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妒嫉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以前以为控制自己少说话是怕助长显示心和欢喜心,现在才体会到其实是怕别人妒嫉,怕别人超过自己。而在显示心和妒嫉心的相互作用下,很容易自心生魔,做出乱法之事。最近在遭到邪恶非法关押迫害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才深刻认识到妒嫉心的危害。以下从几方面谈谈自己的一点体会。

一、要做虔诚的弟子

我从小性格比较内向,喜欢独来独往,高兴了自娱自乐,生气了自怨自艾。在家里比较听话,乡亲们都夸我懂事,自己也渴望得到别人的赞美。上学考试,每次争考第一名,怕别人瞧不起。看电影要看好莱坞大片,有时先看评论如何,不好的就不看,这样才觉的自己有品位。在这种名利心、虚荣心的影响下,逐渐变的自命清高,时时想到的是争第一,得到了就高兴,失去了就痛苦,慢慢形成争强好胜、怨天尤人、自谓不公等等狭隘心理,而这些心挑动妒嫉心,给了妒嫉心生存的土壤,相互依存,最终形成观念。

修炼大法之初,由于片面的理解法,走了极端,导致工作不稳定,生活紧张,家庭矛盾很突出。而自己又陷在这个困难中去寻找出路,用人的办法来解决,没有在法上修,所以情况越来越严重。

经历很多困难挫折后,才体会到自己没有摆正修炼和工作的关系,所以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因为非常极端固执,局限于肉眼所看到的东西,认识一个事物之后就容易固定下来,比如说从师父讲的某一句或某一段法中体会到什么,就认为是绝对的真理了,然后就象禅宗一样画框框钻牛角尖。或者对一个人或事形成第一印象后就很难改变,记的最开始学《转法轮》的时候,觉的师父讲的有些话不符合自己的观念,这种傲慢和怀疑的观念使自己产生了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和不信,以至于没有摆正自己与师父的关系,所以在修炼中有时会把师父的法当成自己的话来炫耀,有时把自己的认识掺杂到法中来教训别人等等,起了干扰破坏作用。

最近体悟到这正是妒嫉心所致,是旧宇宙的为私为我的观念对师父的妒嫉,使自己只是在大法表面得到一点知识,而不是真正走入修炼。师父把大法传给弟子,是师父的慈悲,是弟子的荣幸。弟子的智慧、财富、正念、生命都来源于师父,来源于大法,唯有以虔诚、恭敬、谦卑的心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才是本性。

二、要做真诚的同修

在和一些同修接触过程中,发现他们在有些问题上不严格要求,比如说吃,有的同修还执着吃鸡鸭鱼肉,还有各种零食等等。有时候劝他们要严格要求自己:到高层次上不能吃肉,不能吃葱姜蒜等;夏天天热,炼功人不用打开电风扇了,要能吃苦中苦;正法到了后期,炼功人不能结婚,否则干扰大,还容易被钻空子;学法时要恭敬,不能穿背心短裤等等。看起来好象都挺对的,好象是为同修好,实际是只注重炼而不注重修,把搞形式当成修炼,把过去小法小道的东西掺杂到大法中,甚至拿这种修饰门面的做法去要求别人,叫别人跟自己学。同修提醒我不要走极端时,自己还不服气,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反而认为是在严格要求自己。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名利心等等全起来了。

后来认识了一位老年同修。接触后,发现他学法时加字漏字,语速快,吐字不清,还迷迷糊糊的;炼动功总爱走动,挠挠这儿摸摸那儿,炼静功几乎就是在睡觉;发正念多数时候倒掌,等等。和他交流多次都不见好转,而且发现他总爱找理由辩解,慢慢的自己就不耐烦了。我想我是为你好啊,师父安排我来是帮助你改变这种不好的状态的,你却这么不争气,还不爱听。而且怎么想怎么认为都是他的错,后来就想他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被迫害,从而产生了远离他的想法。有时就觉的他会不会就是那种练了二十多年了没出功能还在气中徘徊着的人,妒嫉心强,在妒嫉我呢。但是后来经历的事情才使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另外的同修给他提建议,他比较接受,而且开始努力改变自己的状态。原来是我一直在向外看,没有向内修,没有做到无条件向内找。表面上都是给同修提建议,可我说话的时候,常常是带着指责抱怨的语气对同修严厉批评,别人又怎么能听進去呢。甚至连最基本的尊敬老人都没做到,连常人都不如了。遇到矛盾一味的向外看,强调自己在帮助别人,把自己摆在绝对正确的基点上,这不就是邪党“伟光正”那一套吗!

于是,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我看到别人的总是不足,而不是优点?为什么我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心里总是气愤、无奈?为什么我总是拿同修和自己比?为什么我看同修就象申公豹对待姜子牙?为什么我总是喜欢要求别人怎么做?为什么我听到同修交流自己的体会时心里总有点不以为然?……我发现每一个为什么里都有一个“我”,因为有“我”,所以才有那么多为什么。在走入大法修炼之初,我就在想为什么我得法这么晚,心里有些遗憾,尤其看到大法弟子参加师父讲法班,以及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大法弟子们威严护法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既感动又失落。为什么会遗憾会失落呢?其实就是羡慕、嫉妒、恨。

最近体会到,在和同修发生矛盾时,多数都是妒嫉心在捣乱。为了得到同修的认可,自己非常注重外在形式的改变,所以表面上冠冕堂皇,给人一种精進的感觉。当同修去发真相资料时,自己心里就不服气,然后也开始琢磨怎么怎么大干一番;当同修谈起自己遇到谁谁谁,怎么跟人家讲真相时,自己就不爱听,心想可千万注意不要生欢喜心,要去掉显示心;当同修被邪恶迫害时,自己就在想他平时都有什么执着,是哪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了;看到同修在被迫害时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就嗤之以鼻,认为怎么干出这种事情来,要是我的话怎么怎么样……怕自己落后,怕同修超过自己,所以才想着严格要求自己。

在常人这个大染缸里,很多人都在随波逐流,而同修们却能守住善念,想要返本归真,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呀。在残酷的迫害下,很多人都在助纣为虐,而同修们不畏强暴,敢于说真话,用生命守护真理,这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而且同修修好的那一部份早就隔开了,表现出来的往往是不好的,其实自己看不惯,并不是对方有什么错,而是因为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如果要求人人都象自己一样去思考去行动,那不成了邪党控制思想那一套了吗!同修是师父的弟子,我们同修一部大法,这是多大的缘份啊。同修是一个整体,应该相互鼓励共同精進,最终达到无脉无穴,金刚不破。

三、要做友善的家人

走入修炼以后,觉的自己不象常人一样思想败坏、言行低俗,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心性高,所以和人说话常常是不屑一顾,或嗤之以鼻,给别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我家住农村,从小就感觉自己命运不济,没出生在好的家庭,后来把这种罪过怪罪到父母身上;在家里,妈妈对弟弟要宠爱一些,对弟弟用钱不节俭也不说,自己就生出不满了;我把大法真相告诉父母,他们若不认同,就觉的他们悟性不好,要是说大法不好的话,就觉的他们素质差,不可理喻,甚至不可救药;后来弟弟也得法了,就叫妈妈学,她就跟着学了,而我不是因此为妈妈感到高兴,反而是心里不平衡了。这些自谓不公的心理都是妒嫉心的体现。

看到别的同修家里也有不修炼的常人,但是表现的很好,有的还帮助大法弟子做讲真相的事,自己就生出攀比心、妒嫉心、怨恨心。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何况是自己的家人呢,不管是善缘还是恶缘,作为大法修炼者,都应该抱着善心去对待他们,而不是把大法作为资本,用以建立自己在常人中的威望,满足自己的私欲。如果把他们当作敌人,又如何能做到善呢,更谈不上去救他们了。只有把他们当亲人,考虑他们的感受和承受,真心为他人,才是一个修炼者所为,才能让他们感受到大法的纯正。

在解体妒嫉心的过程中,发现它是如此顽固而又无处不在。最近体会到,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破坏正是由于妒嫉。它的本性是为私的,衡量好坏是以我为标准,所以总是自命不凡、自以为是、沾沾自喜,甚至麻木不仁、冷血无情、目中无人,对生命漠视。

妒嫉心使自己对别人严格,对自己宽恕。自己哪里没做好,就赶紧找借口来敷衍;谁要说自己好,心里就美滋滋的,觉的这个人可以交往;谁要指出自己的缺点,心里就不高兴,认为这个人不好惹,以后要防着点儿,或者表示凭什么说我呀,你要叫我做好你得先做好;看到别人获得赞美就表示怀疑或心里不平衡;看到别人遭受批评就幸灾乐祸,有时还添油加醋背后议论;别人做得好就认为他是在显示,没什么了不起的;同修要做的不好就生气,好象自己多付出了,吃了亏了;自己看不到的就不相信,或排斥,或打击;自己做不到的事,就认为别人也好不到哪儿去;看到同修结婚了,也想是不是自己也可以找个人结婚;同修表达自己的看法时,有时直接反对,无理也要辩三分,不考虑对方感受;为了打击别人,先说出自己的不足,表示自己在向内找,然后开始攻击别人;为了不丢面子,做错事时编造一个接一个的理由;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遇到问题总爱往外推,或找理由拒绝;为了显示自己,先表扬别人的优点,然后再找出对方的缺点给予对方无情打击;为了证实自己,说话浮夸,总记住自己做了哪些好事,忘记做的不好的事,直到自心生魔……

妒嫉心是恶、是私,所以总感到自己修不出善心,有时候变的麻木、懒惰、求安逸。妒嫉心和其它几乎所有的执着心都有连系,尤其在党文化影响下,争斗心不去很容易产生妒嫉心。

其实,师父一直在点化,只是弟子愚笨,关键是不懂得向内修。幸运的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当我真心想要向内修时,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帮助弟子。

特别有几天,在针对一思一念向内找的过程中,真切感受到心脏部位有一个东西在快速的转动,真是非常美妙,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谢谢师父!

个人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