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监狱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德阳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典型黑窝之一,这里的高墙电网、武警机枪、铁镣电棒,象征着中共的恶毒与张狂。2002年中共“610”总头目亲自来德阳监狱督阵迫害法轮功;2007年德阳市委书记在全监狱大会上攻击大法、诋毁法轮功;旌阳区检察院驻德阳监狱办事处的邓志伟,每年都在全监狱大会上作总结报告,最后总是号召全体干警与所有罪犯“同法轮功斗争到底”,使本已经很邪恶的狱警与恶犯,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更加有恃无恐。

法轮功学员在德阳监狱遭受各种迫害的情形举不胜举:张春宝、刘佳被穿“紧身衣”;陈礼清被打得胃大出血;王晓松被十名警察每人轮番打10至20警棍,昏迷后还用凉水泼醒接着打;吴世海被犯人张涛用木凳猛砸头部,致使吴世海下颌裂开,两颗牙齿当场落地;徐仁武被犯人张树林、文科打断拇指和鼻梁骨;龚官雷被二监区干警悬吊三天三夜;潘虎被打聋左耳;蒋神贵被曾贵福指使犯人杨阳踢翻在楼梯上,拖进黑房昏迷了七天七夜;张耀被数名干警做实验无故打了一百警棍;杨友润数次被群暴,出狱时只剩皮包骨头;梁君华被监区长李潮勇指挥犯人用脚踩着头群暴,打得眼冒金光;陈传波一年之内有九个月都在禁闭室,李小波被迫害得双目失明。

十几年来,已知道在德阳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曹平、沈兵、黄显坤、林德明、李正灵、肖洪模、王增仁、李建侯、熊秀友、谢吉甫、廖远富、魏朝海,还有一位电脑教师熊正明“被自杀”。

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以分为精神控制与肉体迫害两个方面。一进德阳监狱,二监区(入监队)就有一群罪犯对你横眉瞪眼,让人产生错觉而恐怖;然后就由所谓“积委会”(犯人中的打手)领你去观看那些不愿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受折磨的情形;紧接着一段时间,就要安排你去“学习”,所谓“学习”就是用“焦点访谈”“新闻联播”的谎言给人反复洗脑,每天都要写“思想汇报”。如果“思想汇报”中有符合他们需要的地方,就会有“邪悟”的人来劝你写“三书”,如果诱劝成功,邪悟者可以加分减刑,写了“三书”的人就可以放到劳动“车间”(监区)去获得比此宽松一点的环境。如果这一套对你失灵,下一步就是干警午夜后找你所谓“谈话”,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一次、二次、若干次。“谈话”多次无果,他们就断绝你的通信,不准亲人接见,甚至连衣物、被褥送来也拒收,存钱也不收,见你对此还是不动心,就会突然安排你去干非常肮脏危险的体力劳动。

通过一番筛选,剩下来的就被送进了刚进来时看见的那些遭受肉体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肉体迫害最常见的方式就是面壁罚站,不管是春夏秋冬,不管是严寒暑热,在二监区的围墙边,每天都有几个、十几个或几十个不等的法轮功学员,被干警指使着犯人强制着在那里“面壁”。有的已经在这里站了半年了,头、脸、手脚就变成了油黑色。其中有一个名叫徐天福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一次性罚站了七天八夜,连续站了一百八十小时,甚至大白天他昏倒在地,全身失去知觉,恶警才对他所谓“抢救”,此后才放弃对他的长时罚站。

在深更半夜,二监区的走廊两边,还站着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于劲、龚官雷、杨友润、魏兵……所有被罚站的人,都有包夹日夜轮番看管,不准合眼。

在炙烈的阳光下,在滚烫滚烫的水泥地坪上,每天下午的13—15点,有一批光着头、赤着足,穿着短袖衣的人在那立着,他们的头、脸、手脚被烤起了泡,肉皮脱了一层又一层,他们就是坚守在那里对邪恶说“不”的法轮功学员。

除了“面壁”之外,还有抱头下蹲、蹲马步、“开摩托”等迫害方式。“开摩托”这一方式是可以说是德阳监狱的一大发明,就是让法轮功学员做出骑摩托的姿势,嘴里还必须发出摩托车行驶的“呜嗡、呜嗡”的声音,不许“停车”。2001年11月法轮功学员吴增辉、赵洪材、高东等被强制连续开了三天三夜的“摩托”。

毒打是德阳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深夜里,时常可以听到惨叫声,不知哪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又遭折磨了。

五监区是德阳监狱的“魔鬼监区”,入监队(二监区)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被送到这里。狱警吴艇海是个邪恶之首,时刻都用党文化那一套对所有的人洗脑,煽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专政”。狱警田勇是个“笑面虎”,别看他有时给一点笑容,背地里却要求包夹连法轮功学员的眼神都要“看严”。还有两个“610”的代言人邓德林与陈洪,所有对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具体指令都直接出于这二人之口。

2004年《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使德阳监狱的邪恶之徒胆颤心惊。于是吴艇海之流就准备对德阳监狱五监区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洗脑,使用二十几个警察将这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围个水泄不通,然后由某警察讲课,宣扬什么马列、什么共产理论。当时的攀枝花法轮功学员陈京西,是个高中语文教师,就向讲课的“老师”提了几个问题,弄得那个干警张口结舌,当场出丑,一场计划一个月的“洗脑”实验,在半天之内不得不收场。于是,邓德林和陈洪就安排了一个名叫“黑娃“的打手,领一群人在天刚黑时将陈京西捲向厕所,然后电灯“自动”熄灭,一阵丑恶的“群暴”开始了,打的陈京西遍体鳞伤,一周之内卧床难起。

五监区还有一个形象特别丑恶的杀人犯鲁兴凯,外号“沙舵爷”,言语暴躁,出手狠毒。被“610”代言人陈洪看中,利用他来包夹“难以转化”的法轮功学员。2006年,陈洪安排鲁兴凯包夹法轮功学员谢吉甫,鲁一心想转化谢吉甫来邀功减刑,谢吉甫始终不配合。鲁兴凯恼羞成怒,将谢吉甫从楼梯间推了下去。谢吉甫的双腿当场被摔断,出狱不久,谢吉甫就去世了。

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肉体迫害,除毒打外,还有无度的跑圈、关黑屋、关禁闭、关严管等。

苍天难容的罪恶,接踵而至的恶报。在二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疯狂的时候,犯人刘德全是大组长,也就是“二监区”的第一打手,后因收受犯人的钱财被加刑两年;犯人何可,用尽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廖建甫,后来哮喘病发作,差点死去;军训犯人邱从军,用自己的脚去用力踩法轮功学员唐刚义的手,后来余案翻了,被弄回看守所加刑十年,用脚把蒋神贵踢翻在楼梯上的杨阳,突然间疯了……

原二监区的监区长梁世会,是最早入监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指挥,在观看犯人拆旧房时,被倒塌的围墙砸成盆骨粉碎性,十二对肋骨只有一根未断;举报法轮功学员厦海发正念的警察唐大富,几天后巡逻时突然倒地,死于脑溢血。十监区的监区长罗明,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棍之一,后来钻进了犯人王仁海的索贿圈套,被判刑三年;二监区(入监队)警察陈平、邱真因收受犯人的钱财双双被免职;三监区警察黄文忠曾指使四个犯人同时迫害干劲、龚官雷、魏兵,后因涉嫌逃犯杜远亮的事被免职。三监区“610”恶警谢洪亮因给逃犯杜远亮提供回见亲友的方便,被记大过一次。原监狱长马爱军因涉嫌受贿被“双规”,现任监狱长刘远航因犯人杜远亮的逃跑使一年里所谓“成绩”泡汤,引起数十名未得到实惠的退休干警上访、控告,被省监管局记过一次,吓得“住院”不敢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2/四川德阳监狱的暴行-344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