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信师信法 肿瘤晚期不治而愈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我刚学大法两个月。有一天,突然感到浑身无力,发烧,眼睛睁不开,头疼的像裂开,觉的天旋地转,一连两天不吃不喝。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消除业力,我坚持学法炼功。

师父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第三天,我身体完全恢复正常。从此,我走路一身轻。走在马路上和别人骑自行车并行也不觉的累。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一样轻松,上六层楼抱着三十几斤重的东西,一点也不气喘。

肿瘤晚期不治而愈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我被非法劳教。查体时,查出肝上、肾上分别有三个三厘米大的肿瘤。招远六一零伙同公检法人员利用非法手段,把我送往王村劳教所。在劳教所,我坚持学法、炼功,不配合邪恶;从来没把肿瘤当回事。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劳教所又给我查体时发现,我体内三个肿瘤都长到了九厘米大。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村委叫家人来把我接回家。

妻子来接我时,医生一再叮嘱,回去后,立即到医院做手术,不可耽搁。村里人也都议论纷纷,说我得的病不轻。

回家后,我没去医院,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把肿瘤当回事,因为我清楚:自从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炼的路,师父就把我的病根拿掉了,我自己得承受一点。有一天,我在自家地里干活,突然感到肚子胀的难受,赶紧找个地方蹲下,拉出了两堆白不白,黑不黑的像冻粉一样的东西。从此以后,我精神起来了,身体不适的感觉没有了。

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无限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村里人也都惊奇的说:“某某竟然没事了,这法轮功还真神奇。”

车祸伤口不治而愈

二零一四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值夜班,半夜两点钟左右,我骑摩托车在回家的路上,车速比较快,走到一个丁字路口处,一辆汽车在我的左边急速右打弯,我来不及刹车,结果摩托车撞在了汽车头上,我的脸撞在汽车的反光镜上,然后人车都重重摔倒在地,顿时我满脸是血。

司机吓坏了,赶紧过来扶我,说:“赶紧上医院吧。”然后拿出一卷卫生纸擦我脸上的血。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没事。”司机一再强调自己没钱,要不到村医那儿包扎一下,我说:“不用了,你帮我把摩托车送到维修部去修好,修理费我自己拿。”这样,我自己就坚持回家了。

回家后,妻子吓了一跳问:“你这是被谁打的?”我说:“是被车撞了。”然后,我用了两盆自来水,把满脸的血和伤口洗了两遍。妻子一看,脸上有两道四、五公分长的口子,翻着白肉,淌着血,还有玻璃碴说:“包扎一下吧。”我心里清楚,有师在,有法在,我没事。

我在家里休息了一会儿,晚上照常坚持上班。第二天,司机去看我,表示很抱歉。我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钱。司机激动的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感谢法轮功的师父。”

第二天,到单位上班时,同事看到我的脸,一再催我去医院包扎,预防感染。我告诉他,我炼法轮功的,没事。

到第四天,我的脸全部长好了,一点伤疤也没有,这位同事看到我说:“你脸上的伤那么严重,现在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了呢,这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小伙子敬重师父,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我有一朋友在河南当过兵,小伙子正直诚实,我给他讲明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他非常认同大法,说等他回老家一定把法轮大法的真相讲给亲人听。

小伙子告诉我说:“自从三退后,他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他是搬运工,之前他经常没活干,有时干活,要不回来钱;现在活儿都干不过来,而且雇主都不拖欠工资。更令他感慨的是:一天傍晚,他骑摩托车回家,奔跑在乡间小道上,跑着跑着他一下子被什么勒住脖子掀翻在地,摔出去老远,他一点也没摔坏,爬起来一看,原来是有人施工拉的铁丝,把一根铁丝拦在路西边的树上,横在道的上空。他感慨的说:“要不是法轮功师父救我,我骑的那么快,铁丝那么细,我的头不一下子割下来了?!”他跪在师父法像前,真诚的给师父上香磕头,感谢师父救命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