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573991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16年12月7日早晨,国保大队的人闯入我家对我非法绑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电子书、手机几部、笔记本电脑一台、银行卡三个,共八千元整。下午让我坐老虎凳上,直到八号晚上半夜给我弄到一间小黑屋子里,刚开始他们说是市局领导亲自和我谈话让我交代,我一直没有吭声。一小时后又来两人,说再不说就给动刑,这时有个人走过来就开始打我的脸,打了一百来个吧。当时我就一念:你疼我不疼,真就这样,我当时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知道那时是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完了看我没有反应就又换了招式,把我上半身衣服扒光,用又宽又厚的皮带打我后背,又连踢带打,后来给我开飞机,这我都挺过来了。这时邪恶又来软的了,说你还挺什么?你们的同伴已招认了,你还给谁扛,都已经指认你了,其实这都是邪恶的伎俩,我没有挺到最后,上了邪恶的圈套,我让他们把出卖的人跟我俩当面对质,后来邪恶真的把他弄来指认了我,说我有几台打印机和电脑,都是干什么用的。我当时看着他眼泪都流出来了,我万万都没有想到他会把我出卖,我当时就没了正念,起了人心,最大的就是怨恨心,我的心理防线就这样被邪恶攻克了,我交代了我做资料点的位置,邪恶抄走打印机七台,笔记本电脑一台,纸墨、成品、半成品几大箱,造成不小的损失。把我送到看守所后,看守所的管教把“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拿来让我签字、画押,我当时什么没想就一念,早点出来报复出卖我的人,我就签字画押了。给我修炼这么多年当中蒙上了耻辱,犯下了我一生中不可饶恕的罪业,罪大如天。在这之间办案单位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问的基本都是被邪恶非法绑架進来的同修,问他们都干什么的,起啥作用,我都一一做了回答,问完后他们就让我签字画押,又过了几天他们又拿来了同修的照片让我指认,我也都指认了,还问了我一些关于别的事情,我也都做了解释。后来他们又问我兑换真相币的事,跟谁换的,换了几次,每次换多少,在什么地点,跟谁接头,我也都一一做了回答,又一次的签字画押。还给国保大队写了“三书”、“五保”签字画押。过后的这些日子里我天天以泪洗面,我知道出卖了师父、出卖佛法、出卖了同修,背叛是多大的罪业,罪大如天。这次魔难我没有走过来,就是没放下生死这一关,其实还是师父的法学的少,各种执着没有放下,自我意识太强,没有听取同修的告诫,有些事一意孤行,酿成这次的大错。一句话就是没有听师父的话,我要吸取这次的教训,并严正声明在国保大队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和修炼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全部作废。在我生命的最后我一定走好最后的路,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大愿,用我的一切弥补给大法、给同修造成损失,请师父众神放心。

胡滨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2017年2月26日上午九点多钟在发真相大册子,被公安绑架到派出所。审问一个小时后,就由所长和一个警察送我回家,在我家搜走3本大法书,一本是《转法轮》、两本经文、一本《明慧周刊》。三天后由所长和三个警察到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问我那天在我家拿的书是不是我的,我说是,就叫我签字,签完字也没让我回家。下午1点多就把我送去体检,然后送我到看守所,看守所大夫说我心脏有问题和高血压不收,就这样把我送回家。所长说要我女儿拿五千元押金,给我办理取保候审。办完后拿给我叫我签字,我不签女儿不干了,和一个警察叫我签,我就不签,可在女儿压力下,女儿说签字钱就给了,所以我就没正念了,我就签了。事后通过学法和同修的提醒自己知道又犯了一个大罪。今天就特此声明以上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好好学法和做好三件事,实修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

刘希永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3月初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7.20”邪党迫害法轮功,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邪党的高压下,以人的狡猾心态违心的交了一本大法经书《法轮大法义解》和一些大法弟子写的交流体会资料。2000年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广场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怕被抓,就违心的说“不是”。2000年12月为了弥补自己过错,我又再一次上北京证实大法,在2001年1月初,从北京拘留所堂堂正正闯出来。可是出来后,由于怕心又出来了,招来了警察讯问,并且在邪恶的威逼下,说了一句对师尊不敬的话。2001年8月,我被警察非法关進劳教所,在劳教所配合了邪恶,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而邪悟了。2001年12月,以“高血压”病业保外就医出来,让大儿子签了所谓的“保证书”。特别是2003年,我对大法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由于自己邪悟,叫大儿子把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包括师尊的法像、所有的大法资料全部烧掉了。真是害人害己,害得儿子对大法犯罪。后来,家里仅存的大法书也被我烧掉了。1999年“7.20”以后,由于怕邪恶再抄家(在这之前邪恶已经来抄过家),就叫前夫和我一道将辅导站存放在我家的大法真相资料烧掉了。2016年6月份,我在外面讲真相救人,遭人举报,被警察非法关進了拘留所。我在派出所和拘留所配合邪恶拍了照。在拘留所儿子接见时,妥协的穿了号服,最后在出拘留所时在“解除拘留证明书”上签了名。我看了《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编者注的“严正声明”,使我警醒,真正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对师尊犯下的罪过之大无法形容。我严正声明:我以前对师尊对大法所犯下的罪过和我的家人所做的对大法、对大法师父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决心严格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坚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去掉一切人心执著。抓紧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尊回家。

吴媛娥 2017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得法不到两年。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七、八个便衣警察在我一人独自在家时,非法搜查我家,并搜走一些大法资料,然后威胁、诱骗我到派出所、公安局進行笔录、照像、滚指纹、采DNA,并把我手机拿去采集信息。因我法律知识淡薄,在不懂法律的情况下诱骗我在各种“文件、笔录、证明单”上签字并按手印。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警察再次恐吓、诱骗我到派出所、公安局,让我在各种单子上签字。由于怕心重加上想保护同修妈妈的情况下,就配合签字并按手印。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警察又一次来抄家,说妈妈涉嫌粘贴大法资料,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搜走我家电脑主机、妈妈摘录的一些大法资料的笔记本,还把她平时穿的衣服录了像,并让我签字。由于自己正念不足做了不该做的事,配合了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现在认识到错了,我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忏悔我的过错,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好好修炼,弥补过错。

黄炜益 2017年3月18日


严正声明

2015年7月2日我向两高邮寄了诉江控告书。随后四次片警(2次),派出所、街道办(一次)、社区(一次)上门询问。遵循师父的教诲,我努力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只是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大法洪扬全世界,现政府的司法新规定等。当时觉的自己虽然有些紧张,但该讲的真相都讲了,没出什么大问题。通过不断学法,看明慧周刊同修修炼交流,发现自己在面对询问时有些地方没做好。如:片警问是否留有诉江底稿,我随口而出“没留”,其实留了。片警说我,你天天出去,可能是去买菜,但不要去做其它事,电子监控器可以看到。我随口就说:我没做什么其它事。我没有站在法上,用修炼人的思维、智慧堂堂正正回应他,完全用了人心、人的思维,变相配合了片警的要求。在和社区人员讲真相中,有的话也没讲好(记不太清了)。今天把它们曝光出来,解体自己遇事首先想自保的私心、怕心。这不是小事,修炼是严肃的,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同时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弥补过去因自己没有做好而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听师父的话,抓紧时间实修,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抓紧时间多救人,努力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顾新慧 2017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2年,我在劳教所被关押期间邪悟,被所谓的“转化了”,写了“三书”,说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还转化了其他一些同修。回家后清醒过来,及时拉回一些同修,也写了严正声明。但今天我深深的悟到,以前写的不深刻,因为我这是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是滔天大罪,愧对慈悲伟大的恩师对我的呵护、苦度。究其原因是自己人心太强、执著太重、正念不足、没放下生死才被转化。我要跟师父回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我的史前大愿。我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赵彩屏 2017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五年我开始学法和炼功。我曾邪悟,除了一本《转法轮》和师父的法像、法轮图、《论语》挂图外,其他的大法书都烧了。后来我被抓送到了劳教所,判了两年劳教。最后我被邪悟者给转化了,同时又被动的做了三个人的转化工作。还有2005年第二次被抓又是送往劳教所,在恶警写好的“保证书”上强行签了字,并被强行当着大队的全体劳教人员念了“不在劳教所炼功、不绝食、一顿保证吃多少馒头”等保证,一遍念的声小不行,第二遍声小还不行、念了三遍才放过。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做过、说过及头脑中所反映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侮辱师父的想法、言行及对同修伤害的言行及“保证书”全部作废。弥补一切给大法、给师父、给同修造成的一切损失。我要从新走好以后修炼的路,坚修大法到底。今后我要利用剩余的这仅有的一点时间,抓紧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多救众生、兑现誓约,走好以后的路,做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圆满随师尊一起回家

张治林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九九六年以后修大法。因爱人反对修炼,他曾在家烧毁过大法师父的法像和撕毁大法书。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本人因怕心,在大姐家也烧过大法的其他讲法。我去北京上访(未成),在当地劳教所被关押,因家人交了钱被释放,自己在上面签了名,当时也没有意识到严重后果。这都是因为本人的怕心,不精進造成的。本人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对大法师父不敬和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师父和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精進不停,圆满随师还。

齐素云 2017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怕心重,我违心的配合了邪恶,对师父、对大法犯了以下一些错。一、九九年在镇政府邪党会上作了“不炼的检查”,还写了“检查”,并随邪恶写了谤师,谤法的话,还交了一本《转法轮》书。二、派出所一警察在二零零零年以调查我妻子为名,了解我是否还炼,我就替我妻签了“已不炼功”的名。三、二零一四年镇邪党秘书叫我到政府,骗我说,县里要给我取消我不炼功的档案,上面已写好“自从国家定为某教就不炼了”,我配合签了名。四、替亲戚签“某教承诺卡”。以上在邪恶压力下我所做、所写的一切背叛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康润谭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这次在监狱里,我被迫写了“三书”。后因为我年龄大被保外就医出来的。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让我看清了自己对修炼是多么的不坚定,给师父和大法抹黑,同时给整体与别的同修带来严重的影响,对不起同修和众生。师父我错了,现在我严正声明:在监狱里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都统统作废。从现在起我坚修大法,弥补以前的过错,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孙学珍 2017年3月17日


严正声明

本人于2011年因有病走入大法修炼,炼功后身心受益。迫害后,在看守所由于自己正念不足,人心太多,对家人的情没有放下,向邪恶写了不该写的东西,和实际正相反的话。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2次生命,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我却没有做好,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愧对众生的期望,愧对同修的帮助,给救众生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本人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要好好学法,实修自己,救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艳辉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2016年4月的一天早上8点多钟,四个警察突然闯進我家,警察给一张纸条,叫我在上面签名字、按手印,并说对你没什么妨碍,帮我们交个差,你炼功照样炼,我们不管。当时我也没看纸上写的什么,也看不清,为了让他们快点离开,就在上面马虎的签了字、按了手印。后来自己认识到这是严重的犯错,所以严正声明签字和手印一律作废。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遇事多考虑,不让邪恶钻空子。

李芝兰(李知难)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7年1月17日发真相资料和台历,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在派出所从中午12点过询问到晚上7点半,其间所有的问答我都没有签名。但是在最后同意拘留15天的“决定书”(决定书上有法轮功是某教)上签了名了。之后我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我签名拘留就证明自己犯罪了,我给世人讲真相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是救人,没有犯法犯罪。而且当时没有详细的看看拘留证,慌忙的在上面签了字,因为上面有污蔑法轮功的也没有在意,配合了邪恶。我今天严正声明在看守所时在拘留证上签的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听师父的话,尽最大努力修好自己,救度世人,跟师父回家。

严文碧 2017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17年3月9号我外孙要去考试公务员,要我陪他一块去。现在买火车票必须用身份证实名买票,我用实名买好票在某市上车。我们在火车站候车室里等车时,车站的警察把我叫到警察办公室、强行从我包中把《转法轮》宝书和炼功用的mp3抢走,还叫我按手印,给我照像还让我签字。因当时赶时间,怕耽误外孙考试、有情心在,自己也正念不足就配合了邪恶。也讲了真相,但没有讲清真相,也让我们上车了。事后,我很后悔,自己做了大错特错的事,没有保护好大法书,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很对不起师父。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努力弥补过失,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张连朋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2016年8月中旬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進行非法迫害。面对这一切,由于严重的怕心和不想承受的心,我违心的写下了耻辱的“三书”,使我对大法和师父犯下了滔天大罪,心中痛苦万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我所说、所写对大法与师父不敬的言辞全部作废。以后我要从法上严格要求自己,弥补过失,跟师父回家

葛雪梅 2017年3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用真名起诉了江泽民。但是由于自己学法少,2015年底,在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逼迫下,关键时刻我出来了怕心,签了“与法轮功脱离关系”的保证书,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真的好后悔。我严正声明:我在“保证书”上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我以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三件事,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我一定站起来,走好以后的修炼路,跟师父回家。

张会永2016年2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经过熟人介绍,因为身体有多种疾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学功不长时间,我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就都好了。19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县公安局污蔑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同修在被迫害期间说出了我,邪恶把我送進洗脑班。在洗脑班,他们威胁说不交书就不准回家,在压力下我违心的说了“不炼了”的话,还交了一本《转法轮》,还说出了同修。总的来说,我就是说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师父我错了。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坚决跟师父回家。

尹艳华 2017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2002年,我当时工作单位的一位同修让我帮她保管一箱子大法书,我就和她一起找到单位仓库的保管员让她帮助保管。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单位,竟把这事给忘了。多年后见到那位保管员提到书的事时,她说因为工作调动她把那箱书给扔了。我听后非常震惊、自责,由于自己的粗心大意,让世人犯下如此大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众生。我特此声明忏悔,并進一步检点自己在敬师敬法方面的不当行为,统统归正。今后我要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加倍补偿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宋玉华 2017年3月17日


严正声明

99年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当时队长来我家逼我交书。因为我当时法理不清,怕心重,出卖了师父,出卖了大法,违心的交了几本书和师父法像。2000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送回当地。当地警察威胁说是在某某同修家开法会,由于怕心,怕自己被迫害,我回答说不知道去的是谁家,可我还是出卖了同修。以上的言行都是为私为我的,为了保护自己出卖同修、出卖大法、出卖师父,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走到最后一步。

杨正英2016年11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大法受到非法迫害时,我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途中被抓后被非法拘留。我由于学法不深,平时也不怎么炼功,在非法拘留期间,不让睡觉的情况下,说过“不炼功”,还在刑拘单上签了名字。回家后我觉的不对,签字不就等于承认迫害了吗?我严正声明在刑拘单上的签字作废;我所说过、做过的对大法和师父不尊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严肃对待修炼,做合格的大法弟子。我要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返本归真,圆满随师还。

童秀春 2017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老弟子,由于学法少,也没有按照师父讲的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心性时好时坏。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当时由于怕心,再加上单位领导知道我也在修炼,就叫我把书交出来。当时由于怕心太重,我就交了书。现在回想起来,我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领导叫我不炼,我也违心的说了“不炼”。我很后悔,不该这样,请求师父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之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冯庆 2017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中共邪党在天安门导演了“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功,使我不明真相,对大法和师父产生了不好的思想念头。女儿上学,学校让家长在写有法轮功是某教的单子上签字,我签了。现在我深感自己的做法是错误的,大法是最正的法,现在认识到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它不让世人信“真、善、忍”。作为大法弟子,我现在郑重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美丽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2月13号得法。2001年4月5号派出所抄家收走一些大法书,我被送到看守所15天。2008年,我贴真相资料被绑架送洗脑班,被非法关押60天后回家。当天洗脑班的人把师父的法像点燃交给我,给我拍了照,表示是我烧的。今天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所写的、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大法,弥补过错,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文伯章 2017年3月15日


严正声明

2014年7月4号我在发真相小册子时,被便衣特务欺骗,给他们讲真相时被抓。2017年2月4号我被放回家,在监狱遭迫害三年。在关押期间,由于我想家中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丈夫有脑梗生活不能自理,膝下还有两个孙子要照顾,由于当时人心、情心太重,被迫转化。现在我想起后悔不已,现在把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正确言论(“三书”)全部作废。现在我发誓要坚定不移修炼大法,永不变心,坚决跟师父走。

周春线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访,被镇派出所绑架回来,扣留并敲诈,向邪恶签字不再去北京。二零一二年,孩子要考国防生,母亲和孩子向镇政府签字说我不炼了。我也怕心很重,没去派出所澄清,就随家属意愿,心里就默认了。现在我想起来,上述事情不符合大法。我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及别人代写的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杨立云 2017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二零零四年因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派出所非法绑架到拘留所,之后又转到洗脑班。由于我的怕心太重,写了说了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深感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敬师敬法,做好三件事,多讲真相,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

吴睿华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不深,犯了不该犯的错误,信师信法不到位。正法已近尾声,当初我被迫害极严重下都没说不炼了,可是现在却说了“不炼”的话。挖其根源,我还存在怕心,同情邪恶的心等不该有的心。现在我严正声明: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我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好三件事,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抓紧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

许永林 2017年3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的,我的修炼状态一直不精進。在1999年江魔头发动迫害法轮大法之后,邪恶逼迫我写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论,我不写,他们就写好后逼我签字,由于我的怕心太重就签了名。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往后我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胡梅梅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在高压下由于怕心重、情重,写了、做了、说了对师父、对大法、对同修不利的话。我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给同修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和损失。特此声明我在被非法关押时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淑香 2017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怕心,我曾毁过大法书,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给自己修炼带来了很大的障碍,辜负了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师父。因此,本人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不断精進,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早日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齐树芝 2017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期间,自己做了背叛大法的事。我郑重声明:把我自己以前所说的、所写的、还有写的“五书”和自己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严格要求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王彦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2016年12月3日,我正在资料点,“610”办公室和派出所的警察翻墙進院,将资料点的东西和私人物品全部拉走,并把我绑架到公安局,我在问话笔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配合了邪恶。我严正声明:我签的字作废;我说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话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坚修大法心不动,紧跟师父回家。

魏传庆 2017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真正在理性上认识大法,信师信法的程度不够,导致在中共的高压迫害下,我退了下来,不学也不炼了,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愧对恩师。现在我郑重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翠芹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刚开始迫害大法时,我曾配合派出所签了“不让炼功”的“保证”。我现在认识到完全是错的。我严正声明:以前无论在任何场所,所签、所写、所说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永义 2017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2017年2月9日,我在大集讲真相救人时被派出所公安绑架带到所中。在非法审讯中,我虽然维护了大法尊严,没有配合公安,但在最后让我签名按手印时,我却签了名按了手印。这是不符合大法的。在此我郑重声明签的名字和按的手印统统作废。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弥
补过错,在法中归正。

王永珍 2017年3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在法上,没能跳出名、利、情。在十八大前几天,我在县城讲真相时,被邪恶迫害到洗脑班十二天,做了不该做的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今天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培英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2016年7月份,国保大队4人到我家非法抢走了4本大法书。因为怕心,警察让我签名、按手印,我就按着做了,向邪恶妥协。现在我知道错了,对不起师父,在此声明:我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向邪恶妥协的一切全部作废。我一定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做好三件事。

李金玲 2017年3月12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我学法不深,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在单位领导的诱骗下没了正念。现严正声明自己所说、所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的一切,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吴艳春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我刚得法三个月时,江泽民利用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学校让上交大法书籍,我把自己一整套大法书籍全部交了上去。我知道错了,对不起师尊。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事全部作废。我要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许慧颖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2009年,当地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骚扰,当发现有一张传单后,问我谁炼法轮功,我说:“没人炼呢”。在怕心下我没有证实大法,特此声明当时所说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在今后的修炼中弥补过错。

商术琴 2017年3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2013年1月份,我讲真相时被邪恶绑架迫害,在压力下签了自己的名字。后来才知道,那是邪恶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在此声明:我签的名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跟师父回家。

王守娥2016年12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修炼前,由于家人同修的偏激,我对大法产生了误解,在一怒之下把大法书丢進了灶坑,幸好没有造成损失。现在我通过得法修炼,认识到是做了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现在我知错改错,更加精進,跟师父回家。

魏兴敏 2017年2月8日


严正声明

前年十一月份,邪恶以关心我丈夫的名义到我家中,问我修炼否,当时我碍于大队书记情面,当不法份子问我盘腿否,我没有做到堂堂正正,说了一句“不盘”。现在我仔细想想,此言行不符合大法,特严正声明无效作废。

张元美 2017年3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因“诉江”而被非法拘留,期间曾配合邪恶照相。我严正声明所有说过、做过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从新开始修炼,加倍弥补损失,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李伟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七年前迁户口时,大队书记要求我在相关文件上签字、按手印,其中有要求不炼法轮功的内容。当时我理性不清,配合做了。今天在此严正声明,当时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无效,通通作废。

周慧 2017年3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对法理解不够,长时间不发正念,让思想业钻了空子,别人逼我说不炼了,我也说“不炼了”。说完后,我很后悔,声明我说的“不炼”作废。我一定修炼到底,跟师父回家。

张秀菊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3月2日,我因讲真相被派出所绑架,关押半个月后被家人接回。现在我严正声明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达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宋爱风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现在开始学习大法了。现在我开始郑重声明自己在以前因不明真相,对老师、对大法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多学法,弥补自己的错误带来的影响。

徐树桐 2017年3月2日


严正声明

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我说了“不炼”的话。在此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淑风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因我“诉江”警察上门骚扰,我所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和到今天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我要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马彩燕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许根元 2017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写、所鉴、所按的手印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合格大法弟子。

何殿崧 2017年3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严正声明作废。我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悔过自新,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去的损失。

王晟 2017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