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雨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我是在生意上失意,感觉看透人间一切,才走入大法修炼的。炼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整天沐浴在师父的浩荡洪恩和喜悦之中。

一、劳教所里反迫害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邪恶集团无端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我因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每天强迫劳动十多个小时,晚上回来还要强迫所谓“学习”,强制“转化”。到了黑窝我才知道以前学法少,没有法的指导,正念是不强的。我决心在黑窝里反迫害,开创自己的学法环境,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

我把同修想各种办法捎進去的《洪吟》和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反复记,直到背下来。一天深夜,我看见所有人都睡熟了,就悄悄在床上背法,没想到让包夹看见了。第二天晚上出工回来,劳教所大队长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進了监舍,让所有人员都在原地不动,对监室進行搜查。他们在我上下身搜了个遍,然后直奔我的床位去搜,很快就搜出了我晚上背的经文。大队长恶狠狠的说:“把她带办公室去!”

到了办公室她们问我经文哪来的,见我不说话,她们就左右开弓打我嘴巴子。我就是昂着头不说话,她们又开始拳打脚踢,皮鞭子沾凉水抽我,一边打一边骂:“你整天七个不服八个不从的,早就想收拾你了!”后来她们把我打倒在床边,又说不准碰她们的床,接着又拿出电棍要电我,我一看没完没了了,不能让她们这样肆无忌惮的迫害下去,我大喊一声:“今天我就把这一腔热血撒在这里,以唤醒你们的良知!”警察一看慌了,急忙往回拖我,把我摁在床上,我又猛的把头抬起来,一边喊一边哭: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你们也是女人呀!你们知道我多想孩子吗?为了躲避你们的强行“转化”,我晚上躲在被窝里偷着哭,怕你们看见,因为你们的手段就是发现谁想家,想父母,想孩子,你们就利用家里的亲人,把他们领到这里来又哭又闹又下跪的,让我们写悔过书,让我们放弃修炼,所以想孩子都不敢让你们知道。如果我要是偷一针一线你们判我十年八年我认错。可我就是为了学大法修心向善做好人,做一个高尚的人,你们就把我关押起来,强行在这里做苦力,我也是一个有自尊的人啊……

我越说声越高。一个胖胖的女武警打人最狠,在劳教所里谁都怕她,这时却安慰我说:“到期就让你回家。”一个大队长说,“快给她梳梳头发……”马上上来几个警察给我梳头、整理衣服,乐呵呵的让我回到监室。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过了这一关。

刚進劳教所,由于不知道什么是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我就配合了劳教所的劳动。过一段时间随着背法深入,法理越来越清晰,渐渐悟到不能再配合邪恶强加的迫害了。有一次,大冬天的非常冷,路边是很厚的积雪,劳教所让我们到很远的地方扒苞米给劳教所挣钱。那个地方很偏僻,一个小拖拉机装了满满一车人,晃晃悠悠的沿着弯曲的山路到了目地地。一看,所有的苞米都埋在厚厚的积雪里面,让我们从积雪里把苞米扒出来,再去皮,一天下来手冻的钻心的疼。

晚上收工回来,由于车小人多,道路又滑,在转弯时车翻了,把车上四十多人都扣在车底下,有的人被砸的伤势很重。由于通讯不方便,大伙等了很长时间,劳教所才来车把大家接回去。劳教所为了掩盖事故,第二天又强行把我们拖出去出工。想想那天的场景心里还不寒而栗,叫骂声、打骂声、哭声混杂一片。一个大法弟子从床上一直被拖到外面,她一路喊着师父。

我下定决心绝不能再让邪恶得逞,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承担责任,就想轻轻滑过去?就在那一刻我决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就是不出工,我就是要让劳教所给个说法。我开始绝食。

绝食到第九天,管教科的来了一帮人气势汹汹的,问我:为啥绝食?我说:“在这里没安全感,我来时你们检查了吧?我啥病没有,现在我身体被折磨成这样,这是事实吧?你们想知道我为什么炼法轮功吗?就是因为社会太黑暗了,出了事故没人敢担责任,人间没有了净土,只有法轮功才是一片净土,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唤醒人的道德回升。”这时,一个当官的说:“你一个人就能把这一切正过来了吗?”我说:“最起码,我也能起个添砖加瓦的作用。”他们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我,然后吩咐劳教所警察:“给她到食堂弄点吃的,看她想吃点啥?下午让管教科派车送她到医院去检查。”从打那时起,我就否定了劳教所对我的一切安排,什么也不干了,有时间就背法,直到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二、在绑架事件中讲真相

回家后,当地“六一零”把我作为重点迫害对象。有一天,一大早有人敲门, 我往外一看,是一男一女,我问是干啥的,说是片警和街道的。我想:来了,那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吧,他们也是可贵应该得救的人,便开了门。谁知,他们身后藏的一帮警察趁机一齐闯進屋里来了。我一看不好,马上冲進卫生间把门关死,厉声喝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赶快给我出去!”他们说是公安局的。我说:“不管你是干啥的,私闯民宅就是犯法。你们给我出去,你们要是不出去,出现一切后果你们负责!”我在里面和他们说了很多,这些人怕出事,就退了出去,在门外死死的把守着,并向他们上级汇报情况。

这时,我上到阳台上,向围观的世人大声讲真相,我质问那些警察:“凭什么抓我?就因为我做好人,被你们劳教两年,迫害的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了,今天又来抓我,你们看我像电视媒体里造谣的那样吗?炼了法轮功就不过日子了吗?我起早贪黑做生意养家糊口,没向政府要过一分钱,我学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错在哪里?邪党为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动用国家大量财力物力军、警、公检法、媒体等一起造谣生事,大动干戈抓捕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你们也是为人之妻,为人之父,有家有口的人,扪心自问,把你们抓起来,你家的日子还咋过?谁正谁邪不是一目了然了吗?”我讲了很多,周围的老百姓听明白真相后,质问警察说:“放着坏人不抓,就扯一些没用的,你们看这小区治安多差?老丢东西,你们咋不管呀?”警察急忙摆手说:“不管我们的事,是上级指名要抓她。”

一听警察说上级,我突然想到,那我就找他们上级“六一零”头子讲真相吧。前几天街道办书记、派出所正副所长我已经和他们讲过真相了,我讲了两、三个小时,他们的态度也变得很友好,最后他们说:“那你就在家炼没人管你,别出去。”现在又点名要迫害我,那我就该和“六一零”头子讲真相了。

于是,我向楼下把守的警察要了“六一零”头子的电话号码,并立即打过去。对方接了电话,我说我是谁谁,他很惊讶,说:“听说你坐在阳台上,那是很危险的,可别冲动啊!”我说:“你们不逼我是不会冲动的。我要找你谈谈。”在电话里谈了一阵,他说:“听你说话就不是一般人,我这就开车过去。”我说:“你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我只想和你一个人谈,不准你带任何人。”他说:“好吧,我马上就过去。”一小时后,他来了,望着阳台上的我,那表情不知道是钦佩还是什么,旁边有个警察对我伸出大拇指。

我把“六一零”头子叫到屋里,拿出水果招待他。我从自己是怎样得法的讲起,讲了学大法后的身体的康复和道德的提升,在家里如何孝顺老人,我说:我妈瘫痪后,大小便不能自理,我就给她接,有时拉不出来我就用手给她抠,手上胳臂上经常弄上屎尿,我从不皱眉头。我妈妈过意不去,问我嫌脏吗?我说我们小时候你不也是一把尿一把屎的把我们拉扯大的吗?孝敬您是应该的。我妈妈经常感动的流泪,说这个家有我她什么都不担心了。我说:我有几个姐妹,但我从不去攀比,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最好的人,我一直伺候我妈妈到最后,给我妈妈送终。你说我是电视媒体上造谣说的那种人吗?说炼了法轮功就不孝敬老人,不管孩子、不过日子了,我们是那种人吗?

我又讲了只因为我努力做好人就被关到劳教所,我告诉他我在劳教所被打被骂和被逼做奴工的种种迫害,又讲来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盛况等等真相。他听了直点头。

我讲了两个多小时,他一直在听,最后他说:“这样吧!我亲自开车接你到宾馆学习几天,应付一下我的工作,那里条件非常好,吃的也好。”我说:“你那里就是皇宫我也不去,古人言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我师父对我有救命之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怎能忘恩负义呢?”他看了看我, 表情有些复杂。

后来听说,这个“六一零”头子辞职不干了,还做了“三退”。我想,这是一个得救的生命。可是在他的得救的过程中,大法弟子的付出却是巨大的。

三、修心向内找化解恩怨

有一次,我去外地一同修处取资料,被国保警察跟踪,当时虽然正念闯出来了,从此却流离失所。几经辗转历经艰辛漂泊到外地,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在那个地区担任了做资料的工作。那时环境很恶劣,也很复杂,心性关也是过的剜心透骨,我反思自己:为什么遭到干扰和迫害?根子上就是学法没修心,不会向内找。下决心从心性上下功夫。

我租的房子是个死角,大白天看不到天和地,屋里很黑暗,進屋就得开灯。对面屋住的老阿姨是房东。开始老阿姨让我交房租,说水电费、煤气灶用火都包括在房租里。住進后,她说我用水和电太费了,我就尽量少使,很少洗衣服,我说我再交点钱吧,她还不要。我一出来做饭她就看着我,老说我用水、电、煤气用多了。

我向内找,这是魔我来的,让我要修出大忍之心。说我用的什么多,那我就少用或者不用,我就用一个普通的电饭锅做饭做菜,我几乎是几天吃不上一顿菜,我把灯泡换成15瓦的节能灯。

那时资料点很少,我所住的地区邪恶还很猖獗,环境没开创出来,资料点就我一个人,工作量很大,我起早贪黑的做资料、刻光盘、進耗材,真是又孤独又寂寞,但我从来不荒废一点时间,在做完每周资料后就开始背《转法轮》。我知道,这部宇宙大法是生命的唯一,不知道背了多少遍了。后来在学法时几乎就是背着学了。法学的多了,关也就好过多了。

一次,房东老阿姨又说她的衣服、鞋、油、碗、晾的干菜都丢了,怀疑是我偷的,就开始骂我,骂的很难听。我就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她说衣服挂在衣架上就没了,碗放在桌子上也没了,想起来就骂。当时我真想离开那个环境,又一想,当地做资料的人少,建个资料点不容易,为了更多的世人能够得救,环境再苦也要坚持下去。我向内找,看到还是自己的心性不到位,对老阿姨不够善,她冤枉我,我对她有怨恨心。再仔细一想,这不是邪恶利用老阿姨干扰我吗?干扰我救度众生,我不能上旧势力的当,我得把心放下。

当我把心放下后,老阿姨也好了。有时过节了看我一个人还吃不上饭 ,她就把菜饭给我端过来,有时也夸我、同情我。当我看到老阿姨理解我时,心情非常愉悦,向内找真好,能善解一切恩怨。

四、整体配合救众生

二零零八年,我回到了家乡,看到一部份同修和周边地区同修还处于懈怠麻木的状态,我就起早贪黑的找同修交流。先单个找,大约找上十几个,再把这些同修找到一起交流。有时把外地同修找来和大家一起交流。在师父的加持下,加上外地同修的配合,渐渐的我地同修很快在法上提高上来,相继成立了学法小组,开始走出来发资料讲真相。

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配合准备了几千份资料和不干胶,各乡镇学员相互配合分片分组去发,几天之内几个乡镇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都接到了资料,墙上电线杆上随处可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姐夫在政府上班,听他回来讲,派出所所长说,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法轮功,几个乡镇家家户户都接到了法轮功资料。我姐夫对所长说:“你管那些事干啥?”这件事在当地震动很大,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对同修鼓舞也很大。

还有一次,我和几位同修到外地参加交流会,一个老年同修谈面对面讲真相体会时说,要多准备点资料到旅游区去发,端午节那天每年都会有上万人来旅游。我们几个同修很受启发,回来后在学法点学完法,就开始交流怎么样到旅游区去讲真相发资料。我们分头行动,准备各种所需资料。那天出去了两辆车,拿了好多喷漆、条幅、不干胶,分两组,把条幅挂得满山遍野。汇合时,猛抬头看到“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在远处的山峰上金光闪闪。

眼下,这个地区修炼环境已经开创的很好,各片都有学法组。我参加的学法小组的同修学法时几乎都是双盘,身子正直,手捧宝书拜读师父的讲法,分秒必争多学法、背法。学完法大家互相交流遇到矛盾怎样向内找,比学比修,气氛愉悦祥和。

师父正法已到最后,我们一定要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延长来的时间,讲好真相,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叩拜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