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延边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据明慧网报道所作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六年吉林省延边地区各市县被绑架抄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64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两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两人。

2016年延边各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人数
2016年延边各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人数

一、骚扰绑架

◎三月三日,延吉市国保和“六一零”、河南派出所十多个警察闯入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吴春延家,非法抄家,绑架了吴春延、朱熹玉等7名法轮功学员。当天上午九点半左右,延吉国保大队郑哲洙等人穿着便衣,破门而入,把学员家里翻的乱七八糟,并将真相资料、电脑和打印机等东西抢走,还把学员个人手里的包和书拿走,给他们每个人照了像后,将学员绑架到河南派出所。晚上七、八点左右,有法轮功学员家里来要人的被放回家,其他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三月四日下午两点左右,又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救助站洗脑班,由各自所在社区来人负责看管。三月十五日,犹大开始给学员洗脑,逼写五书。三月二十二日上午,郑哲洙等人又来审问法轮功学员,并照相、录像。晚上七点左右,省里来人。七点半左右,把所有法轮功学员放回家。

◎三月十一日下午,敦化市法轮功学员敦化市学员学法结束后被劫持,没有回家。三月十一日晚,法轮功学员周阿香家被强行闯入,大法书、资料等被抢走。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共七人,已知姓名的有王荣、阿香、二嫂、小孟、迟艳书。

◎三月十四日十二点左右,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吴玉净在家被绑架。

◎四月三日,图们-青岛火车列车乘务员、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顾振良(男,五十岁左右)下班后在图们站被图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家中电脑等被强行抄走。

◎四月六日上午,敦化市法轮功学员于文华被敦化市公安警察绑架。

◎四月二十日,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与市检察院人员闯到法轮功学员吴春延、安福子、朱熹玉家,强行把他们带到延吉市检察院,逼他们在什么文件上签字,遭三人拒绝。延吉市检察院还发所谓告知书,企图进一步迫害。

◎四月初,珲春市法轮功学员李喜莲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检查出肺结核,体重从一百三十多斤下降到八、九十斤,监狱拒绝放人。李喜莲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身体非常虚弱,咳嗽得很厉害。

◎四月二十八日消息,最近得知,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金英实被非法关押在延吉看守所,一直戴着手铐,头发都变白了,不让家属见。金英实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在和龙帮法轮功学员诉江时被绑架,之后一直不知道她的消息。

◎五月十三日,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闫淑芳,被绑架后于转到延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五月十三日,汪清法轮功学员腾可梅、郭玉平被汪清国保大队官清友一伙人绑架。

◎五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到四点之间,珲春市新客运站附近的小木屋跟前,有两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大法弟子被绑架。

◎五月份,珲春市国保大队警察不断骚扰六十多岁的朝鲜族法轮功学员成莲花,给成莲花打电话说要结去年的案子(成莲花于二零一五年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让她去一趟公安局。当时她和家人一起去了公安局。到那里,他们又把成莲花带到法院让她在已经写好的纸上签字,她没签。后来法院的说没事了让她回家。等过了一个多月,这几天国保大队警察又不断的通过电话,骚扰成莲花和家人,又说让她去一趟国保大队。

◎五月十七日中午,延边州天桥岭林业局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黄家英,和丈夫在家中招待外地来的同学,天桥岭林业局国保大队李少伟、庄延华、于代江、王玉伟闯入家中,非法搜查,庄延华还穿着皮鞋在床上踩来踩去、翻包倒柜。搜出大法书籍《转法轮》及几个护身符,便把黄家英绑架到公安局,不炼功的丈夫也被带到公安局,后被放出。黄家英被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了超过二十四小时后,于十八日下午两点多被送到汪清林业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于六月三日被释放。

◎五月十七日上午十点钟左右,法轮功学员高连英从家中被绑架到公安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血压210、患有糖尿病),没有被拘留,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被放回家,家中电脑笔记本被搜走。

◎五月二十五日早上,延吉市朝阳川镇法轮功学员徐玉芬在家中被(用万能钥匙)闯入的延吉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

◎六月三日下午,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冯桂英被绑架到进学派出所。

◎六月二十七日上午七点四十分,图们市法轮功学员迟素玲,在延吉市坐高铁去吉林市看望被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的嫂子和侄女迟晶媛(两人于五月十二日左右在吉林市被绑架)。当高铁行驶到安图站点时,迟素玲被两个自称安图铁路公安处的警察劫持。到吉林市下车时,被直接劫持回延吉市铁路公安处。下午图们市国保警察把迟素玲依次带到延边医院和延吉市看守所,反复几次检查身体,由于血压太高(达200以上),看守所拒收,当天晚上回家。

◎八月四日,法轮功学员李春万(朝鲜族,六十岁左右),下午四点多上街后,一直没回家。第二天,两个警察到她家,要求家人签字,家里只有九十高龄的母亲和五岁、十四岁的孙子和孙女,没人签字。一听女儿又被警察绑架的消息,老人承受不住精神压力,当场就晕过去了。李春万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八月四日,珲春市法轮功学员成莲花,下午2点多上街后一直到晚上七点多钟也没回家。晚上八点左右,国保大队警察给她家人打电话说,成莲花已经被送去拘留所了。

◎八月八日,和龙市八家子镇菜队法轮功学员王秋杰(音)被八家子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据悉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现在王秋杰被非法关押在龙井看守所,这次绑架可能与诉江有关。

◎八月二十五日消息,和龙市王艳春被非法关押在龙井洗脑班。之前,八家子镇派出所多次去王艳春家,企图绑架。

◎九月五日上午,图们法轮功学员徐淑兰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三部真相手机被非法搜走,随后又被非法抄家,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被抢走。徐淑兰当天下午被放回家。

◎九月六日,七十五岁左右的图们市法轮功学员许秀兰被绑架、抄家,当天晚上回家。

◎九月中旬,图们曲水村法轮功学员刘振礼被国保警察非法抄家,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及大法书籍被非法抄走,人未被带走。

◎九月二十日上午,图们法轮功学员孟凡琴、周桂兰、王玉秀三人在孟凡琴家被五、六个蹲坑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周桂兰随身带的真相电话被非法搜走;孟凡琴、王玉秀被非法抄家,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和真相币被抢走。三人于当天下午被放回家。

◎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延吉市法轮功学员许宝月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在兴安市场赠送台历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社区人员恶意举报,后被绑架到派出所。当晚十一点另一学员回家,但许宝月被转到看守所拘留。

◎十月十五日下午,图们市法轮功学员崔明淑(女,六十二岁),在延吉市火车站检查身份证时被非法抓捕,当时兜里有一本《转法轮》。崔明淑已被延边公安局列入黑名单,被非法关押在延吉北大看守所。

◎十月二十八日下午,珲春市法轮功学员王俭(六十八岁),在家中遭珲春市国保警察绑架、抄家,所有大法书籍被抢走。王俭被非法关押在珲春市拘留所,警察说要非法拘留十五天。

◎十月二十日,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朴镇锡、姜月淑到延吉市邮电局往浙江省金华市邮两箱真相材料。十月二十三日,姜月淑坐车去浙江省金华市,但是可能中途邮电局打开材料,十月二十六日,姜月淑在金华市被绑架。十一月三日,十多个延吉市国保大队警察到朴镇锡家非法抄家,抢走四台机器和很多法轮功书籍和材料,还绑架朴镇锡。

◎十一月十六日晚,龙井市法轮功学员王全战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等物品被抢走。日前,龙井市王全战、张贵清和家住龙池的某夫妻二人,共计四人被警察绑架。

◎十一月十八日凌晨五点,敦化市法轮功学员王伟、李春英等六人被绑架,敦化市国保大队、江南镇派出所冯志杰人等非法抓捕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王伟(男,二十八岁)、王志宝(男,五十六岁)、刘玉兰(女,五十四岁)非法抓捕,并抄走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等资料。被非法抓捕、抄家的学员还有:李春英(女,五十岁)、杜仲花(女,六十二岁)、小隋(男,五十岁),被非法关押在北国之春。

◎敦化市大石头林业局法轮功学员鲁秀英(女,五十三岁),近日被绑架,不知被非法关押在何处。

◎十二月一日,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吴春雁(音)被国保警察绑架,抄走电脑等物品。

◎十二月十日下午两点左右,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全钟律(七十多岁),在延吉市铁南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延吉市公安局建工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派出所来电话让全钟律去一趟。当天,他们夫妻一起去了建工派出所。警察让他在一张纸上签字,然后带他去了延吉市检察院。据说全钟律的资料已经上报到省里。

二、非法判刑

◎图们法轮功学员崔明淑,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底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因本人依法行使公民权利提出上诉,仍被关押在延吉看守所。

◎珲春市法轮功学员李喜莲,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被绑架。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在此期间她的身体非常虚弱,咳嗽得很厉害。二零一六年四月初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六月有消息称,李喜莲被检查出肺结核,体重从一百三十多斤下降到八、九十斤,家属说人都瘦的脱像了。但监狱拒绝放人,说是能治好。

三、迫害致死

龙井市法轮功学员梁秀珍客死异乡

据明慧网报道,吉林省龙井市法轮功学员梁秀珍因坚持信仰,长年来遭受残酷迫害,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在山东威海租住房处含冤离世。

梁秀珍全家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丈夫修炼三天,肝腹水就好了,全家人的身心状况都得到很大的提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梁秀珍全家人因坚持修炼,遭到中共当局残酷迫害,其中五人共八次被非法判刑、劳教,身体遭受酷刑、药物等残酷迫害,女婿蔡福臣被迫害致死。梁秀珍曾在劳教所内被强行输入损害神经的药物,常年瘫痪在床,骨瘦如柴,并从二零一三年开始渐渐失去语言能力。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梁秀珍和丈夫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讨公道,被五、六个警察抓住头发连拉带拖,遭到警棍毒打。两天后又被绑架回当地,当地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姜英劳指使警察猛力打梁秀珍的嘴和头,打的她头昏脑胀、口鼻出血。梁秀珍的丈夫被打倒在地,警察金应允用皮鞋狠劲踩他的手,一直打到他起不来。二零零二年,在警察姜英劳指使下,梁秀珍被强行打了一针损害神经的药物,导致她左腿疼痛多年,不能正常走路。

二零零五年,警察再次绑架梁秀珍的丈夫及儿子。警察卜宪全逼梁秀珍在所谓的非法抓捕令上签字,因梁秀珍不签,被卜宪全用皮兜猛力打脸部,踢她的腿和腰。从第一天上午一直打到第二天半夜三点,打得梁秀珍不能行走,腰直不起来。

二零零六年五月,警察再一次闯入梁秀珍家,抢走一本《转法轮》,并将她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个月之久。后来梁秀珍非法判四年,劫持到黑嘴子监狱。因梁秀珍不放弃修炼,监狱警察教唆犹大及邪徒用各种方式折磨她,从早上五点起一直强迫罚站到晚上十一点半。二十天后,梁秀珍的双脚肿的穿不了鞋,脚痛的不能站立,感到浑身冒汗,心慌胸闷摔倒在地时,有一恶徒还扬言“监狱给死亡指标了,死几个人不算什么”。

二零零九年十月末,梁秀珍出狱回家,退休金被邪党人员私吞了。她找到原单位,单位说是“六一零”让停发的。而“六一零”主任李浩却对梁秀珍叫嚣:“你被开除了,不给退休金了。”咨询到律师,律师讲停发养老金是违法行为。梁秀珍据理力争,单位才不得不补发了她的养老金。然而二零一零年后,他们再次非法停发了梁秀珍的养老金,直至梁秀珍去世前还在经济上迫害她。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王燕遭迫害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报道,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王燕,在劳教所的残酷迫害下身体严重受损,回家后一直无法恢复健康,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王燕是延吉市朝阳川镇长青菜社一队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事实真相,两次被警察绑架并送入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王燕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警察绑架后被送入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十八个月,期间遭受了强制洗脑、奴工劳动等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王燕在家中被延边州公安局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抄走大法资料和电脑等私人物品,再次被非法劳教十五个月。

劳教所警察为了迫使王燕放弃修炼法轮功,多次将她关入小号迫害,遭受的酷刑包括:电棍电击、长时间罚站、强制洗脑、奴役劳动等等。残酷的迫害致使王燕的身体严重受损,由脚开始到腰部全部出现水肿。

出劳教所时,王燕已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行走,无法干活儿,严重受损的身体一直没有得到恢复,情况甚至越来越严重。离世前三个月,王燕的腿脚严重浮肿,行动不便,面色苍白,头发大量脱落,口腔溃烂、强烈咳嗽,不能正常进食,仅靠喝点粥维持。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凌晨三点四十分,王燕含冤离世。家中留下一个还在上学的儿子和以开出租车为生的丈夫。

四、迫害案例

榆树邓丽娟被绑架在延边 敦化市法院阻挡律师辩护

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女,一九六八年出生,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一家三口沐浴在大法中快乐的生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邓立娟和丈夫郑福祥只为说句公道话,就遭受到中共残酷迫害。郑福祥在长春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当时邓立娟被迫流离失所,甚至没能赶上和丈夫说最后一句话;儿子才十三岁,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不幸车祸死亡……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邓丽娟在敦化市某小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敦化市巡警绑架,遭到巡警王飞宇、张志强的酷刑折磨,把酷刑折磨后形成的材料报到检察院,对邓丽娟进行非法批捕。检察院办案人员梁二胜,把所谓案件推到法院,安排进一步迫害。

家属为邓丽娟请了北京律师,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律师分别到敦化检察院、法院办理了相关手续,会见了邓丽娟并顺利阅卷。二零一六年一月,法院和律师商量开庭时间,因为律师忙,商量往后延一延,法院当时也同意了。后来律师再和法院沟通时,法院却以律师不是本地律师为由,阻止律师出庭辩护。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邓丽娟家属去敦化法院找到法院分管此案的法官王翠玲了解情况,王翠玲却说她说了不算,是律师同意退出的,还说邓丽娟也同意。当时邓丽娟的老父亲说:我们昨天还和律师联系,律师没有退出,为什么不许我们请律师?王翠玲回答这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是上边(指吉林省政法委“六一零”)规定的。三月二十五日,家属和律师再一次到敦化,会见邓丽娟时,邓丽娟说没同意法院派律师。而此时王翠玲推托有事不见律师,电话中告诉律师去找“六一零”。后来家属找到敦化市“六一零”的人时,他们却推托说“这是省里的决定,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敦化市法院在龙井法院处对邓丽娟进行了非法庭审,参与非法庭审的有审判长周济民、审判员王翠玲、公诉人梁二胜等。在庭上审判员问邓丽娟还炼不炼了,邓丽娟回答:我原来是淋巴癌患者,就是炼法轮功好的。

'酷刑演示:<a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邓丽娟还讲述了她刚被绑架时遭到敦化国保大队警察酷刑的过程:“当时不让我睡觉,给我坐老虎凳,往我身上浇凉水,薅掉我很多头发,新长出来的都是白头发。”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邓丽娟还说:“当时要把我送看守所时,给我检查身体,发现我得过淋巴癌,身体不合格,拒收。一个他们叫他强哥的警察,跟他们嘀咕了什么,就把我收下了。”

相关人员电话:
梁二胜0433-6339081、17604339740
周济民0433-6339418
王翠玲17604330656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