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市沂水县申文峰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临沂市沂水县国保大队副队长申文峰,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以来,始终跟随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计个人安危、不辞辛苦地向他劝善停止迫害,不知打过多少电话,写过多少信,多次面对面讲……遗憾的是,这只“笑面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依然忠实执行着江氏邪恶的黑指令。

申文峰慢慢爬上国保大队副队长的位子,成了江泽民迫害政策下名副其实的爪牙,与表哥、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主任于富杰互相勾结,经常伙同各城镇派出所及综治办,带着众多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家中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不分早上、中午和晚上,还厚着脸皮说是他们的工作,肆意闯民宅,绑架抓人、搜刮钱财,如同土匪。还逼迫法轮功学员骂人,骂法轮功创始人,品德卑鄙,行为嚣张。十几年来,在沂水大地上丧尽天良,迫害了众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申文峰的情况: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出生,一九八五年十二月一日参加工作,身份证号:372827196611150013,家住沂水县竹园小区与门卫一排东第二个楼栋二楼东户,电话:13705493381,患有乙肝。儿子叫申帅,妻子袁聪梅,曾任沂水县圈里乡妇联主任,后调到龙家圈乡,现已退休,体弱多病。父母现住黄泥崖村前阳光馨园小区,进门右转第三个绿铁门。

下面是沂水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申文峰等人迫害的情况:

1、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八日,高振全到北京上访,年三十的晚上被北京当地警察绑架到北京西城区西风监狱,非法拘留十四天,于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日被申文峰(那时任城南派出所副所长职务)接回。在接回途中,申文峰非法抢劫五名大法弟子的现金共计一千六百元,就连高振全身上仅有的一元六角钱也不放过。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沂水县看守所三十天后放回家。

2、二零一一年八月份,申文峰与六一零副主任刘焕德狼狈为奸,勾结临沂洗脑班,送李富江和李富江之妻王新花、马清臻到临沂洗脑班洗脑,送李富江的儿子李贵增到临沂洗脑班洗脑。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沂水国保把周荣绑架到临沂洗脑班,申文峰伙同沙沟镇综治办恶人徐茂伟打着回访的名义又到沙沟镇西院村法轮功学员周荣家骚扰,把周荣家贴在墙上的布都挨着摸了,拔走音乐播放器上炼功用的卡。数日后,他们又把周荣送到看守所关一个月,然后送济南劳教所劳教一年。八月十一日,他们又到于彦爱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又是照像又是签字,还抽血化验,不知搞什么名堂,折腾了几个小时,才把于彦爱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份非法劳教李玉章。李玉章体检不合格,血液有问题(在沂水县看守所被迫害所致),申文峰以卑劣手段强行非法送往章丘官庄乡第二男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送李玉章女儿李金玲到被送到看守所关三十八天,临沂洗脑班二十一天,勒索其家人一千五百元钱。殴打法轮功学员黄圣荣,踹得黄圣宋小便失禁。非法关押黄圣荣到临沂看守所二十多天,后又送临沂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被迫害致精神恍惚,吃不下饭后才放回。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沂水镇徐家洼法轮功学员徐以忠、孔现臻夫妇被三十多人强行抄家并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沂水看守所。

4、大约在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申文峰伙同沂水六一零等人把许家湖镇姚店子村法轮功学员黄洪明家属劫持到临沂洗脑班。大约在六月底左右,把院东头镇张家峪子村法轮功学员谭纪芳绑架到临沂看守所。

5、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多钟,沂水县法轮功学员张希正从家中出来,遭到早就蹲坑在那里的国保大队副队长申文峰、许家湖派出所副所长武海英等四、五个恶警劫持,僵持很长时间,张希正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衣服都被撕掉,最后被绑架到沂水县看守所。并从家中抢走他家人用于打印账簿的电脑、打印机、单位账簿等一些物品,家人硬从车上把账簿要回来,还在他家中到处录像拍照。

6、许家湖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边玉东,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钟,被公安局法制科科长宗善斌(原许家湖派出所副所长)、申文峰等六、七人强行绑架,并抄走家中电脑及现金等物品。

7、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左右,申文峰伙同姚店子镇综治办主任程世博,带领七、八个人闯入丰台村法轮功学员戚贵玲家中,强行将戚贵玲绑架到临沂洗脑班。六十岁左右的戚贵玲被非法劳教两次,没有“转化”,刚回来不久又遭绑架。

8、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沂水县张希正、王志敏、还有临沂市的二名学员被北京来的不法人员伙同沂水申文峰为首的恶警绑架。张希正遭非法庭审,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仍被判刑,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

9、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晚上,申文峰下令让刑警大队的人非法搜查了刘桂书、刘红云的家,抢走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刘红云、董元桂被非法关押在沂水县看守所,直接经济损失达上万元,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10、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现政权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新法规,全国诉江大潮风起云涌,申文峰这个老牌国保还是不断骚扰并绑架诉江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上午,他伙同城北派出所十余人以诉江为由闯入梁桂贞家,当时法轮功学员赵柯贵在梁贵贞家也一同绑架。其中有一个女警察不让家人说话,梁贵贞的丈夫徐来成和女儿徐雨晴一同被绑架抄家,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现金六千元电脑两台、手机五个、大法资料几箱等。徐雨晴已有身孕,当时抱着三岁的侄女,申文峰伙同两个协警抢她的手机,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还不罢休,旁边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制止了他。后来又把这个回娘家串门的孕妇拉到了派出所。梁桂贞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家人为她请了律师,律师说控告江泽民无罪、合理合法,她还是被非法判刑一年。

11、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中午,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杨宝利夫妇,在家中被沂水县申文峰带领的一伙警察强行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一位亲戚也一起被绑架。十一月十九日又绑架郝莲芳并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12、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午,沙沟镇派出所所长申恒春(申文峰侄子)带领六人闯入李富江家强行绑架李富江,有人扭胳膊,卡脖子,被李富江的妻子王新花制止,才停手。王新花和来串门的法轮功学员王孝美也一同被绑架到派出所。几小时后,申文峰等伙同沙沟派出所警察对李富江家进行第二次非法抄家,抢走现金一万二千多元、电脑一台。下午王新花和王孝美被放回,李富江被非法关押在沂水县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警察谭修峰等三人开车去李富江家,把李富江的妻子王新花强行带到派出所,由申文峰坐审电脑打印机的来路,王新花拒绝后,被放回家。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李富江被沂水县邪党检察院非法批捕。

13、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中午十点多,沂水国保开四辆车,约十六、七人去姚店子村近八十岁的马春爱家,抄走四个录音机及一千元钱,并把马春爱带到姚店子派出所,下午放回。

同一天下午五点,他们又去麦坡坪村杨洪菊家,把杨洪菊送去沂水拘留所,两天后放回。

他们又去了张之玉家,到处乱翻,连炕、柴禾垛都翻遍,并把张之玉的妻子带去姚店子派出所,张之玉的妻子当时浑身抽搐,最后由女儿背回家。

以上事例仅仅是申文峰等恶人的部份犯罪事实,其凶残、狠毒、卑鄙、欺骗、伪善的冷血面目在迫害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正告申文峰,赶快悬崖勒马吧,给你的机会真的不多了!法轮大法是佛法,迫害修佛的人是要遭报的。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十八年来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案例太多了,看看你身边这些人的下场:

张其国,原沂水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生前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 劝善不听还口出狂言,最终害人害己,年纪轻轻就患喉癌死亡,母亲也得了肺癌。

武善会,沂水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经常带人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恶语攻击大法,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得了偏瘫,两年后死亡。

刘增超,原沂水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二零零四年在沂水县印刷厂对过人行道上行走,竟飞来横祸,被一辆汽车撞上,夫妻二人共赴黄泉。

孔祥义,沂水县六一零人员,极其仇恨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氏邪恶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在去公园的路上在沂水县广播站门前突发脑血管病,送医院抢救六天后死亡。

庞海涛,生前是沂水县崔家峪镇派出所任指导员,在二零零九年“十一”前,积极配合邪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十九时五分,庞海涛在执行邪党任务时,被一轿车撞飞,于十月十日十六时,在医院死亡。时年三十三岁,正值青春年华,真是悲哉!

教训是沉痛的,再不痛悔自新,恐怕厄运就会真的临头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