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语音电话:劝善法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

下载MP3(9.00 MB) || 下载WAV(9.00 MB)


您好!首先祝您与家人平安吉祥。

提起法官,一般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庄严的形象——公平与正义的主持者。他们在法庭上的一个决定,能使人沉冤昭雪,也能让人负屈含冤。然而,殊不知,在决定他人命运的同时,他们也在为自己定未来。

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原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法官鄂安福、副院长柳晔的故事。

回到2010年,时任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法官的鄂安福,年仅44岁,事业正处于上升期,却在年末最后一天(12月31日)突发脑出血,被送进医院急救室。经过全力抢救,鄂安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他时而昏迷、不省人事;时而清醒,可以与人交流。

熟悉鄂安福的人都很不解,工作体面、正值壮年的他咋突然得了脑出血?

在鄂安福清醒时,一位到医院看望他的亲戚和他唠嗑时说:“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送到我家门口的真相资料,说你们法院副院长张文刚刚在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判决书上签字,自己就得了一种怪病,还没确诊就死了;还有一个叫亢荣东的法官参与迫害法轮功,出了车祸,骨头都撞折了,有这事吗?”当听到这位亲戚的话时,鄂安福的眼神里流露出惶恐与不安。

也许是对报应的恐惧,也许是出自内心深处的忏悔,鄂安福在清醒时不断地叮嘱家属,“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快去找炼法轮功的!”

一位法轮功学员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当着这位法轮功学员的面,鄂安福讲述了自己十年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过:“十年了,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大的亏心事儿!”

原来早在2001年,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第3个年头,新城子法院(现沈北新区法院)积极地执行“610”的非法指示,非法秘密判处了多名法轮功学员重刑,数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枉判5到8年。鄂安福参与了这些案件的非法审理。

鄂安福说,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中,其中第三小学的体育老师王敏是自己昔日的同事。鄂安福原来也是第三小学的老师,后来考入法院。他说:“我竟把自己昔日的同事王敏送进了大北女子监狱,后来得知王敏在狱中吃了不少苦,还得了重病,心里感到有些内疚。”

鄂安福还说,“近几年,在法院不断的接到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电话和信件,知道自己当年做错了,但却没从内心对自己的行为真正的忏悔。我今天把这些十年前干的坏事都说出来,向那些被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深深的忏悔,我要在死之前,说出自己干的这些昧良心的事。”

鄂安福表明自己要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没有共产党的谎言欺骗,我当年不会对法轮功那么仇恨,以至于助恶为虐,迫害好人,使自己犯下了大罪,受到天理的惩罚。”

2个多月后,在2011年2月18日,鄂安福再次休克,抢救无效而死亡。

我们为鄂安福惋惜,受中共谎言毒害去迫害佛法而壮年丧命;我们也为鄂安福庆幸,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他对自己曾经的恶行真诚的公开忏悔,并退出了害人的中共组织,使自己的未来生命得到了救赎。

可是,鄂安福的昔日同事、原沈阳市沈北区法院副院长柳晔的选择留给自己和家人的却只有痛苦。2014年7月,柳晔突然暴病丧命,死时不到60岁,还没退休。

柳晔此前身体一直很健康,办案途中,走着走着突然就不行了,虽然及时送医,但还是不治身亡。

柳晔是沈北区法院审判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在多次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刑中,柳晔是主要决策者,要判几年,都由他说了算。柳晔因卖力迫害法轮功,2007年曾获所谓“维稳”先进个人。

2008年,柳晔的同事,原副院长张文制造了臭名昭著的“2008沈北冤案”---将4名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最高达11年。不久,在2009年2月,张文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途中死亡。

张文恶报身亡的信息被明慧网登载后,柳晔说:“张文太冤了。”言外之意,我柳晔才是冤判法轮功学员的决策者。明慧网曝光了法官邹东辉、鄂安福,柳晔又说:“遭报应邹东辉、鄂安福算个啥,要说我嘛还差不多!”

当柳晔口出这些狂言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报应终于也落到了他身上。其实上天一直在给柳晔了解真相与改过赎罪的机会,可惜柳晔执迷不悟,走上了不归路,给自己的生命留下了永远无法解脱的痛苦……

放眼全国,这些年有不少法官,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修炼法轮功是信仰自由,却在加薪和升职的诱惑面前放弃了道德底线,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非法枉判法轮功学员。

殊不知,不择手段得来的名利都是短暂的,而善恶有报的天理却是永恒的。

全国第一个枉判法轮功学员的海口市法官陈援朝,2002年3月18日遭恶报,刚满51岁的陈援朝被确诊为肺癌,第二年的年9月2日,在万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离世。

2011年8月,河南鲁山县法院载有8个庭长及副庭长的警车,在河南郑尧高速公路发生惨烈车祸,3个曾经非法枉判法轮功学员的庭长和副庭长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当场死亡,另外7人不同程度受伤。

以上恶报仅仅是冰山之一角。除了天谴,还有人治。

如果您曾经看过电影《纽伦堡审判》,您一定不会忘记,受审法官简宁最后的内心独白:“我们虽然不是纳粹,但是我们的所作所为比纳粹更恶劣,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正在干什么,却仍然选择为虎作伥。”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走到了穷途末路,参与迫害的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薄熙来等高官一一落网,元凶江泽民也在海外33个国家50多个法庭被起诉控告,在国内被超过20万人用实名向两高依法控告。

看清形势后,很多有良知的法官已经开始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考虑,在善恶间做出了正确选择。

例如,2015年9月25日,山西侯马市法轮功学员李美玲在被国保绑架后,又被劫持到临汾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0月30日,检察院将她非法批捕,企图对李美玲非法判刑。然而据悉,案子到了法院,法院不管,退回检察院。检察院又问司法局,司法局也不管。于是检察院将案卷退回公安局。公安局只好把李美玲放回家。

还有,2016年10月9日,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屈树荣女士,律师辩护有理有据,公诉人承认证据来源的非法,法院撤诉、检察院退案。公诉人杜艳红说:“你们聘请的两位外地律师太正义、太有力了,这件事影响面太大了。”

在不久的将来,当江泽民犯罪集团站到被告席上、接受大审判的时候,我们希望您到时能为自己曾经选择了善良而感到庆幸。

请您记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