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 快拿起神笔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今天早上,师父又把法打到我脑子里了:“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1]。昨天因女儿出嫁用钱的事,我与丈夫想法不一致,已能做到心不乱,非常平静,不象过去那样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是得益于去年我写法会交流文章时,去掉了不好的心,把我不好的人心暴露出来了,师父的法帮我清除了败物,不好的物质不存在了,同时,帮同修整理文章中,看她们修心的过程,实际上,也在帮我去掉执着心,同修就是互相的一面镜子。这个过程让我受益匪浅,我觉的应该写出来,赶紧跑到房间拿起笔和纸,记下了我心中的感受。

二零一六年,明慧法会征稿时,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自己,当时我象风一样冲出门去,逢同修就说:明慧法会又开始了,写交流文章吧?同修说:不会写,写不好。我说:我帮你。又碰到同修,我说:明慧法会开始了,写交流文章吧?同修说:我没什么写的,我不写。我说:师父不看你写文章的长短、好坏、就看你这颗心,这份诚意。晚上,我还特意跑到难得碰上面的同修家,告诉她明慧法会开始了,赶快告诉你这块的其他同修,要是有不会写的,我帮你们。

我坐下来想,同修们都在思考,我先把自己的写了吧。就这样,我就开始了写法会文章,我觉的不会写,不象诉江状,有一个固定模板,只把每个同修的个人经历填進去,真实、清楚就行了。但这是修心的体会,这要法理清楚,层次分明,详细得当,说理明确的文章。

可一提笔又不知从哪开始。坐了一会儿,师父看到了我想帮同修的这颗真诚的心,师父帮了我:先想到哪写到哪,把骨架搭出来,就这样很快就搭好了。这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写出了自己被常人一说心就被带动还不自知的那种状态,解体了这种黑色物质后,那种殊胜和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回过头来,再去约同修写文章时,刚到同修的楼下,同修正好从外面回来,不迟不早。以后几次约别的同修写文章,都是这样,同修不是正准备出门,就是刚准备進门,正好在这当口上找到了,一点都不耽误时间。正如师父说的:“如果能够用纯净的心去做神圣的事,那才是真正神圣的。”[2]谢谢师父的帮助!

有时写到那个承上启下,或概括性的地方,卡住了,就会在吃饭、喝水或不经意的时候,冒出来一句或几句我要用到的话,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帮了我。师父还鼓励我呢:我把同修口述的素材整理成文后,念给她听,同修笑的就象婴儿般甜美,纯净而又绽放。事后和她们交流,写文章有什么体会?她会说:写出来就是不一样。那种身心受益后,心性的提高,思想的升华,是一种自然的流露,没有任何的做作,没有违心的说词。我分享了她们的喜悦。

前不久,突然想起我去年帮同修整理文章那股劲,有点后怕——我不会写,还跟同修诚恳而又坚定的说:我帮你。怕过之后,我马上明白:我是有师父帮助的,是师父帮我在做。想到这,我笑了。

今年“五一三”又征稿了,我信心比前一次更足了;今年的征稿题材广泛,例如“包括法轮大法真善忍净化人心,造福社会,使修炼者道德升华”,“在当今的社会里不随波逐流,在名利诱惑下不为所动”,“遇到矛盾和困难时时向内修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同时处处为他人着想,乐观坦然向上”,以及“修炼者通过学法炼功提高心性境界,从而摆脱疾病折磨,获得身心健康”,等等。

只要写,手中拿的就是神笔。这次,我写了自己和小姑子之间的心性摩擦过程,把对小姑子不善的心揪出来时,那个慈悲心自然就出来了。小姑,谢谢你!真心的。那种心中对小姑子的怨恨得到释然,只有对照师父的法才能去熔解。

第二天早晨学法时,正好学到《转法轮》第七讲,师父就把那几段法打给我了。师父说:“人在修炼过程中就是去人的各种欲望、执著心。”[3]

“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所以历代高僧也看到了人在吃肉这个问题上不是什么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那个心能不能放下,没有执著心吃什么填饱肚子都是可以的。”[3]

“其实真正去掉那个执著心,为了填饱肚子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3]

看到法理,突然悟到:事情的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颗心,没有那颗心了,事情的好坏都对你不起作用了。

读完第七讲,我就做早饭去了,从这时开始,师父的法就不断的往脑子里打。师父说:“而真正修炼要修炼那颗心,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的心才能够达到清净、无为;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才能同化我们宇宙的特性,去掉人的各种欲望、执著心、不好的东西,你才能够把自身不好的东西倒出去,你才能够浮上来。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约,你的德这种物质才能转化成功,那不是相辅相成的吗?就是这么个道理!”[3]

时而还有《洪吟》中的诗句:“请把喜悦带给我心上的人”[4],“我们都是来自天上的客”[5],“人真正的家在天堂”[6],“你的天国迎新王”[7],等等,我太兴奋了,太幸福了,拿笔赶快记下来一些。突然明白了,师尊为什么安排我们在常人中修炼的这种形式了。

这次我又到了这个城市的另一个学法点,把我写了体会得到提高的这份喜悦分享给同修们,鼓励她们去写。我说,不会写,你们只要把想说的,想写的,怎么做的写一个大概意思,口述就可以了,我会帮你们的。当时就有一个老年同修答应了。

第二周我去的时候,她们都到齐了。我就问:你们都写了吗?上次答应的那个阿姨在掏口袋,同时,还有一位坐在她旁边的阿姨也拿出了一份写好的稿子给我,我双手接过稿子说:“你们很棒,真了不起。”同时问:你们有笔名吗?多大岁数?一个答七十六,一个答八十。我惊呆了,半天才说:我以为你们快七十岁了。我很高兴,很受鼓舞,我想:我要尽最大的能力帮助更多的同修完善她们的稿子,来完成她们对师尊感恩的心愿。

昨天晚上,我到一同修家核实一些细节,快進她家小区门口的时候,她刚写完一次消业的经过,正站起来朝窗外望去,正好看见我進她们小区的门了,她赶快跑下四楼把铁门打开,在门口等我。一進屋,她就跑到卧室里,把刚写好的文章拿给我看,就象小孩打了一百分的样子说:“这是我写的。”我也很高兴,用非常敬佩的眼光看着她说:“不会写?这不写出来了,我为你骄傲!”她说:这是我第一次写,你真是为我们好,反复说写出来了,心性就提高了。我现在就是这样,是一种舒服、轻松的感觉,你真是师父派来帮我们的。我说,我帮助你们的过程,也是修自己提高自己的过程,只是能力有限,不能把文章整理的更好,要谢就谢师父吧!

我从她家出来,身心愉悦,感到大家都能参加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活动,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无上荣光,无比殊胜!手中提着她们沉甸甸的素材,压力很大,但我知道,责无旁贷,我会加油的。

写此文,只想激励同修拿起神笔,写出自己修炼中的体悟,正象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通知说的那样:“把真实、具体而生动的故事写出来,证实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于真、善、忍,佛光普照。”

写的过程,是一个去坏物质的过程,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当心性提高上来了,看问题就不一样了,坏的物质就干扰不了你了,那种感悟是用语言难以描述的。此时心中只有四个字:感恩师父!

同修们不要被“不会写”而障碍,不要被“没文化”而障碍,那都是常人的观念。我们学的是宇宙大法,世上哪个常人学府能比?不要迟疑,用手中神笔,把你想说的话都写出来吧!

最后,用师尊的话共勉:“你的正念要足,神就会帮你。你的正念不对劲,就做不来什么。”[8]“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9]。“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10]。“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11]。我们手中的笔就是神笔,快行动吧!

肤浅认识,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带上我的心愿〉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期望〉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几人醒〉
[8]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10]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醒〉
[1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