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狱酷刑 吕永珍出狱日被610劫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吕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迫害,如:吊挂、抻床、毒打、四肢被绑上绳子悬空抻起、警察还叫一个人爬在吕永珍身上压,极其残忍,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

吕永珍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冤狱期满被释放,她一家八人从千里之外来监狱接人,包括一个五岁小孩,全家连人影都没看着。吕永珍被当地“610”一辆车号为:吉D·10017的车劫走,他们和监狱串通,叫监狱把大门打开,车开进去再关上,偷偷的把人拉走。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纠集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在各地操纵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设立洗脑班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

辽源610派的车在吉林女子监狱监区门前等待劫持
辽源610派的车在吉林女子监狱监区门前等待劫持

正在往大门里进
正在往大门里进

劫持完人往出跑
劫持完人往出跑

62岁的法轮功学员吕永珍女士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到集安市头道镇发真相资料时,被集安头道派出所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期间,寒冷的冬天里被恶警扒下外衣、外裤,未穿鞋,站在雪地冻了三个小时,被恶警用两根电棍电腰两侧长达一个多小时。吕永珍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每次都加一大把盐,口渴的喝水,在那样艰苦的情况下,绝食坚持了十一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棍电击

在集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吕永珍不穿号服、不报号、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在非法开庭时,吕永珍讲大法的美好与蒙难、讲“三退”保平安,天灭中共在即。非法开庭审判的录像在集安新闻播放。

吕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临送监狱时,要给吕永珍照像,被拒绝,警察找来两个刑事犯人把吕永珍打倒在地,用脚踩头、腰,强行照像,看守所的所长打了她两个嘴巴子。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吕永珍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关进五楼黑屋子酷刑迫害,邪恶的大队长张淑玲面目狰狞的叫嚣:吕永珍不转化就把她固定在床上,躺瘫她!最后吕永珍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所谓“教育”监区五楼迫害法轮功学员,比蹲小号还残忍。吕永珍在三楼遭迫害后又给送上五楼。在五楼,她受到好几种迫害:跪搓衣板、单脚站着,两只手举过头顶站着,一动不许动,飞机式撅着;恶徒还有逼吕永珍趴在床上,四肢都绑在床上,头不能低下;还有把人放在两个床中间,把手和脚分别绑在两个床上,然后把两个床拉开,让人在两个床间吊着;还有把吕永珍手脚都绑上吊在高处,正、反来回换着吊,反着吊就是头朝地上吊着。吕永珍就这样被从三楼迫害到五楼,从五楼迫害到三楼,就这样连续六次遭受迫害,落下了心脏病,上不来气,胸闷没有力气,还被强迫出工干活。

中共酷刑示意图:“倒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倒挂”

吕永珍被七次强制“转化”与无数次的酷刑折磨:坐板、罚站、吊铐、抻绳、冷冻、长期重体力奴役等等。一次,吕永珍被杀人犯赵丽英、犯人汪秀芳绑在床上长达十天;一次,吕永珍被绑在二层床的中间,被大字形的抻起了空,抻的奄奄一息时才放下来几分钟,在这几分钟内逼她骂大法、骂师父,不骂就继续抻,抻昏就用凉水泼醒了继续抻。为掩人耳目,怕迫害法轮功学员时身上留下伤痕,就唆使犯人汪秀芳抻吕永珍时,把吕永珍的手臂缠上卫生纸,抻两小时换一个位置。逼吕永珍踩师父照片,不踩就继续上刑,犯人汪秀芳经常不许吕永珍吃饭,一饿就是好几天,再叫她猛劲吃,吃不进去就打就骂,撐的肚子老大,直到撐的脸色发青,然后把她手腕上拴根小绳“牵着”遛,嘴还在不停的侮辱谩骂……

吉林省女子监狱所谓的“教育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场所,十年来在监狱长武则兰、原队长曹宏、倪笑红、张淑玲、孙纪生的指使下,恶警想尽各种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车轮战术,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恶警们指使、奖励重刑犯、犹大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帮凶们参与迫害,不用出工,恶警还给高分、减刑,在这种诱惑下,来到教育监区的刑事犯百分之九十八都是来“包夹”、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吉林市六十一岁的妇女陈淑芹被非法劳教过一年、非法判五年,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长春年仅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秀霞女士,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当日由监狱转入中日联谊医院进行所谓“抢救”。家属换衣服时,发现孙秀霞腹部以下僵硬,下身被用许多卫生纸和毛巾塞着,肚脐、腿在往外流白色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