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大法做 定能过好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回顾从二零一五年下半年到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次过病业关的过程,真有点惊心动魄,是我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体验,从中更深切的体会是修炼人按照大法去做,就能过好关。

第一次,业力落在了左腿,整条腿疼痛难忍,怎么办?法要学、功要炼、三件事要做、正念按时发,不把它当回事儿,因我是一个修炼人。难的是,配合妻(同修)上街讲真相,因为要行走有时疼来了要下蹲一下,有时要坐一下,而且走路时腿有点瘸。我的同学看到后说我中风了,我对他说我这是被干扰。由于心中有师父、有大法,正念足,时时的清除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半月后,不正确状态就烟消云散了。

没过多长时间,紧接着第二次来了,这次是在右腿上,那业力下来疼痛超过第一次,我已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知道右腿病业与我生生世世长期积累的色欲心有关系,我想要去掉自己的色欲心。

在过程中,旧势力也明火执仗的来搅乱。有一天晚间夜半时分,我起来准备上厕所,发觉不能坐立,我用双手撑起慢慢将上半身移到床沿撑着,这时我看到我的下身从间椎盘处用刀齐齐切掉飘走了。我寻思:怪不得坐不了,原来下身没有了。我很冷静的注视着所发生的一切,这时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身穿一件蓝不蓝黑不黑衣服的人站在我面前右手边,开口就说:今天你是过不去关的,因为你的功没有我的功高。我听了后淡淡的笑了笑说:你有我师父的功高吗?它听说后吓的一脸白。我说,再说我跟随师父修炼已有十几年了,我不会怕你的。它听后低头不语悻悻的走了。过了一会,我看到被切走的下半身又飘回来和我的上半身合在一起,我才能站立起来。

上完厕所我在床上想,这次旧势力也想乘机拉我下水,没门!看来以后发正念要加强清除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才能保证顺利的跟随师父修炼。但是旧势力是不甘心的,在我和妻子上街讲大法真相时,时不时的加大我腿疼的力度,企图阻挠我们讲真相救人,我时时发正念清除它的干扰,经过长时间的行走和运动,腿疼痛的力度逐步减轻,有时腿不疼了。

这次干扰还出现了一个插曲,前后有两个女人找我跟她们去玩,搞的我哭笑不得,被我当场拒绝。事后我向内找,看来任何事情的出现都是有原因的,为什么两个女人找我去玩呢?看来我的色欲心是应该彻底的清除了。师父看到我要去色欲心的认识提高了,也帮我清理身体,我体察到师父将我身体的某一机能闭塞掉,色欲心确实淡化了,由于认识提高了这次干扰就结束了。

第三次病业关也是右腿,表现形式是右腿的股神经短了一截,只能屈不能伸、走路踩短,也是疼的我难以招架,晚上睡觉右腿不知放在哪里好,而且不能躺着睡,一躺下腿就疼的难忍,只有屈着右腿靠在床头上睡觉,天天如此!就这样,我也要天天坚持和妻子同修上街讲真相救人。

这次干扰我一直在悟,为什么接着干扰右腿?法也天天学、功也天天炼、正念也没少发、三件事一直在做,没悟出个所以然,直到师父《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我和妻认真学习,看到了师父焦急的心情,“不管怎么样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得知道你们的责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儿戏的。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1]我明白了,师父是要我们增强紧迫感,用修炼如初的状态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回想起前一段时间神韵光盘项目不做了,产生了失落感,脑中紧绷的弦松了下来。这次右腿股神经短了一截,犹如一根弦绷紧了,意指我脑中的弦要绷紧不能松,悟到这里我豁然开朗,没过多久就行走自如了。

这三次的经历让我感受颇多收获。“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2]。“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2]。“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2]。“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师父的法贯穿在我整个病业干扰的全过程。在过关中有时疼痛难忍承受不住时我就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真的能忍真的能行。过关也有个节眼点,你就是悟对了,也要叫你吃苦吃够,疼痛痛够,直到你提高了心性,才能结束。

这三次过关使我的思想得到了升华,身体得到了净化,两腿变得柔软,结束了几年用绳子捆绑右腿打双盘的局面,现在双盘自如,功力在增强、时间在增长,有时感觉象坐在鸡蛋壳里面一样美妙,走起路来象有人在后推一样行动自如。

另外,体会在过程中时刻警惕旧势力的干扰迫害。三次中,只要我一出门讲真相旧势力就开始捣乱,加重腿的疼痛,让你分心以达到使你放弃讲真相的企图。所以要时时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干扰,才能保证讲真相救人顺利進行。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