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了才悟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在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二十年中,我曾遇到两位最让我磨炼心性的同修A和B,她们性格中都有认真、果断、做事快、爱发火、批评人不客气等特点,与我的性格大多相反。在一起做三件事的日子里少不了的会出现一些矛盾,矛盾中我对她们的表现多是埋怨和无奈,压根就没想到这与自己的修炼有关,更没想到这是师父的安排。

第一位是同修A,在大法遭到迫害之初那几年,A老嫌我不是慢了,就是说我优柔寡断,特别是当我在家里守不住心性,老爱跟常人争对错时,和她一见面,她就朝我发无名火,态度很“坏”。时间长了我就觉的她怎么这样,这么大脾气,不能好好说吗?根本就不知道向内找,还觉的自己很平和。有一次正过不去时,明显感到一个清晰的思维打过来,大意是:你周围就得有这样的。真切感到是师父的意思,我很惊讶,不理解为什么这样。想了好久,也只能认为是我智慧太小吧,有人带着做,别误事。

第二位是同修B,在几年前的学法小组遇到的,只觉的她老发脾气,脸上晴天很少。我有点怕她,和她说话时都很拘谨。在这么多年的学法中,我也能够要求自己向内找了,意识到她都是为我好,给我提高的。所以她说什么,我就尽量不吱声,心中努力平衡自己,找找自己。当这个状态老是持续时,我想是不是我也要给她指出不要老发火呢?我想应该说一说了,在说之前,我还在想,要注意方法,不然别人接受不了。

有一天上午,学完法之后吃午饭时,我笑着对B说:“我觉的我要是当年在你的手下工作,我会没饭吃,我会因为工作效率差被你吼死。”接着我又说:“其实你身上的优点都是我欠缺的,真想跟你学,可你老是发脾气,我很害怕只好敬而远之……”她一听就说:“你不了解我,当年我对我的下属都很好,他们说我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去打听打听。哦,搞了半天你原来想与我保持距离,我怎么今天才知道呢?我怎么那么傻呀?!人家都嫌弃我了,我还傻傻的。”我一听,觉的坏了,本来想缓和的说的,结果还是适得其反。

隔天在同修小李那儿交流了之后,她说看来我错怪你了。稍后小李对我说,你昨天说的很委婉,我听懂了,但她不一定听懂了。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不知什么引起的,B坐那儿又提起了此事,心里仍然是愤愤不平,说自己怎么会那么傻。我当时觉的奇怪,心想这事上次不是过去了吗?怎么又来了呢?我又解释说:“我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认为你脾气太大了点,动不动就爱发火,我都怕和你说,想跟你说说吧,又怕你炸,所以就想着要讲点方法,结果就这样绕着跟你说了。其实真的就是希望你能平和点。如果有伤到你的地方请原谅。”B说:“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也想着要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B接着说:“以后有话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我听不懂,我的思想简单,就只有师父、大法和明慧。”我一下子很激动,发现我人的观念、党文化的因素太重。

二零一六年初的一天,我和B以及同修小李在一块,B说她做了两个很清晰的梦。一个是关于我和B的,B说我把自己擦了鼻涕的脏纸都往她的包包里放,她说我这包里那么多真相电话,你给我弄脏了我怎么用呀?我忙说那我帮你洗一下,她不叫我洗。第二个梦是她和小李在一块给棉絮套被套,弄来弄去不合套,后来摊平了一看,被套宽出很多,原来是絮太小了。B就对小李说你这个絮太小了换个大的吧。

第二个梦我们三个人都悟到是要扩大容量。可第一个梦就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挺沮丧的,心想别人都是口吐莲花,我怎么往人家包里扔脏东西呢?我怎么修的呀?!

回到家里想起师父讲过:“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第三者看见了都得想想自己:哎哟,他们发生矛盾,为什么给我看见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心哪,是不是我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呀。”[1]她的问题为啥让我看到了?是不是我也存在她的问题?与我修炼提高的因素没有关系的一切不会发生在我身边。“扩大容量,扩大容量”,我突然不知是悟到,还是师父打進来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她在帮我扩大容量。以前我就意识到自己性格内向,心胸狭小,很想扩大容量,是师父在成全我。可我的悟性就是那么差,别人来帮我,我还去埋怨别人。师父把这因素弄来是帮我提高的,原来是我没提高,那因素就去不掉。怪不得B说,她也不想这样,她也想改可就是改不了。我猛然想到师父说:“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2]

我震惊的吓了一跳,不敢想下去,难怪口吐脏东西呢!好后怕!师父啊,十几年了弟子才悟到。这时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灌下来通透全身,就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师父的浩荡洪恩久久的震撼着我心灵深处。师父啊!谢谢您!师父啊!谢谢您!弟子十几年后才悟到。

在以后的日子里,针对同修B说过我的那些话,从新审视内找自己,还真是发现自己很多的问题,有的甚至是很关键的问题。比如她曾说:“听你读法就想去睡觉。”我向内去找,找到了觉的自己读法读得好的显示心,有时嘴里在很流利的读,而思想却溜号了,这样学法不仅没入心,对师父对法也是不敬。我向B同修道了歉。

经历了十几年才悟到,对我来说教训深刻,每每想起总是感慨不已,所以写出此过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