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宋玉兰女士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加格达奇的宋玉兰,在一九九八年偶然的机会听说了法轮功,就觉得好,找到当时在加格达奇公园的炼功点学炼法轮功。

宋玉兰炼法轮功后,困扰自己多年顽固的偏头痛和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不翼而飞。通过学大法,从小性格内向,自卑的宋玉兰从此变得开朗喜悦,笑容满面,充满阳光。

然而刚炼功一年,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这突如其来的浩劫打破了宋玉兰宁静的生活,单纯的宋玉兰知道法轮功不是电视中说的那样,所以坚定修炼大法。因她学大法晚,加格达奇社区派出所等部门并不知道她炼法轮功。但是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诱骗中警察等人不知怎么知道了宋玉兰。宋玉兰因为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被抄家,监视、骚扰、勒索巨款,二次被绑架关押,被判刑三年缓期执行。

一、被抄家、绑架、关押

二零零二年六月上旬,加格达奇公安局警察突然找到宋玉兰工作单位,以谎称自己办理租房为由找宋玉兰,因宋玉兰外出办事,老板说自己可以办理,不用找宋玉兰。结果宋玉兰工作的老板被带到公安局被审问,让老板领着到宋玉兰家去抄家,警察非法抢走宋玉兰多本大法书、真相资料,单位老板被罚款一千元。在前一天公安局人员就已经到单位附近探查。宋玉兰因外出办事躲过一劫,但却不敢回家,也不敢上班了。

一个多月东躲西藏,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一个月后,宋玉兰觉得不能过这种流离失所的生活,也惦记年迈的老母亲就回家了,结果刚到家,就被在家蹲坑的警察孙彦军报告公安局,公安局副局长杜志林、政保科于鸿章、王永明开车到宋玉兰家附近,孙彦军将宋玉兰带到二百米以外的车附近,将其绑架,劫持到加格达奇公安局,非法询问和谁接触了,资料谁给的。宋玉兰没配合。晚上十点多宋玉兰被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宋玉兰被非法关押三个月,被非法勒索罚款五千元,逼迫写保证才放人,罚款没给任何票据。

二零零三年五月,加格达奇政法委于鸿章和王永明又突然到宋玉兰家抄家,进屋到处查看,还到仓房查看,宋玉兰年迈的老母亲再次受到惊吓,愤怒地说:“你们还没完没了?来了一次又一次,有啥呀还翻?”在家人的抵制下于鸿章和王永明才离开。

二零零三年,加格达奇曙光派出所的警察孙彦军又突然来骚扰,并把宋玉兰劫持到加格达奇区公安局,强迫宋玉兰按手印。后来听到警察说过宋玉兰何时到什么地方,穿什么衣服,骑什么自行车等等,看来是有警察盯梢,搜集所谓的“证据”迫害。

二零零四年,宋玉兰独自开中介公司,加格达奇卫东派出所警察王占得知消息,多次到宋玉兰的公司骚扰,不让宋玉兰在自己的管辖区开店。宋玉兰抵制没有搬走,王占就上报公安局政保科,王永明、王占和另一警察再次撵宋玉兰离开,不让在加格达奇开店。逼的宋玉兰被迫关闭中介公司,又被迫给人打工挣钱糊口。

二、被监视、勒索、冤判

二零零八年,大概秋天,宋玉兰在不知任何原因的情况下,突然四、五个便衣警察闯到宋玉兰工作的单位,当时宋玉兰还以为是顾客,就没在意,恰巧她领着顾客出去看房子,警察没发现,宋玉兰阴差阳错的离开了。便衣警察在宋玉兰不在的情况下让屋里的工作人员找出宋玉兰的包翻看,还查看店里的电脑,播放店里的光盘,没发现什么证据四、五个便衣警察从上午九点一直等到下午三四点钟,看宋玉兰还没回来才走。店里的工作人员真是被这种情况吓坏了,都说吓死了。这逼的宋玉兰几天不能上班。

二零一二年,宋玉兰和李淑娟因被怀疑贴法轮功真相胶贴,被一个叫石磊的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宋玉兰在路上被加格达奇长虹派出所的罗所长和警察胡德明劫持到长虹派出所。宋玉兰身上没有任何法轮功资料,也就是没有所谓的迫害证据。面对警察的询问,宋玉兰为了保护李淑娟就承认自己粘贴了胶贴,警察还盘问资料来源,宋玉兰没有配合。

当天晚上,宋玉兰和李淑娟被绑架到加格达奇拘留所,长虹派出所上报加格达奇公安局国保大队,五天后以宋玉兰有底案为由改为刑事拘留,当时国保大队长是李海龙。第二天长虹派出所胡德明等警察到宋玉兰家非法抄家,抄走一本《转法轮》和一个MP3,仅以此为证据对宋玉兰提出起诉。

宋玉兰当年四十九岁,和七十九岁的老母亲生活在一起,宋玉兰被绑架急坏了家人和老母亲,家里亲人朋友努力营救宋玉兰,结果被公检法人员勒索三万元钱,并非法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四年执行。警察还说这是找熟人了,如果不找人就得花五万元。钱交到哪里了至今家人都不知道,也没有任何收票据和收条等。加格达奇法院和国保大队还逼迫宋玉兰写不修炼的保证,给宋玉兰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宋玉兰被非法关押九十九天,回家后原本没有工作的宋玉兰背负了巨额债务,没办法,丢下近八十岁的老母亲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挣钱还债。

当时加格达奇派出所阻拦宋玉兰外出打工,几经周折她才在警察的监视下外出打工,还得经常接受警察的盘问,他们找不到宋玉兰本人就找家人,经常找宋玉兰的姐姐,致使姐姐非常害怕。

三年多,宋玉兰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省吃俭用才还完被警察勒索的债务。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也因女儿几次迫害身心受刺激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