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就是这么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最近,我经常问丈夫:“二十多年前能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幸福吗?”是啊,二十多年前的我,不要说幸福,就是连做一个不卑躬屈膝、不溜须奉承、能堂堂正正表达自己真实的人,都没有信心。修炼十几年了,大法使我们脱胎换骨,生命重塑,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平稳的走到现在。下面就把我们夫妻一同修炼大法重获幸福的经历与大家分享。

一、修炼前后两重天

修炼前,我们夫妻都患有多种疾病,医生说我五十多岁会高位截瘫,丈夫每天都带着急救盒,家里的中西药总是成堆成箱。

我自幼就喜好文学,从小学三年级就终日捧着小说不释手,因而也就养成了多愁善感的性格。同时也总喜欢从文学的角度去处世,自卑与自傲融合在自己的肌体中,与这个世俗的社会格格不入。那时的我,就象师尊说的:“他就老是觉的自己应该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1]又由于我与丈夫爱好、性格差异都太大,我们几乎是想不到一块,说不到一块,吃不到一块,玩不到一块,夫妻感情也似乎走到了尽头。

当时,我就职的工厂也濒临破产,孩子的工作婚姻都麻烦不断。整个家庭都笼罩在愁云与阴霾中。尤其是病痛的折磨,使我深感活够了,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就在自己觉的生命已难以继续的时候,丈夫终于在八方寻找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半年后,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断然告别了自以为高雅而又能伴我一生的爱好——跳舞。

随丈夫第一次参加完公园的集体晨炼(炼法轮功一至四套功法),我就觉的与跳舞完全不一样。跳舞只是在自己的爱好中寻找欢乐,除了在舞蹈过程中得到欢乐的刺激外,一旦回到生活中,依然病还是病,痛还是痛。如果再招来点是非,那就更是痛上加痛了。炼功就完全不一样了,参加集体晨炼,能感觉到自己已溶入强大的能量场,有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出,一直洋溢在心田,暖暖的,喜喜的,整个一天都那样。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今天修炼的近二十年,这种喜悦,这种幸福就始终伴随着我们。我心中因忧郁而积累坚冰的融化,我和丈夫各种疾病的消失,尽在不知不觉中。现在,我们修炼大法快二十年了,我们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医保卡什么样都不知道,简直就是与医院和药品绝缘了。十几年来,我和丈夫每天一起学法,一起炼功,一起探讨和做好三件事,事事都能想到一处,说到一处,做到一处。那种快乐,那种和谐,是我二十年前连想都不会想到的。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前,我们每天早起一同到公园里炼功,然后上班,晚上一起学法。星期六、日到各地集体洪法,集体学法,那段日子是一生中永远难忘的最幸福的时光。

二、风雨飘摇中 依然坚修大法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出于一己私利和妒嫉,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展开了全面的、惨绝人寰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骇人听闻的迫害。

那时,我和丈夫刚登上法船一年多,就独自在这狂风暴雨中颠簸航行。在过去集体学法炼功时从未打听过别的同修的姓名,更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没有集体修炼的环境,别的同修自然就联系不上了。好在我们夫妻是同修,有师有法,我们始终都未感到孤独。那时我经常给对修炼大法不理解的人说:走進我们心里的东西,是谁也拿不走的。的确是这样,无论单位、派出所搞什么谈话,什么学习班,丝毫没有动摇过我们修炼大法的决心。那时我们退休后都在私企上班,每天早上炼静功,晚上下班炼动功,听师尊讲法,几乎没有间断过。

电视片《风雨天地行》片头解说词中有:“真的勇者,穿越红尘的喧嚣,回归至真至善的心灵,历经世间一切苦难,而那份坚持依旧岿然不动。”“也许有一天,这世上的人们,无论贫穷或富有,会发现自己真正幸福的源泉——诚信、善良和坚忍,都曾经在那个风雨飘摇中的夜晚受到过这棵参天大树的呵护。”是啊,师尊把真、善、忍这无比珍贵的大法洪传世间,又不辞千辛万苦把大法弟子推向神路,这就是我们修炼人幸福的真正源泉。

尽管我们修炼的路一直都比较平稳,但在中国大陆,江魔头利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竭尽全力镇压下,我们也有过胆怯,也有过迷茫,也有过魔难,我们也都是凭着对师尊对大法的坚信,“念正心宽化险夷”[2],一步一步艰辛的而又是非常幸福的走过来了。

三、丈夫的几次大关

师尊说:“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1],“你想修炼,就修炼上去啦?你要真正的修炼,马上就遇到生命危险,马上就牵扯这个问题。”[1]“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丈夫经历了几次较大的魔难,完全是在师尊的保护下,平安的走过来了。

(一)车祸

七二零迫害发生后不久,丈夫晚上下班在骑车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又弹到对面快速驶来的十轮大卡车侧面摔到地上,当时就迷糊了。当意识恢复时,已被面包车的司机和他妻子扶到路边的台阶上坐着了。司机让我丈夫上医院,丈夫说不用,一切我自己负责。同时请他们把自行车推到自己身边,把散落在马路上的书包和物品捡起放在车筐里。在这个过程中,大卡车司机急忙说没我什么事,我走了,然后马上开车走了。面包车司机看我丈夫一再坚持不上医院,过一会也开车走了。丈夫在马路边休息了近一小时,很艰难的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回家后,他也没告诉我,只是说加班回来晚了,照样炼功学法。后来我发现他老咳血,问他说是工厂干涮锡闹的,我也就没在意。一直咳了两个多月才好。

(二)流鼻血

丈夫是海边长大的,喜欢吃海鲜。修炼前冠心病、高血脂、低血压、肝脾肿大、消化系统很不好,常年食欲不振,看见饭菜就发愁,不认识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病秧子。在这种情况下,吃了海鲜也没有出过大问题。而在出车祸后大概半年,一天下午吃了海鲜,晚上就流鼻血不止。纸堵不住,冷敷也不管用,索性就用枕巾捂住鼻子任它流。当时虽然有点着急,却不害怕,知道这是师尊在用换血这种方式给清理身体。流出的鼻血湿了半个枕巾才止住。而后他喜欢吃海鲜的执着也就去了。从修炼后,食欲越来越好,人也胖了,气色也很好。

(三)两次被另外空间的重物击中

还有两次,丈夫被另外空间的重物击中。一次是骑着自行车走在大街上,一次是在我家楼下,都是大白天,突然从空中飞来重物,第一次砸在他左前额,第二次砸在右眼眶。当时都是周围没有人,也看不见砸头的东西,只是被砸的部位突然肿得很高,觉的很痛。这又是来取命的,又是师尊给承受了。皮肤青紫了好几个月才消退。

(四)带状疱疹

去年夏天丈夫出现带状疱疹的病业状态。带状疱疹俗称转腰龙,就是在腰部以下长水疱,据说水疱长满腰围一圈就会要人的命,对常人来说是很可怕的。丈夫什么时候长的疱我不知道。

只是一天下午,我们都在做真相资料时,他带着特别难受的腔调对我说:你快拿针给我挑挑吧,我实在胀的太难受了。我解开他的衣裤一看,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右后背从腰起,整个臀部一直到大腿,密密麻麻布满了蚕豆大小的水疱,个个都胀的鼓鼓的,难怪他说难受。我告诉他,我不能给你挑,那是常人的办法,现在你只能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还不能躺下,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我们还有那么多的事要做。

那还真是在考验他,天热,这两天打印机送出去修了不行,又送出去,明天还得去取。我说要不明天我去取打印机吧。丈夫说还是我自己去取吧,需要做的资料那么多,再说打印机又那么重,路又那么远,我再咬咬牙就过去了。“吃苦当成乐”[3]嘛。就这样我们继续各自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好像他身体根本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一个星期后,水疱就全干了,内衣和内裤一点都没有脏。师尊在谈到病业时说:“那么我们修炼的人除了师父给消的业以外,自己还得还一部份,所以会有身体不舒服,象有病一样的感觉,修炼就是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象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层都有病业,那么就得从最中心给你清理身体,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来人会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险。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两个,这样人能过的去,在难受的过程中又还了业,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4]明白师尊讲的法理,在常人看来很可怕的病,而我们有师尊管,什么都不怕。

(五)触电

前些日子我家改装电线线路。工人走了以后,丈夫去收拾旧电线,我在另一边做资料。突然随着轰的一声,一个大火球从丈夫收拾旧电线的房顶飘过来,丈夫也从一米多高的梯子上一下摔到两米多远的电视机前。我赶快跑过去扶住已坐在地上的他,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马上和我一起念。一会,他笑呵呵的说,没事了,赶快给装修公司打电话。后来工人回来处理了一下,说要帮我们把旧电线收拾到书籍杂物里的靠墙处,丈夫说不麻烦你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这下丈夫就小心点了,截断的旧电线就飘在书堆上,丈夫用试电笔一试,还带电。又赶快打电话,第二天公司来人,在丈夫的协助下才弄好。真玄,第二次要是工人把旧电线埋在书堆中那就太危险了。这又是靠师尊的呵护。

事后,我对孩子说,修炼人真幸福。你爸都是奔八十的人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一点事都没有。要是常人可能就会扭筋折骨了,甚至会与装修公司理论理论,追究责任,要求赔偿什么的。

四、在做真相资料中修好自己

我家这个小资料点已经运行十年了,回首也是幸福无比。

(一)师尊苦心安排,小花平稳绽放

七二零以后的几年间,自己不会上网,每天除了在家学法炼功外,除了对周围的同事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所受的迫害外,对正法的進程一无所知。师尊看到了我们俩对大法坚定不移的心,安排远方的新学员联系上了我们,为我们带来了电脑,教会我使用加密电脑、上明慧网。我们这才发现被落下太远了。也在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我退休后,从未求过职,可总有机会到多个公司打工,并且一个比一个对使用电脑的程度要求要高。在那些公司打工时,虽然自己不会上网和打印(都是年轻人在做),总算是目睹和了解了其间的种种,自己也会使用xp系统(那时我在公司主要使用 Excel和数据库做管理),所以,当时新同修教我上明慧网也就比较容易了。

一上明慧网,我们真觉的汗颜,荒废了好几年的时光。那么多新经文,真想一口气读完。于是买了打印机,还用三号字打印出来(那时不知道这是不规范的),学了师尊的新经文,才知道修炼不只是学法炼功,还要讲真相救人,还要发正念。三件事都要做好,才算是大法弟子。

要讲真相救人,就要有真相资料,我自己就摸索着打印真相传单、期刊、做护身符。做好我们就出去发放,邮寄。我家的一百多位亲戚,都为他们做了三退,都得到了我们的护身符。后来我又学会了刻盘,打印光盘,编辑图片,制作大法书籍和真相卡片等。有一位亲戚还拿出一千多元钱让我们做真相资料。他说他以前找工作都是一千到两千元的工资,三退后一下就找到五千多元的工作了。这钱给你们多做资料,多救人,后来我把这钱送给了更需要资金的资料点。

随着自己技能的提高,心中就有一个念头闪过,如果能给别的同修提供真相资料该多好。真是师尊随时都在我们身边,我们想什么都知道,安排多个同修的多方联络,把正处于急需师尊新经文和真相资料的几十位老年同修与我认识了。第一次任务就是除了每周明慧出的真相资料外,还有几十本师尊当时的新经文。从此,我和丈夫便开始了十分繁忙的资料点生活。

需要一提的是,与这几十位老年同修的召集人熟悉后,我知道了,我与她的联系,师尊早在我刚上明慧网时就把她的特征展现给我了,感恩师尊的苦心安排。

(二)除去魔性,修出佛性

这些老年同修中,除了八十多岁的召集人学会了电脑和上明慧网外,还有一个近七十岁的同修会上网,其他的都不会电脑,有些甚至都不识多少字。所以他们讲真相救人,需要很多的资料。大大小小的真相不干胶,各种形式的真相小挂件、真相光盘、期刊、真相信、护身符、真相包……这些真相资料都需要我们去做,同时还得考虑老年人的特点,把明慧网的资料编辑成他们携带和出手方便的形式。对眼神不好的同修,我们还要把资料一份一份给包装好。

我的性子比较急。几十年从事的都是独当一面的工作,又养成了事无巨细,尽量做到让别人挑不出毛病的作风。刚承担起这份做资料的任务,我压力很大,经常都是三台打印机,三台电脑同时运作,完全把做真相资料当成在赶时间赶任务,忽视了修心性。真是越忙越急,越急越累。“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5]自己思想不在法上,魔性就干扰。修炼前因为各种神经疾患,颈椎病,左半身萎缩,医生曾建议不要使用电脑。现在这么长时间使用电脑,整个后背又出现了象背着锅似的沉重酸痛,左半身麻木,自己就担心会不会旧病复发。这种魔性的干扰没维持多久,随着我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坚持向内找,修去自己的急躁心,干事心,正念、坦然、轻松的做真相资料,不但病痛假相消失了,我的眼睛也不干涩了,视力也比过去好了,学法都不用带老花镜了。“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实你的佛性。”[6]修炼就是这么幸福。

(三)幸福尽在和谐中

修炼近二十年,夫妻同修的幸福,既体现在风雨飘摇中的相濡以沫,更体现在对大法诸事处理的和谐中。

做真相资料,开始我负责电脑操作,编辑打印制作,丈夫负责购买耗材,资料的裁剪,真相碟片的检查(我们做的每一个真相碟片都播放开头和结尾)、过塑等他认为的粗活。量大了后,丈夫主动分担了护身符、各种小挂件、小粘贴的多次裁剪修整热塑这些量大而又细致的活。使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开发更多的同修喜欢的救人项目。

做大法书籍需要冷裱。开始我一个人做,老是出现皱纹,以致发展到我都不敢做冷裱了。后来丈夫和我一起做,他在一边推,我在他对面拽着薄膜,成功率几乎是100%。

有许多同修要给我们钱做资料,我们都说不要。我告诉他们,我们做任何大法的事,花多少的钱,我们都不用商量,而我们的退休金根本就用不完,我们还经常给需要经费的资料点捐钱呢。

还有一次经历,尤显夫妻同修的心想一处。外地有一处房需要卖,价钱不理想,一直没出手。一天,同修找到我,(那时我们住在外地)说有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现在无处可住,能不能在你那房里住一段时间。还没等我回答,她马上又说,我们家也有房,但我们家先生不同意,你们家可以吧?要不要回去商量一下。我说没问题。可不,我与丈夫一说,他不但同意,而且马上备齐了日常生活的必需品送过去,那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当天晚上就搬進去了。有意思的是,以后我们的房子在上网半小时后就卖出了我们要的价钱。连我们孩子也相信这是我们师尊在管的。

去年诉江,我们毫不犹豫提笔诉江。都得到了信函妥受的回复。

平时在修心性方面,也是互相提醒,互相帮助。去年清理神韵光盘及相关资料,我开始真舍不得,想把镜像留下来。丈夫说,不行,听师父的话,不能打半点折扣。于是我们一起把多年留存的神韵光碟,电脑、移动硬盘、U盘及种种存储器里的神韵光碟资料都通通清理了。

我记忆最深的一次,丈夫提醒我修心性,是在做真相资料不久。喷墨打印机需隔一段时间要清零。我第一次独立清零时,试了好几种软件都不行。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我只得求师尊加持,一下就OK了,我高兴的从凳子上跳起来,嘴里说着成功了,成功了,向丈夫那边跑过去。丈夫说,干嘛呀,吓我一大跳。我说,我清零成功了!啊,这是欢喜心又起来了!丈夫说。我马上也意识到又是常人的魔性出来了,平常我的欢喜心特别多。打坐时,只要看见好一点的,感觉稍微舒服一点,马上就兴奋;资料做的顺利,图片编辑的满意点,都会高兴……。师父讲:“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对法本身还不能坚定是修不了的。”[7]我们经常用师尊的这句法提醒自己,现在我觉的平静多了。

虽然修炼近二十年了,我们的人心还很多,被旧势力干扰也很厉害,特别是炼静功、发正念睡觉、倒掌,长期没有突破,思想业很重,严重影响学法入心,这些我们会在今后的修炼中努力修好。

我和丈夫的一生,经历了二十年的不和谐不幸福,也经历了近二十年的非常和谐,非常幸福,这都是修炼法轮大法得来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