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志军在株洲网岭监狱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郴州市法轮功学员廖志军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被苏仙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苏仙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被劫持到网岭监狱。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结束冤狱回家。

以下是廖志军在网岭监狱遭迫害情况:

廖志军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被劫持到网岭监狱,在送进网岭监狱收教中心前,廖志军在门口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口号,喊了足足十多分钟。进监狱后,廖志军拒穿囚服,谢教导员和谭灵甫中队长指使四、五个刑事犯将廖志军架起,强行扒光他身上所有衣服,换上囚服,再戴上脚镣。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廖志军在写思想汇报中,写了“法轮大法好”五个字,一大队三中队狱警肖金元气急败坏,指使刑事犯皮程武等四人将廖志军按倒在办公室的地上,用警棍使劲抽打廖志军的臀部,打得廖志军臀部全是青紫色,两个多月后才见好。后来廖志军当着来监区巡逻的监狱教育科的张振民警察和一大队邹大队长的面脱下裤子给他们看被打的臀部,他们却视若无睹,随后狱警肖金元将廖志军关进监舍不准出来。

示意图:烈日下曝晒折磨
示意图:烈日下曝晒折磨

二零一四年刚过完中秋节的第二天,狱警肖金元以扰乱监管秩序为借口,将廖志军铐在刚好可以两个手抱住的树上,廖志军喊:“法轮大法好”,他就指使包夹用一条长脏布勒紧廖志军的嘴巴并绑在廖志军的脖子上,白天铐在烈日下曝晒,晚上铐在监舍的床柱上,使人没有一秒钟的舒服。第三天晚上,廖志军质问狱警肖金元:“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再这样我会走绝路的。”肖金元非常嚣张的说:“谁要我穿了这身警服。”言外之意,就是穿了这身警服就可以为非作歹。

二零一五年大年二十九,廖志军在监狱服刑人员大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关进监狱牢中牢——隔离室,后七天关进禁闭室,期间不准穿毛衣、袜子,只准穿一件棉毛衫和秋天的囚衣。在隔离室罚站的第三天,廖志军因不配合罚站并要炼功,被陈志刚教导员一顿电棍电击后,再戴上脚镣、手铐罚站,陈志刚还嚣张说:你们明慧网有我的黑名单,我也不怕。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关禁闭期间,一餐只有一两米饭,菜就是一点白菜、萝卜清汤,有时连油盐都没放。早上六点起床,只有冲便池的自来水可以用来洗漱,才短短几分钟。每天罚站和端坐交叉进行,罚面壁站五小时以上,端坐在水泥板上(冬天就象坐在冰块上一样)十来个小时,稍有不从,电棍、手铐、脚镣、束身衣就都来了。十五天后,廖志军从禁闭室出来,人都变形了,全身血管都不流畅,手拿东西都拿不稳。

二零一五年三月份,狱警肖金元再次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廖志军关进禁闭室十五天,后因廖志军拒绝给他们打“报告”及“蹲下讲话”的无理要求,再延长十天。开始进禁闭室时,廖志军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陈志刚教导员拿来四根电棍,扒光了廖志军的衣服,足足电击廖志军两分钟,见廖志军还在喊,就强行把廖志军锁在束身椅中,直到晚上十一点钟,见廖志军喊得没力气了,身上衣裤也全都尿湿了,才把廖志军从束身椅上放下来。关禁闭期间,他们一直放洗脑的东西强迫廖志军听。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监狱八大队教导员将廖志军带到高度戒备监区(“610办”在监狱设的一个超越人体承受极限的炼狱)转化班进行流氓式强制转化,当天晚上被罚站一晚上,第二天手脚全都肿了。罚站时,只要一闭眼,值班的服刑人员就用花露水喷廖志军的眼睛,白天强制看洗脑碟片。被强制转化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张新江被罚做俯卧撑,湘潭籍法轮功学员唐沛林被服刑人员付超扇耳光和罚面壁站。

二零一六年十月底的一天,廖志军亲眼看见监狱八大队大队长彭建南将刚从津市监狱转来的岳阳籍法轮功学员熊波叫到办公室,熊波在办公室盘腿立掌发正念,彭建南将电棍插入熊波口中,电他的口腔,本来好长时间没开口说话的熊波,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进食,饿了好几天。当时参与的狱警有的踩熊波的腿,按熊波的手有狱警袁胜、周群辉、张海波等,一大队三中队狱警肖金元当时也在场,动没动手就不太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廖志军在株洲网岭监狱被迫害事实-344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