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的苦难岂是偶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以前,我是一个悲观厌世的人,因为我总觉的自己的人生充满了苦难、事与愿违,活着没有意思。不懂得人生真谛的我,总爱“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1],整天愤世嫉俗、怨天尤人。

后来有幸在大法中修炼,整个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得到了全新的洗礼,明白了很多人生的道理:知道了人的苦难是自己造下的业力所致;吃苦不是坏事反而是在消业;业消下去会转变成德;德会带来福份、会演化成功。懂得了这些之后,整个人的思想都发生了变化,不再消极厌世,反而变的乐观豁达。遇上什么困难也不再逃避、不再抱怨,反而是学会了用一颗平静的心去面对。往往当心态变了,事态也会随之变化,这便是师父讲的“相由心生”[2]的法,修炼中我感受颇多。而且修炼人幸运的是大部份业力都是师父帮助消掉了,所以只要心性跟的上,实际的苦难都是靠师父拿下去的。

通过修炼我还明白了,人世间没有偶然的事发生,看似巧合的偶然,实质都是冥冥之中的必然,只是由于人的智慧有限,看不透罢了。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回想起来,我人生中所经历的几个“偶然”的大挫折,其实都是师父早就安排好了的“必然”。

(一)名落金榜非坏事

在中国大陆提倡的斗争哲学和应试教育的影响下,高考几乎成了每个人人生中的一个大关,当时的我也不例外。在那样的环境下,还未得法的我也把考试竞争看成了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但是高压下的我并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专业和将来适合的职业是什么,甚至我内心一度认定我是在“为我的家长而读书”,多么可笑又多么可悲。于是,我在完全没有自我和主见的前提下,按着我家族中大部份人的建议,报考了临床医学专业,因为他们认为医生是不可能失业的,所以希望我将来能从医。

但后来录取的结果是:我因三分之差落榜,最后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一个低一级的学校和一个普通的专业。于是,后来的我终究没有当成医生,而只是从事一个普通的职业。得法前,觉的这算是我人生中一个比较大的挫折,但现在看来却是一件可喜的事。

临床医学有一门必修课是解剖学,有时候做实验会要求用一些活体动物来做解剖。虽然在这门专业中这样做是司空见惯的常事,但从修炼人的角度来说,那无疑是杀生。修炼是禁止杀生的,因为那样会造下很大很大的业力,自身会损很多德,会给修炼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现在我十分庆幸我当时落榜这个事情,否则我不知道会在无形中造下多少业力,那现在还如何修炼呀?!因此,我觉的那三分之差绝非偶然,也许是为了避免我造业,而有意为我安排的。

(二)利衰换来身平安

工作后,由于我工作认真负责,就被领导提拔为一名科级干部,负责团系统的工作。后来修炼了,知道了中共的邪恶,明白了三退的重要性,就一直想要辞掉这个职务。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与机会,因此搞得心里边很不是滋味,虽然已用化名退了团,但总觉的不应该为它再做事了。再后来诉江大潮开始,我也用真名向两高控告元凶,当地国安就找到单位来了,给领导都打了招呼施了压,要求处理我。但由于有正念,师父就保护着我,结局是有惊无险:领导把我的职务给撤去了,还换了工作部门,但工资却没怎么减少。

这种结果不正是我想要的吗?一直以来都想换个部门,不想给邪恶的团系统充实力量,但苦于找不到机会。这下好了,师父借这个机会都给我搞定了。在普通人看来,这件事情让我损失了权力、损失了职务,还损失了从今以后高升的机会,觉的我很傻,划不来;关心我的同事也纷纷安慰我,认为这是我工作中遇到的一个大挫折。但我却不这样看,我认为能得法、能修炼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而且修炼人本身就要看淡名利,我所失去的恰恰是我不想要的;再者对于世人,我们都要劝三退才能保平安,作为修炼人又怎可与邪恶力量为伍呢?因而我不会悲观的认为“被处理”是我人生中的又一次灾难,反而感激师父又一次为保护我而做的周密安排。

(二)情灭之处见花明

第三个“坎儿”就是我经历的婚姻悲剧。

修炼之前情重,我几乎被男女之情魔得癫癫狂狂。之前的丈夫是个警察,对我还算可以,但因为我对他的情太重所以因爱生忧、因爱生怖。加上人性中的自私和各种执着心的主导,以致我不太懂得如何与前夫相处,更不懂得经营家庭。后来我和他的关系搞得很紧张,双方都很不快乐,终于他借一件小事发作,执意要与我离婚。开始那一段时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仿佛世界坍塌了一般,每天不吃不喝不睡,悲观厌世,心中充满怨恨,活的极其痛苦。

后来修大法,博大的大法法理使我豁然开朗,师父还清除了我很多自己曾经怎么都去不掉的思想业力,整个人跟脱胎换骨似的。不再为情所困,明白了婚姻乃是人与人之间的因缘所定,不能强求;不再怨恨前夫,明白了他对我不好都是之前的轮回报应;我不再骄横自我,明白了女性应该阴柔如水才是传统正道。

在大法解开了我与前夫的渊怨之后,我遇到了现在的丈夫。现在的丈夫没有结过婚,他说他被我温婉的性格感动,因此不介意我结过婚。相处中我也努力按大法的要求约束自己:多为他着想、多关心他、主动分担家务、补贴家用、有矛盾时找自己、不乱发脾气、努力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修去自己猜忌、占有、计较、嫉妒、暴躁等不好的执着心,并谨记师父说的“摆正与人的关系”[1],修去情,生出慈悲之心。在大法的指导下,我学会了与他的相处之道,也学会了经营好婚姻和家庭,能与丈夫和平共处、互敬互爱。于是,他也做了三退,并支持我修炼大法。

再回头看前夫,虽然他是个好人,但他是邪党党员,由于工作性质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的事。母亲曾经多次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但他从来都不听,甚至说出“如果真有那一天,愿意和邪党一起灭亡”这样的傻话,连护身符都不敢接。所以,我和他之间的分离也绝非偶然,毕竟正邪殊途,走向哪里都是各自的选择。

我所经历过的这人生三大苦难,若不是修炼,每一件都能把我折磨的痛不欲生。因为有幸成为了修炼人,沐浴在师父的佛光中,身心都感到无比的幸福快乐。因而我悟到对于修炼人,人生中没有偶然的坏事、只有必然的好事。我所经历的这些,都是针对着我的名、利、情来去我的执着心的。“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 ”[4]。那些不好的心放下了,就能体会到顺其自然、安之若素的大自在。

另外,我所能感知到的,是师父早在十多年前就在看护着我,为我周密的安排着这一切,只为将来我能得法修炼;还有更多我不能知道的,或许师父早在我出生、甚至历史上的生生世世都在为我操尽心思,默默的做着所需的一切。可见师父度一个人是多么不易,佛恩浩荡莫过于此。天恩无法言谢!弟子一定会努力精進实修,望能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