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非法判刑 广州罗小娟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下午四时左右,广州法轮功学员罗小娟在番禺区大夫山森林公园南门附近讲真相时被绑架,同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曾少美,两人现已被劫持进番禺区拘留所。

罗小娟女士,三十五岁,原籍广东省清远市英德(县级市),现居广州。二零一二年曾因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在看守所遭严重精神迫害,至少三次被野蛮灌食致昏死,回家后一度精神恍惚;时隔四年多,身心刚恢复不久的罗女士再度被绑架、关押,令亲人非常担忧。

一、从小聪颖过人,却被“怪病”困扰,修法轮大法摆脱“噩梦”

罗小娟从小一直都是优等生,聪颖过人,勤奋好学。四年级时,曾因体育课上弄伤腿筋,不能走路,不能上学,她在家自学,期末考试仍考了全班第一。高中时担任班长,品学兼优,备受老师和同学认可,并以优异成绩考入广州某重点大学,毕业后,被香港汇丰银行(广州天河区分行)聘用。

罗小娟虽然读书一帆风顺,高中时却得了一直“怪病”:经常做“恶梦”,梦见有个人掐她的脖子,非要掐死她才罢休,掐得她呼吸不了,很痛苦,常常在挣扎中惊醒过来。这个“恶梦”困扰她很多年,家人用了很多办法都治不好,甚至求巫医神婆、算命先生,被骗了不少钱,病却没治好。

二零零六年,罗小娟怀孕期间,这个“恶梦”中的人又出现在她的梦中,掐她脖子,她很害怕,就和丈夫梁东说了这件怪事。梁东想起了他以前修炼的法轮大法(法轮功),知道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效果神奇,而且是教人向善的正道大法,电视上的报道都是假的,都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他为妻子请来了一本《转法轮》

罗小娟看过《转法轮》后,觉得很好,明白了很多人生道理,下决心修炼法轮功。自从罗小娟修炼法轮功后,困扰她多年的“恶梦”再也没有出现过。修炼半年后,折磨了她十五年的慢性鼻炎,也奇迹般得好了。

罗小娟不但身体好了,而且时刻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放淡名利,凡事为别人着想,主动承担两个妹妹的学费,为妈妈分担房款,带头出钱送外婆去老人院,逢年过节召集各位姐妹带老人吃团圆饭,外婆很满意,夸她有孝心。有时回老家,一条村的老人她个个都给点钱孝敬他们。罗小娟身心的巨大变化带动她的母亲、妹妹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二、坚持修炼做好人、讲真相,被绑架判刑、野蛮灌食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周六)晚,梁东、罗小娟夫妇被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抄家。恶警抢走了他们的几台电脑、MP4电子书、法轮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大量真相币以及他们的护照、港澳通行证、身份证、小孩户口簿、现金等等。据悉,那次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统一行动,波及省内外,前后大约三十多人被绑架,他们所在的学法小组、资料点全部遭破坏。

罗小娟被劫进越秀区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年多时间里,遭受了严重的精神迫害,因绝食反迫害,至少三次被野蛮灌食致昏死,送去医院后被抢救醒过来,她自己说在看守所死过几回。

为了营救女儿、女婿,罗小娟的母亲罗金凤带着三岁的外孙(罗小娟的儿子)、上了年纪的老母亲(罗小娟的外婆)一次次跑法院、跑检察院、跑国保大队,找警察、找政府工作人员、请律师等等,讲真相、要人,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好心人。

一位派出所所长对祖孙俩很同情,说人如果是他们抓的,看到你们一老一小这种情况,他就放人了,但是人是国保大队抓的,已经送看守所了,他也没有办法。

检察院不想判,把案子退回公安三次,但公安一定要判,检察院的人对罗金凤说:如果你家孩子不炼了,就可以放回来,炼就不行,人家一定要判。检察院的人也没有办法,好心的给了她几百元,说:你回去好好带这个小孩、带好老人,实在带不了,就把小孩送孤儿院吧,等他父母回来,再接回来。

法院的人看到身体虚弱的罗女士抱着幼小的孩子,牵着老母亲来要人,也升起了同情心,说:你小孩的情况我清楚,他们其实也没犯什么法,不就是因为炼个功吗!

二零一二年四月,在罗金凤和律师以及法院、检察院等好心人的努力下,罗小娟被判缓刑(非法判刑两年,缓刑三年),梁东被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后,罗小娟回到了家。

三、持续的监控骚扰,迫害的精神创伤导致家庭破裂

罗小娟刚回来时,“六一零”、警察和居委会等经常不定时的来家里骚扰,或者把她带去审问。为了躲避监控、骚扰,她们被迫搬了七次家、八个地方,没有固定的住所。

罗小娟刚回来时,精神状态也很差,精神恍惚,意识不清楚,到了小区附近,都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里,要往哪个方向走;甚至男女厕所不分,经常自己干了什么事都记不得,以致罗小娟的母亲非常担心,走到哪里都要看着她,怕她出意外。

为了生计,母女俩开过一间小卖部。刚开张,就屡遭恶人骚扰、刁难、恶意滋事,妄图查抄小店,搜查真相币。一个月内,连续发生多起恶意抢劫、偷盗事件。赚的还没有被偷走、抢走的多,小店勉强支撑两个月后,就开不下去,被迫卖掉了。

小店卖掉后,举家搬往广州番禺,又被恶人安装了窃听器。罗小娟的银行账户也被监控。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下午,罗小娟和家人外出时,家中部份物品被盗。罗金凤家还被陌生人开锁进来。诸如此类的恐怖怪异的事情不时发生。以至于罗金凤的小女儿都不敢一个人住,要与人合租。

小店被迫卖掉后,罗小娟试着找过几份工作,曾在幼儿园当过老师。一天上课,她突然泪流不止,上不下去,想起在看守所几次受迫害、差点被迫害致死的事情,心里很难过,感到精神压力很大。过去受迫害的经历、邪恶环境的逼迫所造成的心灵创伤和精神压力让罗小娟很长时间无法正常工作。

回家很长时间后,罗小娟的精神才逐渐恢复正常。她回来一年多后,丈夫梁东经过三年迫害,从四会监狱回来了,身体状态很不好,血压很高、皮肤瘙痒、长水泡,尤其精神状态很不正常,压力下放弃了修炼,完全象变了一个人,要求罗小娟放弃信仰。罗小娟坚持信仰,两人办了离婚。又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在中共迫害下破裂。

后记

离婚后的罗小娟坚持“真善忍”信仰,生活充实、精神愉悦,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真相,坚持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她因讲真相,在番禺大夫山森林公园(市桥街禺山西路668号)南门附近再度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于番禺拘留所。

罗小娟没有做违法的事,她坚持信仰,在自身被迫害、经历痛苦、遭受不公正对待的情况下,和平的讲清法轮功真相没有错,受到宪法的保护。希望善良的人们关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