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清除被旧势力迫害的根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实名诉江后,一直正念很足,三件事也比较平稳,没有遇到任何骚扰,但在十二月份时,居委会和办事处到我单位,拿着本区610 发的文件,要求单位对我進行处理。虽然他们没见我本人,但单位领导告诉了我这件事,并让我看了他们的“文件”,里面说我受什么组织指使诬告谁谁,上面我的个人信息非常详细全面。

我给单位领导讲:我写的是状告江泽民的控告书,上面字字句句都是我本人所经历的事实,没有诬告任何人。我想不管以前单位领导怎样的表现,我都不应该看重,一个生命既然能和大法弟子成为同事,也是缘份,应该珍惜,要给她了解大法真相的机会。我耐心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并给她看了我的诉江状和其它真相资料。

看完我的诉江状,她改变很大,说没想到我遭受了那么多魔难,也没想到我会拒收企业所送的现金、卡和礼品,做的真好,看得出她对我增加了几分尊重。并向我解释当年为何非要送我去洗脑班。最后,单位没对我進行任何处理,这件事就过去了。

因快过年了,公公身体不好,大姑姐想让公公住院治疗一下,可以好好过年。却没想到,公公的病越来越严重,最后各脏器功能衰竭,靠透析维持,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离世了。然后又回老家七、八天的时间办理丧事。这段时间,我的修炼跟不上,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能保证,虽然尽可能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但是感觉到身心很疲惫。

在二零一六年三月初,居委会和办事处的人又来我单位施压,说要开“两会”了,要我写所谓的“四书”。自己当时不觉生出了争斗心、愤愤不平的人心,没有及时用正念对待。跟单位领导讲我一个字都不会写的,也希望她不要助纣为虐。这样拖到3月底,居委会再次来找单位领导,要求我写什么“保证”。单位领导一直给我挡着。4月11日,居委会的书记给单位打电话,又给她施压。她非常无奈的告诉我,实在顶不住了,不行就糊弄他们一下算了。

因为居委会的人来我单位,每次都不见我本人,我想该我主动上门去给他们讲真相了。4月15日,就准备了我的诉江状和“诉江中的民意”及“和公务员聊聊形势”等真相资料送给他。书记很年轻,但受邪恶造谣毒害很深,对大法有误解。他对我很客气,我给他讲了自己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体会,告诉他我为什么控告江泽民和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他也讲单位和小区的人对我评价很好,当面答应好好看看。没想到,我离开以后他给区610 打电话,然后通知单位领导,到4月20日如果我不写保证书,就要把我送洗脑班如何如何,给单位领导和家人造成很大压力。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我才真正冷静下来,和同修们交流,同时加强学法、发正念,下决心一定向内找,挖出了很多隐藏很深、自己一直都没有重视的执着心。

一、强烈的执着自我,证实自我

反思自己在这件事情发生后的心态反应,发现开始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好事,是向这些平时接触不到的人讲真相、救他们的机会,而是把修炼人遇到的关难当作了常人中的麻烦,陷在了具体的事件中去解决问题。

这次自己想要去居委会讲真相的心并不纯净,也不是抱着一定要救他的心,隐藏着利用这件事证实自己,让同修说自己修的好的求名之心。虽然提前告诉小组的同修帮我发正念,同修们也去的较早。而我上班后,心有点不稳,大脑也不很清醒。先发正念清理自己,然后又修改、准备真相资料,到10点钟才把自己认为合适的资料整理好,心也定下来,给书记打电话约他面谈。在其中掺杂着很强的自我,把我要如何做、如何做的更好放在了第一位,没有把救度众生、无条件圆容师父所要的放在第一位,这是自己必须严肃面对的最大的问题——执着自我。

师父说:“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1]

在谈话的过程中,自己的心态倒是很平和,也没有任何负面想法,语气、态度很和善,所以他表现的也很善。但自己缺少了修炼人的正念,没有展现大法弟子威严的一面,也没有告诉他: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在真正的犯罪。因为强烈的执着自我,用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去讲真相,带着人心和观念,才造成事情的结果事与愿违。

认识到了这一点,把所有的心都一放到底,坦坦荡荡,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因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师父、大法造就的,从新造就的我是属于新宇宙的生命,与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从内心深处彻底断绝与旧势力的一切联系,挖掉被旧势力迫害的根。

发正念不断清除对自我的执着,发自内心深处、真诚的与居委会书记在心里说:我真的是为您好,为您生命的未来着想,请您一定要用心看看送您的诉江状和真相材料。我没有任何自己的所求,只希望您能用良心和善念衡量善恶、好坏,不要被谎言蒙蔽,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只希望您能有一个好的未来。心里这样想的时候,泪水不断的流淌下来,是为世人不明白真相而心痛,为生命不能得救而悲伤,也为自己没修好而影响众生得救感到愧对师恩!

二、对自己要求不严格 不注重一思一念的修炼

再向内找,找到自己一直没有严肃的对待脑子发出的一些微小的“如何如何就会被迫害”、“谁谁被迫害了,自己会怎样”等邪恶强加的思想念头,没有及时分辨,用法衡量,尽快清除被邪恶钻空子的负面思维。在这方面对自己要求不严格,从而无意中纵容了邪恶旧势力在自己空间场的蔓延滋长。主意识不强,法理不清,在无可奈何中,被动承认、允许了邪恶的存在。师父讲“魔难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的都是小事。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2] 我要在一思一念中严格要求自己,心里还有哪些没有意识到的人心执着,别人不知道,而旧势力在另外空间可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哪。

是自己没有严肃对待修炼,想当然的用人心和所在层次对法的认识为标准,修炼状态懈怠,求安逸心重。每天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处于应付差事的状态,今天发多少资料、劝退几人就觉的可以了,隐藏着给自己积累资本,想从法中求得回报的私心,没有大法弟子的使命感。这是在跟师父算计,那么肮脏的一颗有求之心,彻底挖掉它!

从思想中、生命深处层层层层清除、解体逃避的心理、保护自己、虚伪狡猾的因素与生命。再往深挖,那个自保的心里隐藏着怕自己不能圆满的私心,因为修炼中掺杂了为私、有求的目地,学法求悟到高层次的理,炼功希望达到身体更纯净,才被旧势力抓住借口干扰迫害。

因为我们产生于旧宇宙,师父是从微观上从新造就我们的一切,没有被正过法的部份还是在用旧宇宙的标准来行为处事,修好的部份是完全同化“真、善、忍”的。而修好的一面不能很强的主宰这个思想和身体的时候,所思所想还是符合旧宇宙的东西,没同化法的部份还在不断滋长这些符合旧宇宙标准的东西,所以,必须严格对待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要被邪恶钻空子,其实旧势力就产生于我们不正的思想中。

三、固守自我的认识,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在那短短的几天,痛下决心,一定找到自己被邪恶迫害的根源,绝不允许邪恶操控世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也不能给身边的众生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经过不断学法、向内找,清理自身存在的问题。一天,突然间真正认识到自己几年来的一个错误观念——就是在思想中认为丈夫、婆婆等身边没有明白真相的人虽是中共的一份子,但他们还是很善良的人,而且根基也很好,只是被邪恶的谎言蒙蔽了,他们应该不会被正法淘汰吧。就这不正的一念给了共产邪灵存在的空间。由于法理不清,不能真正明白师父所讲的“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已经充份的给过了人机会,历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选择生命未来的路,听与不听也是人在选择未来。”[3]我在错误的观念认识下,一直给自己不敢给他们讲真相而找借口推脱责任,时间长了在自身空间场积攒的邪灵败物太多,才招致迫害的发生。由于在心里认同“他们不退出邪党不会被淘汰”这一念不在法上,在这一个问题上自己没有真正信师信法,就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修炼真是太严肃了!弟子真的知错了!

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讲“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向内找,自己那个固守的最本质的利益是什么呢?就是在人中形成的自认为对、认为好的那些后天观念所构成的“假我”。这个“假我”把人世间的利益看的最重,家庭、儿女、父母、工作、名誉、各种物质利益等等,这些实实在在的既得利益,还有得到满足后的幸福感、安全感、荣耀感等等人的各种心理感受,都是人最放不下的。要想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要明明白白的把这些人中的利益看淡、看轻,最后从心里完全放下。过去小法小道的修炼是从根本上断绝、不让接触,所以才進到庙里、深山里修炼,修的不高。而师父所传的宇宙大法是让我们在世俗间,不脱离这一切,在这当中修炼,明明白白、实实在在的修去人认为好的一切人心、欲望和执着,所以才能修的高,真正的自己才能提高上去啊!

知道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是要高标准要求的,不是自己想当然的,是要诚心诚意听师父的话,一点点尽力去做到的,那才是真修啊!这次深深触及心灵的教训才使自己猛醒,感觉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都是在大法弟子中混事,没有学好法,掌握好法,关键时刻就暴露出懦弱的人性,全无修炼人的正念。在内心深处还隐藏着怕圆满不了,怕被销毁的怕心。怕心的背后是因为保留着自己认为好的东西不舍得放下,不能放下自我,毫无保留的交给师父,无条件同化大法。一个真正在法中的生命才是有保障的,没有自我、完完全全同化大法的生命是不会有丝毫怕心的。

明白了这一点,就把自己的所有心一放到底,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完全、彻底、纯净的、不带任何杂念的、毫无保留的交给师父。当这一念定下来之后,就感到外在的一切瞬间发生了变化,一场看似来势汹汹的迫害烟消云散了。居委会书记告诉我丈夫,上面不下命令,他们不会再找我了。单位领导紧张的情绪放松了,又露出了笑容。家庭和单位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谢谢师父慈悲加持,帮弟子化解了这场魔难,也让身边的众生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

在写稿的过程中,又往前找自己的执着,更進一步明白了:因为自己诉江后没受到骚扰,也帮很多同修整理了诉江状,同修问起时,自己还觉的很不错,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没有及时归正。同时,因学法小组的同修越来越多,给同修家人带来压力,去年大概十月份,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同修们商量分成了两个小组。我在心里对这些同修产生了排斥、愤愤不平、看不起等人心,导致被邪恶钻空子,几个同修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现在才认识到这些问题的原因所在,觉的自己真是无地自容,愧对师父!愧对同修!

自私、妒嫉、心胸狭窄、乱扣帽子等邪党文化的毒害,使自己认识不到有些言行已背离了大法,背离了“真、善、忍”宇宙特性。对自己看不起的同修和不听真相的世人没有善心,一味的强调自己对,都是执着自我的表现。

学法中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集体学法时,有同修状态不好,或被困魔干扰时,周围的同修应该善意的提醒,同时严肃的帮助同修清除邪恶的干扰。 宽容对待同修,不要把同修外在不好的表现当作是同修本人如何,其实那时候同修主意识是不清醒的,被邪恶干扰了,需要我们共同正念对待,就是严肃的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们学好法、同化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在正法接近尾声的关键时刻,让我们大法弟子清醒、理智的对自己的修炼负责,珍惜师父用巨大付出所延长来的万金难买的宝贵时间,多学法,多救人,让那些对我们寄予希望的有缘生命都走入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向内找-清除被旧势力迫害的根-342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