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救人 针对不同的人解开心结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现在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慈悲的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长来的,目地是救度更多的众生,成就大法弟子的果位。这些年来,讲真相救人的项目很多,发真相传单、发真相小册、邮寄真相信、打包邮寄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挂真相条幅、送新年真相台历、大街上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拨打自动真相语音电话、发短信、发彩信等,我都参与了。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1]我悟到救人是多么的紧迫。我看到同修们关于直接拨打真相电话的交流文章,同修们打电话救人做的那么好,我非常羡慕,也很受启发。我认为电话对打这种形式有它独有的特点和优越性。

因为电话对打不受行政区域的限制,讲真相涉及的范围广,面对的众生多,不管众生在哪个省市县自治区,从城市到乡村,不论男女老少、职位高低、阶层行业、性格各异的人,只要电话拨通了,对方接了电话就是被救度的对象,最重要的是能够救度今生今世可能永远都见不到面的人;对打电话只要环境允许,随时都可以拨打,方便省时。电话对打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表现,所以不易动心,不受其表面现象的干扰,尽可能放开把真相讲全讲透。

我是二零一二年六月份开始用手机讲真相救人的。刚开始的时候是发短信,因为我在外地打工,和同修接触很少,长期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不知道短信会被邪党封锁,一张卡发不了几条,就把发短信功能给封了,就经常换电话卡,于是我就决定直接打电话。

刚开始,拿起电话不等拨号,心就突突的跳,本来都想好了要说的话,可是一接通电话,就紧张的不知说啥好了,我就求师父加持我,打好这个电话,救人是师父要的,我怕什么呢?师父没给我“怕”这个东西,所以我也不要。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刚开始打电话时,担心说不好,就在打电话之前,把开头语和要讲的内容都写在纸上,把真相语音电话文字版打印出来,以备在打电话时随时用,因为不知道接电话的是什么人,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面对不同的众生会提出不同的问题,所以我就全面积累讲真相方面的素材,这样不至于被对方提出的问题问住,同时打开他们不同的心结,只要对方接到电话不是马上挂机,就有机会给他讲清真相劝他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现在我没有怕心,如果只有一点时间想打电话,那么拿起电话就打,非常如意。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我辞职后,就开始打电话。二零一四年以后,我和另一名同修每天晚上六点半至九点打电话。打电话之前,发十五分钟正念,先清理自己,然后清除干扰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让众生都接电话都三退都得救。求师父给我的房间下个罩,任何邪恶生命与因素不配以任何借口迫害我。发完正念就开始打电话。同修打一个我打一个,就这样交替的打,一个人打电话另一个人发正念。下面就把我在打电话过程中是如何和众生对话的部份内容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1、针对要钱的:有一次,我把电话打到海南,是个女的接电话,刚说几句,她就把电话给了一个男的,那个男的耍笑的跟我说:“你给我买一张去台湾的飞机票吧。”我没动任何心,非常平静地说:“去台湾的飞机票多少钱一张?你看周永康有900亿,那得买多少去台湾的飞机票啊?可是他在监狱里,他现在想花一元钱坐公交车的机会都没有了,他要知道今天会这样,他能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吗?他不如咱老百姓活的自在。你有多少钱也不如有命啊。徐才厚有八公斤黄金也没能买了他的命。现在有二十多万人起诉江泽民了,一百多万人举报江泽民了,凡是跟着江泽民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跟着他陪葬也不值啊!

你如果会上网,你上百度查一下贵州省平塘县的藏字石,它的断面上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专家考察没有人工雕刻的痕迹,是天然形成的。这不是天意吗?你如果加入过党团队组织不退出来能行吗?你看南亚大海啸几分钟的时间几十万人说没就没了,再说济公抢亲,人们都追到山上,发大水了,人们才知道济公的良苦用心。现在只有我们师父慈悲,苦口婆心让大法弟子救人。

有到外国旅游回来的朋友看到,大法弟子为了救人打着的条幅中写着:“可贵的中国人”,那真是叫人看了,眼泪都往下掉。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你又不搭啥,我花着长话费,这么多电话我就打到你那里,我又不认识你,你真能平安走到未来,也好看看江泽民是怎么上审判台的,那时你会想起我今天给你打的这个电话,一定会为接受今天的建议和提醒而感到幸运的。”

我沉着冷静的把这些话说完了。然后我问他都入过邪党什么组织,他说入过少先队,我帮他起个化名,他就退了。

2、针对不信神的,我就这样跟他讲:“你嘴上说不信神,可是行为上都信神。为什么呢?因为不管是结婚、开业、选房宅,人们都择日子、定时辰、看风水,你不信神是因为你没看到,苦辣酸甜冷热你都看不到,但是都能感觉到是真实存在的,对不对?”这样一讲,一般人都能接受,从而進一步讲真相劝三退。

3、说反党的、共产党给钱的:那是一个冬天,我打的一个电话,对方问我:“你给钱吗?共产党给我钱。”我说:“冬天你穿羊毛衫吗?”他说:“穿啊。”我说:“羊毛衫从生产开始到出厂批发销售直到你买去,各个环节都有税。你不但承担了羊毛衫里含的各种税,你还承担销售者進货时的运费、交通费、食宿费、还有经营者的门市租赁费,这些钱都出自咱们消费者身上,共产党不经商、不开工厂、不种地,它的钱不都是老百姓交的税吗,其中包括你交的,你每天花钱都在交一部份的税。共产党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你说它迫害养活它的衣食父母,神佛能饶它吗?我只是告诉你共产党的结局,它不配我们反对,它不象江泽民有形象能起诉,共产党没有形象,神佛要灭它,说灭就灭了,一下就没了。你要是不退出,就是它的一个分子,受它牵连也不值啊。”这样一讲,他就退了。

4、接了电话没声音但不挂机的:就给他念事先准备好的真相语音电话稿或其它真相材料。

5、针对谁也不相信就相信自己的。有一次,我给我们当地特警部队的一个副队长打电话。他说:“你是法轮功(学员)吧?”我说:“是啊。是我们师父让我们在大灾难来之前救人。” 他说:“你别跟我讲这个,我啥也不信,我就信我自己。” 我说:“你相信自己没有错,是因为你听到的谎言太多了,没有谁值得你相信。但你只对了一半,另一半你怎么办?” 他说:“什么意思?”我说:“有很多你自己的事你真的说了不算。就说毛泽东这一生吧,全中国人都得听他的,不听他的就打倒你整死你,可是直到死,他也没有破解“8341”这个神给他的定数,他的命运最终自己也没能说了算。再说,我们每个人想挣多少钱、想当多大官、想什么病也不得长命百岁,可是自己也说了不算。再说学生吧,高考都想考个好学校,都想考上清华北大,但他自己说了不算,你说对不对?但是我们都知道善恶有报这个理,积德行善做好事,可以改变命运,因为神佛是慈悲的,会保佑善良的,同时神佛也是威严的,也不允许恶人在人间猖獗。所以大法弟子劝你退出党团队组织,是把你从恶境中拉出来,将来淘汰恶人的时候,你就是幸存者。我给你起个化名叫“高德”退党、退团、退队吧,”他说:“嗯。”同时我告诉他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也答应了。

在打电话中,还会遇到骂人的、要美女的,有的说:你们也太痴迷了,共产党不让炼就别炼了,还有要举报的,各种各样的人,针对不同的情况,站在不同的角度讲,当然也有救度不了的。不一一细写了。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被常人心带动,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圆容师父所要的。今天这篇稿只是把自己修炼的好的一面写出来了,旨在把师父给予我的智慧与同修们分享。

打电话的过程,也有很多感人的事。有一次,我给长春市农安县一个政法委副书记打电话。我说:“现在是您的工作时间我给你打电话了,我想跟您说一下法轮功的事,如果您不方便讲话,那么您听我说行吗?”他说:“好,你说吧,我听。”然后我就给他讲法轮大法怎么好,在世界上的洪传情况,劝他退党退团退队,用他手机号码中的一个数字起了一个带有“顺”字的名字,他欣然同意了,我告诉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行。”

还有一个电话是一个小伙子接的,给他起完化名退团退队,他在电话那边使劲喊:“这回我该得福报了,得福报了!”

还有的人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多大岁数了,我说五十多岁了,做会计工作。他说:不是,听你的声音,你就三十多岁。还有的问我姓什么,怎么能见到我,请我吃饭,管我叫大姐的,要交朋友的、还有的说谢谢你,我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师父,就听电话那边说:“那就谢谢你师父吧。”

其实只要多学法,真正的学好法,发好正念,抱着一颗慈悲善良的心,打电话救人的效果就好。仅举一例,因为我帮儿子带孩子,没有固定或连续的时间学法,只能利用零散的时间,能学一段就学一段,能学两段就学两段,哪怕只有五分钟时间,也得抓紧学一点。有一天,我从上午十点开始到下午两点带着孩子断断续续的学法时间较长。然后,我就开始打电话,效果出奇的好,打一个退一个,不到二十分钟,拨了二十个电话,接通的五个电话,都退了,那十五个是无效号码。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我只是动动手动动嘴而已,都是师父在做。如果离开师父,离开大法,我能做什么呢?我什么都做不了。打电话时,口气要缓和、稳重,对方一听,让他感觉到你的善,使他不反感,这样他不撂下电话,就有机会讲真相劝他三退了。

打电话过程中,越打越心生慈悲,同时也去掉了很多心,如怕心、对众生的分别心、讲真相张不开口的心等等,还纠正了自己身体方面不正确的状态。

当然在修炼这条路上,我还有很多人心,我一定学会向内找,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