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残疾人的悲惨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在修炼法轮功的残疾人张波出狱后一个月零七天后,他那因脑血栓致残十三年的老父亲,终于看到了残疾儿子的平安归来,放心地闭上了他的双眼,溘然长逝。

张波的一生可谓命运多舛,而整个家庭也苦难深重。在中国农村,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农民,是十分艰难困苦的,若是一旦家庭成员得了病,更是艰难。

而苍天有眼,总会安排善良的人的一生的,所以人们生活才有希望。但是,总有一些势力,是以害人,毁灭人类为目的的,所以在中国想做好人,返本归真,更是不易。从张波一家人的悲惨遭遇即可见一斑。

张波从十六岁就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家人倾其所有为他治病,可是一点也不见起色,最终瘫痪在床。家人为他背井离乡来到东北,希望长白山的“参水”能治好他的病。无奈他的病却未见起色,家人也放弃了希望。

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传到了吉林抚松,张波也幸运的修炼大法。从此之后,了无人生希望的一个残疾人获得了新生,身体得到了康复。在他修炼法轮功一年之后,就离开父母来到千里之外的辽宁省开原市学习了家电维修技术,并在二零零一年夏天,单身一个人回到了老家山东省安丘市,白手起家个人开了一个家电修理部。

作为一个残疾人,想在社会上靠个人打拼已是不易。更何况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但是,因为信仰,使他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在真、善、忍的信念支撑下,他克服了许多健康人都解决不了的困难。

然而,风云突变,江泽民容忍不了真、善、忍做好人,举一国之力打压迫害,在这种邪恶气候下,家人也随之备受熬煎,由于在整天的牵挂担心下,张波的父亲得了脑血栓。

二零零七年,因恶人举报,张波第一次被关进了安丘市看守所。他的母亲带着自己省吃俭用,硬从嘴里扣出来的三千元钱把他赎了出来。从山沟里战战兢兢的从未出过远门的老人家,狠心把家里的病人一扔,坐火车三千多里回到山东。张波的老父亲为此几个月吃不下睡不着,病情第一次加重。在这种情况下,祸不单行,张波的兄弟媳妇得了白血病。一家人,却无缘无故的逢此大难,是天意,还是人为?!

第二年,二零零八年,因为明慧网上一篇介绍张波被迫害的文章,张波第二次被安丘国保大队和贾戈派出所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冤判一年半的劳教,在送往章丘的官庄劳教所后,因为张波是残疾人,劳教所拒收,在安丘市拘留所非法又关押了一个月之后,无奈下安丘国保大队才把他释放。

二零一一年,张波再一次被绑架,送进了安丘市担山洗脑班。家中的老父亲听到后,整天以泪洗面,病情再次加重。当年,张波刚从洗脑班被放出来没几天,国保大队因怀疑他的电脑有问题,又把他连人带电脑劫持到了贾戈派出所,电脑在没查出状况的情况下,仍非法没收了电脑硬盘一只,无线上网终端设备一台,无线上网资费卡一张,内含四百多元上网费,这两次非法关押,致使张波门市两台待修彩电被雨淋得几乎无法修复。

二零一二年,张波为了减轻患白血病的弟媳和弟弟的负担,以及因为弟媳患病、弟弟无法照顾已经六十多岁,体弱多病的父母,把父母从吉林接回了安丘老家。这期间,因为弟弟不遗余力的为弟媳治疗,以及张波也几次三番的上临沂买药,上山采草药,他的弟媳终于大见好转,并平安度过了白血病的六年危险期。这个不幸的家庭终于见到了一线希望和转机。

二零一四年,张波再一次因和几个朋友观看新唐人新闻《今日点击》被其同行王学玉举报,关进了安丘市看守所。安丘市国保大队恼羞成怒,网集了二零零八年明慧网报道的关于张波的文章(张波因为此文章已于二零零八年被定劳教一年半),冤判了他三年冤狱,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送进了山东省监狱服刑。这次迫害,把张波几年来象燕子衔泥一样做起来的小店彻底摧毁。

一个残疾人,省吃俭用,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提,但在张波那里却得之不易。邪恶从张波那里抄走了液晶显示器一台,电脑主机三台,移动无线上网终端一个,无线上网资费卡一张,内含四百多元上网费,手机两部,手机卡两个,其中一个有四百多元的赠款,硬盘七个,是他摘盘给别人做系统的,移动硬盘盒两个,一个是IDE接口的,一个是SATA接口的,是张波用来检修笔记本电脑时用来挂盘维修时用的工具;笔记本硬盘三个,笔记本电脑一台已修复好的,一台已拆屏未修复好的,一台CRT屏的显示器;一台正在给别人检修中的MP5播放器。在迫害期间的损失,有一年的房租费,有正在给别人检修的电视机,却让家人卖了废品,其中有:长虹CHD3260的32英寸彩电一台,海信HDP3480的34英寸彩电一台,29英寸彩电一台,25英寸彩电2台,21英寸彩电改装的,1台,21英寸旧的,1台,影碟机、功放机5台,音响喇叭6只,还有给别人修的MP5、以及手机几台,以及进的空白8Gsd卡5个,电磁炉3个,电饭锅2只。这些东西卖废品值不了几个钱,可是给人家修的话就得照价赔偿。

在张波被送进山东监狱后不久,他的弟媳一则因为牵挂两个有病的老人无人照料,一则挂心别人会骂她不孝,把三个病人“打发”回了老家,忧思不止,已过了六年危险期的患白血病的她,病又反复的重犯了。白血病复发难治,几个月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仅四十二岁的她,便撇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撒手人寰,溘然长逝。

在这双重打击下,张波的老父亲病情再一次加重,大小便已然失去知觉。

苍天有眼,张波被提前释放,终于赶上了老父亲的最后一口气,尽了为人之子的一个月的孝,没有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

如今,张波与他七十多岁的白发苍苍的老母艰难度日,没有地,没有往处,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张波几次出去找工作,因为身体残疾,被用人厂家很有礼貌地拒绝。一个残疾人,就是因为想治好自己的病,想自食其力不拖累家人,被迫害而沦落到如此惨境,不知有良知的人将如何看待,如何感叹,是谁,为什么,会有如此令人发指的残忍迫害,这究竟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