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被关押十四年 黄敏被迫害致脑出血(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因电视插播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原佳木斯大学电子工程系讲师黄敏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二十年,现已被山东省监狱关押十四年。

近期得知,黄敏在山东监狱出现脑出血症状,目前在医院,神志半清醒,失语,半身不遂,情况危急。

目前黄敏的老伴和女儿已坐飞机到达山东,正在和狱方交涉,释放黄敏回家。

江泽民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黄敏为让百姓了解真相,用电视插播真相,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二十年,现在黄敏仍在山东省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妻子代他控告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黄敏,现年七十四岁,原佳木斯大学电子工程系讲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

以下是他妻子于二零一五年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事实。


黄敏

修大法 获新生 重返讲台

在(黄敏)修炼大法之前,他身患各种疾病:胆囊炎、胸膜炎、肝炎、重症神经衰弱,更难以忍受的是三叉神经痛。三叉神经痛经常在他讲课时发作,疼得他大汗淋漓,头顶着墙,吓得学生手足无措。就这样他被迫告别了三尺讲台,病休在家。每天都是痛不欲生的挨着日子,中药、西药、偏方全无效,最后从北京买到了西德进口的“卡马西平”,每片药十元钱,一日三片,还算过得去,那时工资很低,家里仅存的一点钱全部给他做医药费。他八年没有上班。

一九九五年五月,在黄敏痛不欲生时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炼到三个月,药物全停,身体逐渐康复,他真好了,家人都惊喜若狂。他告诉家人:我好了!告诉亲朋好友、学生弟子:我炼法轮功,好了!法轮大法、真、善、忍在他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告别八年的讲台,又再现了,他见人就说大法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有些学生同事都跟着学炼。

遭各种迫害 仍坚持正信

正当大批的人们修炼法轮功之时,恶首江泽民及其追随者,极度仇视修炼“真、善、忍”的人,黄敏当然成了大学打压的第一号人物:办洗脑班,强行他转化,威逼利诱,各种手段全无效。但黄敏做得堂堂正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黄敏第一个被大学开除公职、停发工资。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黄敏再次进京,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关押了长达七个月。人被折磨的头发、胡须、连眼眉都变白了,最后瘦到皮包着骨头,全身颤抖,站立不住。在家人强烈反抗要人,花了一千元伙食费(窝头费)后才放人。

在佳木斯劳教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再次进京上访,被绑架送进看守所。佳木斯大学领导及“610”、保卫处,紧跟恶首江泽民,千方百计的拼凑材料,电子工程系书记林景范积极配合保卫处、“610”和公安局处心积虑的把黄敏劳教了一年。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带着沉重的手铐脚镣被关押进了佳木斯劳教所。

在佳木斯劳教所里,恶警们为了强行转化黄敏,关小号、隔离、坐小凳,种种手段在集训队折磨了五个月之久,让他放弃信仰。他没有转化。在看守所就已经染上了疥疮,全身都是黑黑的大脓泡,每天流脓淌血不止,除脸外全身找不到一块健康皮肤,最严重的时候,衣服都不能穿了,劳教所却不放人还轮番迫害。把他的被子上铺上塑料布,上面铺上卫生纸,整个人躺在卫生纸上,每天一大包卫生纸(不是一小卷)。脓水不断的流啊流,疼痛难忍,警察仍不放过他,让他写汇报。他只写“法轮大法好”。他到哪个房间都证实法,告诉同修大法没有错,邪恶也怕他,不断的给他换房间,他不能走就四个劳改犯,每人拽一个被子角把他抬进来抬出去,不知换了多少房间。半年后脓包痊愈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非法刑期已到,劳教所要给他加期关押,他绝食反迫害,直到生活不自理,通过保外就医形式闯出魔窟。

遭经济迫害

他从劳教所出来,没有生活来源,中共真的把他经济切断了,他就天天去找,没有人搭理他。他想我是大学老师,我一生劳动的积蓄,被抢走了,绝不允许。

那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他拿着简单的行李就到了大学保卫处,和他们理论,当然他是证实大法的神奇,一身病都好了等等,没有人管,只有个不明真相的警察把他推出去,并说:“你已经开除了,大学的地方不允许来!”直到晚上保卫处关大门了,把黄敏强行推出了大门外。黄敏并没有回家。“绝不允许邪恶这样迫害,大学的地界不让我呆,我到大马路上。”在大马路的人行道旁的小树林下,铺上简单的行李睡下。十一月东北的天气已经很冷了,他忍着饥寒交迫,在那躺了一夜,清晨,晨练的人们陆续经过这里,一个人走到他跟前大声说:“你是死人还是活人?”黄敏大声回答:“我是活人!我是大学老师,我是炼法轮功的,被他们开除了,给我判了劳教,我回来了,不给开资,我没处吃,没处住了。”那人马上报告了大学派出所(新华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把他抬到屋里,他的脚出现了一度冻伤。派出所通知了我家,说明缘由,家人就问派出所:“你们管不管,能不能解决他的生活问题。”他们和院方联系,说先让家人接回,我们一定给解决。没几天派出所来电话叫去取钱,每月给五百元生活费。

电视插播传真相被非法秘密判刑二十年

二零零二年,几个小同修多次找他问技术的事,他想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义无反顾的用电视插播的方式证实法,讲真相。二零零二年他和几个同修共同研究在当地插播成功。国安、公安全部出动抓他们,无奈流离失所。对于一个六十岁的老人来说,是多么的艰难。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黄敏被山东省潍坊市公安局潍坊三分局刑事拘留,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九日转到山东省威海市公安局火炬高科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三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关在威海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五日非法判二十年,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送往山东省监狱。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八日家里接到了黄敏被绑架的消息,给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我赶到山东威海看守所看望黄敏,所长肖金安死活以各种借口拒绝。我每天去威海看守所。那时黄敏等法轮功学员都在绝食。

因此案由威海高科技公安局审理,由威海环翠法庭判决。由黄敏捎出消息来告诉有一千五百元钱不知扣在哪里。公安局让找“610”,“610”告诉随案到了法院。家属来到环翠法院找到了审判长张晓阳和周大凯要钱,并告诉她们黄敏家属已到,开庭审判必须通知家属,并给他们留了电话号。家属几乎每天都到环翠法院,张晓阳告诉下周一开庭,在大戏院。等周一家人赶到大戏院没有动静,得知他们根本没有公开审理而是上周五就秘密的在看守所宣判了,有期徒刑二十年!

因黄敏等法轮功学员不服,又一次上诉,时隔半月,张晓阳、周大凯又一次采取谎言欺骗等手段,在看守所秘密宣判,黄敏等法轮功学员都判了有期徒刑二十年。

因为一千五百元钱扣在环翠法院,家人几乎天天去要,张晓阳回避不接见,并采取欺骗、谎言等手段拒还。后来张晓阳躲起来,让一个年岁很大的瘦老头接见,编造谎言说:“周大凯出国了。”其实周大凯根本没有出国。因黄敏在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被绑架到山东省济南监狱,我只好赶去济南,扣在威海环翠法院的一千五百元至今没还。

亲人探望 监狱推诿

黄敏一直在十一监区,转化监区。不管哪个法轮功学员进来都先到严管监区。洗脑、转化后分到其它监区。黄敏坚决不转化,经常绝食。包夹、蹲小号、隔离等,每天让写思想汇报,他全拒绝,他已在严管监区十多年了,暗无天日、难耐的寂寞、每天面临审讯折磨。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八,我和儿子来到山东省监狱探视,母子俩老早就赶到了监狱接待室,登记室告诉十点接见,我们只好等着。十点半了还没有动静,十一点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心急如焚的母子俩,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接见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十一点半工作人员就要下班了,怎么办?只好忍耐!等到十一点十五分可算盼到了接见黄敏。父子四年没有见面了,久别重逢啊,儿子能不安慰父亲几句吗?还没有说几句,也就五分钟吧,一场悲剧上演了,那个郑恶警大声高呼:“他们不懂规矩!”话音未落,立刻上来四个刑事犯,倒背着六十多岁的黄敏拖下去,鞋都拖掉了。这郑恶警还编造谎言说:黄敏儿子把他衣服扣都拽掉了。简直是荒谬,家属是来看望亲人的,怎么会做出此等无理之事?!明显是邪警事先预谋好的,还没等喊,那四个刑事犯就上来了。从此再也不叫我接见。十一年中只让我见四次。 谁家没有父母兄弟,谁人没有妻子儿女?前些时黄敏已被折磨的排尿困难,住进了山东警官医院。狱方没有通知黄敏家人。最近血压又开始增高。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已关押十二年了, 必须马上放人。

家属受到的株连

在二零零二年开始抓黄敏的时候,就家无宁日。家里每天二十四小时警察站岗蹲坑监控,那时没有人敢去我家,警察轮番的抄家,不分白天黑夜,经常在深夜把我们的孩子和我带到公安局审判,不分孩子大人全被跟踪。电话监控长达几年,对家人来说真是“兵临城下,如临大敌。”孩子晚上学英语回来上楼看到门口站着警察吓得连声呼喊。

我家邻居有个心脏病患者,病情很重。因为警察敲我家门,邻居好几次吓犯了病。从此警察一敲我家门,家人赶快开门,恐怕吓着了邻居。我们的亲戚一家不落的被株连。我的弟弟妹妹姐姐多次被骚扰,连儿媳娘家都没落下。黄敏老家河南,所有的亲戚也是一家不落,哥哥婶婶都受到了严重骚扰,也是电话全监控。这种株连九族的邪恶政策给他的整个家族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精神创伤。几年来亲戚不相认,不敢往来。

我老姨妈无儿无女,虽然七十多岁,也经常受到警察骚扰。二零零二大年前夕,被保卫派出所一群恶警抄家。搜走了老太太全部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七十一岁的孤寡老人经受不了这种惊吓打击,大口大口吐血,很快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含冤离世。

绝食已超过四十次 仍在山东省监狱被非法关押

黄敏在山东省监狱被非法关押十多年之久, 遭受无数各种迫害, 绝食已超过四十次,现仍在山东省监狱。教导员李伟及大队长陈岩, 在黄敏四十多次绝食抗暴、严管、蹲小号、每天坐小凳子、不让睡觉,指使邪恶帮教及包夹犯人采用各种没有人性的虐待办法摧残折磨他,指使一个年小无知的犯人摧残黄敏,这个小犯人一会坐在黄敏身上残磨,一会坐在肩头上,一会压头顶,挖眼睛,捏鼻子,不让睡觉,或在黄敏刚睡着就突然用工具或大声把他吓醒,长达数月摧残,对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多么残酷难以忍受。

黄敏多次与恶警李伟交锋,每次都是大声严厉的曝光邪恶罪行,正面洪扬法轮大法。

现黄敏身体每况愈下,血压增高,排尿困难等老年症状,山东省监狱仍不放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