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八人遭迫害 全家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在哈尔滨市,有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大家庭,全家十口人修炼法轮大法,健康快乐。可是在江泽民一伙十几年的迫害中,有八口人惨遭关押、折磨、被迫流离失所等,他们是老一辈的管淑英、管淑芝、管淑琴、管淑君,下一代的方坤、方芳、方力和张灵。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全家控告首恶江泽民。

下面是由方坤执笔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他们遭受迫害的事实。

我叫方坤,今年五十岁,一九九五年末,看到家人由于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和美好,而走入修炼的。修炼后,她时时向内找,使她与婆家关系融洽了,家庭和乐生活幸福。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我的母亲、三位姨母和妹妹因进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关押劳教。她的姥姥当时八十多岁了,承受这骨肉分离和担忧的同时,还要照看家里的孙子和外孙两个年幼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上省政府请愿,被两个警察在地上拖着走,被强行送到动力分局违法审讯,使她精神与身体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我上北京上访,告诉世人大法真相和全家遭受迫害的经历,先被前门分局非法关押,又转至延庆看守所,后被哈尔滨驻京办扣押,回到哈尔滨后,被送进第二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被香坊分局勒索三千元后放回。回家后,一直受街道居委会上门骚扰,无法正常生活,被逼流离失所。

我的母亲管淑英,今年七十三岁。修炼前,我母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医院已下病危通知书,九五年修炼后,再也没吃过药没住过院,无病一身轻。为此去北京上访,被香坊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两个月,精神上身体上受到很大伤害,每天从早七点到晚九点在地上码坐,一个姿势不许动,坐一整天,腰酸背痛,站起来时,连路都走不了。被迫背监规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经常搜身搜屋,逼迫写三书,遭受心灵和思想上的巨大痛苦与煎熬。

回来后,香坊分局勒索三千元才放人。当地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还有居民委,每天去家里骚扰,我母亲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我二姨管淑芝,今年六十九岁,是一位优秀的退休教师,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二姨患有腰间盘突出,萎缩性胃炎,风湿性关节炎,头部脑震荡经常头痛,有时头痛难忍想撞墙,腰痛起来不能自理。当她得大法,第一天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晚上睡梦中,感觉有人给挖掉一块东西,从此身体发生根本的变化,一切病症都没有了,无病一身轻,是法轮功使她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对师父对大法充满了感激。正当她沉浸在得法带来的巨大变化的喜悦中时,江泽民集团开始打压迫害善良的修炼群体。从此,二姨失去了修炼的环境。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二姨去省政府上访,单位领导让她写“保证书”,写的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就把我姨夫找来,给他施加压力。但在他们的威逼与恐吓下,我姨父承受不了了,提出和我姨离婚。因为他们感情深厚,所以给他们造成了精神上的极大痛苦。

二零零二年,派出所的片警到我姨家骚扰;二零零四年,区610人员到单位骚扰,使单位不敢再留用我姨了。610人员把我姨家小妹张灵从单位劫持到江北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了一周。给我姨夫和小妹精神上造成沉重的打击,对全家造成了身心上的伤害。

我三姨管淑琴,今年六十七岁。我三姨一九九六年三月份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以前的右脚踝骨损伤、心脏病,结核性胸膜炎、腹膜炎、肠结核病全好了。法轮大法使她身心健康,以下是这十六年对我三姨人身和精神上及经济上的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深夜,当地文化派出所警察执行江泽民、国安部的迫害命令到她家绑架她。因她当晚没在家,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并非法偷了她的身份证,从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至今已经流离失所十六年了。使她的身体和精神上及经济上至今还在遭受巨大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三姨去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本着对社会对人民负责的态度,要求政府取消迫害法轮功的错误政策。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三姨被警察拦截、绑架,第二天,被当地文化派出所警察押回哈尔滨后,又被绑架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三姨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后,被天安门广场上的警察抓捕。在北京东城区监狱被非法拘押一夜后,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与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押上囚车,被戴上手铐,关押在囚车里整整一天,晚上,被押送到辽宁省盘锦市拘留所遭受迫害。

八天后,三姨被哈尔滨文化地区派出所警察押回哈尔滨,又被绑架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被哈尔滨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三姨被非法押送到万家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万家劳教所对我三姨施行“转化”、包夹等手段迫害,由于精神和肉体折磨,三姨全身长满疥疮、长满大小脓包流着黄脓水,双手肌肉、皮肤全烂掉了,双手十指上的手指甲全部烂掉了。

至今我三姨有家不能归,已经流离失所十六年了。三姨没有身份证,第一代身份证被扣押在当地派出所,租房十分困难,昂贵的房租使她经济上难以承担。十几年来的生活,简朴、清贫。就是这样,当地社区的人还在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多次到她家查问、骚扰,企图加重迫害她,使我姨家小弟正常的生活受到严重骚扰,精神上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我四姨管淑君,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开始修炼,修炼前,十二指肠胃溃疡身体虚弱,炼功后,不久痊愈,罗圈腿也直了。一九九九年打压法轮功,七月二十二日,四姨去省政府上访,被非法关押,之后居民委主任与一位小警察说要复查,骗走了身份证,从此身份证就一直被扣押在哈尔滨市通天派出所,至今也不给办第二代证。四姨的工资卡因无身份证,至今也开不了户,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二零零零年,四姨因炼功正法,被非法关押到第二看守所八十九天,强迫写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四姨去北京正法回家后,派出所,街道办,退休办来了一车人,撬门砸锁,用大柳树枝砸窗,非法扰民,因未砸开门与窗而离开。此后多次骚扰,四姨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早晨,通天派出所居民委等三次敲门欲绑架我四姨,把邻居都吓哆嗦了。

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下午四点多,香坊分局来了三男一女以查煤气表为由,绑架我四姨并抄家,恶警王殿斌为抓人找理由编造谎言,把我四姨在哈市前进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在要回家的当天,还要把我四姨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我的二妹方芳,今年四十八岁。二零零六年四月,我妹去哈尔滨市出入境管理局办理护照,却因她是修炼人而被拒绝签发护照,并非法扣押,限制人身自由,同时还扣押了身份证和户口。自二零零一年以来片区民警(姓腾)和居委会多人多次入户上门骚扰,严重影响全家人的正常生活,给全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恐慌。自从办理第二代身份证开始,民警就一直不给办理身份证,给正常生活与出行带来很大的不便与损失。

我的三妹方力,今年四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香坊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两个月,强行逼迫洗脑,身心受到很大摧残。当从看守所回来时,香坊分局勒索了三千元才让回家。单位逼迫下岗,失去了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当地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还有居民委,每天去家里骚扰,我三妹被迫流离失所,有家回不了,承受与亲人分离的痛苦。

还有我最小的妹妹张灵,二姨管淑芝的女儿,今年三十七岁,正在给孩子们上课,就被校长与610的恶警绑架到江北洗脑班。

可想而知,我们全家人承受了多少难于言表的身心迫害。

通过我们全家人修炼前后的身心对比,事实证明,法轮大法能使人民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出于妒嫉心,在职期间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手挑起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运动。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全体法轮功学员的血腥残酷迫害。

迫害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妒嫉当时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已达到上亿人,迫害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恐惧中国有一亿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做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人。这就是江泽民提出的对待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精神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真实写照。

这一切使我们全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残酷的经济迫害,整日生活在痛苦、恐惧之中,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人,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无法正常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