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在父母亲的劝说下,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于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捧起《转法轮》,无怨无悔的走到今天。

在穷困中长大

我的故乡在东北一个贫穷的小山村。我的母亲在贫穷中长大,虽然没上过几天学,却从小聪明伶俐,一直很要强,结婚后我父亲在外地读书,我母亲跟奶奶一家生活。家里人多,不太和睦。一九五九年五月七日我出生了,月子里母亲得了重病,不省人事。我饿的直哭,是好心的四姨每天干完活来给我喂糖水。是我二姥姥请中医到家看病时,求大夫到我家看看我母亲,救了我母亲的命。

我一岁时有了一个妹妹,因为赶上邪党制造的三年大饥荒,没有饭吃,母亲养不活我们俩个孩子,妹妹没有吃过一口奶就离开了人世。我四岁时有了弟弟,母亲就带我们自己过了。还依稀记的小时候母亲带我和弟弟度过的那些艰难的日子。我父亲当时在北京工作,一年只能回家呆二十几天,生活中的压力都落在我母亲的肩上。

弟弟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烧火做饭不知道开锅,把锅盖烧糊了,母亲责怪他。别人说那么小的孩子给你烧火,够难为他了,母亲流泪了。因为那时,母亲在生产队干活,中午来不及做饭,都是把米先下到锅里,把柴火填在灶坑里。等我和弟弟中午放学回去把火点着把锅烧开。学校老师经常中午让我提前回家做饭,我那时个子矮小做饭够不着锅台,就蹲到锅台上去贴饼子,结果还是把饼子贴到锅台的上面了。

我二姑父和我大伯父修炼某一佛门。大伯父被定成牛鬼蛇神,经常被拉去关禁闭,挂上牌子游街示众,五花大绑被批斗,遭毒打,受尽了凌辱与欺凌。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心里就一直为我大伯父的安危担忧,经常偷偷的跑去问别人我大伯父又挨打了没有?二姑父被判刑十年关進监狱。我父亲也因此被牵连,差点被赶回老家,下放劳动改造降工资一级。在父亲的心里留下的是苦闷、悲哀和无助的叹息。

十三岁时我们家搬進了城里和父亲团聚。因为父亲的工资很低,母亲为了我们生活的好一些,在幼儿园看过小孩,在糕点厂上过三班倒,在服装厂蹬过缝纫机,在小饭铺卖过饺子炸过油条,后来又到医院食堂做饭,到老了还是临时工,多年积劳成疾,高血压、胃溃疡、神经官能症,因为没有退休金,没有医疗保险,舍不得打针吃药,经常喝碱面,整天昏昏沉沉的很郁闷。也练过其它气功,但都不能使我母亲摆脱疾病的折磨。

我从二十多岁时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医学上称之为不死的癌症。多方医治无效,非但不好,反而愈加严重,脊椎变形,腰不能弯,下半截腿是凉的,夏天不能吹电扇,冬天不能摸凉水;加上脑震荡后遗症带来的痛苦,十五年我在病痛的煎熬中失去了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加上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矛盾使我的身心处于极度痛苦疲惫之中,三十六岁的我身心被折磨的到了崩溃的边缘。其实那时我的心已经死了,不相信有灵丹妙药能使我起死回生。

大法使我重获新生

一九九五年,我母亲开始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在明白生命真谛的同时,在不知不觉中原来的疾病痛苦都消失了,身心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六十岁的人看上去比四十岁的人还精神饱满,买菜做饭、操持家务、照顾孩子,对儿女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给予了全力支持,生活中充满了祥和与喜悦。

看到我母亲修炼大法以后的巨大变化,我父亲也在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炼,那真是喜得大法,祛除病邪身轻健,精神足,脸上整日挂着笑。父母亲都建议我也修炼法轮大法。

在父母亲的劝说下,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于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捧起《转法轮》,这一看,让我无怨无悔的走到今天。

我象枯萎的小草逢甘露,大法滋润着我的身心。在一个月内在不知不觉中折磨我十五年的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心灵得到了净化,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

我在单位不再晚来早走,而是每天提前到单位搞好卫生打来开水,等待同事的到来。和同事以诚相待,工作任劳任怨,不再为一己之私而争斗,心态平和,遇事先想到为别人好,连续四年被评为工会积极分子。领导要求我入××党,我把《转法轮》捧给他看,我说是《转法轮》改变了我,是法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

我儿子八岁跟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不喝苦药汤,扔掉药罐子,气管炎好了。入小学体检眼睛视力0.6,散光200度,修炼法轮大法后,到小学毕业一直视力很好、没有戴眼镜,他的各门功课都是优秀。小学六年级时参加全国小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获得一等奖,免费自己择校進入本地最好的学校读初中。

我七十二岁的婆婆哮喘上下楼很困难,还有其他的老年病,每天吃很多药,看到我身心的变化,她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两个星期就不哮喘了,上下楼也方便了,其他的病也很快都好了,也不用吃药了。我们互相谦让,相敬如宾,在一起从没红过脸。我敬婆婆,关心丈夫,耐心教育孩子,熟人都很羡慕我们这个温馨的家。

有人说,假如一位医生治好了我的绝症,我会感激他一辈子;假如一位老师教给我人生的真谛,我会永远尊敬他;假如一个人把我从毁灭的边缘救回来,我会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我找到了我的这位恩人——李洪志师父。

无悔的选择

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发生后,我因为不肯忘恩负义、不肯背叛我的师父和大法,坚守做人的最基本准则,做个好人,受尽了凌辱与折磨,但我无怨无悔,坚信师父,相信大法。

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加期两个月的我,带着满身的伤痕和一颗被蹂躏的心,回到家中。我捧起《转法轮》,大法抚平着我心灵的创伤,快速的康复着我的身体。二零零六年三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的我,再次被迫害得了视网膜炎、子宫肌瘤,被保外就医,我依然坚信师父,相信大法,每天学法炼功,仅仅二十多天视网膜炎就好了,眼睛不疼了,肚子里的子宫肌瘤也消失了。大法第三次给了我健康的身体。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被绑架,遭冤狱五年,我经常双目疼痛,头上太阳穴和脸的上半部,特别是眼睛,经常剧烈疼痛,视物不清,双眼视网膜脱落,心慌气闷,心脏经常疼痛,狱医诊断为心脏病。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堂堂正正走出监狱大门,我仍然坚信师父,相信大法。我捧起了《转法轮》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眼睛不疼了,心脏病也好了。通过修炼,我第四次获得心灵的安宁和身体的健康。邻居都说,你还那么年轻精神,可不象快六十岁的人。

今生能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是我生命长河中的永远快乐和幸福!今天更加坚信师父,相信大法。修大法是我无悔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