,被五、六个人死命压住,硬掰手指掰不开,手背被扎出多个针眼,又被逼迫按手印脚印,翟玉新竭力反抗,最后忍无可忍,警告对方:如果再逼迫,今天跟你们拼了。僵持中,翟玉新仍善意告诫警察:不要再参与迫害好人,不要再自己害自己。最后派出所让社区主任送她回家。

“法律说了不算,我说了算”

玄武区法轮功学员熊桂珍当天被非法开庭,她的姐姐、妹妹去法院旁听,刚下楼即被社区主任等四人盯梢跟踪,来到法院门口,即被玄武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建华堵住、绑架到后宰门派出所强行采血、采指纹,她们严词拒绝。

李建华面目狰狞:“在这里法律说了不算,我说了算,我们就是法律。”警察王璐态度不亚于上司:“在这里没有为什么,我说了算,今天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采血、采指纹)……”叫来几个年轻特警抓住熊桂珍姐姐的四肢连拖带拽,强行掰开手指采血之后扬长而去,下午三点多强行录过指纹后才放人。

约一周后,熊桂珍五妹熊建君被户口所在地鼓楼区挹江门派出所三个警察非法抄家、抢劫,绑架到派出所“谈话”,强迫写“经过”、“情况说明”,被强制采血和采指纹,并被搜走私人手机的全部信息资料。

3.“秋后算账”、暴力采血——“不给采血就抄家!”

庭审原定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因故推延到五月三十一日。五月十三日,许多法轮功学员到玄武区法院外声援即将被非法庭审的同修,并向路人面对面讲法轮功真相、发放旁听邀请函,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在玄武区法院外被绑架,板仓街派出所就绑架了二十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并强制采血、采手纹、脚纹、签“四不”保证。法轮功学员们被派出所、社区上门特地关照,五月三十一日开庭不要去。

据悉,五月三十一日、五月十三日,凡在玄武区法院附近的法轮功学员,全遭绑架、关押、骚扰、暴力采血。“公开”庭审之后,不少法轮功学员仍被骚扰,强制抽血、按指纹等。有的被伪善的骗去派出所,有的被上门强制采血、按手印、脚印。强制采血不消毒,也不用医护人员,随便拿根针就扎。

具体案例参见上文“新官上任‘精准打击’,从迫害诉江到强制采血”部份。

四、非法判刑(庭审)典型案例

二零一六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庭审、批捕29人次,其中13人于二零一五年被绑架,另外16人(次)于二零一六年被绑架,约占二零一六年南京市总绑架人数的十分之一。

二零一六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庭审、批捕详情参见本文附录二《2016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庭审、批捕部份案例》。部份典型案例如下。

1.“突袭”定罪措手不及 中院擅权维持原判

谢丽华、唐净梅、潘筱琴、潘庆宁四位女士,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先后被绑架、非法抄家,谢丽华、唐净梅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潘筱琴、潘庆宁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同年五月一日四人被秦淮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八月十二日,被秦淮区检察院检察员孙越非法起诉。

要求撤案不了了之 一年多后“突袭”宣判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四位法轮功学员遭秦淮区法院非法庭审,法庭内外戒备森严,据悉两位法轮功学员在法院附近被绑架。律师依据法律为她们做无罪辩护,要求法院撤案。此后法院不了了之,一年多未有任何结论。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历经一年六个月超期审理后,秦淮区法院突然给出(2015)秦刑初字第215号刑事判决书(十月十四日向当事人宣判),对谢丽华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三万元;唐净梅二年,罚金二万元;潘筱琴二年,罚金二万元;潘庆宁一年,缓刑一年,罚金一万元;令家属措手不及。

依法上诉 原本取保突然收监

谢丽华、唐净梅聘请律师上诉,潘筱琴自己上诉。南京市中级法院公然违反司法程序,在不通知律师的情况下,秘密维持原判,并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十三日将谢丽华与玄武区迫害案件中的四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劫持进南京市女子监狱。唐净梅因非法刑期将满,仍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秦淮公安分局以“约谈”为名,将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的潘筱琴骗去,强送医院体检,连家人都不通知就草草将人送进南京市女子监狱(五监区)。据悉,七十一岁的潘筱琴被收监后,高血压三级(250/150左右)、高危,糖尿病,冠心病,右侧肩创伤性关节炎陈旧性脱位,心脑血管疾病,随时可能发作心脑血管急性并发症及糖尿病急性并发症致昏迷、中毒、感染水电解失衡,甚至猝死。

2.非法庭审阻民旁听 中院擅权维持原判

籍建霞、熊桂珍、张超美、王惠兰(小),玄武区法轮功学员;岳金兰,江宁区法轮功学员;潘汉玉,南通市通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八月中旬,六人先后被绑架,籍建霞、潘汉玉、熊桂珍、张超美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王惠兰、岳金兰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同年九月九日六人遭玄武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遭玄武区法院非法庭审。

无罪辩护震慑法庭 坦荡正气不惧诬判

庭审现场,法轮功学员正气很足,著名律师张赞宁(南京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及北京、广州著名维权律师的无罪辩护有理有据,令法官与公诉人哑口无言,整个法庭完全被律师的气势压住。家属对律师们的辩护非常满意。庭审当天,中共动用大批武警、便衣、特务阻止民众、包括亲属旁听,所有准备声援或旁听者均遭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历经一年四个月超期审理,玄武区法院给出(2015)玄刑初字第466号、(2016)苏102刑初30号刑事判决书,对籍建霞非法判刑四年,罚金四万元;对潘汉玉、熊桂珍、张超美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三万元;对王惠兰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对岳金兰非法判刑一年三个月,罚金一万元。

熊桂珍、籍建霞、王惠兰等分别作出不服判决的上诉,熊桂珍聘请了律师,籍建霞、王惠兰也与律师约好,开庭聘请律师。

中院擅权维持原判 原本取保全部收监

南京市中级法院公然违反司法程序,在不通知律师的情况下,秘密维持原判,并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十三日将籍建霞、熊桂珍、潘汉玉、张超美与秦淮区迫害案件中的谢丽华一起劫持进南京市女子监狱。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九日,原本身体不好被取保候审在外的王惠兰、岳金兰也被劫持进南京市女子监狱,没有通知家属,毫不顾忌两人身体状况。

3.戒备森严关卡重重 无罪辩护世人震动

肖玉珍,女,溧水区法轮功学员,原体弱多病,严重哮喘,随天气变化发病,几个月不能起床,严重时有生命危险,本人痛苦不堪,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身心健康。

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肖女士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洗脑班多次。二零一五年十月,因起诉江泽民,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被劫持进溧水白马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上午,溧水区法院对肖玉珍非法庭审,著名律师张赞宁教授为肖玉珍做无罪辩护。这是法轮功被迫害十多年以来,该地区第一次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社会反响很大。人们相传:原来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是江泽民在肆意践踏宪法,破坏法律实施。

开庭前几天,溧水区政府就通知各部门及派出所到法轮功学员家或单位骚扰,不许去法院旁听,甚至扬言去了就要开除公职或抓捕;开庭当天,又安排各单位人士把旁听席占满,政法委、国保大队、派出所、“610”及特警、街道、村委会等各部门人员聚集在法院门口,发现法轮功学员过来就立即驱逐,不愿离开者被警察强行拖拉。法院里面也是戒备森严,设了三道关卡。尽管这样,仍有人突破重重阻碍到庭旁听。

4.无罪辩护有理有据 法官理亏宣布休庭

黄兆贵、孙广玉、肖玉珍,南京市溧水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博望区博望镇的庙会上,黄兆贵、孙广玉、肖玉珍在向民众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时,被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黄兆贵、肖玉珍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博望区法院的非法庭审中,三位来自北京的律师不畏强权,分别为三人做了无罪辩护。法官自知理亏、无言以对,只好宣布休庭,没有当庭做出宣判。

黄兆贵、孙广玉、肖玉珍后被博望区法院分别非法判刑九个月、十个月、一年零六个月,并企图勒索一万元、一万元和二万元。

五、其它典型迫害案例

1.迫害耄耋老人

除了前文述及的近八旬老人李清芝被迫害致死外,还有更多耄耋老人遭迫害案例:

耄耋老太突遭抄家 突遭惊吓口不能言

汪建巧的母亲,年近九十,修炼法轮功十九年,身体原有多种疾病,包括医院无法医治的骨质性关节炎(两手指关节肿得握不起来痛)以及全内脏下垂、胃十二指肠溃疡、肩周炎、腰椎不好(经常腰疼)、大脑四面缺氧供血不足、白内障、眼睛四百五十度老花等,修炼法轮功后都逐渐好了。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失去集体炼功的环境,老太一直在家炼功。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汪建巧在玄武区法院外被绑架,随后连同母亲家被非法抄家,母亲家被抄走法轮大法书籍、“真善忍好”挂件和师父照片。二零零八年, 汪建巧被绑架后,老太曾受惊吓,精神受刺激。这次突遭抄家,老太再次受到惊吓,看着恶人们搜走了她看了近二十年的大法书说不出话来。

八旬陈老太讲真相 被劫看守所洗脑班

陈云丽,女,秦淮区法轮功学员,八十多岁,家住汉中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因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秦淮区朝天宫派出所绑架,被劫持进看守所、洗脑班,家中被抄走大量法轮大法书籍,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房老太被锁铁椅逼供 狼藉一片中再遭骚扰

房秀英,秦淮区法轮功学员,年近八旬,原来浑身的病修炼法轮功后一扫而光,浑身轻松。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八点,老人正在家看书,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五、六个警察闯入,打开预先准备的所谓“搜查证”,对老人家各个角落野蛮搜查,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部……及法轮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还有硬盘、U盘、真相光碟等。

尽管女儿强烈抗议,房老太仍被带到栖霞区马群派出所,被锁入审讯椅二十多小时审讯,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头昏眼花、神志恍惚、口干舌燥。在女儿们善意劝说和担保下,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派出所方以“取保候审”的名义让女儿们接回家中。

家中被糟蹋得一片狼藉,无处安身……老太还没顾上收拾和休息,下午又遭街道及社区人员的上门骚扰、训话、“关心”……

八旬老太被强制采血 遭非法抄家

邱鸿玉老人,秦淮区法轮功学员,八十多岁,遭强制采血。

范云华老人,雨花台区法轮功学员,八旬,独居,二零一六年三月十日上午,家中被市国保大队大队长肖宁健带着雨花台区共青团路派出所警察闯入,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中午,来串门的法轮功学员吴以林,正遇肖宁健等在此非法抄家,被绑架。

2.迫害法轮功新学员

幸遇大法无比珍惜 做好人遭绑架批捕

肖武群,男,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仅几年,深感法轮大法博大精深,能在这个时候修炼大法无比幸运,努力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然而,就是这样的好人却遭绑架、批捕。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肖武群被瑞金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秦淮区国保警察黄水成等当日下午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九评》光盘及其它真相材料,之后将肖劫进秦淮区看守所。十一月四日,秦淮分局对他非法批捕。

屡遭骚扰讲真相 正念坚定反迫害

陆世茗女士,建邺区法轮功学员,五十岁,修炼前长达十五年严重失眠,并因此患严重抑郁症、心脏病、胃病、甲状腺及严重的更年期综合症,生不如死。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被法轮大法救度,看《转法轮》没几天,所有疾病一扫而空。

二零一五年六月,陆女士实名起诉江泽民,遭沙洲派出所上门骚扰和电话骚扰。她主动去派出所讲了五个小时真相,并遇到国保人员,最后警察双手合十目送她离去。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片警杨杰又电话骚扰并让她去派出所配合工作。陆女士得知他们要采集诉江人员的血样和掌纹,就打电话讲真相。但其人态度强硬,一意孤行,扬言“不配合就送学习班(洗脑班)”。六月十三日晚十点多,杨杰等四个警察及保安共八人欲施绑架,敲门半个多小时,陆女士没开门,期间,造成陆女士的丈夫有家难回,晚上十一点多,警察们才退去。陆女士被迫离家出走,之后家里被警察停水停电,陆女士及丈夫受到巨大的精神压力。

七月十一日,陆女士在地下车库遭数名警察三辆警车蹲守、围堵,被绑架到沙洲派出所。陆女士在警车上给警察讲真相。到派出所,警察提出采血、取手纹、脚纹。陆女士坚决不配合,以死相拼。经十个多小时讲真相和坚决不配合,一些警官改变了原先强硬的态度,但片警杨杰不听真相,中途逃离。第二天上午警察把陆女士放回家。

绝症患者恢复健康 夸赞大法两遭绑架

刘红辉,男,今年五十八岁,溧水区法轮功学员,石油公司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前患有严重的尿毒症,因身体不好早年就不上班,经各大医院医治,病情都没有得到好转,每月药费至少一千多元,为治病,家里卖掉了城里的一套房子。

二零一二年,刘红辉幸遇法轮大法,从此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至今没再花过一分钱医药费。他激动的见人就告诉法轮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却因此两次遭到绑架关押。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刘红辉讲真相、救度世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永阳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七天;二月三日,被永阳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

3.典型经济迫害

女教师遭抄家扫荡 被抢机器十多台现金十万

潘成英,女,溧水区法轮功学员,溧水中学初中部教师。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被劫进溧水白马洗脑班,约于六月二十日后,转至南京市看守所。在这期间,溧水“610”伙同国保公安对潘成英的家进行了扫荡式抄家,掳走人民币十万(后归还不是真相币的八万),抢走彩色打印机两台,激光黑白打印机一台,不干胶打印机一台等大大小小机器十台,电脑两台。

绑架起诉恶事做尽 乘人之危勒索五万

谢燕敏,五十三岁,南京市十四所软件高级工程师,因过年时给人一本真相年历,被那人举报,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栖霞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傅维成、尧化门派出所副所长翟宗兵等闯进办公室绑架、非法抄家。谢女士先被非法拘禁于南京市看守所。张赞宁律师介入后,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取保候审回家,尧化门派出所勒索了她家人五万元(已归还)。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谢女士被傅维成、翟宗兵非法起诉,面临非法庭审。因一本年历折腾了近一年后,栖霞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撤诉,公安机关也撤案。

5.前期重要迫害案例补充及外地来宁遭迫害案例

多次被关精神病院 王安秀至今遭迫害

王安秀女士,江宁区东山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九年生。自一九九九年至今,王安秀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迫害,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江宁区第二医院精神科三病区。何时关押、关押多久、遭迫害详情等暂时不明。

外地来宁惨遭酷刑 非法重判十多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王维兵,男,据悉为外地来南京江宁区工作,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二日被绑架至派出所,遭警察刑讯逼供、酷刑折磨,遭黑塑料袋套头、脚踢阴部、吊铐、不让睡觉等迫害,吃了很多苦,被非法关押南京市第一看守所。据悉,被非法重判十多年。

翟某,女,东北来宁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在网上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进南京市看守所,详情不明。

赵贤六,男,上海法轮功学员,到南京出差,在出租车上讲真相、发U盘,遭恶意举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晚十一点左右在南京市建邺区被绑架,十三日被劫进南京市第二看守所。赵贤六一进看守所就绝食抗议。建邺区兴隆派出所承办警察田亚琨为了继续构陷,十四日赶往上海赵贤六家,在无人情况下撬门而入,肆意抄家。十六日下午,刑事拘留被改为五日行政拘留,十八日中午,赵贤六被释放。

六、“两高”解释出台、南京迫害加重

“两高”解释分别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通过,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出席全国高院院长“座谈会”,要求所谓要加大对“×教组织”(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惩处力度等。南京市发生几起严重迫害。

1.中院匆匆秘判,五人被火速劫进监狱,取保候审的三人全被收监

前述秦淮区迫害案件中的谢丽华等四人和玄武区迫害案件中的籍建霞等六人,两个案件共十人分别被非法宣判。南京市中级法院开始一直未判,二零一七年一月,却突然公然违反司法程序,避开律师,不开庭,两天迅速维持原判,并火速将两迫害案件中的谢丽华、籍建霞、熊桂珍、潘汉玉、张超美五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劫持进南京市女子监狱(另三人取保候审,一人快到期,一人缓刑)。

被取保候审的潘筱琴、王惠兰、岳金兰,突然全被强行收监,完全不顾她们的身体状况,也不通知家人。据悉,七十一岁的潘筱琴被收监后,身体状况很不好,随时有生命危险。

详情参见本文“非法判刑(庭审)典型案例”部份。

2.被绑架遭非法批捕 保外又被劫回看守所

吴爱芳女士,鼓楼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九月,与胡翠兰女士在雨花台某处悬挂法轮大法真相横幅,雨花台区赛虹桥派出所警察通过监控发现后,九月二十二日早七点,将吴女士绑架。吴女士被非法关押于南京市看守所,她的所有法轮大法书籍被非法抄家时抄走。二零一六年十月,吴爱芳被非法批捕。

吴女士后因身体原因被保外就医,南京加重迫害后,在她身体还没恢复的情况下, 又被强行送进南京市看守所。

3.二次撤诉,现在又遭第三次起诉

管秀兰,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七月初,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遭非法抄家、强制采血,被非法关押进南京市看守所遭起诉,因证据不足被检察院二次撤诉退回,南京加重迫害后,现在又遭第三次起诉。

4.未起诉的被起诉

八旬离休副教授诉江遭监控 再次绑架年底遭起诉

周彝,男,八十岁,鼓楼区法轮功学员,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大校军衔,师级离休干部。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下午,周彝、顾素梅(七十八岁)在杜惠英(七十多岁)家学法时,被鼓楼区分局领导、国保大队、华侨路派出所警察共二、三十人闯入。三人均遭非法抄家,并被劫持到华侨路派出所非法讯问。

顾素梅当晚被送进洗脑班,杜惠英因家中有八十六岁的患病老人无人照顾,被逼着写了所谓“保证”放回家,周彝到凌晨才被家人接回。

据悉,二零一六年六月初,周彝的诉江状(参见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海军大校周彝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在明慧网登出后,周彝就一直处于公安的监控、跟踪之中,并遭强制采血,这次绑架后,公安对他的监控升级为公开监视。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周彝老人被非法起诉到鼓楼区法院,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遭非法开庭,当庭未宣判。

取保期间遭起诉,拒迫害翻墙逃走下落不明

高美玲,女,南京江宁区法轮功学员,六十七岁,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在江宁区竹山路家中被秦淮区止马营派出所三男一女四个警察绑架进南京市看守所,说是因她在新街口发真相资料被监控录像。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下旬,高美玲被取保候审,南京加重迫害后,高女士于取保期间遭起诉、监控,高美玲翻墙逃走,被迫流离失所,现下落不明。

陈华放被非法起诉

陈华放,男,六十多岁,栖霞区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杭州峰会前(九月四日至五日)的九月一日,被栖霞区国保大队、马群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进看守所,后被放回家。陈华放被放回家后又遭非法起诉。

七、今天的疯狂,明日的悲凉

江苏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老巢、恶首周永康和早期“610”头子李岚清的老家,作为省会的南京,其历届邪党头目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目前南京不但是江氏残余势力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也是正邪较量、官场清洗的激烈战场。

1.江苏省委书记、原南京市长罗志军“被退休”

罗志军,现年六十五岁,被指是江派地方大员,江苏省省委书记,曾任江苏省长,他在担任南京市长、市委书记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周永康参与迫害法轮功,被海外追查国际列入追查名单。

据追查国际二零一五年十月报告,罗志军任职南京市期间,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大量绑架和非法判刑,至少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三年,时任南京市委书记的罗志军给“610”拨款三十万元经费用以迫害,并下令规定:法轮功学员只要上明慧网严正声明,一律劳教三年。此外,江苏省也是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地区之一。

二零一六年六月底,罗志军被免去江苏省委书记,提前“被退休”。我们相信,和已经落马的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周永康等人一样,罗志军也必将因迫害法轮功而在劫难逃。

2.江苏省四名副省级官员落马

近年,江苏已有四名副省级官员落马,包括南京市长季建业、前省委常委兼秘书长赵少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和副省长李云峰。

二零一三年十月,江泽民的心腹、扬州“大管家”、原南京市市长季建业遭恶报被调查,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被审查起诉,二零一五年四月被判刑十五年,没收个人财产两百万元;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在江派大员、江泽民儿女亲家回良玉任内被安排进江苏省常委、跻身副省部级的前省委常委兼秘书长赵少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二零一五年八月被立案审查,二零一六年七月被公诉,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浙江宁波中级法院一审开庭,择日宣判。

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备受多位江派高官看重而屡屡升迁的原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遭恶报被调查,同年一月八日被免职,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判刑十二年半,没收个人财产两百万元;杨卫泽早在任苏州市长期间,就积极迫害法轮功,早已被列入被追查的恶人名单。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通报,江苏省委常委、副省长、杨卫泽“连襟”李云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

3.黄莉新上台,主导和推动南京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原无锡市委书记黄莉新调任南京市委书记,一上台,就主导和推动南京迫害法轮功(参见前文“新官上任‘精准打击’,从迫害诉江到强制采血”)。南京对诉江法轮功学员全面打击,并成为全国暴力采血最积极的地区之一,与此人有很大关系。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秦淮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谢丽华、唐净梅、潘筱琴、潘庆宁非法审判;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玄武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籍建霞、熊桂珍、潘汉玉(江苏南通市人)、张超美、王惠兰(小)、岳金兰(南京江宁区人)非法审判,对参加非法庭审旁听的法轮功学员布置非法抓捕、暴力采血这些最终都与黄莉新脱不了干系。

黄莉新还幕后推动媒体造假、诬蔑法轮功。据悉,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由黄莉新授意,为加强舆论攻势,南京市邪党机关报《南京日报》为南京市防范办公室、市反邪教协会开设专栏,并加编者按语刊登诋毁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攻击大法学员的大篇幅文章。

二零一六年十月,黄莉新不再任南京市委书记,原山西太原市委书记吴政隆转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兼任南京市委书记。

4.天网恢恢,善恶有报

法轮大法是佛家功法,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修心向善;以五套简单柔和的动作来净化身体,从而达到身体的健康,道德与精神的升华。

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迫害修佛向善之人。从古至今,迫害修佛、修道之人都没有好下场。在现政权的反腐过程中,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王立军、“610”头子李东生、季建业、杨卫泽等落马的高官哪一个身后没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

天网恢恢,“十八大”以来,身负迫害法轮功血债的江泽民集团高官不断落马,这是善恶有报天理的彰显。今天的疯狂,换来的只能是明日的悲凉。不论是谁,不管在哪个位置,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业最终都将被清算,遭恶报都只是时间问题。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正式施行。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一日开始实施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于同一天废止。旧规定中,只要上级命令,无论对错警察必须执行,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以不追究警察责任的条款在新规定中没有出现,这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如果上级的命令是错误的,那么警察有拒绝执行的权利。

新规定中规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案,不受执法过错责任人单位、职务、职级变动或者退休的影响,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如果在执法过程中存在因贪赃枉法、徇私舞弊、刑讯逼供、伪造证据、通风报信、蓄意报复、陷害等故意造成执法过错等情形,将被从重追究。”

善恶有报是天理,任何人都要对自己的违法行为负责,特别是直接或间接、主动或被动参与过强制采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惨绝人寰的罪恶,天理难容!“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奉劝南京市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法委、公检法司和“610”人员看清形势,不要被欲望驱使,不要因眼前利益迷住了心智,不要做江泽民残余势力的替罪羊和牺牲品,铤而走险,违法犯罪。

善意劝告被江泽民之流毒害最深、参与迫害的同胞,赶快清醒,看清形势,悬崖勒马,金盆洗手,弃恶从善,将功赎罪,本着对自己、对社会、对法律负责的态度,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着想,作出明智的选择,追随善良,善待修佛之人,功德无量!

下载附录1.2016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分区统计(22KB)

下载附录2.2016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庭审、批捕部份案例(29KB)

下载附录3.2016年南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责任单位(含地址电话)(40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