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高级工程师刘志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凌源市炼钢高级工程师刘志富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1999年7月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他被非法判刑6年,被钢厂强行下岗、生活费也不给;妻子受到了严重的惊吓,身体每况愈下,腰脱、血压高、失眠等疾病缠身;母亲、哥哥、姐姐含冤离世。

58岁的刘志富1994年修炼前身体曾患有过敏性结肠炎,身体非常虚弱,通过修炼法轮功,用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提高心性,病痛很快消失了,人也变得年轻了,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道德品质也提高了,在家里是个好父亲、好丈夫,主动做家务;在单位,不争名不夺利,踏踏实实努力工作。

刘志富在凌源钢铁公司技术部工作,老年同事多,算是年轻的了(当时四十来岁),所以身兼多职,别人不愿做的事他都主动的做了,经常帮助他人,受到单位领导的多次表扬。

下面是刘志富诉述他与家人遭受的迫害:

1999年7月江泽民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六年之久的浩劫之中。

六年的牢狱迫害

2000年9月,我们几个人相约到北京上访,在住处被北京警察绑架到丰台区看守所,多次被非法提审,五天后被当地公安局非法绑架到凌源拘留所,非法拘留两个半月(75天),关押期间被抄家,遭到非法审讯,虐待,洗脑等,随后被国保大队勒索3000元放回家。回家后被钢厂强行下岗,不签“不炼功”的保证书,下岗生活费也不给。

2001年10月22日,由于向世人讲真相,被凌钢保卫处绑架,非法关押在凌源市看守所,遭国保大队的王海多次辱骂、殴打(打完人后做笔录说没有逼供,逼我签字),并非法抄家(未出示搜查证等有效证件),非法审讯,整夜不让睡觉,虐待,在这期间,给吃的是掺沙子的粗玉米面窝头,和盐水煮干萝卜条或干豆角,无法下咽。

被折磨十个月后,我被凌源市法院非法冤判6年。在此十个月期间,我家属找到钢厂索要我的下岗生活费,钢厂不给;要求买断工龄也不允许。最后被法院冤判后,接到了凌钢对我开除厂籍的通知书,至此,在凌钢工作了近二十年的我,一分补贴没得到就被开除了厂籍。之后被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

在这整整6年的牢狱迫害中,使我亲眼目睹并亲身经历了中共政权对法轮功修炼者从精神到肉体惨无人道的非人折磨与迫害。在沈阳二监狱,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窝头和稀糊,远远的就能闻到刺鼻的味道,菜是白菜萝卜汤。每天强制劳动十五、六小时,有时还加班二、三小时。沈阳第二监狱是化工厂,生产“东北”牌胶靴,主销国内,有时也生产外销货,销往日本、美国、欧洲。不仅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高,厂房内橡胶味加上橡胶硫化的废气,让人喘不过来气,长时间的这种劳动环境,人极易得肺结核病和其它病症。橡胶厂的犯人有一半以上得肺结核,监狱也不给好好医治,只给一些去痛片和消炎药。

由于我坚定信仰拒绝转化,他们对我强制劳动,两次被关禁闭,使我遭受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刻骨铭心的痛苦与伤害。

家人受到严重伤害

由于我被非法抓捕,给妻子、女儿、父母和家庭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与伤害。女儿正在读初三,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冷落、挖苦,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打击,原来成绩在学校几百学生中排前五名,一度造成孩子厌学,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妻子原来得了许多病,如低血压、低血糖、痛经、风湿、胃痛、神经性头痛等,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了健康,工作、生活积极向上。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随着迫害的加重,妻子也逐渐放弃了修炼,特别是我几次被迫害后,妻子受到了严重的惊吓,身体每况愈下,腰脱、血压高、失眠等疾病缠身。特别是二零一四年发现她肾上长了一个肿瘤,经检查确诊为透明细胞癌并做了肾切除手术,经询问专业人员得知该病起因是由于惊吓所致。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绑架后,消息传到老家,哥哥刘志昌听到后一时着急突发脑出血,不治身亡,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母亲知道我被绑架后,日夜思念,经常夜里被噩梦惊醒,终日忧虑成疾,身体日渐消瘦,于二零零四年十月,突发脑出血死亡。姐姐刘素兰担心我的安全和健康,多次到沈阳二监探望,每次都泪流满面,依依不舍,对我的安全忧虑和两个家庭的拖累,也患上了高血压,在二零一零年突发脑出血不治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