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实例

致公检法司人员及家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在关乎生命前程的问题上,每个人都应有基本的知情权。

老子在《道德经》中写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道家太上篇:“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佛教大藏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圣经启示录:“必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不同的宗教,何以描述着完全相同的法则? 因为善恶有报,这是宇宙的定律。

他们坠入“无间道”

▼罗京,央视新闻联播主持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罗京以冷酷的腔调大量散布中共造谣的假新闻,栽赃陷害正法修炼,煽动世人仇恨佛法。

二零零八年罗京被查出患淋巴癌,同时出现口腔溃疡等并发症,舌头溃烂、疼痛难忍,无法说话。据值班护士透露,罗京喝水时疼得把眉毛都扭在一起,要配麻药漱口才能吃饭。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罗京因淋巴癌扩散不治身亡。

▼陈虻,央视焦点访谈制片人

陈虻曾任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其为捞取政治资本出卖良知,主动请战“天安门自焚案”制片人。该片是中共为推动迫害升级,而炮制出的最恶毒谎言,对民众欺骗也最严重。

二零零八年,为虎作伥的陈虻罹患胃癌,数个月的病痛将其折磨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在生命的最后阶段,陈虻哀求医生放弃对他的抢救。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陈虻在北京肿瘤医院不治身亡,年仅四十七岁。

左:天安门“自焚”伪案现场。 右:制片人陈虻

▼方静,原央视新闻主播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方静在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中,重播破绽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而早在二零零一年八月的联合国会议上,就有正式调查报告指出: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是针对法轮功的惊人构陷。“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并谴责中共这一“国家恐怖主义行径”。而后方静仍通过编造所谓“采访”,为中共残酷迫害制造借口。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方静因胃癌转肝癌医治无效死亡,年仅四十四岁。

▼任长霞,原河南登封公安局长

任长霞曾卖力追随“江氏集团”迫害而受到周永康嘉奖,其出事前一天还亲自下令抓捕大法学员。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任长霞的轿车在去往登封的高速公路上,与同向行驶大货车追尾相撞。车内其他人都安然无恙,而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长霞却被当场撞死,年仅四十岁。

其妹跟人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的相信了!”

▼刘红松,所谓首席顾问

刘为江氏集团所利用,四处散布谎言成为中共欺骗民众的“首席专家”。在中共蓄意构陷、残暴迫害之实大白于天下的今日,其仍然助纣为虐,多次到劳教所、洗脑班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并四处宣扬。正如人们所说“口舌业”要口舌偿,刘红松已罹患喉癌。

'刘红松'
刘红松

有人从央视“自焚”视频找出二十几处漏洞。有人却一意追随罪恶迫害。

古语有云:“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 —— 唐·玄觉法师《永嘉证道歌》

“无间业”:“弑父 杀母 破和合僧 杀阿罗汉 出佛身血”,乃佛经所记之最深重恶业,行恶者堕“无间地狱”。意味着那些毁谤佛法、迫害修行,犯下滔天罪业的,已走入“无间道”。

“六一零”必定难逃“现世报应”之无漏天网:

“六一零”作为江氏一手建立的违法犯罪机构,一直以来操控国家公、检、法机器,对众多信仰“真善忍”的正法修炼者实行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残酷恐怖迫害。

▼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 甘肃省宁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孟兆庆,其所乘法院车辆在高速上行驶时钻入一拖车底部,油箱顿时起火,将两车吞噬。孟兆庆当场死亡。

▼ 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刘京身患癌症,成了活死人。江氏心腹,倾国家财政四分之一进行迫害的黄菊,在胰腺癌痛苦中丧命。

▼ 曾监制央视“自焚”伪案的、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东生,遭逮捕并判刑十五年。

▼ 曾策划天津绑架事件,引发“四二五”上访的天津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宋平顺,在办公楼内自杀身亡。

▼ 山东省莱阳市公安局六一零主任于跃进,二零一一年四月突发脑溢血死亡;其妻遇车祸身亡。

▼ 江苏省六一零副主任、公安厅副厅长王荣生,卖力追随江氏迫害,升职不久身患白血病。

▼ 内蒙古赤峰市六一零主任杨春悦二零一四年死于癌症,其子杨志慧28岁时遇车祸头被掀开。

▼ 江苏省无锡市专司迫害政法委书记蒋洪亮,自龙背山公园一百零八米高的文峰塔上,跳塔身亡。

▼ 广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原副主任王广平,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当天在办公室内倒地猝死。

其迫害搭档,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祁晓林,二零一三年一月在办公室洗手间内自缢身亡。震惊公安系统。

▼ 湖北黄冈市第一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石明,二零零五年二月突发心肌梗塞死亡,年仅四十八岁。

▼张石明死后,继任黄冈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的王克武,上任不久就罹患肝癌,次年清明节前三天身亡。 之后该市再无一官员愿去填补 这行恶自毙的“死亡职务”。

如果“报应”被证实是真实存在的,那“无间”又岂是空口而谈呢。

在善恶有报的宇宙定律之下:

▼第一个枉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死于肺癌

陈援朝,全国第一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法官,在海南省海口市被记所谓“二等功”。陈援朝明知法轮功学员无罪,却强行定罪。两年后,陈援朝身患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其在万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时年五十一岁。

▼制造冤案 武汉法官倒地身亡

李要兵,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参与非法审理法轮功学员的相关案件,此迫害案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在法院系统内“推广”。仅仅两个月后,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年四十九岁。

▼策划迫害 国保队长会场猝死

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年五十七岁的辽宁省普兰店市行政执法局局长兼国保大队长李绍举,在年前工作会议上暴跳如雷、大声谩骂,企图对法轮功学员再次发起迫害。李绍举正疯狂起劲的时候,忽然一下栽倒在桌子上,当场脑出血猝死!

▼办洗脑班 宣传部长第九天暴毙

石桂萍,辽宁省凤城市宣传部部长,三十二岁。曾两次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上担任主讲,电视上恶毒攻击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四月,凤城第二次洗脑班开办的第九天,石桂萍在去洗脑班途中 被市统计局面包车撞死,死状惨不忍睹;洗脑班随之解体。

▼声言跟到底 庭长被鱼“钓”入河底

汪竞业,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庭长,曾诬判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声言“跟共产党奋斗到底”。二零一三年七月21日汪到鸭嘴岩乡小河钓鱼时,其鱼竿被扯住,反被鱼“钓”到河里溺亡。

曾枉判多名学员的康平县法院副院长陈景强,二零一四年八月15日在去水库路上遭雷击毙命。

▼南关岭狱警患各类癌症十几人

关押迫害法轮功的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二零零九年体检,百余名狱警检出罹患各类癌症十几人,有的当场吓瘫。 警察们私下议论:怎么一百多人就检出十几个患癌症的?

辽宁省鞍山市月明山教养院自九九年迫害大法以来,三百人的警察因各种原因死亡五分之一,计六十多人;鞍山教养院院长许宝玉,亦于二零零七年五月突发脑出血暴死。

▼“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

二零零九年七月,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两名检察官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得白血病在海外网站曝光之后,一位了解情况的检察官感叹:“哪止两名,有好几个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法院死一个,检察院就死一个,而且很准。”

▼ “都说报应,我试试”

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洪辉,自二零零八年上任以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绑架、劳教、判刑。有人多次劝他不要参与迫害,他都置若罔闻,并扬言:“都说报应,我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陈洪辉出此语未竟七日,便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在驱车返桦南的路上撞树,其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天网恢恢,没有人落在定律之外。

十七年来,法轮佛法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唯中共扮演了唯一的迫害者,逆天而行。

历史永远是重演的,人却总要重蹈覆辙:

迫害基督徒的罗马,迫害犹太人的纳粹,血腥屠杀的红色高棉,无一不是落在审判之下。

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王立军……这些曾掌控 党、政、军、公安系统,施行迫害法轮功的当权者,竟一个个被打入大牢。

为何在世界范围内,其与纳粹同罪,被几十个国家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公开起诉并定罪。迫害集团又犯下什么样的罪行,被称为“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当这一列罪恶列车的恶首,都已经驶下万丈深渊。追随罪恶前行的,又将身归何处?纵使可见一例报应。智慧的人都应醒悟,如何选择脚下的路。

看回头:那些在文革当中,为中共破寺毁庙、积极迫害的人,是否得到邪党所应许的?命运最终给了谭厚兰们怎样的下场?

所以,不要踏入那无尽的深渊。停止迫害,就是挽救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