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母亲的命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就在母亲整日苦熬时,奇遇到大法。大法改变了母亲的命运。如今母亲已经八十岁了,活的非常的开心。

在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个病秧子,没断过打针吃药住院的,肺结核、高血压、心脏病、皮肤病、右胳膊残疾,脑血栓、白内障、头疼、牙疼、浑身疼等等,往往是看好了这个病,又得了那个病,加上生活的艰难,母亲总是愁眉苦脸的。姥姥家人都说母亲活不多长时间,母亲自己也说不知道哪天就死了。

但是母亲心地善良,乐善好施。有一次,母亲把一个走失的三岁女孩领回家,悉心照顾,帮助找到家长,一分钱没要。母亲相信有神佛在,相信做好事有福报,做坏事遭恶报。我们姐妹在母亲的熏陶下都相信善有善报。

上天对善良的人特别眷顾,做梦都没想到真正的佛法会降临到我们这个家庭。一九九六年我们姐妹相继步入法轮大法修炼。我那时刚生完孩子,落下月子病,久治不愈,同事跟我说:“你学法轮功吧,学了就都好了。你身体好了,你家的那个就不跟你闹离婚了。”我心想:你还拿我开玩笑,我这是真病。吃那么多药,花那么多钱都治不好,学这功还不要钱就能好?但我身体很难受,就看看法轮功的书吧。下班后,我回娘家,就跟母亲说我要学法轮功。母亲很支持我学。隔了些天,我又回娘家,母亲问我,我就根据我的理解跟母亲说:学法轮功是做好人,完全为别人好,别人骂我不能骂别人,别人打我也不能打别人。

我走后母亲想:这孩子本来就老实,在婆家受气,要是别人打自己也不能打别人,那不得总受别人欺负吗?母亲担心我,就让姐姐妹妹们到我家来劝我别学了。没想到这些天我看《转法轮》这本书,真的身体全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姐妹们来到我家,一看《转法轮》这本书这么好,都高兴的请了大法书回家学去了。母亲一看来劝我的人没劝动我她们也学上了,就让弟弟到我家来看看。弟弟一看,我学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挺好,就高兴的走了。

我们姐妹学了大法,变的和善了,能为别人着想了,闹离婚的家庭和睦了;原来的药罐子、病秧子健康了。我们身体好心情好,有更多的精力用到工作上,我们成了技术能手,先進工作者。父母看到我们的神奇变化,都乐在嘴上喜在心里,亲朋好友都为我们高兴。

一九九九年,正当我们沉浸在佛法修炼的喜悦中时,一场由江泽民这个小丑发起的残酷迫害开始了。原因却是因为这个小丑对法轮功的妒嫉,法轮功创始人讲课不用讲稿,洋洋洒洒的讲几个小时,从录音上扒下来就可以出书,来学法轮功的人有官员、农民、教师、学生、名人学者,别人撵都撵不走,都跟着学;而江泽民这个小丑搜肠刮肚好不容易弄个三个代表,强制命令各级党政学,却没有一个人真学他的,背后却都骂他汉奸出身,荒淫卖国。就是出于江泽民这个小丑的妒嫉,对法轮功疯狂的打压,全国上下一片红色恐怖,抄家、绑架、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

我们姐妹就因为说句法轮大法好,就被一次次的抄家、绑架关押。共产邪党的株连政策,说学法轮功,就抓,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妻子丈夫孩子不能升职上大学参军,单位扣奖金不能评先進单位,管辖警察社区委主任也受牵连。因此我被下岗、被离婚,那时孩子仅六岁。一次警察们又把我和孩子一起绑架到公安局,我被单独审讯,我坚持大法信仰,又被劫持到了看守所。孩子被送到奶奶家,因为婆家人怕受到牵连,就把无助的孩子推到了大街上,孩子无家可归。母亲听说后,让父亲骑车几里路把孩子接到家里照顾。

母亲就领着我那几岁的孩子到公安局、政法委、“六一零”等部门要人。警察们很蛮横,不接待,母亲就领着孩子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坚持着。公安局、单位、社区等人员还一次次的到母亲家抄家勒索,让交出我们的大法书。父母坚决的抵制,不配合他们,保护了我们的大法书和法轮功资料。

父母照顾孩子也很辛苦,还得承受着对女儿的思念与担忧。母亲想: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好人越多越好,怎么不让学呢,做好人怎么还不让呢!这共产党真是邪党啊!

十六年哪,父母好不容易盼着女儿被放出来了,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送回了家,等身体恢复后,又被抓進去;被酷刑的不像样又被放回来,亲眼见着女儿们学法炼功没吃一片药,身体很快就康复了。可是,警察们又到门上来逼迫放弃信仰说假话,蹲坑监视骚扰,到家绑架。

一次,十多个警察开着两辆车,扛着摄像机到母亲家来绑架我,警察们像土匪一样,连白纸都要抄走,父亲坚决抵制说:这是孩子用的白纸,不许拿走!他们强行把身体虚弱的我拖拽到车上。母亲那时正打着点滴,看到这些警察象疯了似的绑架我,母亲拔掉管子不顾一切的冲到车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车不让把我劫走。而那些年轻力壮的警察硬把母亲拉开,迅速的开车把我绑架走了,只剩下悲痛的父母和痛哭的孩子。

那次我又被绑架到了精神病院,被折磨的滴水不能咽,什么药也输不進去了,生命危在旦夕。医院给当地政法委、“六一零”及单位打电话让拿几万元的住院费去接人,此时他们都怕承担责任都不去接。母亲听到后,当时就昏过去了。醒来后,母亲马上准备钱,让父亲领着孩子去精神病院把我接了回来。

这些年,母亲不但承受了一次次女儿被绑架关押的打击,还得辛苦的照顾我那年幼的孩子,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因为我离婚了,婆家对这个孩子根本就不管,有的亲朋好友还跟母亲说让把孩子送走,有的亲属就直接要撵孩子走,母亲非常正义的说:“他爸妈离婚了,他妈不在家,奶家又不管,这个孩子怎么活!”

十几年来,母亲照顾这个孩子,上完小学,上中学、大学,不用说每天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上学接送花费的心血,孩子上学的学费也是很大的付出。母亲还得承受来自家中儿女的埋怨不理解,弟弟妹妹们都已经结婚成家了,过的也都不很富裕,我的孩子长年住在姥姥家,母亲的精力财力也有限,再象照顾这个孩子一样对待其他孩子,母亲就顾不过来了。为此,那几年弟弟、弟媳,妹夫们总是到母亲家发牢骚、闹事。

一次父亲过生日,大家都来给父亲祝寿,摆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这时弟弟郑重的向母亲提出了条件:“妈,我姐不来帮你干活,她整天背着包发法轮功传单,以后不许我姐進家门!如果她来,我就走!”在这大喜的日子,弟弟的这番话,众多亲朋好友全都鸦雀无声,不知道怎么办。大家都知道母亲有六个孩子,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儿子不登门了,母亲会很伤心;可是让女儿放弃法轮功信仰也是不可能的。大家都在担心的看着母亲,没想到母亲坚定的对弟弟说:“要走你走。”弟弟转身就到外面去了。众多的亲友没有一个起身去拽弟弟回来,连弟媳和侄女也没动,大家都知道信仰法轮功合法,散发法轮功资料合法。几分钟后,弟弟自己讪不搭的回到饭桌上,什么话都没说,他自己知道阻止发法轮功真相理亏。

虽然父母都有退休金,父亲还开着店,但是母亲生活很简朴,攒下钱就送给我,让我去积德。我说:那我就拿这钱去救人吧。拿这钱买白纸和光盘,印上法轮功真相,发给世人,让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得救度。”母亲很高兴的说:“那好,你快拿去救人吧!”从那以后,母亲经常把自己攒的钱送给我让我去救人。

几年前母亲突然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弟弟妹妹们都想让我住在母亲家,一切由我来照顾。母亲征求我的意见,我就跟母亲说:“打针吃药也不见得好,大夫还得病呢。你不如诚信法轮大法好,跟我一起学法轮功吧。”母亲知道我发法轮功传单去救人很忙,没让我住在娘家照顾她。母亲把法轮功护身符用好几个小手帕包了好几层,珍贵的放在贴身的衣兜里。母亲让弟弟和妹妹看着她打点滴,不愿浪费我的时间。晚上睡不着觉,母亲就一遍、一遍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出现了奇迹,几天后就不用打点滴了,一打针吃药她就难受,不打针反而不难受,母亲就坚定的不打针吃药,也不去住院了,让我和妹妹来给她念大法书。很快母亲扔掉了拐棍,生活能自理了。

快过年了,我们都给李洪志老师祝贺新年,母亲也非常庄重的要给师父拜年说:“祝师父新年快乐,谢谢师父救命之恩。”我问母亲:“那落款怎么写,你是法轮功学员家人呢还是大法弟子呢?”母亲说:“你们都学了多少年了!我刚学。”母亲还知道自己是新学员哪!

二零一五年五月,诉江大潮兴起。父母知道后,都高兴的要举报迫害元凶江泽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还法轮大法清白。我说:“可以用笔名或化名。”母亲说:“用假名干啥,我用真名。”

母亲没上过一天学,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认识,但母亲很愿意听我们姐妹给她念《转法轮》,但是我们每天做真相,发资料,还得上班做家务,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母亲念大法书。母亲非常盼望我们去给她念书,我就送给母亲一本《洪吟》,让她看,我想母亲能看书上的图也好啊。过了几天,我问母亲,《洪吟》书看没看,她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母亲说:“我天天都得看一遍。”我问她:“你能看懂吗?”她说:“能看懂。”

为了让母亲听到李洪志老师讲课,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装到小喇叭里,给母亲拿去。没想到我只教母亲一遍怎么使用她就学会了。而之前教她怎么使用手机她却总是记不住,来电话也不接。母亲天天听法,每次听师父讲法之前都洗手洗脸,坐那恭敬的听。

父母这些年对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支持,保护大法书和资料,照顾大法小弟子,得到了大法的赐福。父母都是年近八十岁的人了,身体都很好,父亲这么大年纪还能独自开店,自己上货,自己经营,而且父母每月还有退休金。母亲年轻时生活困苦,一身病,折磨的生不如死,没想到幸运的奇遇法轮大法,才走上了幸福的人生道路。象父母这个年纪的人身体很好,儿女孝顺,又过的这样开心的老人很令人羡慕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